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全國不分老少都熱愛學習,德國怎麼做到?

精華簡文

全國不分老少都熱愛學習,德國怎麼做到?

你覺得自己是老還是年輕呢?透過展覽,不論每個人身心年齡多大,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學習和突破。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8203

全國不分老少都熱愛學習,德國怎麼做到?

天下雜誌660期
研究
  • 劉蘭辰

德國是全世界第三「老」的國家,未來,每三人就有一個是長者。德國卻又有全歐洲最年輕的首都,開放、自由,帶著豐沛創造力與生命力。又老又年輕,隨時願意面對新事物,也造就了德國最獨特的學習風景。

「嘿,老頭兒!」

「老骨頭該退休啦!」「頭髮弄這什麼顏色?」觀眾選擇從「老」或「年輕」的門進入展場,都會被刺耳批評轟炸。

德國賓士主辦的展覽「Ey Alter」(嘿,老頭兒!),以互動科技裝置探索「高齡」。人們可透過跳高、負重、手指抓握,或腦波控制球的前進等項目,測試體能與心智狀況。

52歲的韋伯(Frank Weber)是賓士汽車人口倡議部門主管。在人力資源界20多年的他穿著球鞋蹦蹦跳跳、充滿活力。

韋伯說,十多年前賓士廠裡55歲以上跟26歲以下的員工佔28%,如今達到8成,年齡差距造成合作代溝。賓士希望透過這展覽,人們能體會到只要願意學習新事物,未來可以不一樣。

「不能偷懶,不論你是30歲還是50歲,必須隨時做好學習準備,」韋伯強調。

面對高齡化挑戰,賓士以鼓勵學習來因應。

德國平均年齡47.1歲,是全球第三高。以「活到老,學到老」來形容德國人,並不誇張,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統計,超過53%的成人參與繼續學習活動。

「我最愛這裡的博物館和柏林愛樂,」今年55歲、從紐西蘭移居柏林30年的藝術家艾吉爾(Sarah Edgehill),在賓士展覽擔任工作人員,對各種學習機會如數家珍。(延伸閱讀:「我的職業是終身學習者!」55歲柏林藝術家教你發掘潛能

洪堡兄弟與德國的學習基因

德國的終身學習基因,數百年前就播下種子。

中央社駐柏林記者林育立指出,德國人對學習的愛好,很大程度來自於知名冒險家亞歷山大.馮.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他終生熱衷探索世界,提倡環保。柏林著名的洪堡大學就是他與胞兄威廉創立。

學習成為現代德國的精神,更深深影響柏林。1809年,威廉.馮.洪堡向國王建議,打造德國為終身學習的市民社會。他說,「唯有給予人民鞏固思想和性格的必要教育,他們才有更改職業的自由。」

洪堡的遺澤,體現在明年將開幕的洪堡論壇(Humboldt Forum)。

這間與眾不同的博物館,位於市中心菩提樹下大道,原本是普魯士王朝的城堡,1950年被東德政權摧毀,5年前開始重建,如今定位為世界文化匯聚的中心。不只呈現德國與歐洲,而是用五感體驗展現全世界的歷史和自然知識。

8月25日一早,洪堡論壇工地已擠滿民眾,想要一睹未來的文化風景。

8月最後一個週末,是洪堡論壇啟用前最後一次開放參觀。一早9點,參觀者就絡繹不絕地排隊,大多是銀髮長者。

83歲的柏林人赫爾穆特與太太赫爾加,頂著烈日前來共襄盛舉。「跟我記憶中的幾乎一樣,」赫爾加欣慰地說。

「90後」的最年輕首都

在柏林,學習在身邊俯拾即是,甚至還有機會體驗從早到晚、17小時的馬拉松式學習之旅。

原因在於,柏林是歐洲最年輕的首都。在兩德統一後的1990年,柏林才成為德國首都,至今28年,可說是道地「90後」。

如同仍在摸索方向的年輕人,柏林的外貌變化快速,新建築工事從原本圍牆處冒出,各種對過往歷史的解讀、多元文化碰撞的火花,也不斷在各個角落激發出來。(延伸閱讀:圖片故事/歡迎來到學習之城:柏林的10種模樣

