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別再假裝沒事!庫克嚴正警告:小心你的個資正被「武器化」

精華簡文

別再假裝沒事!庫克嚴正警告:小心你的個資正被「武器化」

在矽谷幾家科技巨頭中,蘋果向來以注重用戶隱私著稱。「隱私是一種基本人權,」庫克常對媒體說。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瀏覽數

4233

別再假裝沒事!庫克嚴正警告:小心你的個資正被「武器化」

天下雜誌660期
整理
  • 吳怡靜

「我們的個資,從日常的到極度私密的,都被當成了武器,用來瞄準我們,」蘋果執行長庫克警告,當這些數據不斷被累積、組裝與交易,我們面對的未來不但有害、甚至會致命。

今年初,臉書驚爆5000萬美國用戶個資外洩的「劍橋分析事件」,各界對隱私和資安問題的關注,不斷升溫。

在矽谷幾家科技巨頭中,蘋果向來以注重用戶隱私著稱。「隱私是一種基本人權,」執行長庫克常對媒體說。

但他卻擔心,近年一再發生科技平台個資外洩,顯示用戶隱私問題已經完全失控,「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跟蹤他們、他們被跟蹤了多少,以及自己有多少資料被洩露了出去,」他在6月接受CNN採訪時說。(延伸閱讀:臉書遇駭、影響5000萬個帳號,IG也受波及 你該怎麼做?

這陣子,庫克不斷針對隱私問題發聲。除了頻頻受訪,10月底更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舉行的國際會議發表演說,對企業無法保護用戶隱私,提出了嚴厲的抨擊和主張。

現在的企業可能「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他警告,我們的個資,「從日常的到極度私密的,都被當成了武器,用來瞄準我們。」

他雖然沒點名臉書、Google這些營收仰賴廣告的巨頭,但意思已經很明顯。科技業必須尊重隱私,才能獲得使用者信任,「我們必須確保科技的發展是為了服務人類,而不是反過來(控制人類)。」以下是重點整理:

我們生活在變革的時代,世界各地,從哥本哈根、印度清奈到加州庫帕提諾,新科技正推動人類許多重大計劃取得突破,包括預防和對抗疾病、遏制氣候變化衝擊,及確保每個人都能獲取資訊,獲得脫貧致富的經濟機會。

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了科技如何傷害、而非造福人類──原先承諾會改善人類生活的科技平台和演算法,實際上卻會放大我們最負面的人性傾向。不軌之徒、甚至某些政府,都在利用我們對科技的信任,來加深分歧、煽動暴力,甚至破壞我們對真實和虛假的認知。

這場危機是真實的,它不是想像、誇大或瘋狂的。而我們這些深信科技有「為善」潛力的人,不能在這一刻畏縮。

我們想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此刻,作為政府領導人、企業決策者和公民,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問自己一個基本問題:「我們想要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在蘋果,我們對科技的為善潛力是樂觀的,但我們也知道這種事不會自己發生,因此,我們盡力在蘋果生產的設備中融入人性。正如我剛才所說,科技可以成就偉大的事情,但科技本身並不會這麼做,這部份需要所有人來確保:我們必須採取行動,確保科技的發展是為了服務人類,而不是反過來(控制人類)。

在蘋果,我們認為隱私是一種基本人權,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看法。

早在1890年,後來成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布蘭迪斯(Louis Brandeis)就曾在《哈佛法律評論》撰文,闡述對於隱私權的主張。他警告,「流言蜚語不再是無聊和惡意人士的資源,而已成為一門生意(trade)。」

今天,這種生意更演變成一個「數據工業複合體」(data industrial complex),我們的個人資料,從日常的到極度私密的,都被當成了武器,用來瞄準我們。

每天都有數十億美元的交易在進行,他們會根據我們的按讚(likes)和按爛(dislikes)、我們的朋友和家人、關係和對話、願望和恐懼、希望和夢想……,做出無數的交易決策。這些細碎的數據會被精心組裝、合成、交易,然後售出。

再極端一點,這種操作會替你建立一個持續性的數位檔案,讓企業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接著,他們利用演算法分析你的個人資料,再提供愈來愈極端的內容給你,將原本無傷大雅的個人偏好,激化成某種堅定的信念。

