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年8萬起抗議事件 中國街頭運動為什麼比你想像狂暴?

精華簡文

一年8萬起抗議事件 中國街頭運動為什麼比你想像狂暴?

圖為香港警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2022

一年8萬起抗議事件 中國街頭運動為什麼比你想像狂暴?

經濟學人

2005年,中國公布國內有8萬7000起「大規模事件」發生,後來官方停止公布數據,改由民間組織推估。今年截至目前,已記錄到1318起抗議事件。而這大概只佔實際數量的1/10。中國的街頭運動,為什麼你比想像得狂暴?

他被逮捕前的最後一則貼文,異常簡短:「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94起事件」,底下附了一個連到他自己網頁的連結,羅列出94起罷工、抗議和騷亂事件。

94起事件包含,100多名父母抗議地方政府要孩子捨棄鄰近學校,到比較遠的學校就學。另一個事件是農民不滿自己的田地遭村裡的官員沒收。約2100前任公務員在北京示威,要更好的福利。

中國博主(部落客)盧昱宇在被逮捕前,和女友3年內記錄了超過7萬起罷工、抗議和騷亂事件。去年,雲南大理的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宣判盧昱宇有罪,需服刑4年。

有段時間,中國公安部會自己公佈國內發生的「大規模事件」,但不會多談細節。紀錄顯示,2005年共有8萬7000起事件發生,比2004年多了7%,更比2003以年多了50%。不過,過去12年,官方不再提供事件數字。

過去,中國觀察家經常透過公安部數據,評估中國社會穩定,官方停止提供數據後,他們轉而依賴盧昱宇這種民間觀察員所提供的軼事證據和統計資料。

公安部數據其實高度可疑,就連「群體性事件」定義也模糊不清。2006年數據說事件與「公共秩序滋擾」有關,這個模稜兩可的詞彙可以意指「未經官方認可的宗教活動」或「非法賭博」以及示威活動。而且這些數據一點都不完整,向上級匯報所有「事件」對地方官員一點好處都沒有,公安部也沒有理由公開描繪中國社會的不穩定。

儘管模糊又不完整,學者依然經常援引公安部數據,作為中國承受愈來愈大社會壓力的證據。雖然無法從數據看出,針對共產黨和其領導人的抨擊有多頻繁,但這些數據也顯示,就算中共嫌惡民眾抗議活動,中國公民似乎已經準備好把不滿帶向街頭。

看更多: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 來自底層的嚎叫

自最近期一次數據公佈以來,一般認為中國社會「群體性事件」還會持續增加,好一陣子之後,或許事件數會停止增加甚至開始下滑。畢竟中國已經加強了網路控制,員警更善於監控線上對話,應對騷亂。利用網路動員示威的人(或像盧昱宇這種記錄事件的網民),已經受到懲戒或判刑。習近平2012年當選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以來,全面鎮壓公民社會,包含掃蕩非政府單位員工、獨立律師和維權人士。

但種種作法之下,很意外的,中國學術界和海外學者並未發覺示威事件減少。北京的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學者Yu Yanhong五月發表的文章指出,群體性事件的數量和規模,從相對小,變成了「高層級狀態」。

香港非政府組織「中國勞工通訊」觀測與勞工有關的抗議活動,並將資料上傳至經常更新的「抗爭地圖」。

該組織發言人郭展睿(Geoff Crothall)說,勞工的集體行動近幾年來在數量和規模上都一直是高層級。而且,事件也不再集中於珠江三角洲。今年截至目前,該組織已經記錄到1318起抗議事件。而郭展睿估算,這大概只佔實際數量的1/10。

維也納大學東亞學院漢學系主任顧克禮(Christian Goebel)分析盧昱宇所記錄的事件,想知道中國人都抗議什麼。他發現,大部分抗議者的訴求,跟薪資和津貼有關。這特別容易在農曆新年左右發生,這時候,勞工通常希望資方把沒給清的薪水給完。

但抗議議題其實很廣泛。比方說,最近3年,土地所有人抗議物業管理和房地產開發公司的事件「急遽攀升」。

緬因州鮑登學院赫爾林(Christopher Heurlin)也分析中國的抗議事件,他發現,中國民眾的請願,都與地價上漲有關。他說,地價愈高,官員沒收土地的機會也愈高,而流離失所的居民就會展開抗議。雖然請願是合法的,但警方經常找上提出請願的人,就擔心他們會透過走上街頭,引發社會關注。

6月,一名提出請願的退伍軍人遭公安毒打,引發上百名昔日同袍發動抗議。

社群媒體扮演了很重要的組織動員力量。警察當然更善於審查和刪除敏感內容,但網民也愈來愈精通於躲避審查。

如果大剌剌貼出計畫抗議,發文者大概一天內就會被公安找上門。

但郭展睿說,勞工現在會用社群媒體彼此抱怨、協調各方需求、分派抗議活動中的不同角色,而且會通知記者。中國廣州暨南大學一份學者的研究報告指出,2017年3月,四會市居民組成超過800個聊天群組,一致反對興建垃圾焚燒爐。學者說,抗議興建計畫的人超過1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習近平是如何大力地掃蕩異議、如何決心讓反對者噤聲,依然有人願意發動讓政府反感的抗議活動。

今年夏天,中國多所頂尖大學的大學生前往深圳,支持工廠員工組成工會。學生們也成為中國版#MeToo的先鋒,促使網友在線上公開自己遭師長和公眾人物性騷擾的過往。

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共對學生領導的運動就特別緊張。事實上,這類抗議確實零星,但近期的校園運動顯示,叛逆的餘燼,似乎再度灼熱了起來。

分析家對這些抗議,究竟能對權力一手抓的政府造成多大的影響有不同的說法。

近期「中國勞工通訊」一份報告稱,中國「社會矛盾的激化」是「政權合法性的直接威脅」。但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學者Yu Yanhong說,你無法想像有太多抗議事件「對中國政治穩定毫無重大影響」。他寫道,在中國,民怨很難形成政治運動。有些學者主張,抗議活動可以讓人民發洩火氣。但可以解讀到的是,就算習近平大權在握,中國人民對政府的懼怕不如想像的大。因此對共產黨來說,只要大多數人還是支持習近平,或是還可以容忍他,抗議活動不會是問題。但如果民心變了,問題就大了。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