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辭德國終身職返台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大家不回來,台灣當然完蛋

精華簡文

辭德國終身職返台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大家不回來,台灣當然完蛋

新一代藝文界領袖簡文彬搞笑說,練琴太累,指揮只要叫別人演奏,最輕鬆。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瀏覽數

70573

辭德國終身職返台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大家不回來,台灣當然完蛋

Web Only

亞洲最大藝文中心衛武營即將開幕,台灣表演藝術最後拼圖終於到位。藝術總監簡文彬,34歲當上國家交響樂團藝術總監,讓古典樂團年輕化;47歲,辭去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終身職,落腳曾被稱為文化沙漠的高雄,林懷民形容這個決定「驚心動魄」。而他說,身為服過兵役、中華民國後備軍人,這一把一定要賭贏。

出乎意外。

從小在台北長大,旅歐30年,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總穿著中山裝全球登台,走在南台灣的豔陽下,卻毫無違和感。

壯壯的身型,簡文彬的日常,平頭、小鬍子,T恤、口袋很多的工作短褲,唯一稱得上潮的,就是後腦勺幾道不安份剃線,與左耳垂上的耳環。由於太沒有官樣,每回趁空到一樓花台抽根菸,永遠逃不過被問路的命運。

「我們都接過他電話,」衛武營行銷策略組長林育玟說,電話裡,他言簡意賅「欸,你的廠商來了。」

「他很庶民,沒架子是他的優勢之一,」文化部長龍應台時期的次長、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李應平笑說。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是近年台灣最重要的文化建設,歷時十多年,從總統陳水扁拍板、總統馬英九動土,終於等到今年10月13日將由總統蔡英文開幕。四個廳近6000人,是亞洲第一大表演場館。從無到有,的確需要能接地氣的藝術總監。(延伸閱讀:文化沙漠找到新靈魂

(吳宙棋攝)

「衛武營開幕起算一年,觀眾人次要能達到25萬人次,」衛武營隸屬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是簡文彬16歲時的藝專老師,他訂出目標,也說了重話,「我們沒有失敗的空間。如果做不到,表示我們沒有能力做,我會請簡文彬辭職,我也會辭職。」

亞洲最大藝文中心,目標25萬人次一登場就到位

營運近30年的台北兩廳院,觀眾為67萬人次。可容納3000人的台中歌劇院,開幕兩年,觀眾人次不過20.3萬人次。朱宗慶卻希望衛武營第一年衝刺到25萬,之後,爬階成長。「衛武營的規模、量體,一登場就必須國際級到位,否則沒有機會,」李應平說,因此,當初龍應台找衛武營藝術總監的四個條件:國際聲望、國際能量、國際網絡,最好是藝術家。(延伸閱讀:朱宗慶「五四三」 台灣藝術走出去

2007年卸任國家交響樂團藝術總監,返回德國。簡文彬從2012年就以顧問身分,被龍應台找回來幫忙衛武營。2014年,他決定辭去德國的終身職,回來擔任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的「準總監」,之後變成專職的藝術總監。仿效國外的制度,在場館正式開幕前兩年,準總監就開始構思製作上任後的節目。

「我迄今仍然很感動啊!台灣能有多少音樂家,能在歐洲大歌劇院拿到專任終身職,他卻辭職了。那是與這片土地多麼深的連結啊!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很驚心動魄,」林懷民說。

「我爸爸是非常反對啦!他說,台灣要完蛋了,你千萬不要回來,德國不要辭,文化部你幫幫忙就好,」簡文彬說得直白,也回得直白,「我跟我爸說,大家都不回來幫忙,當然是要完蛋啊。就算要完蛋,也要風風光光地完蛋。」

台灣表演藝術最後拼圖,再賭輸就等大陸佔領

簡文彬當然不想要台灣完蛋,在國外住了快30年,在外面看,常常會有一種「台灣到底在搞什麼」的急迫感。台灣有很多優秀的藝術家,整體的藝文戰力不應該只有如此樣。而衛武營是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個場館的最後一塊拼圖,北(國家兩廳院)中(國家歌劇院)南(衛武營)三館聯合,可以產生一種優勢。(延伸閱讀:台中歌劇院 打響亞洲盃序曲

