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岡山不只有韓國瑜 還有螺絲窟

精華簡文

岡山不只有韓國瑜 還有螺絲窟

圖片來源:劉國泰,天下資料照

瀏覽數

14844

岡山不只有韓國瑜 還有螺絲窟

天下雜誌出版

從美國Walmart裡賣的襪子、NBA球員身上穿的球衣、特斯拉用的螺絲,都是隱藏在台灣鄉間的微型工廠製造,它們是台灣全球化的先鋒。

探訪台灣黑手頭家苦幹實幹的精神,以及如螞蟻雄兵打造出來的產業聚落,南台灣的高雄是另一個例子。

在高雄岡山螺絲最密集的三爺里,周邊五公里有高達700家螺絲工廠。每年,小小一顆的螺絲可讓台灣賺進一千多億台幣,養活三萬個就業人口。  

鐵皮屋下,一台台搓牙(以類似洗衣板的金屬版,壓出螺絲的螺紋)、成型、切割用的螺絲機台,飛速地把每捆兩噸重的線材,切成一顆顆的螺絲。叮叮咚咚,就像彈珠台掉出小鋼珠一樣,一桶一桶的螺絲碟滿塑膠桶。

別小看這又油又膩,不小心還會把手燙出水泡的螺絲。沒有它,房子蓋不起來,車子開不動,飛機飛不上天。

台灣螺絲的能耐,從特斯拉、飛機引擎、iPhone、BMW、IKEA用的螺絲,到生醫用的人工牙根,都在這個不起眼的「螺絲窟」生產。

螺絲窟裡還流傳著一個台灣錢淹腳目的故事。岡山螺絲窟裡的老闆,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是聽著工廠機器叮叮咚咚的聲音,這就好比印鈔機不停印出鈔票。

安拓實業副總經理張雅欣笑說,當地人常開玩笑,去岡山的餐廳吃飯,隨便跟人打招呼,都會遇到螺絲廠的老闆。

小老闆多,「變形蟲」的優勢也幫台灣的螺絲產業,闖出一條路。

螺絲產業有個特性,例如一樣是車用螺絲,但用在保險桿、底盤、避震器的螺絲各個長得都不一樣,這造就台灣螺絲業打群架的特性。

有多年越南與中國管理經驗的張雅欣說,中國螺絲業者看到對手做得好,拚命想辦法把訂單搶下來,但台灣公司卻是接單後,再分給不同的螺絲廠,每家做一個品項。

金屬中心分析師紀翔瀛說,「你家打這個,你家打另一個,(台灣螺絲)老闆們永遠不吵架。」

台灣螺絲產業的崛起,要從1970年代說起,當時十大建設陸續動工,不僅有大量的內需市場,供應高雄螺絲業最重要的大煉鋼計劃(中鋼),也在這時候完成。

於是,從南高雄小港區的中鋼,一路到北高雄的岡山,台南的仁德與歸仁,路程不到一小時的螺絲走廊,讓台灣成為全球前三大的螺絲王國。

「模具廠也在岡山聚落,要跟料廠拿料也快,熱處理也快,路程都在五公里以內,這是岡山最大的優勢,」福輝螺絲董事長湯福仁說。

然而,在對岸中國的步步進逼下,台灣螺絲產業的面貌,也正悄悄改變。

岡山老字號的螺絲廠,安拓集團就是個例子。

從一顆只賣一元台幣的螺絲慢慢轉型,安拓集團在8年前成立子公司全球安聯。正式從黑手產業,跨入生醫與醫材領域。

離螺絲聚落約十多分鐘車程的全球安聯,也離開了鐵皮工廠,落腳在這高雄路竹的科學園區。

沒有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聲,也沒有滿地的機油,映入眼簾的是穿著隔離衣,帶著隔離帽,在潔淨室裡測試人工牙根的員工。

過去的螺絲是秤斤賣,現在卻是一根一根賣。參與研發的,不是大學教授就是醫學中心的醫師。

談起投入生醫的原因,安拓實業董事長、全球安聯創辦人張土火說,「創業維艱,守成更難。」  

這是螺絲窟的掙扎與轉型。

時任台灣區螺絲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張土火談起對岸的巨人,滿是憂心。

台灣的螺絲產業不能跟中國拚量,而是要往技術門檻高的車用、軌道運輸、航太領域邁進。

在傳統的螺絲窟裡,就有這樣的企業。做起了門檻高、對岸還學不來的特殊螺絲。

台灣每出口十支螺絲,有九支屬於可以大量生產的規格品,只有一支是特殊品。

福輝螺絲生產的,就是用在賓士、BMW、富豪、Land Rover等豪華車款的特殊螺絲。

去年台灣每公斤的螺絲平均單價是2.66美元,福耀卻能賣到近5塊美元。

湯福仁很自豪,雖然有很多台灣廠商外移,「但做特殊品的一軍都還在台灣。」

從彰化到高雄,全球化的威力無所不在。大者恆大,弱者越弱,主宰了靠外貿賺外匯的台灣經濟。不變的是靈活與彈性的台灣精神。三十年來,這群隱身在鄉間的中小企業,帶領台灣正式登上世界舞台,持續發光、發亮。

●本文節錄自《逆風台灣:民主開放崎嶇路 我們一起走過》2018.12月上市

【延伸閱讀】

台灣羊肉爐、豆瓣醬的故鄉,竟變成波音、空巴引擎的製造基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