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蘇文鈺專欄】教授角色愈多元 高教品質死愈快?

精華簡文

【蘇文鈺專欄】教授角色愈多元 高教品質死愈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667

【蘇文鈺專欄】教授角色愈多元 高教品質死愈快?

Web Only
  • 蘇文鈺

在台灣能當上「教授」並不容易,社會地位也看似崇高,但當上教授後到底要做什麼、付出多大代價?卻始終沒有人在意。作者認為,從教授個人、政府到國家都要想清楚,從教學、研究到行政、招生審查等等,教授扛的工作愈多,會不會造成高教的品質愈下降?

要弄清楚教授的工作是什麼,先要清楚能當上教授的,是什麼樣的人。

以台灣而論,能當上教授者絕大多數是會唸書的人,但是會唸書的人不一定會做事。即使是會做事,至少有半數只會做自己的研究領域裡的事。

人家說,大學像個象牙塔,其實有其必要。因為要在一個領域上專精,有時需要在一個孤單的場域裡鑽牛角尖,沒有一點強迫性格是很難做到的。在象牙塔裡,很少有人能質疑教授,所以教授自覺自己有錯很不容易,而認錯更需要練習。

通常要能理解自己領域以外,一般人都很難,何況教授也是人,自然不例外。

一個台灣的教授除了教學與研究之外,需要做什麼事呢?我簡單舉一些例子,但是沒說到的絕對更多。例如,管帳目、管理財產、處理核銷,填一大堆不知道意義何在的表格,以及學生心理輔導(嚴重一點的輔導師才會接手)等等,這些看來不該是教授的工作,但是處理得不好卻會倒大楣。

接著是看來「像」是教授該做的事,以入學資格審查為例,在美國通常有專人處理,因為教授沒受過訓練,所以不會做得更好。

一個人不會因為在某一方面的專業訓練很強,就可以「學會」所有的事。以我自己來說,填表格、管帳與核銷,我看到就頭痛,根本學不好,因為我的腦袋實在無法對付這些事,學生心理輔導更可怕,我最怕看到學生在我面前哭。

再來是學而優則仕的觀念,對於我們的教育是很大的傷害。擺在大學教授的面前是一條不斷往上的晉身台階,對一個優秀教授而言,確實令人難以抗拒,尤其大學的生態中,「位階」要夠高,才可以組織一個研究團隊,然後申請到夠多的研究資源。於是行政工作開始佔據這位優秀教授的時間,慢慢地,教授比較像是一個公司的主管,負責的不再是研究與教學這兩項原本在學校裡的主要工作。

不過也不能說這麼做有錯,當一個教授的主要工作變成是行政,團隊管理就會產生必要的階層,能夠親自指導學生做研究的時間一定會變少,甚至就交由團隊裡其他人來指導,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

相對於研究,教學通常是會先被疏忽,甚至是放棄的。因為在現行的大學裡面,要繼續升遷,做研究、寫論文相對於教學認真,更容易產生數據績效而被人看見。

因此會出現幾種可能的狀況,例如教授的上課方式與內容,可能與他自己當年在當學生時,老師的上課方式沒多大不同 ; 許多課程是跟著研究計畫開設,台灣流行的研究方向時常在變,導致沒有長遠的規劃研究,計畫結束、課程也就消失。

這都因為重新備課對一位教授來說,需要花非常多的力氣與時間,即使只是換一本新課本,也需要大幅度更新投影片,更不用說好好規劃一門新課。這也就是我所提過,充分準備一門新課,到課程可以有穩定的品質,需要花很多時間。

不可否認,有的教授能同時擔任好幾個行政工作,還可以把教學研究都做到夠好,但絕對不是多數。在台灣,因為不願意多花錢雇用專門的人,只好把人用到盡,於是被認為什麼都學得會的教授,只好什麼事都扛。

從1990年代末期開始,政府開始把教授當作研究成果提取機來使用,研究績效好的人逐漸掌握更多資源,甚至更多權力。教授都很聰明,假如願意,絕對可以源源不斷地提供政府所「定義」的績效,問題是這些績效有發揮效用嗎?還是只是報表裡的KPI呢?這是每一個教授要想清楚,這是否是自己想要的工作,同時政府也要看清楚這些事實才好。

最後,一個教授不一定只會做一件事,但是要先釐清,教授到底是老師、研發人員,還是審查員、或是初期心理輔導師,抑或是用來管帳目的呢?

 

關於作者 蘇文鈺

為美國紐約大學電機博士,現為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他關注高等教育之餘,更於2013年創辦Program The World Association,與研究生從嘉義過溝村開始,培力偏鄉老師與志工群教孩子寫程式,足跡已遍佈中南部八個縣市。從程式教學出發,目標卻是指向生活與生命教育,希望有一天孩子們能靠著教育脫貧,也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