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支撐苦難的唯一哲學,華人船王:做一個好人

精華簡文

支撐苦難的唯一哲學,華人船王:做一個好人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瀏覽數

13948

支撐苦難的唯一哲學,華人船王:做一個好人

Web Only
採訪
  • 莊舒淇

「可以每天跟父親學,我很幸福!」美國福茂集團董事長趙安吉願意接下棒子,不僅僅是因為對航運感興趣,更因為非常認同父母的價值觀,「我父親的性格就是很感恩、很樂觀。他一直教育我們,不要想自己,要想別人。」在當時,到美國發展並不容易。船王趙錫成的哲學,支撐著伙伴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走過五十多個年頭,而今已是美國最大的私營船東之一。

福茂集團創辦人趙錫成生養了六個女兒,一生鍾情於妻子,做了最佳父親、丈夫以及創業企業家典範。

大女兒趙小蘭是現任的美國運輸部長、擔任過小布希政府八年的美國勞工部部長;小女兒趙安吉則勇於傳承父母交下來的企業棒子。

女兒一樣可以接班,福茂集團董事長趙安吉落落大方,畢業於哈佛MBA,從高中開始在姊姊的白宮辦公室與姊夫參議員麥康諾(Mitch McConnell)的國會辦公室擔任助理,見多識廣,鍛練出深闊的眼界。

如今接下福茂的擔子,她有什麼想法?船王爸爸趙錫成,又對她有何期許?

人生哲學:做一個好人

問:事業上,從年輕住在台北安東街、廈門街、信義路,到美國成立福茂集團;家庭中,女兒有成就、對太太專心專情,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

在你的自傳《逆風無畏》中,非常強調帶領一個企業一定要有哲學,這點跟日本的經營之聖稻盛和夫寫了一本厚厚的《京瓷哲學》很像。企業家大多想到的是賺錢第一,反而忘了成功的企業家也是哲學家,要能以哲學來帶領同仁。(延伸閱讀:獨家專訪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 敬天愛人經營學

董事長個人的人生哲學是什麼?福茂集團的重要的哲學又是什麼?是什麼樣的哲學,支撐你一路走過來,度過了這麼多的困難?什麼樣的哲學,你一定要傳承給你的五個女兒、你的員工?

趙錫成:所謂的哲學,個人有個人的看法。我希望可按照先父給我的遺訓,做一個好人。做個好人、做個好的學生、做個好的企業,然後對社會有貢獻,以這個為基礎。

所謂好人就是做一個有用的人,你自力更生,自強不息,要想到人家,不要光為自己,你應該感謝人,並且要能夠幫助人。

快樂是人生之本,快樂是沒辦法由他人給你的,也沒辦法用錢買來,是自己去掙來的。所謂尊敬也是一樣,你不可能叫別人尊敬你,是你自己正確地工作,人家才會來尊敬你。我教育我的小孩子,這是我跟小孩的媽媽、也是我的太太,都有這個共同的想法,這是我們的基礎,也是我們的原則。

問:企業需要什麼哲學?

趙錫成:企業跟這個工作是一樣的,工作是自己一個人,企業可能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十個人,所以企業是從小我擴展到大我,企業就是要公正跟公平,做的事情要對別人有幫助,才有服務的價值。

滿足人家的需要,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

福茂集團有四大哲學,第一個是服務,第二個是真誠,第三個是認真,第四個是要滿足人家的需要。

現在我差不多已經退休,小女兒安吉可在這方面來多做一點介紹。

趙安吉:一定要有附加價值,否則客戶為什麼需要你的服務?

如果人請你做事情,或叫你做事情,這也是你的幸福,因為那是他們相信你,所以一定要認真做好。客戶請你做事情、解決問題,都是機會。(延伸閱讀:黑手的女兒怎麼學接班?台灣最大「企二代」共學團誕生

我父親的性格就是很感恩、很樂觀。所以他一直教育我們,不要想自己,要想別人,如果你這樣想的話,你的興趣就來了。

興趣來了,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就是你自己的工具箱。所以幫助別人其實是幫自己,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他這麼想,就會一直都很積極樂觀。

我的太太很好,我對她一見傾心

問:董事長在整個人生的過程中遭遇到很多辛苦的事情,也遇到很多快樂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是辛苦的事情多?還是快樂的事情比較多?

