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陳豐偉:台灣每十個人就有一個「亞斯人」

精華簡文

陳豐偉:台灣每十個人就有一個「亞斯人」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6240

陳豐偉:台灣每十個人就有一個「亞斯人」

Web Only
  • 陳潔

如同台北市長柯文哲一般,還沒到醫生確診亞斯伯格症、但帶有「亞斯特質」的人,醫生作家陳豐偉認為,台灣每10個人就有一個。 包括他自己。為此,寫了新書《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希望喚起一場台灣版的「亞斯覺醒」運動,也向30年前的一段青澀戀情懺悔⋯⋯

上午10點,高雄鳳山區車水馬龍的五甲二路,路邊一家不顯眼的診所,最裡面的潔白診間,一身整齊襯衫的47歲精神科醫師陳豐偉,已坐在裡面等候《天下》採訪團隊。

他帶磁性的聲音很有親和力,談話間常保持溫溫的微笑,但表情不會透露出一絲情緒,像極了一般人理想中的精神醫師。

其實,早在20多年前,「陳豐偉」在南部文壇、社運圈就是個響亮的名字。他在文壇成名甚早,24歲就獲得《時報文學獎》,小說、評論,著作頗豐。他還是網路社運的先鋒。1995年,還在當實習醫師的時候,就創辦台灣第一個電子報《南方電子報》。

然而在過去10年,陳豐偉回歸本業,在高雄開業,成為聆聽病人苦痛的精神科醫師。

在文壇沉寂10年之後,這次帶著新書《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小貓流文化出版社,10月出版)重出江湖。這是他未來一系列亞斯相關書籍的第一本。

他以實際行動,讓國外正蓬勃發展的「亞斯覺醒」運動,也能在台灣發生,更多「亞斯人」更深刻認清自己,甚至進一步讓「亞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 syndrome)脫離社會刻板印象。

柯文哲陷入器官移植爭論 與「亞斯特質」有關

根據中文維基百科敘述:亞斯伯格症候群「屬一種發展障礙,其重要特徵是社交與非言語交際的困難,同時伴隨著興趣狹隘及重複特定行為⋯⋯通常亞斯伯格症患者的智力正常,有許多人智商偏高,具有某些方面的天賦。」

陳豐偉對「亞斯人」則採取較寬鬆的定義,指的是「有亞斯特質」,但濃度還沒有高到符合精神科醫師診斷準則的人。

陳豐偉推估,台灣每10個人就有一個人有亞斯特質,與確診亞斯伯格症的患者,其實只有亞斯濃度不同的差別。

這些人可能缺乏同理心,常講出不會看場合或白目的話;喜歡為很多事情訂定明確規則,甚至有時會因心中的次序被打斷,而莫名暴怒,有因為有過於常人的專注力、記憶力,成為世俗定義的的資優生。

台灣最有名的「亞斯人」,當屬台北市長柯文哲。

他號稱IQ157的高智商、直接不做作的發言、有點笨拙的肢體及不擅長人情世故的性格,「怪」是許多人給他的註解。當時柯文哲剖析自己可能有亞斯伯格症,但從未經過正式診斷。(延伸閱讀:【親子天下】柯P太太陳佩琪:從亞斯伯格,我學會欣賞

陳豐偉猜測,這次柯文哲與美國作家葛特曼的仲介兩岸器官移植爭論,應該與柯文哲的「亞斯特質」有關。(王建棟攝)

陳豐偉解釋,亞斯伯格症與基因遺傳高度相關,像柯文哲的兒子已確診為亞斯伯格症,因此柯文哲有亞斯的特質也十分合理。

而談到這次火熱的柯文哲與美國作家葛特曼的仲介兩岸器官移植爭論,陳豐偉猜測,也跟柯文哲的「亞斯特質」有關,兩人是在溝通上出了問題。

「我覺得這有點像柯文哲的人際障礙,」陳豐偉認為,柯文哲接受採訪,但沒有認真確認內容。當柯文哲發現葛特曼寫出來了,卻跟他的認知卻不一樣時,柯文哲不知道怎麽去處理這樣的問題。

