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她簽下駱以軍、陳雪 《鏡文學》總編輯董成瑜:不希望好作家被生活所逼

精華簡文

她簽下駱以軍、陳雪 《鏡文學》總編輯董成瑜:不希望好作家被生活所逼

《鏡文學》總編輯暨總經理董成瑜。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瀏覽數

34423

她簽下駱以軍、陳雪 《鏡文學》總編輯董成瑜:不希望好作家被生活所逼

Web Only

沒有好劇本,是台灣影視產業沒落的主因之一。身為台灣第一個專注經營影像IP的出版平台,《鏡文學》能走出一條新路嗎?總編輯暨總經理董成瑜,要如何打通影視與出版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鏡文學》總編輯暨總經理董成瑜在老咖啡店的一角坐著,如同作家楊索形容「容貌靈氣逼人,又多了沉穩蘊藉的大氣」。

有關董成瑜的傳說很多,《中國時報》開卷記者出身,把短命的《明日報》閱讀版做成台灣文化界的一道流星。她經營《壹週刊》王牌專欄《非常人語》12年,低調、神秘,卻連前立委顏清標都知道她是《壹週刊》的殺手。

離開《壹週刊》,愛荷華傳播學院電影組畢業的她,終於回到電影圈寫劇本,還跟導演蔡明亮一起拿了國際大獎。但她卻很快告別編劇身分,加入老戰友、《壹週刊》前社長裴偉創辦的《鏡傳媒》。她的新身分是《鏡文學》總編輯暨總經理,台灣第一個專注經營影像IP的出版平台。

IP原是智慧財產權的縮寫,但在大陸,IP經濟已成為專有名詞,意指「小說改編為影視的經營模式」,尤其是網路小說。

再度成為電影界的逃兵

問董成瑜怎麼又做電影界的逃兵?

「因為做不下去了,實在太累、太辛苦了,」她輕輕地說,做編劇日子沒有想像中美好,「其實我是有(編劇)案子的,但我愈想愈不對,台灣這個影視行業太不健全了,根本不可能以此維生嘛。所以我就回《鏡週刊》上班,正好要成立《鏡文學》,看起來我最適合,所以就來做了。」

《鏡文學》的靈感,來自於中國盛大文學平台。台灣出身、《鏡週刊》監察人邱文友是盛大的要角,這幾年大陸的夯劇《後宮甄嬛傳》、《琅琊榜》都是出自這個平台。2015年,邱文友以9億美元高價將盛大賣給騰訊,騰訊後來將旗下的內容公司重組為閱文集團,2017年上市時,市值一度逼近120億美元。

「整個中國與全世界OTT(串流平台)的興起,需要大量的內容,讓擁有眾多IP的公司是值錢的,」董成瑜說。

邱文友想在台灣複製盛大模式,找上了裴偉,找回了董成瑜。成軍1年5個月,《鏡文學》已成為是台灣唯一一家影視IP的「一條龍平台」。

付月薪給作者,到幫人改編劇本的一條龍

董成瑜各路去挖掘新作者,首創作家福利制度,有些是簽幾年的長約,有作品時支付稿費與版稅,包括婦產科醫師出身的立委林靜儀、社會記者林慶祥等。

她也首創幫優秀的作家月薪,讓他們安心創作。譬如推理小說家天地無限、當代代表作家駱以軍,及以《惡女書》出道的陳雪。今年底前,她打算簽下80個作者。(延伸閱讀:駱以軍最胡鬧卻最賣座的作品 《小兒子》如何改造台灣文創軟實力

《鏡文學》也配置了十多人編劇團隊,可以改編劇本。她還自建網路平台,可以連載小說,也做書籍出版。另外,還有專業影像版權部,把小說賣給影視界做改編。《鏡文學》的編劇團隊,也可以接受委託,改編劇本。

17個月,《血觀音》的出品方已買了林慶祥的《刑警教父》版權、八大電視已經開拍阿亞梅的《我們不能是朋友》、《雞排英雄》導演葉天倫買了賴以威的《戒指流浪記》。《鏡文學》也自己出資,申請輔導金,要與福斯合拍林靜儀的《診間裡的女人》影集等。董成瑜說,含已出售與正在談的,已有10本小說將拍成電影或電視劇。

「我們對國內的出版界有點影響,因為我們也做出版,但出版只是手段,目的是為了影視化,」董成瑜不諱言。與出版界老友搶作者,的確惹人不快,甚至有人差點翻臉。

但她看見,好的作家因為被支持,可以不用為生活所迫。「人到中年,被生活所逼,又有很大的創作慾望想完成,那種煎熬是非常痛的,甚至痛到會影響她們的身體,」她說。駱以軍接受訪問時曾說,《壹週刊》高稿費的專欄停掉之後,他濫接評審演講,四處奔波,可能因為這樣,連續生了幾場大病。

駱以軍成為《鏡文學》的簽約作家,突顯台灣出版界過往如何不投資作者。(楊煥世攝)

據指出,駱以軍月薪為6萬多元,是《鏡文學》簽約作家的最高薪。其餘則是3萬起跳。「鏡文學突顯出,台灣的出版社過去是如何不投資作家,作家幾乎沒有辦法領到月薪等級的薪水,」衛城出版社總編輯莊瑞琳說。台灣唯一鼓勵長篇小說創作的,只有國藝會的長篇小說補助計劃,最高30多萬,如果沒有別的收入,就幾乎要以「比基本工資還不如」的方式生活。