趙錫成:感謝主,我小的時候,很辛苦。在辛苦的時候,有好的父母教養我如何面對現實、解決問題。所以問題來的時候,雖然感覺困難,但想想也是一個好的機會、可能造就好的成就;機會引起我的興趣,讓興趣也開始增加。

所以,第一個感謝我父母、祖父母,我的祖父母很關心我。第二,謝謝我的太太,她非常樂觀,而且非常認真、樸實進取,好的方面她差不多都有了。

她以身作則,你很少聽到她的聲音,可是看到她的身影,看她的想法,知道什麼是正確方向。

譬如,她是富甲一方的富家女,我出生於非常清貧、老實的農家,生活水平完全不同,可是靠主的恩典,她對我很好,我對她也很好,而且我對她一見鍾情,一見傾心。(延伸閱讀:日本超人氣夫妻的幸福秘訣:你請你請,快樂就好

問:你也很會看人,挑對了好老婆。

趙錫成:這說不上,不過我相信我的父母教我的信心跟信念:相信自己,信念追求最好的。

和妻子有身分差距,但不減自信

我太太舉止非常雍容高雅,因為她是富家女,念的是貴族學校,我是清寒子弟,念交通大學,讀公費的。可是,我沒有改變我自己的信心,我知道自己在物質方面是比較差一點的,但是這是可以慢慢掙得來的。

我有很好的信心、善良的心。我在學校裡面非常活躍,書念得很好,也考得很好,我什麼運動都行,乒乓、田徑、手球、籃球都是運動明星。乒乓比賽有分社會組、大學組,而我是大學組一連三年的冠軍。我年輕時,是很受女孩子們的歡迎的,也是比較風趣的。

1949年,正要解放,時局比較混亂,大家都感到前途茫茫,沒幾個月,我太太就到老家嘉定去念書借讀。那時我高三下學期,她比我小三歲,喜歡寫文章、寫東西,她還自己辦級刊。當時每一個年級都有級刊,每一期級刊都有我的名字,因為運動比賽的報告都有我的名字。

解放前不久,她寄居在我第一要好的朋友家,聽過我的名字。後來解放了,他們往南撤退,那個時候我到每一條船上都在找她,找了一年多,最後她來台灣,我在台北找到她了。

我的父母親,尤其我的父親非常的歡喜我,所以給我一個小名,家鄉話叫做「戇徒」,就是傻傻的。

趙安吉:就是說你厚道、好心,可是笨笨的,就是不會去找好處,不會要名要利的那種,就是很實在,苦幹實幹的。

趙錫成:父親有句話說,人要大方慷慨,吃虧就是佔便宜。所以他就叫我戇徒,戇徒的意思就是幫別人忙、肯吃虧。

問:到了美國之後,你是如何建立福茂集團?成功的關鍵因素?

趙錫成:我們是一點一點開始的,一直到台灣的時候,我在船上運氣比較好,就是照規矩一步一步做。

問:在海上的經驗,給你的啟示是什麼?譬如看天候、看大場景,大場面的能力一定有。在海上的經驗訓練出什麼樣的能力,可以帶領企業一起往前走?