「我自己的看法是,柯文哲沒有去做葛特曼講的這些事情,但葛特曼的立場是我跟你確認過啦,我感覺柯文哲不太會處理這樣的問題,事情就越鬧越大,」他說。

事實上,很多具備「亞斯特質」的人,終身渾然不知。

即便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精神科醫生——如同陳豐偉自己,也一直到去年,為了寫一本設定主角有亞斯特質的偵探小說,細讀相關資料,才驚覺自己可能有亞斯特質。

寫書讓更多人理解亞斯 也重新認識過去的自己

陳豐偉因此開啟了一段理解亞斯之路。他購買超過40本電子書、搜尋兩百個檔案、存下上千篇網路文章,將大量資料系統化,整理成簡單易懂的《亞斯》一書,希望讓台灣230萬個潛在亞斯人,也能有更理解自己的機會。

而且,越早越好。

「當他4、50歲才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之後,他會發現很多事情已經來不及了,他的人生好像已經固定下來了,」陳豐偉說。

說的,很像是他自身的體悟。在他新書的最後3頁,他以淡淡的筆調,寫出這股心有不甘。

他回想到自己30年前大學時代的初戀情人,以及今日回顧覺得不可思議的種種交往時詭異舉止,包括要求女友當他跟社團學妹(有點曖昧)的信差。女友如果不答應這要求,他竟然還敢生氣。「多年後我一直想著為什麼我會如此對待她。我的淡漠、我的無情、我的天真⋯⋯」陳豐偉寫著。

直到20年後,陳豐偉在國外亞斯相關著作中,看到一段又一段與符合他生活經驗的敘述。讓他恍然大悟,很多事情就此連貫起來,「我的一生,這樣就說得通了,」他寫著。只是,似乎有點太遲了。

以下是《天下》專訪主要內容:

Q:為什麼會想要寫關於「亞斯伯格」的書?

A: 我前陣子在寫一本推理小說,主角是一個像柯文哲那樣,有亞斯特質的急診科醫師。我會選擇亞斯伯格症也是因為柯文哲的關係,是他讓亞斯伯格變成一個大家可以去理解、去接受的東西。

另一個原因是我隱約覺得自己有亞斯特質,後來在查資料時,看到美國一本女亞斯作家的書,內容描述如果一個女生喜歡上有亞斯特質的男性,要注意什麼?可能會有什麼樣子?如何去理解它?

例如交往一陣子就冷淡下來、講女朋友不會感興趣的話題。如果都不知道的話,就會覺得這男生怎麼這麼奇怪?我就意識到這跟我在和女生的互動交往模式有點像。

Q:亞斯伯格症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A:亞斯人的腦神經狀況天生就是不一樣,而基因遺傳佔有8成以上的影響,少數有人提到20%是基因突變,包括懷孕時的接觸,以及最明顯的是父親的年齡越高越容易突變。其他還有像一些環境因子等科學上比較不確定的東西。但最主要的還是基因遺傳,而且是多基因的遺傳。

Q:目前確診亞斯伯格症的人有多少?

A:現在亞斯伯格症、自閉症都叫做「自閉症光譜疾患」。一起計算的話,美國兒童統計已經超過1.5%。其他國家的研究用訪談、個案觀察等更精細的方法去做,結果大約在2.5%,所以目前的標準是逐漸放寬的,我想符合亞斯伯格症診斷的比例遲早會超過2%,甚至接近2.5%,而其他不符合診斷但有亞斯特質的人就更多。

亞斯人的腦神經狀況天生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其中基因遺傳因素佔有8成以上的影響。(劉國泰攝)

Q:書中寫到台灣每10人就有1人有亞斯特質,這個比例是如何估算的?

A:這是我自己估算的。這個很難精確統計。但我從廣泛自閉症表現型(BAP)這個概念定義哪些人有「值得注意的亞斯特質」的話,可以分成3種類型:第一是符合亞斯伯格症診斷的人,大約2.5%。

第二是這些人的近親,像柯文哲,他兒子診斷有亞斯伯格症,所以柯文哲就算不符合亞斯伯格症的診斷標準,但說他有強烈的亞斯伯格特質,也是合理的。

第三個是因為通婚而把基因帶到沒有亞斯的家庭。這3項加起來,10%應該是合理的。

Q:一般人要如何判定自己有「亞斯特質」?

