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父親被管、關、殺 金庸為何從反共變擁中?

精華簡文

父親被管、關、殺 金庸為何從反共變擁中?

金庸小說是一代人共同的記憶。 圖片來源:賀桂芬攝

瀏覽數

15098

父親被管、關、殺 金庸為何從反共變擁中?

Web Only

金庸15部武俠小說陪伴兩代人成長,文壇地位崇隆。金庸的另一身分是報人,他的父親被中共殘殺,繼母也遭毒打,金庸因為人在香港逃過一劫,種下他在香港以報人身分猛烈抨擊中共的種子。但金庸後來為什麼從反共變擁中?

金庸是筆名,拆自他本名查良鏞的「鏞」字。他在1959年創辦《明報》,從此「右手寫武俠,左手寫社評」, 以政評家和自由報人的身分抨擊中共、主持公義,贏得香港社會的高度尊崇。(延伸閱讀:「笑傲江湖」隱喻文革 金庸曾名列暗殺榜第二名

家族樹大招風,父親被誣陷、槍決

金庸不是查家第一個名人。事實上,始自金庸的遠祖查升擔任康熙侍從大臣開始,查家在中國歷史上顯赫了至少近360年。老家浙江省海寧市的查家祠堂上,至今還掛著一副康熙親筆為查家寫的對聯,「唐宋以來巨族,江南有數人家」。

到了金庸的祖父,江蘇丹陽進士知縣查文清因為一邪教案遭到革職,查家的仕途至此戛然而止。但畢竟家底深厚,金庸的父親查樞卿(一說查樹勛)棄文從商開辦錢莊,興學濟貧扶農,查家又再度興旺了起來。

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於2018年10月30日辭世,享壽94歲。(GettyImages提供)

但也因此,查家令人眼紅,加上兒子金庸在香港,查樞卿順理成章被鬥,先是被「管」,又來「升格」到被關,但是因為他一直在地方上行善積德,沒有村人願意出面「揭發」他的罪行。

查樞卿最後被殺,竟是鄰村一名土匪,誣指他窩藏槍枝、圖謀刺殺共黨幹部。1951年4月26日,查樞卿被五花大绑,帶到他自己創辦的龍頭閣小學操場槍斃。金庸的繼母顧秀英,也被扣上「地主婆要反攻倒算」的帽子,遭到公審和鬥爭,被毒打三天三夜。

金庸逃過一劫,辦報砲轟中共

如此深仇大恨,主導了金庸創辦《明報》後的言論。頭20年,《明報》旗幟鮮明,先後在大陸民眾逃亡潮和中共首次試射核彈、文革、香港67暴動等等一連串的事件中,重砲轟擊中共,並且和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大公報》展開激烈論戰。(延伸閱讀:年少流亡 一世摯愛… 磨出金庸書劍江山

金庸個人更在70年代到台灣親訪前總統蔣經國,還參與在台北舉行的「建國會」。

金庸卻為什麼在38年前,突然從反共變成擁中?

80年代之後,查良鏞的政治立場突然轉變,開始和中共愈走愈親近,這轉變的過程令許多人難以理解。

其實他轉變的關鍵,是鄧小平一次成功的「收心」。

(王建棟攝)

金庸中學畢業的時候,正好碰上日本侵華,金庸被迫中斷學業,離家逃到湖南,寄人籬下,生活淒苦。這段日子,金庸過得十分椎心。國仇家恨,讓這位從小個性纖細的少年,對於國族不強,遭受外辱深感痛苦,並影響了他一生的政治傾向。

針對外界對他「變節」的質疑,金庸曾經私下對出版界的晚輩說過,「我所希冀的,不過是一個強大的國族。」

鄧小平:我也是金庸迷

1949年離家到香港之後,「回家看看」一直是金庸的心願。32年之後的1981年,他的心願實現了,金庸帶著全家回到大陸。就是這一次返鄉之旅,催化了金庸政治立場的轉向。

那一趟大陸行,時任中央副主席和軍委主席的鄧小平接見了他。兩人一見面,鄧小平便親熱地就對他說,「我也是金庸迷,」讓金庸十分高興。

鄧小平還主動提及查樞卿被處決的事,和金庸說,「團結起來向前看吧。」金庸也正面回應說,「人入黃泉不能復生,算了吧!」

鄧小平(許育愷攝)

沒有人知道那次的見面,鄧小平還對金庸說了些什麼。當時鄧小平還沒有南巡(1992年),大陸還沒有開始改革開放。但金庸回到香港,《明報》的言論風向開始逐漸轉變。(延伸閱讀:如何理解鄧小平?

不久,海寧縣法院撤銷31年前的判決,宣布查樞卿無罪,承認此案是「錯案冤案」。

3年之後,金庸再度前往北京,還帶上一本《明報》社評選編而成的《香港的前途》送給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再一年,金庸被任命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並且擔任「政治體制」小組負責人。

至此,金庸可說已完全擁中。

為六四事件流淚,不改對鄧小平的擁戴

他負責起草的香港政改方案,88年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部份民眾跑到明報門前燒報紙示威,逼得金庸發表「平心靜氣談政制」為自己辨護,但還是得不到港民的諒解。

也許是有感於自己「為國為民」之心不被理解,金庸隔年(1989年)年初辭去基本法委員職務。

沒有多久,大陸便爆發了「六四事件」。在接受香港電視台採訪時,金庸為此流下眼淚,「我從未想過,這個政權會向人民開槍。」

但是六四事件才過了3年,金庸又回老家了,祭祖訪友之餘,又到北京見了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同一時間,《明報》經常針砭中共的專欄「哈公專欄」停刊,被輿論認為金庸再度向中共靠攏了。(延伸閱讀:六四事件‧新聞幕後/「你們要好好愛惜台灣這塊地方」

天安門廣場(王建棟攝)

鄧小平因為對六四事件的處理,被國際間痛批甚至制裁,但金庸從不掩飾他對鄧小平的擁戴,他曾公開說,「總的來說,我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

2004年,他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也不顧香港民眾的觀感,向日本媒體表示,「一國兩制是鄧小平先生偉大的構思」、「中國如果沒有鄧小平,全體中國人都會不幸得多」、「鄧小平先生肯定是中國歷史上、世界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人物,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極可尊敬的大英雄、政治家,是中國歷史上罕有的偉人。」

有人說,金庸當年為六四流淚,是為了他的《明報》1991年股票掛牌上市著想,為了挽回民心和資本市場,因此決定暫時和北京切割。

也有人說,他畢竟是個文人,對中共親近或疏離,完全出自文人的浪漫和失望。

金庸帶著三億華人讀者對他小說的喜愛走了,他的政治立場到底是為什麼而變,也將隨著他入土。但後世會怎麼對他蓋棺論定,還會是話題。(責任編輯:曹凱婷)

【延伸閱讀】
《射鵰》英文版為何遲到60年?
金庸寫小龍女、黃蓉 心裡想的都是她
AlphaGo的師傅是金庸?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