例如,如果你最喜歡的顏色是「綠色」,你可能會看到許多文章或影片都在講,那些喜歡「橘色」的人帶來的威脅有多陰險。

我們在每天的新聞中,見證了這些狹隘世界觀造成有害、甚至致命的影響。我們不該假裝沒事,這就是監視,這些大量累積的個資,只會讓蒐集它們的企業賺到飽。而這應該讓我們非常不舒服,感到不安。

慶幸的是,歐盟的「通用資料保護法規」(GDPR)在今年正式實施,向世界證明了,只要有好政策,加上政治意願,我們可以保護每個人的權益。而且不僅歐洲,從新加坡、日本、巴西、紐西蘭到更多國家,監管機構都在提出嚴格的質疑,並進行有效的改革。(延伸閱讀:史上最嚴個資法GDPR上路 若違法小心被罰7.2億

支持跟進歐盟,全面立法

現在正是其他國家,包括我的祖國,追隨歐盟腳步的時候。蘋果公司全力支持美國訂定一套全面性的聯邦隱私法。這套立法應該建立於四項基本權利:

第一,人民享有個人數據最小化的權利。企業應該挑戰自己,對顧客的數據進行「去識別」(de-identify),或是一開始就不蒐集。

第二,人民享有知情權(the right to knowledge)。用戶始終應該曉得哪些個人數據被蒐集、蒐集的目的是什麼。這是讓用戶得以決定有哪些蒐集合法、哪些不合法的唯一途徑。

第三,人民享有資料近用權(the right to access)。企業應認知,這些數據屬於用戶,我們應該讓用戶容易獲取、更正和刪除他們的個資。

第四,人民享有安全權(the right to security)。安全是信任和其他所有隱私權的基礎。

有些人反對任何形式的隱私立法,還有些人表面上支持改革,卻在暗地裡抗拒和搞破壞。他們可能會說:「如果受到隱私監管的限制,我們的公司將永遠無法實現科技的真正潛力。」這種說法不僅錯誤,更充滿破壞性。

科技的潛力,始終建立在人們對它的信仰,建立在它所激發的樂觀和創造力,建立在它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承諾和能力上。現在是面對事實的時候了,如果使用者對科技沒有充分的信仰和信心,我們永遠不會實現科技的真正潛力。

在蘋果,尊重隱私(並對權威抱持健康的懷疑)始終存在我們的血液中。我們的第一台電腦是由幾個叛逆者在車庫裡做出來的。當年我們推出麥金塔電腦的那支著名電視廣告,就是引用歐威爾小說《一九八四》的警告:當科技成為掌權者的工具,疏離了人性時,會發生什麼後果。

2010年,賈伯斯更直接了當地說,「隱私意味著,人們知道自己畫押同意的是什麼──你必須用簡單明瞭的語言,反覆告知(他們)。」

能做出這樣的陳述,是需要遠見和勇氣的。當初設計iPhone時,我們知道它所容納的個人數據,將會比很多人放在家裡的還要多。那時,賈伯斯和蘋果公司承受著外界要求自由分享個資的巨大壓力,但我們拒絕妥協,而且十年來不斷深化當初的承諾。(延伸閱讀:庫克:成為最後一個接受現況,第一個站起來改變的人

我們不會讓用戶自生自滅

我們不是絕對主義者,也不宣稱擁有所有答案。相反地,我們總是回到這個簡單的問題:「我們想要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在創意過程的每個階段,我們都會就每個產品和它們帶來的影響,進行公開、誠實和熱烈的道德辯論。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份。

從網路罪犯到流氓國家,這些危險是真實的,而我們不願讓用戶自生自滅;遇到挑戰時,我們會捍衛自己的原則。

蘋果有能力為我們的用戶提供最好的產品和服務,同時把用戶最私密的數據視為貴重貨物般守護。如果我們能做到,那麼每個人也都可以做到。(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臉書聽證會之後,除了隱私,祖克柏還有兩大難題要面對
賣掉舊手機之前,一定要先做這3件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