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你是假新聞的幫兇?轉發訊息前,該思考的5件事

精華簡文

你是假新聞的幫兇?轉發訊息前,該思考的5件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7835

你是假新聞的幫兇?轉發訊息前,該思考的5件事

Web Only
  • 田孟心

「在英國,只有2%的兒童能夠辨識假新聞,」長期投入數位媒體識讀研究的英國學者波萊茲指出,研究也發現,並非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就能遠離假新聞的侵蝕。身為網路時代的閱聽眾,到底怎麼判斷一則網路訊息是真是假?如何避免淪為假訊息的幫兇?

雄辯勝於事實的「後真相時代」(Post-Truth)席捲全球,台灣也無法倖免。從年中的香蕉滯銷事件,到一個多月前的關西機場事件、再到10月下旬的普悠瑪案,「假訊息」(Misinformation/Disinformation)都不曾缺席。(延伸閱讀:一位外交官被逼死之後,台灣該怎麼因應中國假新聞?

無獨有偶,遠在地球另一邊的英國,也為了閱讀型態的轉變而傷腦筋,特別是培養公民媒體素養的最前線——義務教育階段。

近期英國國家素養信託(National Literacy Trust)公布的調查顯示,只有2%的英國兒童能從假新聞中辨別真相,不少學者為此投入相關領域研究,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及傳播系研究員波萊茲(Gianfranco Polizzi)針對媒體識讀的研究,為其中的佼佼者。

波萊茲上週接受《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邀請,遠道來台灣參與2018國際閱讀教育論壇,會後並接受《天下雜誌》專訪,除暢談媒體識讀的重要性之外,同時提到如何破解「假訊息」這個全球共同的難題。(延伸閱讀:愛在謊言蔓延時

英國專家波萊茲接受《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邀請,來台分享對抗假訊息的方法。(張適攝)

什麼是假訊息?

對於國內慣用「假新聞」一詞指涉造假或不實的新聞,波萊茲首先正名為「假訊息」,「因為假新聞(Fake News)一詞經過種種政治事件的演變,已不再中性,反而可能成為特定人士攻擊新聞媒體的武器,」他說,因此現在學術界較常使用假資訊(Misinformation/Disinformation;前者偏向無心傳播,後者偏向蓄意為之)來指涉。(延伸閱讀:假新聞不會消失,如何產生抗體?

不同於一般學者單純針對媒體素養、兒童的閱聽體驗做研究,波萊茲的研究奠基在對民主社會的追求,他的思考聚焦在「是什麼讓民主失效?」

近年來,網路閱聽環境中假訊息充斥,科技巨人挾著使用者的資料追求商業利益,可能產生連他們自己都難以預測的危機。今年3月,臉書創辦人祖克柏才到美國國會去報告外洩的資料如何被有心人士利用,影響總統選舉。這些因閱聽型態改變而帶來的問題,劇烈影響公共討論、選舉結果,可能使得國家走向不可逆的政經困局。

你具備「批判性數位素養」嗎?

波萊茲的研究強調「批判性數位素養」(Critical Digital Literacy)的重要性,在原本的媒體素養概念中,加入了「數位」和「批判性」二字,指的就是針對網路的閱聽內容,具備評判、思辨的能力。

除了能夠反思網路文章的內容之外,還需要對整個廣泛的數位環境有所理解。「舉例來說,有批判性數位素養的讀者,會知道網路並不是一個中立的科技,裡面有很多不同的權力關係,」他說,網路媒體老闆與記者的權力關係、廣告商與社群平台的權力關係,都會對內容產生程度不等的作用。(延伸閱讀:對抗假新聞 這樣就不會被騙

「人們都應該清楚了解,一家媒體它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像是FB這些平台怎麼賺錢、某些媒體是不是只被用來服務菁英人士,」波萊茲建議,尤其台灣社會依賴臉書與Line,有四分之三的人使用這兩個媒體,對於它們可以要求多一些,「這些企業有責任要讓經營更透明化,至少要讓使用者清楚自己的資料會被怎麼運用。」

台灣孩子閱讀能力強,數位閱讀力落差最大

在個人之外,學校、政府和民間機構對打擊假訊息更是責無旁貸。波萊茲認為,批判性數位素養應該成為英國義務教育中閱讀、寫作和數學之外的第四支柱,然而目前英國教授學生相關知識的科目「媒體研究」(Media Studies)並非必修,2016年資料顯示,只有8%的學生選了該門課,其他媒體素養相關的教學則分散在公民課、電腦課中。

根據調查,台灣兒童雖然在國際閱讀能力測驗PIRLS(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長年表現優異,但最近一次,當測驗加入數位內容題型時,成績下滑許多,且是兩項測驗中全球分數落差最大的國家。

「有批判性數位素養的讀者,會知道網路並不是一個中立的科技,裡面有很多不同的權力關係,」波萊茲強調。(張適攝)

明年將上路的108課綱,首度將媒體素養放在「科技與程式」科目底下,波萊茲認為這是個好的開始,但也提醒這樣的課程不要只聚焦在「技能」,而是讓學生具備批判性的思維,才能面對五花八門的網路內容。「如果可以的話,我建議台灣把媒體素養列為專門的一堂課,老師也要進行相關的培訓,」他說。

事實查核要獨立於政府之外

至於民間團體,如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優質新聞發展協會共同募款成立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則是對的方向,「事實查核組織是目前國際間最主流的做法,它應該獨立於政府單位,確保其中立性,」他認為,畢竟由公部門進行事實查核,仍有陷入言論審查的風險。(延伸閱讀:3人團隊如何透過跨國合作,破解關西機場假新聞?

他也建議人們在閱聽網路內容時,可以自問「5個W」。其實就是傳統新聞學的「Who/What/When/Where/Why」,只是這五個問題從記者問受訪者,改成讀者問自己:

1.誰產生了這篇文章?如何找到更多這位作者的其他文章?

2.這篇文章想告訴我什麼?同時,它沒有告訴我什麼?

3.這是最新的資訊嗎?

4.這文章是從哪來的?我還可以在哪裡找到它?

5.寫這篇文章的人,是出於什麼動機想這樣寫?他想達成什麼目的?

雖然這樣的方法並不能完全防範所有問題,但至少保有懷疑精神,就是朝批判性數位素養跨出一大步。

高知識份子更容易陷入同溫層泡泡?

他也提醒,人們千萬別自恃高等教育能遠離假資訊的侵蝕,「很多時候,有知識的人更容易泡在同溫層,那讓他們感到很舒服。」(延伸閱讀:臉書都是同溫層?戳破它的五個關鍵

這樣的看法與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卡漢(Dan Kahan)2010年所做研究不謀而合,愈有反歧視、平權意識的人,愈相信全球暖化、核廢會外洩、校園帶槍是危險的。

這並不意味這些價值都是錯的,關鍵在於當我們涉獵愈多的知識,自認為站在啟蒙的陣營,反而要對陷入回音的山谷中更有警覺。

提升數位媒體素養確實有急迫性,波萊茲給台灣的建議,包含要求科技平台更加透明化、課綱納入更多批判性素養的元素、增能獨立的查核單位,但他也不斷強調,這一切沒有一個奇蹟式的解方,所有改革都需要時間長期投入。

「方法已經有了,剩下的就是人們要在生活中實踐:在轉貼一篇文章前,永遠記得先停下來想一想,」波萊茲說。(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