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唱族語歌、做手工藝、寫詩、打球 「部長,你怎麼什麼都會?」

精華簡文

唱族語歌、做手工藝、寫詩、打球 「部長,你怎麼什麼都會?」

法學博士出身的葉俊榮,興趣很廣泛,辦公室中央懸掛著的木頭飛鳥,是他用一個上午的時間親手做完的得意作品(之一)。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3914

唱族語歌、做手工藝、寫詩、打球 「部長,你怎麼什麼都會?」

天下雜誌660期
採訪整理
  • 田孟心

今年七月剛上台,我們還沒來得及好好認識的教育部長葉俊榮,原來竟可說是素養導向新課綱的「代言人」。身為法學教授,他的辦公室不只有專書,還擺著他親手做的工藝小玩意,以及繪本作品。

偌大的辦公室中央,懸掛著木頭飛鳥,拉一下腹部下方的線頭,兩側羽翼便上下擺動。鏡頭往旁移動,牆上掛著的畫作是騎著腳踏車的小人兒,髮絲隨風飛散飄揚,「想像飛揚,編織過去與現在的情愫」,句句描繪出詩人的心情。

這些都是法學教授出身的教育部長葉俊榮親手完成。

書櫃上擺著的繪本《髮的主張》,每一幅畫、每一首詩都是他的心血,映入眼簾的還有籃球、網球拍、手作盆栽、法學專書。左手運動、右手著述,他常舉自己為例,「希望培養學生成為體會生活內涵、印證所學的人,以切合十二年國教課綱的素養導向精神。」

面對即將上路的108課綱,興趣廣泛、永遠在學習路上的葉俊榮,儼然是最佳「代言人」,從學院到官場,他如何描繪教育新政,又如何常保學習的心?以下為專訪摘要:

小學一、二年級時,家附近有布袋戲演出,人們在台前看得津津有味,我和幾位鄰居小孩卻喜歡跑去後台看師傅如何操縱戲偶。他們細膩的舞動,搭配極富內涵的口白,震撼了稚齡的我。受到鄰里長輩們鼓勵,我們組了自己的小布袋戲團到處巡迴表演。

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玩玩手工藝,或去觀賞傳統藝文表演。考上建中那年暑假,我去板橋的鐵工廠打工做沖床、打模,除了學到技術,也學到怎麼和南部來打拚的朋友相處,感受到社會的多元性。

大學時代參加山地服務社,時至今日,我仍能開口演唱泰雅族部落歌曲,後來從事公共服務,對我來說非常自然,遇到族群議題也有一定的敏感度。

老坐在教室,我就不是我

學習不應該只是在教室內,而是在生活中。繪畫、工藝、運動、閱讀、演唱,成長過程的一切,構築成今日的我,部會的同仁經常問,「部長,你怎麼什麼都會?」如果當年我總是坐在教室裡埋頭苦讀,就不會有辦公室裡這些創作,即使是作為法律系教授,也會因生命經驗的匱乏,而成為象牙塔裡的老學究。

事實上,每個人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都體驗過這種最有效的學習法,也就是從生活實作中學習。

唯有如此,學到的才是真正的「素養」,而非一味背誦知識所獲得的「分數」。放到今天的新課綱來說,這就是「特色課程」該做的事,每所學校都能透過彈性安排,設計出激發孩子學習熱忱、且終身都保有學習動力的課程。

為什麼需要終身學習?從個人層次來看,「終身學習」即是「沒有止境的學習」,當生命這趟旅程能保有源源不絕的好奇心、接觸更廣泛的興趣,何樂而不為?

葉俊榮的辦公室有籃球、自己創作的繪本、自己編寫的法學專書,從小就興趣廣泛的他,成長過程中受到家裡長輩的鼓勵,多方涉獵不同知識與技能,如今,他作為教育部長,也想將這樣的能量傳遞給台灣的學子們。(王建棟攝)

若從社會層次來看,如今確實有更急切的原因,讓我們需要正視這個議題。

資訊時代來臨,此時此刻的人類所要面對的世界變局,比過往幾個世紀都要激烈,且這樣的變化並非單獨成立,而是具有「交織性」。

科技與人文, 交織出更複雜的社會

某個新概念的形成,你看到它的縱軸是科技發展,橫軸同時會有相應的人文議題浮現,例如臉書等社交媒體平台崛起,乍看是技術開展到一個新的境界,但倘若人們不具備網路公共議題討論的民主素養,終究無法成就一個更理想的社會。

面對變化如此劇烈,且這個變化不再單純,而是涉及各種面向的世界,人們應該養成與時俱進,並能顧及多元面向的能力,才能跟上一天比一天更複雜的社會。

終身學習已經談了很多年,但究竟要如何實踐?教育並不拘泥於形式和體制,實驗教育、社區大學、線上課程平台等,教育和學習,不會因為處在體制內或外而有所改變。不過,由於每個人最先碰到的是國民教育,因此在這個階段的老師們,的確有更大的責任引導學生產生自主學習的動機。

帶學生進現場,感受台灣、走向世界

這對從未思考創新的學校,或習慣在教室內照表操課的老師來說,會是一項挑戰。學生不會在畢業的瞬間自動成為終身學習者,所以國民教育階段中,必須設計更多誘發自主學習的體驗、實作活動,讓學生能盡量去感受知識背後的意義。

葉俊榮的繪本《髮的主張》,每幅畫作都以頭髮來發想延伸,像是「開會」,對他來說就是一排人被綁著頭髮吊起來,既有趣又別有深意。他透露,未來若再出一本,主題會和橋梁有關。(王建棟攝)

未來,希望有更多的自然科老師帶學生走進生態現場、美學老師透過城市中的建築與設計講解藝術、公民老師能帶著學生在街頭參與社會運動,而非都在教室講台上焦慮地趕課,只因「進度落後了」。

我很肯定新課綱正往對的方向走,而且台灣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去實現目標。

想像一下,如果是內陸國家,教導海洋相關的知識會多困難;如果一個國家沒有高山,教導不同海拔的景觀也會很吃力;有些國度也許有夠多高聳的山林,但地處高緯,缺乏生物多樣性,學生們難以想像有繁複的物種、植被存在。

台灣除了自然條件豐富,社會歷史文化的多元性,亦不遑多讓,民主發展更是鄰近國家積極仿效的對象。所以談到終身學習,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其實已經有非常多的素材,只待大家睜開雙眼去看、去感受、去體會。

身為教育部長,難免常被問到終身學習和國家競爭力之間的關聯,我認為其實不用從太過功利的角度來看,只要我們的國民常保自主學習的動能,無論是國際志工、教育、商業等舞台,自然會有愈來愈多面孔嶄露頭角,帶領台灣走向世界。(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AI時代,不學數位就完了?顏擇雅:只須永保「健康的自我懷疑」
百萬訂閱知識型YouTuber 阿滴:只要態度正確,全世界都會幫你學
留德物理博士跑去當藝術家 劉辰岫:不用為大考而學,讓我保有熱誠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60期《2018教育特刊:學習力 決定未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