在一年一度的「博物館長夜」,即使已晚上九點,柏林自然博物館仍擠滿攜家帶眷來看展的民眾。

開放政府,向人民學習

柏林不僅是文化活動匯集處,更是中央政府所在地。每年有個週末,聯邦政府14個部會敞開大門,邀請民眾走進政府互動。

在交通部,有用在耐撞測試的樣品車;在經濟與能源部,有國家電網和NGO成立的倡議組織,說明德國北電南送的龐大計劃有哪些風險、為何該做;經濟部更把衛星都搬到大廳,讓大家看到德國花了多少資源在衛星開發。

「來看政府在做什麼,是很重要的,還可以表達我們的意見,」連續5年帶全家參與政府開門日的柯赫說。

政府開門日除了讓民眾了解政府在做的事,更是各單位向民眾學習的好機會。透過互動,了解大眾的疑問與需求,總理梅克爾也會花一下午跟民眾握手聊天。

開放文化,培養出有公共意識的人民,以及願意傾聽民意的政府。(延伸閱讀:柏林17小時學習馬拉松 帶你找梅克爾聊天、夜逛80間博物館

VHS把學德語門檻降到最低

除了生活中的學習,德國還有個制度,讓各階層的人都能加入學習的大家庭,也就是明年即將慶祝100週年的社區大學(Volkshochschule,簡稱VHS)。

「有個40歲男人怯生生走進來,我請他在表格上寫名字,他居然哭了,」柏林近郊波茨坦社區大學基礎教育計劃主持人華騰伯格(Katrin Wartenberg),講了這麼一個故事。

原來,這個男人12歲就休學到馬場工作,語言能力停留在小學程度,連名字都不會寫。漢堡大學研究指出,德國有700多萬、約10%工作人口讀寫德語有困難,為這樣的國民提供免費語言課程,是全德900多所社區大學的責任。

德國的VHS近年更扮演了特殊角色:幫助初來乍到的移民學德語、融入文化。

德國在一戰後建立威瑪共和,從此社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主要目標在實現工人階級的普及教育,台北德國學術交流資訊中心(DAAD)主任金郁夫(Josef Goldberger)解釋,因社大為公辦,學員負擔的學費低廉,每小時僅4歐元(約140台幣),不到德國基本時薪的一半。

跟台灣的社大類似,德國社大也提供運動、藝術、語言與電腦課程,但德國的VHS近年更扮演了特殊角色:幫助初來乍到的移民學德語、融入文化。過去3年,超過135萬人以難民身分來到德國,享有社大的免費語言與文化課程。

「幾年前數位學習興起,有學者認為社大會被取代,」華騰伯格說,這並沒有發生,因為人與人接觸、一起學習的體驗無可取代。

然而,要建立學習型國家,需要意願、政策,以及社會基礎建設。OECD研究,德國個人租稅負擔率37.6%,在富有國家排第12位。相較之下,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僅13%,幾乎是全球最低。投資終身學習,需要更多稅賦奧援。

終身學習者的特質:信心與勇氣

過去6年,德國政府的年度教育與科研預算增加32%,近1400億台幣。因應社會變遷,教育部針對微電子、人工智慧、資訊安全等領域提高投資。同時為提升技職教育品質,增加國際化與數位化的訓練內容,今年多投入了相當210億台幣的經費。

此外,教育部還計劃未來5年投入50億歐元(約1788億台幣),加強全德學校的數位軟硬體學習,讓學生為未來做好準備。

「終身學習是我們的座右銘,」德國教育部長卡爾利茨克(Anja Karliczek)8月在一次採訪中說,「我們要打造終身學習的文化,因為職場所需的技能一直在改變,要讓國民能充滿信心與勇氣面對未來。」

信心和勇氣,正是終身學習者最鮮明的特質。

儘管罹患帕金森氏症、行動不便,80歲的柯雷利亞仍不放棄任何學習和冒險的機會。

一位柏林奶奶在賓士展覽以行動展現出來。80歲的柯雷利亞10年前被診斷出帕金森氏症,儘管行動不靈活,她還是對展覽內容充滿好奇,積極嘗試。「我很愛看新東西,能有機會了解世界,我都不想錯過,」她說。

從柯雷利亞奶奶身上看到,不論外在環境如何改變,唯有不斷學習新事物,才能永保活力。(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想學又不想麻煩孩子教」 德國熱血爺奶,搖身變電腦高手
真實版《高年級實習生》!這個神祕組織,派退休族全球出任務
從高雄世運會總監到運動旅遊達人 王振烽找尋自我之旅
機器人崛起 將讓德國最驕傲的汽車業優勢不再?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0期《2018教育特刊:學習力 決定未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