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學逃兵變身小說家 下一部《鬼怪》,劇本可能來自台灣?

精華簡文

經濟學逃兵變身小說家 下一部《鬼怪》,劇本可能來自台灣?

小說《劍魂如初》作者懷觀。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9536

經濟學逃兵變身小說家 下一部《鬼怪》,劇本可能來自台灣?

Web Only

一位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的逃兵,花了三年創作的中文通俗小說,被《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原著劇本的韓國出版社搶下版權,更讓好萊塢、新加坡爭相翻拍。她,能不能打開台灣小說的影視IP新路?

對大半人生處於一方小小研究室的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馮勃翰而言,鎂光燈、紅地毯、衣香鬢影的釜山電影節是另一世界。但2017年釜山電影節卻開啟了他與太太──《劍魂如初》作者懷觀(本名康懷貞)的新世界。

五年前,馮勃翰與懷觀從香港搬回台灣,懷觀開始全職創作的小說家生活。2017年下半,她與先生拿著《劍魂如初》的初版書稿,開始投稿。偶然間,馮勃翰看見文化部「出版與影視跨產業媒合」計劃,可以去釜山電影展。他注意到,影展旁的電影產業市集,也有出版、漫畫的版權交易。跟電影、電視圈毫無淵源的馮勃翰決定自費,跟著團去。他沒有走到紅毯,只拿著自掏腰包聘請專業英、韓文翻譯,花了一個多月的小說大綱,不斷在攤位間找機會。

去影展賣小說

馮勃翰萬萬沒想到,他會遇到2017年,出版最夯韓劇《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原著的RHK出版社社長梁元錫。梁元錫很喜歡懷觀筆下,古劍化形成人、與古物修復師談起戀愛的歷史奇幻故事。他一口氣預付了四本書的版權費,11個月一本,預計要出到2020年。儘管預付金額不高,但後續如果賣得好,還能分版稅,「對新人作家而言,先求有,打開了市場,可以再去爭取其他國家,」馮勃翰說。

(延伸閱讀:《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金銀淑如何替孔劉增添神祕魅力?

先賣出了韓國版權,《劍魂如初》在台灣才找定出版社圓神。同時,他也委託丹布朗的國際版權商、安德魯納伯格聯合國際台灣負責人許沛玹,系統化地開始賣國際版權。目前,這本書已經賣出亞馬遜有聲書中文版,正在洽談簡體版、英美、泰國、越南版,也有新加坡電視製作公司出價,希望拍成影視作品。

「台灣作家第一個國際版權賣到韓國,而不是大陸,這樣的例子很少,」許沛玹說。台灣早年的痞子蔡、九把刀,通常第一個海外版權都賣給大陸。

懷觀(右)與先生馮勃翰(中)及她的國際版權經紀人許沛玹。(邱劍英攝)

問兩人,為什麼一開始就想去釜山電影節賣小說?「因為我的初心,就是要對全世界說我的故事,」懷觀認真地說。

經濟學逃兵,變身西方訓練的小說家

40歲出頭的懷觀,踏上寫作之路,純粹是個意外。30歲前,她的夢想是當經濟學家。她甚至通過了經濟學聖殿──芝加哥大學經濟系博士班的資格考。2002年暑假,考過資格考的她,得開始當助教。因為要改學生作業,芝大要求她去寫作中心,從大一、第二基礎寫作能力課程開始學起。她的同學很多是大一新鮮人,第一堂課,老師就問大家:高中、大學寫作有何不同?懷觀當時答不出來。但老師給的答案,卻讓她迄今不忘。

「老師說,高中的寫作是關起門來寫的,只會有很少的人看;大學以後,你要學怎麼寫給全世界的人看,」她回憶:「寫給全世界看,這實在讓我很震撼。」

寫給全世界的人看,這句話竄進了她的心裡。她就這樣一堂又一堂,花了兩年上遍了芝大寫作中心所有的課。此時的她已無心經濟學,最後決定輟學放棄了博士學位,開始專職寫作。

與台灣多數出身文學獎的小說家不同,懷觀的寫作訓練一開始就是西方的。她說,2000年,西方小說論壇上的熱門主題,就是小說如何與影視搶讀者。2003年《達文西密碼》熱賣,三年後改編為電影。從那時起,西方小說作者就會參考影像運鏡的場景法來寫作,方便未來能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延伸閱讀:全球兩億人買單他的故事 丹布朗是如何煉成的?

懷觀說,除了場景法,要用最小的更動幅度改編成影視作品,小說家必須設計一套很完整的世界觀。譬如《哈利波特》的故事,JK羅琳要寫到讀者不需要任何背景知識,也可以進入那個魔法世界。要建構完整的世界觀,作者邏輯要縝密、順暢,就必須花時間不斷修改。

台灣小說創作的惡性循環

「只靠台灣的市場,要用美式方法寫小說,非常辛苦,」一路養家的馮勃翰直言。一本小說從寫作到不斷改稿,起碼要一年半,換算生活費就是150萬。這些投資,就算小說在台灣賣翻了都付不起。目前,台灣作者寫一本書預付版稅就是6萬到30萬,一刷賣3000本,版稅大概10萬,只足夠幾個月的生活費。為了謀生,台灣創作者只好做快的創作,寫台灣人共通的生活經驗、寫時事題。代價是,這樣的作品不容易跨出國界,也不容易吸引資金拍成影視作品。

圓神出版總編輯陳秋月認為,《劍魂如初》能夠從韓國版權賣起一路推展。關鍵就是在創作時,就留意大範圍的市場接受度,而不是只考慮台灣市場。她搭上了整個亞洲、甚至歐美對中國傳統古物的喜好。當然最關鍵的,還是作品質量先要夠。如果作品夠好,在台灣能做出聲量,透過出版社的網絡會比作者單打獨鬥更順利。

懷觀也承認,確認台灣出版社後,對於她有如吃下定心丸。創作的孤單感頓時減輕許多,可以更專心、更全力去創作。(延伸閱讀:她簽下駱以軍、陳雪 《鏡文學》總編輯董成瑜:不希望好作家被生活所逼)​

不過,陳秋月也直言,不是所有小說都要走上影視化呈現的路。

但目前兩岸三地的作者,或是歐美的一些小說家,在創作時因為編輯的建議或瞄準了更大的市場,都會注意影視化的可能。譬如《瑯琊榜》的小說家海宴,自己也做編劇。許多中國原創作者,一開始就會接受編輯的建議,如果要做成影視,字數就不能太多,若想改成遊戲,就得創作大部頭作品。

「我們希望能走出一條路,讓之後想投入創作的人,一開始就有一個不一樣的市場,」馮勃翰期待,這條土法煉鋼走出的天堂路,儘管依舊泥濘,卻已有出口。(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駱以軍最胡鬧卻最賣座的作品 《小兒子》如何改造台灣文創軟實力
Netflix首部自製華語劇,來自台灣《擺渡身》──台劇如何打國際賽?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