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不幸福的幸福,《幸福城市》導演何蔚庭 花八年找答案

精華簡文

不幸福的幸福,《幸福城市》導演何蔚庭 花八年找答案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6943

不幸福的幸福,《幸福城市》導演何蔚庭 花八年找答案

Web Only

金馬獎台灣電影入圍次多的《幸福城市》,導演是一位馬來西亞僑生。花了八年籌拍新戲,探究幸福,他的答案是什麼?

在最絕望的時候,仍有那麼一點幸福的可能。

電影《幸福城市》的一開場,就是跳樓戲;演到最後,觀眾的心上像被開了一槍。三個時代、三個季節、三個夜晚,那些離別、背叛和抛棄織就的主角人生,層層疊疊,環環相扣,為愛而活、因愛而困的掙扎與倔強,那麼不幸,卻又那樣迷人。

在《幸福城市》中飾演老年男主角的高捷。(照片來源:牽猴子提供)

本周即將上映的國片《幸福城市》,入圍了今年金馬獎四項提名:最佳原著劇本、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員。問導演何蔚庭對於沒能入圍金馬最佳影片的感想,他用力拍了一下大腿說:「哎呀,就像劇裡的小張一樣很痛啊!」

四十六歲的何蔚庭,從不掩飾他的自信與企圖心。2010年拍攝的《台北星期天》,曾讓他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八年後,他交出的第二部國片《幸福城市》,依然展現了掌控劇情長片的編導能力,劇本結構完整,鏡頭下的畫面經常安靜、對白不多,但鬆緊合宜的節奏卻能展現情感張力,很能勾動觀眾情緒。

從馬來西亞影評到台灣新銳導演

就像他的前輩導演蔡明亮,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何蔚庭,曾在加拿大、美國、新加坡落腳,最後仍然選擇台灣,作為他十八歲就立志拍電影的夢想追逐地。「在馬來西亞,我們都喜歡跑來台灣,從小就對台灣的小說、流行音樂很崇拜,一大堆朋友到台灣念書。」何蔚庭愛看電影,但在家鄉麻坡,大多只能看到好萊塢片和港片,他十六歲就為馬來西亞的《星洲日報》寫影評,批評這個批評那個,寫了兩年,最後決定「憑什麼老批評別人?自己學怎麼拍電影就好了!」

「憑什麼老批評別人?自己學怎麼拍電影就好了!」何蔚庭從影評投身成為導演。(邱劍英攝影)

何蔚庭把當年遠流出版、焦雄屏主編的一系列《電影館》書籍當作自己的養份,在紐約大學念電影時,看了許多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的電影。「我很喜歡那些電影裡的台北,想要靠近大師,加上妹妹也在台灣,就決定來台北發展,」何蔚庭回想,他2001年來到的台北,是一個很有生命力的城市,亂得隨興有趣,是他事業開始的地方,也是他後來娶妻生女的家。

「你這部片的題材很難找資金吧?台灣投資人比較偏愛輕鬆喜劇或校園純愛片?」記者忍不住問他,何蔚庭一聽就大笑:「我每部片都很難找資金啊,每次寫完劇本都沒有人要投資啊。好歹《台北星期天》還是個喜劇,但依然找不到資金。」《台北星期天》當年被譽為「良心之作」,講述兩個菲律賓外勞怎樣在台北搬遷一張紅色沙發,喜感有趣之外,其實是個沈重題材。

限制是創意的開始,台灣找不到資金,何蔚庭就往外走,拿國際資金。

《幸福城市》四千萬預算,除了一開始的國片輔導金,包括新加坡影視製作公司MM2和投資《瘋狂亞洲富豪》的美國公司也都共同出資;從演員、攝影、音樂到特效,亦與國外一流團隊合作。「我覺得台灣有時候不太往外看,其實很多國際資金,只要你是一個好故事、導演有信譽,電影拍出來可能好看,就會願意投資,」何蔚庭說,當年的《台北星期天》也拿到日本和菲律賓的資金。

《幸福城市》中,演員有非常出色的表現,高捷、李鴻其、謝章穎分別飾演男主角張冬陵的老年、青年、少年三代,李鴻其和謝章穎皆入圍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演員,飾演張冬陵母親的丁寧,則入圍最佳女配角。「這群演員,我非常非常非常滿意,」何蔚庭連用了三個「非常」,在挑選演員上,「我是不妥協的,演員不只是要漂亮的面孔,還要有型、有一種氣質,而且要配合我的做法,給他們功課,他們會自己好強、努力,」他認為自己不是嚴格的導演,「如果學生都是好學生,那老師就很輕鬆了。」

此次金馬獎入圍項目次多的《幸福城市》劇照(牽猴子提供)

就像自己寫的嚴謹劇本、選的慎重題材、挑的認真演員,何蔚庭也堅持在數位浪潮下採用35釐米膠卷拍攝,畫面呈現的顆粒感和膠片沖洗時的化學反應,讓觀眾在大螢幕下感受到獨特的美學經驗。「大家都那麼喜歡『電影感』,但為什麼現在大家都不去維持那個『電影感』?現在數位的東西都太乾淨、太銳利了,但其實我們現實生活中看到的東西,都沒有那麼銳利啊。」何蔚庭說,膠卷底片好玩的地方是,每一格的顆粒、結構都不一樣,數位格式010101的太整齊了,膠卷底片卻有點不完美、有點朦朧,「電影夢是什麼?電影夢就是製造夢啊!」那麼真實銳利就不是夢了。

沒有愛,說不出愛,如何談幸福

他懂得如何拍膠卷、也不想放棄,讓人生的悲歡離合在每一格底片的跳動裡呈現,他慶幸台灣仍有技術優良的膠卷沖印公司,如果還得送到美國、日本去沖片,那成本太高,他就不可能拍出來。人們都說膠卷拍攝成本昂貴,但也因此讓何蔚庭一切講究精準,從劇本、分鏡、剪輯到演員表演,拍了37天、10萬呎底片,做足基本功,最後透過大螢幕帶給觀眾飽滿的生命力震撼。

何蔚庭從兩則台灣新聞發展出《幸福城市》的故事,華人總想追求幸福,房地產的商業操作、政治人物的競選口號,但幸福該如何定義?影片中的主角個性壓抑,即使意外目睹妻子外遇,也沒有話要對妻子說。「也許是愛,又說不出愛,你如果連家庭關係都沒辦法搞好,還談什麼幸福呢?」他希望電影帶給觀眾反省,也帶給觀眾慰藉。

《幸福城市》不幸福,但正是這個不幸的故事,讓人深深入戲、輕輕嘆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