一個文學獎,讓台灣作家都在寫短篇小說

莊瑞琳說,事實上,《鏡文學》一開始並沒有想要經營作家,只是想跟出版社簽小說的影視代理合約,但並不順利,才改弦易轍,「投資作家的薪水,與影視版權可以吸引到的投資相比,相對是少的。」

國外常用長篇小說改編成影集,但董成瑜發現,因為台灣文學界獎金最高的是林榮三文學獎,沒有長篇小說項目,短篇小說獎首獎50萬,結果作家卯起來寫短篇,沒有人寫長篇。(延伸閱讀:台灣沒有小說家?

許多人批評,台灣描繪各行各業百態的類型劇不真實、不好看,「為什麼不真實?因為小說家、編劇要去做田野,都還要算一算,這樣要花多少錢。所以他們根本不出門的,一切多靠自己想像。要寫員警時,大概就會參考《無間道》,要寫黑道,大概就是看《教父》,所以台灣的戲劇永遠跟台灣社會沒有關係,因為所謂的想像,都是別的電影、電視,」自己做過編劇的董成瑜說:「所以我希望能提高作家的收入,否則我們永遠都在惡性循環。」

跟國際比,台灣的IP經濟公認起步很晚,大陸IP熱這兩年甚至有退燒現象,這可以從閱文集團股價腰斬看出。

「過去,台灣的出版業是被動,沒有主動去談合作;現在,是把被動化為主動,」光磊國際版權資深影視經紀人林珊珊說。譚光磊是台灣知名的國際版權代理,作家吳明益的作品就是由他推向海外。比《鏡文學》晚一年,今年三月,譚光磊也成立了專業的影視部門。(延伸閱讀:譚光磊:新世紀書偵探

打通影視與出版兩個世界

鏡文學的突破,在於把出版與影視兩個不同的世界打通。公共電視出身的林珊珊說,這幾年,因為串流平台興起,各界對內容的需求量大增,影視界好的原創劇本實在有限,所以想跟永遠有創意、點子的文學界取經,但兩個世界截然不同。

舉例來說,影視的人說故事,大忌就是講了一大堆人名,而是2分鐘內就要講完故事有趣、精彩的地方。但出版社編輯,習慣要把角色設定講清楚,常常花了10分鐘介紹人物,還沒講到故事。

「10分鐘很久很久,」林珊珊用電視圈的尺規。

首開先例,董成瑜不諱言,因為營運模式一直在變,要結合120位,來自出版、編劇、影視不同領域的人在一家公司,這一年《鏡文學》人來來去去。「每個環節都要扣在一起,」她說,現在的定位很清楚,只做能做成影視產品的IP,不能改編的,《鏡文學》就會把小說轉到其他出版社。

持續燒錢,先求生存

問董成瑜,這麼影視導向,會不會限制作家的創作自由,太商業化?

「我覺得,迎合市場不見得不好,怎麼說呢?作者與公司應該第一個要先求生存,」她答得直接,「等有了自信,就能創造。」

她舉社會線記者林慶祥為例,第一本小說《刑警教父》賣出版權之後,已經著手撰寫描述台灣黑金政治的小說。「Netflix的劇有些也是很晦澀的,」她說,她的理想是能夠開發出類似電影《贖罪》這樣等級的原著小說,經營出麥克伊旺(Ian McEwan)這樣等級的作者:「市場與文學性不一定不能並存。」

「他搞不好是個機會,」莊瑞琳也認為,當作家知道作品可能被其他文化的讀者閱讀,以此思考訴說的對象,台灣文學的創作搞不好會突破。「出版界已經是老舊的機器,也許新方式會對產業有新的刺激,換一批人跟作家溝通。有刺激,就有機會,」她樂觀看待。

黃明堂攝

「我們現在的模式,很費事,很燒錢,」頭上還戴了頂總經理大帽的董成瑜說,人事費、業務費、加上預付版權、授權金,《鏡文學》持續虧損,百分之百持股的母公司《鏡週刊》必須持續注資。董成瑜想做的事愈多,資金壓力就愈大。

不過,「我覺得好像有一種夢想成真,」她說,「因為我明明是學電影的,但編劇當得那麼痛苦。我最早在開卷跑出版,這些作家都是我的朋友,卻這麼辛苦。現在好像真的有一個機會,可以彼此幫助。台灣現在真的滿慘的,我很希望,台灣影視產業能像韓國那樣,把所有其他的周邊產業都帶起來了。」

問董成瑜從文字女工到經營者,自己有什麼改變?「就是變得得一直說話,」她微笑,又有點無奈。

她說了個故事,從前,與同事去KTV,自己總是窩在包廂一角看書,但最近一次,她竟然拿起麥克風唱歌,嚇壞了老同事。

「我們真的很努力在做,但現在剛剛起步,我不能說現在成功了,」她為自己與《鏡文學》的現況,下了清楚的註解。(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經濟學逃兵變身小說家 下一部《鬼怪》,劇本可能來自台灣?
專訪《麻醉風暴2》製作團隊 霸氣外露!全力衝撞台劇產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