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紅樓夢》白雪埋葬了她一生的青春──薛寶釵

精華簡文

《紅樓夢》白雪埋葬了她一生的青春──薛寶釵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瀏覽數

5079

《紅樓夢》白雪埋葬了她一生的青春──薛寶釵

天下雜誌出版
  • 朱嘉雯

薛寶釵,作為三足鼎立的女主人公之一,她的終局,究竟走向何方?連文學大師、紅學名家─白先勇都稱讚的《朱嘉雯私房紅學》,解析給你聽。

「釵、玉名雖兩個,人卻一身,此幻筆也。今書至三十八回時,已過三分之一有餘,故寫是回,使二人合二為一。請看黛玉逝後寶釵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謬矣。」

《紅樓夢》第四十二回總批

秋天,一陣陣涼意牽惹起人們的思鄉愁結。《紅樓夢》第八十七回探春、湘雲、李紋、李綺正和黛玉說著話,忽然聽見忽喇喇一片風聲,西風吹了好些落葉都打在窗紙上,緊接著隨風透出一股清香。

眾人聞著,都說:「這是何處來的香風?是什麼香呢?」林黛玉直覺地說道:「好像木樨。」

這話惹得探春笑道:「林姐姐終不脫南邊人的話呀!這大九月裡的,那裡還有桂花呢?」黛玉笑道:「正是因為這樣啊,所以我只說似乎是桂花。」

湘雲想起探春已經訂婚了,不久即將遠嫁,便說道:「三姐姐,妳可記得『十里荷花,三秋桂子』的說法?現在南邊正是晚桂開的時候呢。妳只沒有見過罷了,等妳到南邊去的時候,自然也就知道了。」

探春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有什麼事要到南邊去的?況且這個我早就知道的,不用妳們說嘴!」李紋、李綺聽了,只抿著嘴兒笑。

黛玉又說道:「妹妹,這可說不定呢。俗語說:『人是地行仙』,今日在這裡,明日就不知在那裡了。譬如我,原是南邊人,怎麼就到了這裡呢?」

湘雲拍著手笑道:「今兒三姐姐可叫林姐姐問住了。不但林姐姐原是南邊人,如今卻到了這裡,就是我們這幾個人也都不同,也有本來是北邊的;也有祖籍在南邊,而生長在北邊的;也有生長在南邊,而今到這北邊的,今兒大家都湊在一處,可見人總有一個命定,大凡土地和人,總是各自有緣分的。」

眾人聽了,都點頭,又說了一會兒閒話,遂告辭出來了。

黛玉送姐妹們來到門口,看著她們出院去了,舉目一望,已是林鳥歸山,夕陽西墜。因史湘雲說起了南邊的話,便想著:「父母若在,南邊的景致,春花秋月,水秀山明,二十四橋,六朝遺跡。身旁圍繞著服侍的人,諸事可以任意,言語亦可不避。香車畫舫,紅杏青帘,惟我獨尊。如今我寄人籬下,縱有許多照應,自己卻需要處處留心。不知前生作了什麼罪孽,今生這樣孤凄。真是應了李後主說的:『此間日中,只以眼淚洗面』矣!」想著想著,神思已不知飛往那裡去了。

秋天是屬於懷念的季節,林黛玉的愁腸百結、哀婉情思,都在這一陣晚涼的香風裡透出,而目下探春又即將遠行,原本熟暱如親姐妹的人兒,因幾句玩笑話,頓時心頭都蒙上了離別的陰影,可嘆的是,將來除非在夢裡,否則恐怕是難得再相聚了。

大觀園是青春的葬場,林黛玉埋香塚、泣殘紅,賈寶玉親手掩埋了夫妻蕙與並蒂菱,曹雪芹終究不教人間見白頭。及至史湘雲在落紅飛花的芍藥叢間,為層層疊疊的馨香所掩埋,卻猶自沉睡而不醒!

作者將寫實筆法轉向象徵的意境,以含蓄唯美的畫面一再暗示著讀者,整座落英繽紛、飛花逐流水的大觀園,就是一座青春的塚!

世人都在林黛玉聲聲淚下的死亡情境中,久久難以自拔;又為晴雯淒楚孤絕的瀕死情境而哀悼神傷!有時想起尤三姐斷然辭世的氣魄,又不免為之扼腕嘆息再三,然而曹雪芹畢竟在這一組死亡詩學上,留下了更多的課題,教我們反覆思量!像是作為三足鼎立的女主人公之一,薛寶釵的終局,究竟走向何方?就是一個足以令人低迴的生命課題。

當我看到第五回「金簪雪裡埋」這句詩,腦海中又浮現了那「青春葬場」的意象。

與史湘雲不同的是,薛寶釵不為落花所葬,而是為白雪所掩。

這也是曹雪芹為她設計姓氏的由來。薛寶釵予人整體的印象是「冷」和「香」,她在初春時節,曾因宿疾復發,而服下了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開的白芙蓉花蕊十二兩、以及冬天開的白梅花蕊十二兩。

「冷香丸」的「香」,是文學意象的修辭,人們從她的性格中,品聞得出那美好的涵養氣息,而作者形容她「率言寡語,人謂藏愚;安分隨時,自云守拙。」這是古典社會君子品德的完美展現。

薛寶釵雖然出身富豪,卻擁有「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的君子風範,因此隱隱顯露出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生命底蘊,她的藝術典型也就脫盡了淺俗的美人形象,而由另一個特質──「冷」,將她的命運烘托得更加令人動容!

當年賈寶玉在夢境中曾在聽到《紅樓夢》十二支曲子中,最教人無限感傷的一支曲牌,名為〈終身誤〉!

「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一個美麗的女子嫁給不愛自己的丈夫,縱然是舉案齊眉,夫妻和諧,然而賈寶玉所想念只有那「世外仙姝寂寞林」,薛
寶釵的人生被冰雪徹底地封凍了!

徒具形式而沒有感情的婚姻生活,使她活在冰冷的世界裡,白雪埋葬了她一生的青春,使她從來不曾感受到愛情的溫度。

如此完美的女人,卻徒然「誤了終身」,怎麼不是一場悲劇?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朱嘉雯私房紅學》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