趙錫成:我的生活滿有情趣的,可是我也需要非常實際。一般船員因為是環境的關係,薪水好,所以比較隨便,我不是這樣的,我生活是非常嚴肅、嚴謹的,守規矩、節儉的。

我念書時考得很好,可惜扎根不夠,所以我記得第一年在船上工作時,就把過去該讀的書都重溫了一遍。

念書、考證,比別人早20年升船長

我有目標,在船上每兩年升一級,只要靠資歷就可以一直升上去。我希望可以升得快一點,所以我儘量參加考試。從上船實習開始,我五個月就升到了二副,馬上就考取了二副證照。

船長一看到我就說,「你怎麼做五個月就到二副,我們三、四年都不行?」其實我就是去考試、考證、考船長,當船長後,我就獨立。那個時候,一般來說都要五十歲左右才能當船長,我二十九歲就當船長。

當時,我去參加有關船長的學會,其他人都不理我,認為我三十歲左右成為船長……太年輕,所以我就去考甲級船長的證書。

考的時候,所有的科目如三民主義、數學都是九十幾分,在救國團擔任主任的李煥騎腳踏車到我家裡面,希望我參加國民黨,但是我對政治沒有興趣。

當時考選部典試長張默君有一個領養兒子跟我同齡,後來走得很早。她很疼惜我,坐三輪車來找我兩次,希望我能夠到國外念書。她是背後推動我的人。

那個時候,要到美國去很不容易,

選才最重要的就是品格

問:你所創的企業這麼大,最關鍵的點應該是你很會看人、很會用人。可不可以談談你怎麼去選人、選人才。什麼人用?什麼人不用?

趙錫成:選賢與能,最重要就是品格。我們公司大家都非常要好,男女之間就好比弟兄姊妹,品格好的話都容易解決,才能再大,品格不好的話,寸步難行。三人做事,勝過一個諸葛亮。我非常注重品格的。

問:最後怎麼選擇安吉作為你的接班人?有沒有幫安吉準備一個接班的團隊?還是你就讓安吉自己來走她要走的路?可不可以來談一談怎麼交棒、傳承?

趙錫成:

我們家裡面的靈魂就是我太太,我太太生安吉時有說過,小孩子都是上帝給我們的,上帝給我們這個女兒一定是特別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在我心裡面,她幫我是很大的犧牲,她到很多地方都可以做得很好,可是她有孝心,她會繼承。(延伸閱讀:6個女兒4個哈佛 美國總統也想學的教養學

我有六個女兒,其中一個已過世,現在其他五個都很好,興趣都很好,非常快樂,她們自己都很沉浸在她們的快樂。安吉,她不但快樂,她聰明、有心,而且孝順,而且準備好接班。

問:現在整個局勢、環境都在變化,安吉接福茂集團,是一個傳統產業,要如何因應環境的變化、採取什麼樣創新的作為?

趙安吉:好。第一,非常榮幸我可以接班我父母的企業,當然我是對船運很感興趣的。我認為,因為我父母到美國來的時候是很艱苦,而且奮鬥過很多的事情。

無論他們做飯店、餐廳,或者房地產或他們做任何事情,我都會接棒繼續做下去,因為他們有價值觀、思想,及他們的傳統想法,這些都很很值得繼承。

無論父母做什麼產業,都想把他們的價值觀傳下去

我本來就對船運有興趣的,但是最主要的是這是我父母留下來的價值觀與想法,我想,我一定要對他們的任何傳承都有興趣做。(延伸閱讀:8個家族組成的龜甲萬醬油 350年不敗祕訣是什麼?

也就是說,我為何敢接班,我就是認為我必須接棒父母的傳承。我們有很多同仁一起合作了那麼久,因為福茂集團的歷史已經五十四年了。我父親有很多同事,都跟我們一起合作了二十幾年了。

在我們公司,每年春節,我們會給五年以上、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上跟二十年以上的同事頒獎,他們有成就感,我們也有成就感。

我父親沒有想到在美國可以把事業做到現在的規模,也可以培養這麼多同仁。

他到這個地位的的時候,他認為他可以幫幫人家,他非常高興。

這是我父母的思想,他們在成長的人生過程中面對了那麼多的困難,在中國的時候、在台灣的時候、在美國的時候,他們都面臨了很多困難的事情。

他們一直很感恩有那麼多的貴人幫他們的忙。現在他們可以幫人家忙,他們認為這個第一是應該的,第二,是一個小小的一個貢獻,他們也希望我們六個姊妹……現在是五個姊妹,我們也可以繼承這個傳統,然後找出我們自己的方向。