「有一位大老級的藝術家說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是台灣表演藝術最後一次希望。這一把一定要賭贏,這一把再賭輸,就等著大陸的表演藝術勢力全面來佔領台灣,」他突然激動起來,「開什麼玩笑,作為還服過兵役的中華民國後備軍人,我怎麼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就是抱著近乎愚蠢的精神,想說好,我就來做,看看我能做到哪裡?」

賭徒需要賭運,但專業賭徒需要牌技。簡文彬在NSO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六年的表現,被公認是能讓廟堂與大眾溝通的人。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10月13日將由總統蔡英文開幕。四個廳近6000人,是亞洲第一大表演場館。(衛武營提供)

2001年,簡文彬才34歲,就回台擔任NSO音樂總監。他將台灣不熟悉的作曲家、國外歌劇介紹進來,挑戰觀眾與團員。他開始演出全本的交響樂、歌劇,而不只是演奏大眾熟悉的樂章。他最大膽挑戰樂迷之舉,就是演出全本華格納歌劇《尼貝龍指環》,連演4夜、15小時,是亞洲首例,當時還登上德國音樂指標雜誌《管絃樂團》的封面。

他很重視培養聽眾。他的節目單會做成一本厚厚的書。現在已經很普遍的音樂會前導聆,NSO也是先鋒。導聆不只談音樂,當年,《戰爭安魂曲》的會前導聆,請的是作家龍應台,這是簡文彬第一次碰到她。

百搭跨界挑戰樂迷,讓廟堂接地氣

不止龍應台,簡文彬率領NSO與劇場人賴聲川、舞蹈家林懷民、國光劇團、國樂團與原住民歌者等跨界合作。(延伸閱讀:台中歌劇院 打響亞洲盃序曲

「他的獨特之處,在於很長一段時間擔任歌劇院駐院指揮,他有機會學習觀察一個製作的過程,而不只是策展、買節目,」曾任藝文記者,政大傳播學院助理教授黃俊銘認為,能否製作,正是目前國際間衡量表演場館高下的關鍵。

由鋼琴、作曲到指揮,簡文彬的音樂之路也跨度甚大。

在15年前北藝大的演講中,簡文彬講到自己「百搭」的音樂之路。簡文彬的父母與音樂毫無淵源,小時候去上山葉音樂教室,因為手指很靈活,就一路學了下來。

雖然主修鋼琴,但念福星國小音樂班,小提琴缺人,他就拉小提琴;打擊樂沒有人,就要他去敲鼓。南門國中音樂班要學國樂,南胡組人太多,簡文彬就乖乖去拉高胡。管樂組人不夠多,他就被派去學嗩吶,「當時看起來覺得好衰,但其實都帶著興趣,因為很好奇。這些累積起來,都對我現在的工作幫助滿大的。」

音樂廳的葡萄園式座席設計,全台獨家,特殊設計讓不同高度位置的觀眾,同樣享受最佳的聲音與視野。(衛武營提供)

國中時的老師、知名鋼琴家魏樂富告訴他,專業演奏家20幾歲就開始退化,像他那樣隨興,彈奏不夠,不能當職業演奏家。於是他轉入作曲,藝專時,開始跟當時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陳秋盛學指揮。

「我一生都在偷懶啦,作曲寫了半天,嗚嚕嚕一下子就過去,覺得不值得。鋼琴要練,太累了,算了。指揮只要叫人家演奏,別人就要練半天,最輕鬆,」也許太多人問這個問題,簡文彬已經有了公式的「搞笑版」。

非搞笑版是,這位從藝專三年級起,連續三年擔任學生會長的藝術家曾說,「從交響樂團出來的聲音,對我的滿足感比較大。因為在意志力上,指揮一個人要跟將近100個人抗衡,沒有這種侵略性、想要統御的偏向是不可能的。」 

簡文彬自剖,自己的統御偏向,可能是遺傳,這讓他自然而然對於公眾事務有興趣,慢慢地走上藝術行政這條路。(延伸閱讀:專訪亞洲藝博會教父 頂級策展人該如何「出賣藝術」?

