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就算川普不當總統 世界銀行前總裁:美中關係也回不去了

精華簡文

就算川普不當總統 世界銀行前總裁:美中關係也回不去了

在中美貿易戰火不見降溫跡象下,世界銀行前總裁佐立克給中國的忠告:別只想對美國見招拆招。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瀏覽數

9850

就算川普不當總統 世界銀行前總裁:美中關係也回不去了

Web Only
  • 吳怡靜

曾經,讓中國富起來的關鍵「美中關係」,如今變成前所未有的僵局。世界銀行前總裁佐立克直指美國對中國的4大擔憂,更嚴重的是,這些擔憂不只來自川普一個人,而是整個美國政壇與國際。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國內各種紀念活動陸續展開。

但是,讓中國在這些年高速成長、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關鍵:美中關係,卻碰上了40年來未曾有過的僵局。

年初開打的美中貿易戰愈演愈烈,至今毫無降溫跡象,川普甚至預告還有第三波,準備再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關稅。

政治上,兩國開始交惡。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十月初的演講中,狠批中國試圖干預期中選舉,影響美國民意,「中國想要換掉美國總統。」就連兩國軍艦也愈走愈近,在南海相距僅41公尺,差點撞上。

從經貿、政治到軍事,兩大強權間的敵意正逐漸升高,未來能否降溫,還是終將走向對抗?(延伸閱讀:貿易戰番外篇|美抨擊中國干預選舉 拿台灣「刺激」北京

9月16日,「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在北京登場。向來對中國持鴿派立場的世界銀行前總裁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在開幕致詞中警告,美國對中國的戒心,不僅限於川普政府,而是遍及政壇,兩國過去的友好關係,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以下是演說重點整理:

我第一次訪問中國是在1980年,當時我在香港做研究。所以,我親眼目睹了中國40年來取得的成就,這是史上最大的脫貧運動,你們所有人都應該為這歷史性的成就感到自豪。

中國的轉型不僅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然而,這些轉變在今天帶來了新的挑戰:第一個挑戰,是要改變中國的發展模式;第二個挑戰,是要實現更有包容性和可持續的成長;第三個挑戰,是理解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延伸閱讀:貿易戰│貿易戰可能讓中國更有競爭力嗎?

我很高興看到中國繼續在減少貧困人口、改善環境和降低金融風險。但我發現,有個領域還有一些問題,也就是國有企業不斷擴張,以及中國的債務不斷累積。

中國國企變巨獸,全球感到緊張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專家拉迪,做了不少這方面的研究。他說中國有愈來愈多的信貸被導向國企,而不是私營企業。

他指出,國資委旗下的這些央企,資產大幅擴充,成長速度比獲利快了4倍,意味著他們的資產回報率從6%下降到2.6%,而且有4到5成的企業都是虧損的。因此,中國需要給予更多的信貸才能支持經濟成長。過去40年的改革開放中,私營企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它們現在可能正被排擠。

中國的成功發展、它的規模,以及對國企的日益依賴,這些因素加起來,讓美國和其他國家的人們開始感到警惕。

另方面,美國政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今天並不是代表川普政府來發言,他們應該也不希望我這麼做。

但是,我想給中國朋友一個警告:美國對中國的擔憂,不單只來自川普政府,而是遍及政壇。如果你們認為美中關係會在11月期中選舉,或2020年總統大選之後,回到過去,那就錯了。

中國製造2025,是個嚇人計劃

我認為美中之間的緊張,主要有四個方面的擔憂:

第一,國家扮演的角色。在外界看來,中國好像轉向了國家資本主義的模式,我們擔心中國私營企業和外企沒辦法公平競爭。(延伸閱讀:中美間諜戰? 《彭博》:中國惡意晶片 滲透蘋果、亞馬遜

第二,外資企業受到限制。外國企業以前非常支持與中國的友好關係,但他們現在愈來愈沮喪。有幾個原因,包括他們被迫進行技術轉讓、面臨智慧財產權和網路盜竊、面臨投資限制,以及監管和許可程序上的限制等。

