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厲害了我的黨!習近平大搞集權 恐毀了40年改革開放?

精華簡文

厲害了我的黨!習近平大搞集權 恐毀了40年改革開放?

40年前的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因為18位農民的冒險,開啟中國改革開放的大門,被稱作中國「改革第一村」;如今有如一座改革開放主題園區。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499

厲害了我的黨!習近平大搞集權 恐毀了40年改革開放?

天下雜誌659期

民營經濟的蓬勃發展,被視為中國富起來的關鍵,但習近平不斷強化黨的控制,引發民間對「國進民退」、「消滅民企」的擔憂,如果國家高度控制的體制不改,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可能無以為繼。

今年11月,中國改革開放屆滿40週年。

想了解改革開放40年來的脈絡,除了廣東深圳之外,被稱作「改革第一村」的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絕對是個必訪之地。

40年前,小崗村人民公社生產隊18位農民因文革造成的飢荒,走投無路,冒死試行「分田到戶」,每戶農民承包一塊生產隊的農地,各自耕作,上繳規定收穫後,剩餘的歸自己,或拿到市集私下交易。

這種「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行為,在當年凡事受到嚴密控制的共產主義計劃經濟年代,是絕對的禁忌。但沒有想到農產量因此大增,不但小崗村民的生存和溫飽得到了解決,還被官方採納發展成為實施至今的農村基本經濟制度。

小崗村的命運,其實就是整個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縮影。(王建棟攝)

小崗村農民當時想出的辦法,如果用經濟學的術語解釋,是在維持公有制經濟(土地國有)的前提下,採用市場經濟的生產行為,意外催生了今天中共口中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翻轉了13億中國人的命運。

翻轉 13億人命運,卻富不起來

今天的小崗村,因為頭頂著政治光環,村裡基礎設施得到當地政府歷年的補助,比起周邊破舊小鎮或社區,享受著寬廣平整、綠化的道路,以及新穎的民居和農舍,還有氣派的「大包幹博物館」和遊客中心,就像是一座改革開放主題遊樂園。事實上,小崗村的確被評定為大陸「國家四A級旅遊景區」。

諷刺的是,當年開了改革開放第一槍的小崗村,解決了生存和溫飽問題,但在後來的四十年,卻沒有跟著中國經濟的起飛而「富起來」,儘管表面光鮮亮麗。

一些大陸學者與媒體曾嘗試探究原因,認為當初「小崗模式」的成功,是把民間的活力與創新,從文革與人民公社的桎梏中解放出來。但往後40年,頭頂「改革第一村」政治光環,小崗村受到上級無數「關愛」,地方政府對村民自發商業活動插手太多,阻礙了村民活力帶動農村的經濟進步。

小崗村的命運,其實就是整個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縮影。

比起周邊破舊小鎮或社區,小崗村享受著寬廣平整、綠化的道路,以及新穎的民居和農舍,還有氣派的「大包幹博物館」和遊客中心。但也帶來更多的「長官愛戴」,地方政府頻頻插手阻礙農村自發的經濟活動。(王建棟攝)

大部份的中國學界改革派有個共識,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民營經濟蓬勃發展的結果。

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這個發展大勢被稱作「國退民進」。以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為代表的中國互聯網產業,就是在這個時期萌芽、起飛、壯大,它們清一色都是民營企業。

但這個「民進」大潮,在習近平接任總書記之後,似乎正一步步轉向「國進民退」,整個體制與政策的走向,對民營經濟似乎愈來愈不利,讓民營企業之間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氛圍,改革開放是不是要倒退了?

習近平要壓制民企?

習近平在2012年接任中共總書記之後,從反腐開始,一步步將黨政軍權力往自己身上集中,還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緊接著,將重建黨控制力的工作,向地方與民間延伸。中國媒體報導,今年以來,已經有22家國有企業入股民企。中國證監會在六月宣布,上市公司要成立黨組織。同時,又運用人工智慧科技建立「社會信用體系」,強化對社會的控制。

最受矚目的,是今年初和九月中,兩篇主張「消滅私有制」和「民營經濟退場」的評論文章,引起中國輿論譁然。

雖然習近平首席經濟智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習近平本人最近相繼公開喊話,「黨中央毫不動搖地保護民營經濟發展」,但一連串政策作為和言論,讓中國社會內部浮現一股習近平意圖壓制民營經濟的氛圍。

這不禁讓人好奇,2013年中共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布的「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中,「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不是已經被定調為改革開放接下來的中心思想?