政壇阿公與籃協爸爸,讓他對組織統御感興趣

簡文彬的阿公簡晉臣,曾任台南縣縣政府主任秘書,當年是台南縣呼風喚雨的人物。簡文彬的父親喜歡籃球,師大體育系畢業,是台灣第二個國際裁判,後來擔任中華民國籃球協會副總幹事,負責排威廉瓊斯盃、國中、高中籃球聯賽的賽程。

他腦海裡迄今有著鮮活的畫面,某個黃昏,父親抱著個牛皮紙袋回來,紙袋裡有無數寫著隊名的小紙片,有的甚至有200多隊。晚上,他與妹妹功課做完,都要睡覺了,父親還在客廳裡一邊抽菸,一般在桌上排列組合小紙片。常常抽整個晚上沒有睡覺,但一早,他與妹妹起床,桌上就會排出清楚的賽程。「他要知道誰可以打到決賽,為了票房,他要設計,」他說,「也許有一點點影響,我一直就是對組織這一塊很有興趣。」

「他對組織管理有興趣,是少數能把一盤亂棋,整理成有秩序、有邏輯的藝術家。而且他願意彎腰,這是比較少見的,」李應平觀察。

從帶一個樂團,製作一個作品,到營運亞洲最大的藝文中心,簡文彬需要傾聽、協調、彎腰的規模,史無前例。

簡文彬最近的困擾是,團隊從50人擴大到130人,活動規模都是過往的10倍,一個戶外開幕就要兩萬人。整個團隊變得很擔心,傾向先顧自己,反而沒有新團隊的鬥志,「我覺得很多人是被嚇到了,」他非常敏感。

問他怎麼辦?他說,就是不斷地溝通,如果真沒有辦法,只好強迫,得訂出制度來。

(黃明堂攝)

不只簡文彬的團隊在拚,朱宗慶在台北也在拚。朱宗慶說,NSO時期,簡文彬處理的是熟悉的音樂領域,他只有拍手的份。但現在,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花許多時間建立三個場館背後的基礎建設,譬如:三館互動平台,共用售票系統。比簡文彬更有政治嗅覺與人脈,他們共同討論敏感的問題,譬如:國際本土節目配比等。

「我希望,衛武營不要只放在城市的角度,而要能在台灣表演藝術的藍圖上有個角色,」長期操盤高雄市文化政策的副市長史哲說。九年前,史哲獨排眾議,開辦售票的春天國際藝術節,在高雄培養出售票的藝文市場,等於替衛武營打底。

史哲認為,明年,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預算17億,史上新高。但衛武營不應只是更有錢,更好的場地而已,而是在本土與國際藝文活動的矛盾中間,培養本土藝文團隊,花時間,磨出更原創的節目,「希望二十年後,能不能有一個高雄孕育出的國際級藝術團體,那時,衛武營才是真的成功了。」

林懷民:他夠壯

2016年,衛武營與當代歐洲最重要的舞蹈平台Aerowaves合作,將台灣編舞家劉冠詳送到歐洲, 去年已正式簽約。衛武營也跟法國國家馬戲藝術中心簽約,發展馬戲平台。明年,簡文彬預告,會推出「當代音樂平台」,「我們挑選平台的目的,都是希望有很多的討論,可以共同發展作品。」

「他夠壯,就是要給他時間,」林懷民談起簡文彬,「他夠壯,不是身材,而是他的個性與精神。」

自稱個性不太喜歡聽人家的,也不太喜歡被歸類,簡文彬在接受訪問時曾說,指揮的困難,在於需要說服單項樂器比你厲害的近百人,按照你的詮釋表現音樂,這是想辦法「整」自己。(延伸閱讀:讓林懷民親自打電話催票的新銳劇場人,周東彥帶著問號來去

負責台灣藝文界最後一塊拼圖,辭掉國外終身職,沒有退路的簡文彬,要用頑強的意志,將這一把賭贏。(責任編輯:曹凱婷)


簡文彬小檔案
年齡/51歲(1967年生於台北)
學歷/
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碩士
國立藝專(現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鍵盤組畢業
經歷與榮譽/
2018.9衛武營藝文中心藝術總監
2015~2018.9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準藝術總監
2001~2007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1996年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
1995年首屆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特別獎


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小檔案
成立年分/2018年
所屬單位/國家表演藝術中心
藝術總監/簡文彬
空間與設備/
音樂廳 1981
歌劇院 2236
戲劇院 1210
表演廳 434

【延伸閱讀】
編舞家黃翊:在轟炸下成長,你才會愈來愈完整
「台」到不行的創作能量 江奕勳怎麼驚艷國際時尚圈?
江振誠、聶永真為什麼都看上這家玻璃回收廠?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