以前的商界是非常支持美中關係的,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扮演這個角色了。這一點,我希望未來可以扭轉。

第三,中國製造2025。對某些人來說,這看起來像是想要主導未來科技的計劃。我可以理解中國需要向高端轉移,因為中國的勞動力正不斷縮小。

但我要提醒,在外界看來,這是一個很嚇人的計劃──中國想要利用補貼、保護、國有企業、技術轉讓和收購等方式,來發展自主創新。不只美國有這種擔心,我讀過最好的一份分析,來自中國歐盟商會所做的報告。

第四,中國的外交政策,已經從鄧小平時代的自我克制,轉向現在這種非常自信的「大國」外交。

我並不想爭論這些問題,而是要讓你們理解,除了川普政府,美國各界對中國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

中美關稅差3倍,連我都難向川普解釋

還有一個導火線,是中國在世貿組織(WTO)的角色。17年前,我幫助中國加入WTO,然而,正如一位中國官員最近說的,中國加入WTO時所穿的那套衣服,現在已經不太合身了。(延伸閱讀:川普找大家打群架 WTO還有救嗎?

在市場准入方面,中國做出了很多承諾,但是,現在中國的平均關稅還有9.9%,比美國的平均關稅高出約3倍。像我這樣的人就很難向川普總統解釋,為什麼中國的汽車進口關稅是25%,而美國的汽車進口關稅是2.5%。

更別說更大的問題,出在規則的運用:如何處理國企、強制轉讓技術,以及歧視性的政策等。

必須承認,2001年以來,WTO本身也沒有趕上時代的變化。但整體來看,美中雙方的條件確實不是對等的,因此在美國和其他國家造成了一種不公平的觀感。

我知道中國官員對美國的政策變化感到非常困惑,不確定美國真正想要什麼,以及到底誰來負責談判?我只能希望,雙方繼續努力化解歧見,至少也要管理這些歧見。

我要講的第二個重點,中國必須決定自己的未來發展方向。中國國內正面臨一些挑戰,但這些挑戰對國際也會有非常重要的影響。

我認為,中國能不能成功發展,關鍵在於成功的國際經濟體系。40年來,對外開放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利益,在今天是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更加開放投資,可以提供雙贏機會、更好的服務,和更強大的國際連結,也將有助重建美國和外國企業的信心。

另外,在國際角色方面,中國也面臨重要的戰略選擇。例如,成立亞投行就是非常正面的貢獻,它的領導者一直很關注良好治理、透明度、國際標準和合作。

一帶一路目的不明,別國怎麼受益?

但是,對於「一帶一路」,外界仍然有很多質疑:它的主要目標是尋求地緣政治優勢、建立新的發展走廊,還是為了出口中國過剩的產能?其他國家將如何受益?我希望中國能夠將亞投行的原則應用於「一帶一路」,利用透明、高標、公開採購來對抗腐敗,同時不要給很多的「一帶一路」國家增加太多債務。

總之,我會建議中國,不要採取守勢,別只依靠經濟上「自力更生」,或只想在戰術上與美國見招拆招,而是要試著超越眼前的爭端。

我曾在2005年一場演說中提到,為什麼中國應該成為「負責任的利害相關者」。幾十年來,美國一直希望把中國納入國際體系,後來中國加入了WTO,結構性的工作大致完成,它成為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的一員,並且參與從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到氣候變遷等國際議題。

針對南海、網路安全,別只玩形式遊戲

但是,未來的關鍵,不再是中國是不是國際體系的一員,而是它如何表現、做出了什麼貢獻來支持國際體系。也就是說,問題不是形式(forms)上的合規,而是行為標準(norms)上的合規。對於各種國際議題,例如南海問題和網路安全,都是這樣。

我常會從歷史的角度思考政策,所以,哈佛大學教授文安立(Odd Arne Westad)一篇從歷史看美中關係的論文,讓我很感興趣。他告誡雙方不該互相威脅,這會造成對抗的風險,絕對要避免。美中雙方合則兩利,應該尋找共同點,互相尊重。我想,這是非常明智的建議。(責任編輯:吳廷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