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想學又不想麻煩孩子教」 這群熱血爺奶,搖身變電腦高手

精華簡文

「想學又不想麻煩孩子教」 這群熱血爺奶,搖身變電腦高手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2648

「想學又不想麻煩孩子教」 這群熱血爺奶,搖身變電腦高手

天下雜誌660期

起源於想和親友分享旅遊照片、想和兒孫用通訊軟體聊聊天的初心,這群平均年齡74歲的德國爺奶,決定聚在一塊學電腦、智慧手機。不靠政府補助,一切自給自足,SCC是柏林獨一無二、最草根的高齡者學習俱樂部。

滿頭白髮與銀白鬍子、68歲的佛斯(Günter Voß),看起來就是位普通的慈祥阿公。

每天下午從公園散步回來,他會走進辦公室,打開電腦開始教影像處理與剪輯。聚精會神聽課的學生,也是一群銀髮族。

SCC(柏林米特區高齡者電腦俱樂部,SeniorenComputerClub Berlin-Mitte),這個在2008年由7位銀髮族創立的迷你社團,在10年後的今天,已經是一個有近60名付費成員,每天都會一起學習的俱樂部。

俱樂部成員的平均年齡為74歲,最年長者高達93歲。「我還算年輕的,」佛斯笑說。

俱樂部的起源,來自於當時70歲的史達可(Christa Starke),想把到亞洲旅行的照片分享給家人朋友看,不知道怎麼做,又不想麻煩孩子教,於是找了其他幾個也愛旅行的銀髮族朋友,一起出錢找老師,並成立電腦俱樂部。

大家一起學,沒什麼好丟臉!

「我們相信學習電腦與網路,才沒有太老這回事,」81歲的史達可說,在厚厚的老花眼鏡後面,儘管皮膚有些皺褶,她的眼睛仍閃耀著光芒。因為透過科技,他們看到的世界更大了。

SCC俱樂部的目標是加強老年人對電腦的運用。電腦課程包括使用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不用Google要怎麼找資料,甚至還有編修維基百科的課程。

史達可已經學會怎麼把照片從數位相機轉移到電腦裡、燒錄成光碟,或是放在隨身碟當中,用投影設備播放,以及利用社群軟體分享照片。

俱樂部成員練習組裝樂高機器人。(圖片取自SCC官方臉書)

佛斯說,銀髮族會想學電腦,通常是因為非用不可。祖父母拿到孫子、孫女不用的智慧型手機,想跟兒孫聯絡時,發現如果不會用WhatsApp、Instagram、臉書等社群平台,根本無法聯繫他們,「祖父母有迫切需求,非得學會不可,」他說。

俱樂部開課的規則是「三人就可開班」。只要有三人以上對某個主題有興趣,就可以找老師來指導,成員每個月付10歐元(約350台幣)會費,每天下午固定時間聚在一起討論最近用電腦的心得,特殊課程一堂15歐元(約525台幣),費用拿來支付房租、設備和水電費,工作人員則是志願制。

俱樂部的經費完全自給自足,沒有政府補助。

這個模式連洪堡大學成人教育系教授埃爾克(Matthias Alke)都覺得特殊,稱許SCC是柏林獨一無二、最草根的高齡者學習俱樂部。

同儕學習,能幫助長者克服面子問題。在最多八個人的課程當中,銀髮族學員發現每個人在學習過程都會碰到困難,沒什麼好丟臉的,問就對了。

為了教學需要,佛斯一直在學新的技能。除了影像軟體之外,他最近還學著用MIT的Scratch軟體寫程式。

網路為長者打開新世界

有趣的是,儘管史達可如此積極學習,她的85歲先生卻對網路敬而遠之,覺得太複雜,也容易遇上騙子。

雖然如此,他還是離不開網路。因為他們的孫子會把法文作業用電子郵件傳給史達可,由她印出來後,請先生用紙筆批改,她再拍照回傳。科技讓祖孫的距離更近了。

佛斯與史達可相信,擁抱科技能讓高齡者的生活更豐富。許多長者要照顧行動不便的另一半,無法遠行,但有了網路,為他們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讓史達可印象很深刻的是,有個學員的兒子在南非工作,她到俱樂部學會使用Skype後,從此不只能和兒子聊天,還能見到面,讓她覺得兒子好像還在身邊一樣。

佛斯說,SCC未來的目標是提供更多客製化服務。例如運用Google地圖,再搭配VR硬體設備,進一步幫助行動不便、或是肩負照護責任的人體驗出外旅行的感覺,看到外面的世界。

「我相信人不管到了幾歲,都可以學習新事物,」佛斯笑說,受訪結束,他又打開電腦準備教課了。


SCC(柏林米特區高齡者電腦俱樂部)小檔案
創辦年:2008年
人數:約60人
主要活動內容:學習使用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各種電腦軟體課程

(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全國不分老少都熱愛學習,德國怎麼做到?
柏林17小時學習馬拉松 帶你找梅克爾聊天、夜逛80間博物館
真實版《高年級實習生》!這個神祕組織,派退休族全球出任務
預約優雅的老後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0期《2018教育特刊:學習力 決定未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