「深化改革方案根本沒有推進,整個大潮是在倒退,」一位大陸資深媒體人失望地說,「黨對各方面的控制一直在增強。」

不少專家認為,習近平集權,讓整個中國的成敗維繫在他一人身上,不利於中國的長期穩定。(王建棟攝)

不久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宣布明年九月正式退休,市場議論紛紛,可能是他看到了什麼。

剛在五月正式退休的香港首富、長江集團董事局主席李嘉誠,更從2013年就開始陸續出脫大陸資產。雖然他一再對外強調,沒有要退出中國,但還是有不少人懷疑,其中必有蹊蹺。

中國內部改革派擔心,這樣的趨勢如果繼續走下去,長遠來看,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可能改革無望,不僅不利於根本解決眼前的債務問題,中國經濟也很難順利轉型成內需消費與創新驅動的經濟體。

背房貸不敢消費,內需無動能

曾在文革時被指控「反革命」而遭到整肅的中國知名經濟學家、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成鋼一直主張,體制改革是所有經濟發展的基礎,如果目前黨和中央政府控制太多、掌握過多資源的體制不改,民營企業的不安無法得到安撫,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成果將會無以為繼。

許成鋼解釋,過去十年來,中國地方政府成立了許多被稱作「融資平台」的國有企業,拿政府控制的土地去向銀行貸款,用來投資基礎建設和提供公共服務,造成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債務大幅膨脹,就是因為大部份的國家財政資源掌握在中央手裡,中央政府又不允許必須承擔基礎建設與公共服務的地方政府發行債券籌資的結果。

另一方面,由於地方政府必須拿國有地抵押給銀行貸款,所以不會希望土地價格跌太多,這就造成房地產開發商獲得土地的成本居高不下,中國的房價再怎麼打,都不會跌太多,和日本國債、美國股市並列,被戲稱為「全世界最硬泡沫」之一。

房價愈來愈高,貸款買房的人愈來愈多,家庭負債因此愈來愈高,收入都拿去付房貸,排擠了消費,所以過去幾年,中國家庭負債率攀升,正好伴隨著消費成長率的不斷下滑,導致消費一直無法提供經濟成長足夠的動能。

這個現象從中國人民收入的成長速度,一直低於GDP和政府財政收入的成長速度,也可以看出來。

最重要的,許成鋼認為,中國經濟缺了一個很重要的基本成分,就是在體制上確保私有財產可以得到保護、民營企業可以放心經營的環境。雖然中國在保護私產的法律環境上進步不少,「但關鍵還是在執行,還有很重要的司法獨立。」

私有財產安全,得不到保護

中國現在等於處在一個中央政府強於地方政府、政府強於民間,私有財產的安全無法被制度保證的體制僵局中,很多當前中國遭遇到的經濟問題,因此無法從根本解決。而習近平的集權、強化黨控制力,又使得這個僵化的體制更強固。

對習近平的集權,外界有兩種解讀。一種是習近平想學毛澤東,要走文革路線,搞個人崇拜、集權。另一種說法,是為了排除改革障礙、對付既得利益集團,是一種改革陣痛期的權宜之計,不給保守派有可乘之機的非常手段。

中國人民富起來的速度,始終比不上國家。(王建棟攝)

「習近平一直強調黨員要『不忘初心』,如果這是他集權的『初心』,那挺好,」一位中國資深媒體人說,「但拿到權力後,能不能保持初心,從歷史經驗來看,我不太有信心,因為世界歷史上出現像華盛頓這種政治聖人的機率太低了,屈指可數。」(責任編輯:吳廷勻)

【完整系列報導】

貿易戰升級新冷戰 台商的下一步:雙邊攻略

逃離中國或加碼美國?台商的五個「打帶跑」戰術

中國低調推動、台商默默加入  美國真正該怕的是「它」

當貿易戰變心理戰 中國缺的是什麼?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59期《台商 雙邊攻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