每一個姊姊都可以鋪自己的路,發揮自己的力量,然後我們父母就有信心我們要培養自己的興趣、發揮自己的力量。

我是最小的,我選擇在福茂,我認為我很幸福,可以跟我父親每天學。

我剛進入公司的時候,我也跟我母親談了很多,她也給我很多建議,譬如跟父親怎麼溝通。因為做女兒跟做員工(employee)兩種角度完全不一樣。在家裡是做女兒,在公司做員工,這要分得很清楚。

剛開始有摩擦、磨合的過程。我一直是跟我母親請教,她也會分享我父親的想法,告訴我他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這麼想。

然後,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但是她也偷偷地跟我父親說,Angela(安吉)是怎麼想,Angela要有她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做法。我父親是船長,他是從船長以來一步一步發展的,我沒有做船長,可是我是用另外一個方面貢獻公司。

小細節累加起來,就是做大事

過去的三年,科技、法律上有很大的變化,為了維持我們的競爭力,我們主動去投資對環境友善的科技與技術,以達到最優化的燃料轉換率,讓我們的船隻更省能,而且對於海洋生態更好。雖然對於海洋生態友善的技術不見得會讓我們有更好的效率,但現在環保愈來愈重要。

大家都在重視全球永續、節能減碳,這些都是我們身為一個企業所必須承擔的社會責任,也跟我們要經營企業一樣重要,也同時是我們企業的一部份。(延伸閱讀:痛失最大客戶 螺絲老廠如何在危機中啟動傳承轉型

問:除了這個之外,你怎麼看這個行業裡面的未來?

趙安吉:這是一個非常棒的問題,如果我們有個水晶球,我們要怎麼樣成為一個好的億萬富翁?(安吉幽了一默)我們很真誠,正如我父親所言,我們不是要做最大的,我們是要做最好的,所以我們一直是要保留我們的努力,保留我們的名譽。我們的船造得好,進行得好,管理得好,管理的船也好,這都是基本工作。

父親的哲學是說,如果你做小事情好,你才可以做大事情,如果你要做大事情的話,這些小細節其實都是很重要的。這些小細節累加起來,就是個大事情。

你不能只是要做大事情,然後覺得驕傲、自大,說自己要幹一票大的、大筆的交易,不是這樣做的。你是要一步一步開始的,然後剛才我父親是講到很多細節。

為什麼我父親隨時都很快樂、充滿祝福?因為他很注意這些小細節,每一個細微的良善他都會很珍惜,這就是為什麼他很快樂。

如果把這些事情當作理所當然,覺得大家都應該如此對待你,那麼你永遠不會快樂,你只會奢求更多,而不是從中有所體悟。

問:你們的競爭對手是誰?有人追求世界第一或第二,福茂追求什麼?

趙安吉:我們追求做最好的船公司。在我跟我先生結婚之前,他也不了解我們的航運,所以他也問我誰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註:趙安吉丈夫為吉姆.布雷爾Jim Breyer,曾連續三年被《富士比》評為全球創投家的第一名)

福茂是做散裝貨輪航運的,從五千噸到二十一萬噸的貨輪都有。我就說,沒有競爭對手,我們就是競爭自己,我們就是要把我們做的事情提得愈來愈高、愈來愈好,要服務得更好。

所以我們不跟別人競爭,因為我們覺得我們做得最好。我們就是要往我們的方向走,然後做得更好。

問:父親會跟你提示怎麼去做航運這個行業嗎?還是他完全放手?

趙安吉:不論關於什麼行業、生命、學業、職業,他都沒有跟我說要怎麼去做,他都是很巨觀的去說,他從來不會指示說做這個或是做那個。他會問做這一步會有什麼樣的風險?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壞處?他一直都是問我們為什麼?想什麼?然後就會要我們自己去思考。答案在於自己,你自己決定了以後,也是你自己。所以你要為你自己所做出的選擇負責。

問:母親呢?