A:每個人可能都會覺得自己有一點亞斯特質,因為亞斯特質是全面性、會在很多領域發生,但最重要的核心是在「社交大腦」。

一般人在交際時,大腦會不斷思考跟社交有關的訊息,像思考別人講話的意思、自己該怎麼應對等。

但亞斯特質的人社交大腦比較不靈光,他不會去想這些事情,或沒有注意到別人的話語、表情、肢體語言等,甚至常常會理解錯誤。

另一個判斷方式,是回頭去看小時候,很多人小時候的特質更明顯。通常是在成長過程中碰了一些釘子、吃到一些苦頭,才調整自己變得更社會化。(延伸閱讀:漫畫家朱德庸:亞斯伯格 讓我更能安頓自己

Q:你認為自己發生過什麼明顯有亞斯特質的事情?

我國中的時候,其實是跟同學有點格格不入的。比如說中午吃便當的時候,我會著便當跑到跟我不熟的同學旁邊,開始跟他講他可能完全沒有興趣的話題。等飯吃完,我就回到位子上。這在我國中是很普遍、一直在發生的。

或是好比我國中時有露營,當時有個女生躺在吊床上,那時的我就拿著椅子躺在吊床下面,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去年,陳豐偉為了寫一本設定主角有亞斯特質的偵探小說,細讀相關資料,才驚覺自己可能有亞斯特質。(劉國泰攝)

對別人來說會覺得我的舉動很無禮、甚至會害怕,那個女生當時立刻就跳下來跑掉了。但當時的我一點都不在意。很久之後有一天我回想起來,會覺得自己怪怪的,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那時大家不會去思考這是什麼特質?這個特質以後會帶來什麼困難?

我後來念了明星高中、醫學系,這裡面這樣怪怪的人也不少,所以很幸運的是我成長的環境都沒有遇到同儕的欺凌。霸凌是有亞斯特質的青少年常常會遇到的問題。只是回想起來,小時候真的沒有人告訴我這些問題,告訴我其實別人都在忍受自己。

Q:亞斯伯格這個詞在台灣是因柯文哲有名,他有哪些明顯的特質表現?

A: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柯文哲在世大運宣傳跌倒的樣子。亞斯伯格常見的特徵就是動作有點笨拙、協調性不太好、跳舞跳得不好看,這個部分我覺得是裝不來的。

我覺得一個亞斯特質強烈的政治人物,在台灣要從基層做起來是困難的,他們都是有點空降的。如果要從基層起來,很難不碰一些灰色地帶的東西。所以像柯文哲這樣的人,來自學界、醫界的領域,一輩子都在認真工作,這些條件是其他從基層的傳統政治人物沒有的。

Q:亞斯特質的人在工作上有什麼優勢或劣勢?

A:3年前矽谷創業家Peter Thiel(受天下雜誌邀請)來台演講,他說企業界應該要重用有亞斯特質的人。因為亞斯特質強烈的人很堅持,而新創產業最需要的就是堅持。或是當一個企業出現問題,大家會為交情不會明講,但有亞斯特質的人就會直說,企業也需要這樣子的人。(延伸閱讀:亞斯伯格症者為何勝出? 獨家專訪矽谷創投家 彼得.提爾

其實最重要的是適才適性、挖掘亞斯人的才能,如果讓他們去做公關、業務可能有點勉強,但去寫程式、網頁設計、SOHO族也許就很適合。(延伸閱讀:性格愈「不正常」,愈能成功?

像現在矽谷的大公司,如果招募亞斯特質的人進來,公司會去思考如何協助他跟同事好好相處,或是提供心靈導師,幫助他們進入狀況。台灣企業未來也一定需要調整,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企業的競爭力就會輸給別的國家。

至今台灣社會由於缺乏應有的認識,因此對於亞斯的污名還是很強。(劉國泰攝)

Q:亞斯特質的人,在社會化後可以變得跟一般人一樣嗎?

