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假新聞不會消失,如何產生抗體?

精華簡文

假新聞不會消失,如何產生抗體?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065

假新聞不會消失,如何產生抗體?

天下雜誌658期

【黃哲斌專欄】在關西機場假新聞事件中,竟失去一條人命,面對惡意的錯誤資訊鏈,科技社會學者建議,必須回到網路場域,從媒體到個人改變起。

一位外交官的不幸,點燃台灣社會對「假新聞」的關注,我們如何對抗彷彿不祥瘟疫的假資訊?如何讓台灣社會產生有效抗體?

無論歐美或台灣,近年引發爭論的「假資訊」議題,都不是媒體單方編造的假新聞,而是網路流傳、來源混亂、具真實惡意的誤導訊息。

這些訊息的來源往往並非單一,而且透過多方角色不斷折射,以此次「關西機場假新聞」為例,主要傳播路徑大致循著「微博網友→中國官方媒體→台灣媒體→PTT網友→臉書→政治人物→台灣媒體→PTT及臉書→政治人物」,一路捲動擴大,最後形成毀滅性風暴。因此,阻斷假資訊的循環生成鏈,才能減輕它們的衝擊。

假新聞如何生成?

9月13日,在美國線上新聞協會邀請下,科技社會學者波依德(danah boyd)剖析假資訊的傳散策略,以及有心人如何操縱媒體,她的演講在美國新聞界投下震撼彈。

波依德將具政治動機的假資訊創造者,稱為「媒體操縱者」,進而分析他們的方法:

一、語言策略上,刻意混淆「關聯性」與「因果」,例如加州是民主黨大票倉,就推論「加州矽谷的臉書及Google,刻意對共和黨候選人不利」。這類主觀推論被心理學家稱為apophenia,不但充斥於各種陰謀論中,也可見於關西機場事件裡。

二、媒體策略上,利用媒體偏好聳動消息的性格,及社群媒體時代對流量的飢渴,刻意製造駭人聽聞的論調,目的是引起媒體報導。例如宣稱校園槍擊案被害人是「危機演員」,由同一批人假扮,藉此上電視宣傳反槍訊息。

這類匪夷所思的言論,只是要讓媒體上鉤,在主流媒體宣傳他們的理論;當新聞媒體報導反駁,媒體操縱者又藉機宣稱「媒體立場偏頗不可信」。

三、網路策略上,媒體操縱者的議題框架一旦成形,他們會竄改維基百科詞條、操弄YouTube及臉書的熱門話題、創造Google搜尋的有利結果,當網友搜尋特定字眼時,經常看見他們產出的假資訊。

四、行動策略上,當他們因不斷傳播假資訊或仇恨言論,終於被社群平台刪文或停權,則把自己包裝為「數位烈士」,疾呼為了言論自由而犧牲,一方面擴大爭取支持,另方面將新聞媒體與矽谷企業鞏固為自由派同路人。

五、終極目標上,並非促進理性辯論、尋求社會共識,相反的,媒體操縱者的目標是社會兩極激化,藉由誇大、混亂的假新聞操作,訴諸「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藉此收割極端一方的認同支持。

如何反制假新聞?

美國新聞圈最近有個關鍵字「煤氣燈操縱」(Gaslighting),源自1944年英格麗.褒曼主演的《煤氣燈下》,褒曼飾演的妻子明明看到煤氣燈不斷閃爍,但家暴丈夫言之鑿鑿強調都是她的幻覺,讓她一步步感受孤立,最後誤信自己精神失常。「煤氣燈操縱」成為一種心理術語,意指藉由否定、謊言與誤導,讓受害者不斷自我質疑,最終喪失現實判斷能力。

假資訊的化學作用也是如此,它不打算讓所有人深信不疑,而是混淆事實,創造歧異的兩派意見,讓他們爭論不休,讓部份人精疲力竭、自我懷疑,另部份人自我否定、掉進假新聞揉捏的假象中。

當理解假資訊的作用,如何反制其技法?

沒有一劑見效的藥帖,必須由新聞媒體、科技平台、獨立查核機構、官方及非政府組織,再加上網路節點的個人,從不同位置攔截假資訊,設法削減它的傳播力道,而不是增強放大。

尤其,新聞媒體在假資訊生態鏈扮演關鍵角色,網路上的混亂訊息,透過媒體報導,會獲得旋風式的成長效果,然後再反饋倒灌回社群媒體上,等於是雙重加乘;PTT八卦版上,常有鄉民戲稱「記者快來抄」,就是著眼於媒體放大效應。

「媒體操縱者」利用媒體生態的致命弱點,透過網路放出某種具吸引力的聳動消息,當新聞媒體未經查證就報導,等於自願淪為陰謀訊息的接棒者;當假資訊的效果增強,社會開始矚目,記者進而尋求政治人物的回應,形同推波助瀾,落入「媒體操縱者」的議題框架,再加上不同立場催化,讓分歧效果益加劇烈。

因此,新聞媒體的最佳策略是「審慎節制」,不轉載報導無法查證的網路訊息;萬一非報導不可,一定要多管道查證、取得不同相關利益人的回應,否則,寧可不報導,絕不能比照鄉民,「直接複製貼上」。

身為科技社會學者,波依德建議,網路議題必須回到網路場域解決,無論是專業媒體、非營利機構或個人,不能脫離數位脈絡紙上談兵,而是將自己「密織進入當前數位傳播網絡裡」。

換言之,要進入血管,才有機會變成白血球抵抗外來病毒,我們可以製作新聞解釋影片、提供便利查核機制、眾包公民力量、調和酸民言說文化、思考以確切事實反制謠言。

網路上的假資訊不會消失,就像人性的惡不會消失、各種團體利益的衝突不會消失,我們能做的,就是理解它的生成與作用,學習與之共處,以事實論證取代陰謀奇想、以理性論辯取代情緒忿恨,但願種種努力,能阻止假資訊侵蝕、毀壞我們的公共生活及民主根基。(責任編輯:吳廷勻)

【延伸閱讀】

一位外交官被逼死之後,台灣該怎麼因應中國假新聞?
3人團隊如何透過跨國合作,破解關西機場假新聞?
一個外交官的死諫:只想「解決人」,卻不「解決事」的鬥爭該停止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新訂戶專屬】現在訂閱天下,12週只要$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