趙安吉:我的母親很早就走了,我的媽媽常說「work it out」(處理好),她不會踏入其中,她教導我們如何解決衝突、折衷,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在一個六個女兒的家庭裡面,等於是在跟一個社群相處,

面對中美世界局勢,當個樂觀的小企業家

問:你做了很多的創投跟投資,也是中國銀行的董事,你怎麼看未來世界的走勢?中美貿易戰會怎麼演變?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企業應該怎麼帶領會比較好?

趙安吉:

我想做一個小企業家,我父親一直是說,做一個小企業家一定是很樂觀的,所以我們一直是很樂觀的往前走,當然也是要避免損失。

整體而言是要當一個樂觀的人。所以我們剛剛提到世界經濟跟世界貿易,我們是很樂觀的,人們也應該要處之泰然,我們希望人們可以交換想法,人們來自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見解,我覺得是這些讓我們世界有趣而美麗。

長期而言,當然我們都希望兩大巨頭可以相處得好,然後找出辦法合作,世界需要這些國家的領導,他們覺得可以找出合作的空間,這樣會對整個世界來說更好。(延伸閱讀:面對人生順逆,你需要的是培養「情緒心法」

問:對這兩個大國中間的台灣企業,你有什麼建議?

趙安吉:我覺得我會喜歡回來台灣,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島國,我覺得台灣一個非常美好的事情就是還保持中國傳統的價值觀,真的是保持得非常好,還是很孝順、還是很尊重年紀大的人,很懂得禮貌。

問:我想這也是我們台灣年輕一代要跟安吉學的,孝順、願意傳承……其實你有沒有更想做的事情?

趙安吉:第一個我當然要照顧好福茂,讓它堅強、穩固,還有很多同事要照顧,然後我們想要維持一個快樂的氛圍,有產出、令人欣慰的環境。

我的父親說我們醒著的時間大多都是在工作,所以必須要有效率而且使人滿足的,不只是對我們,對同事們也是。所以有成就感很重要,有成就感就會快樂,這是最基本的,然後如果幸運的話可以賺一點錢,多貢獻。

我父親說對社會有貢獻是好的,所以慈善事業是我們常在做的。這不只是慈善,這是在對社會有所貢獻,當一個善良的人。

我媽媽常說,當你走進一個房間,你要讓它變得更好,你會把那個氣氛做得更好,它就是一個力量。

貢獻就像是一個責任,所以有很多事情我希望在未來可以有所貢獻,像是:教育、科學、科技、文化交流互動。我媽媽說過有很多在紐約的機構,像是歌劇院、博物館,像這些文化交流的場域都有助於人們理解彼此,讓人們更容易接受其他的文化。(西爾芙整理。責任編輯:曹凱婷)


趙錫成小檔案
出生/1927年生於江蘇嘉定
現職/美國福茂集團創辦人及榮譽董事長
學歷/上海交通大學學士、美國聖約翰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經歷/1964年創辦福茂集團;2016年捐贈一棟教學樓給哈佛,以其先妻趙朱木蘭命名,打破哈佛建校380年來的歷史,「趙朱木蘭中心」是哈佛首棟以女性命名,也是首棟以亞裔命名的教學樓。


趙安吉小檔案
出生/生於紐約
現職/美國福茂集團董事長
學歷/美國哈佛大學學士、美國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
經歷/現任中國銀行董事會、哈佛商學院院長顧問委員會、大都會歌劇院等董事



美國福茂集團(Foremost Group)小檔案
成立年份/1964年於紐約創辦
董事長/趙安吉
員工數/50+
主要經營業務/航運管理
業界地位/專注經營乾散貨船,是美國最大的私營船東之一,造船訂單總載重噸超過500萬噸,船隊是世界上最環保、最年輕的船隊,平均船齡不超過5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