A:亞斯特質的人其實可以感受情緒,只是在解釋跟表達上有時候有問題,但這個可以透過後天的訓練來改變。

從文獻中也有提到,亞斯伯格症的人察覺自己的問題後,會開始自我訓練,強迫性的去記錄每個人的表情背後,可能代表心裡面在想什麼、該如何應對。

這是「劇本」跟「範本」的練習。亞斯人會先在心裡想好這個場合要怎麼說怎麼做,而且事先收集好各種應對模式,狀況A範本A、狀況B範本B,這樣去適應這個社會、適應大家的社交模式,讓你完全看不出來這是一個有亞斯特質的人。就像要讓你的蘋果電腦去跑windows系統,雖然轉換比較累一點,但也不是做不到。

在感情上也一樣,很多亞斯特質男生在追求時會盡量按照社會規範的樣子,例如電影電視裡頭主角追女生的樣子,藉此去學習、模仿來搭建跟女生的關係。但當關係確定下來、成為男女朋友、訂婚結婚,到某個時間點之後,他的本性會慢慢顯露出來,就會沒有那麽強烈的欲望去講一些親密、感性的話去維繫感情。

所以有時候要看一個人的亞斯特質,要問他的伴侶、親近的好朋友,因為在這些人面前他才會呈現出自己;或是問問看過自己小時候的父母、老師會比較準。

Q:為什麼國外亞斯討論很多,台灣卻很少,且討論幾乎都集中在過動症?

A:我覺得台灣對過動症的污名已經比較減輕了,但對亞斯的污名還很強。像國外亞斯女作家的書非常多,台灣卻連一本都沒有,沒有亞斯伯格症的女生跳出來說自己這一生吃了什麼苦。

也許台灣女生沒有意識到也是一個原因。國外已經比台灣早好幾年,開始去意識到很多類型的女生有強烈的亞斯特質,包括成功的企業家、大公司主管、NGO的主管等。未來若出現更多亞斯特質文章就能讓女性發現、意識到這樣的特質存在。

Q:成人女亞斯的特質是什麼?

A:女性成人的亞斯特質,通常是她們個性很執著、堅持、完美主義、掌控的欲望也比較強,做某些事情是很成功的,她也會要求很多事情就是按照她的標準,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好。

這樣特質的女生可能念書的時候會跟室友處不來,不是自己搬家,就是室友搬家;到一定年紀之後會發現婚姻關係有點問題,或事業上的朋友很多,但長期知心好朋友不太多等等。

亞斯越早確診越好,此外父母和教育體系的支持很重要,引導他們往適合的方向走。(劉國泰攝)

Q:現在大家對亞斯伯格的態度、論述如何?

A:首先我們對疾病的想像要改變。以前醫學剛發展的時候,大家想像的疾病就是要有致病源,不然就是長了一顆腫瘤、可以割掉的東西,要有很清楚的病灶。可是現在對大腦、腦神經系統都有很多研究,腦神經系統的問題,其實也會影響大腦以外的很多地方。

我們看待異常、少數的模式要改變,這個叫做典範轉移。過動症、自閉症、亞斯等很多對人類的演化是有貢獻的,就是所謂的基因多樣性,才去應付環境的劇烈變化。現在殘留下來只是有了濃度強、弱的分別。

Q:亞斯是越早確診越好嗎?確診後可以做些什麼?

A:我覺得青少年時期就要確定,父母、支持團體就可以幫助他們,在情感的察覺、社交技巧的訓練,或是交流經驗、個案討論,都可以有成長。有些人4、50歲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會發現很多事情來不及了,人生好像已經固定下來了。

亞斯特質的人生際遇很兩極化,你出生背景不錯、有機會唸書,很可能成為學霸、考到台大醫學系。但有很多底層的一般學生,雖然台灣不像美國大學會要求社交上的表現,所以還可以靜靜的畢業。但出社會之後就會發現跟同事相處困難、被排擠,問題就會浮現。

所以父母、教育體系很重要。不一定要去改變他,而是引導他的未來。

我們也不能只看符合診斷標準的那1.5%,而是要看到5%甚至10%,怎麼協助他們往適合的方向走。當他的大腦沈浸在這些事情,他會很快樂、人生完完全全會不同。(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