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戴鼻環、生性害羞的推特CEO承認左傾:明確說出偏見很重要

精華簡文

戴鼻環、生性害羞的推特CEO承認左傾:明確說出偏見很重要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4073

戴鼻環、生性害羞的推特CEO承認左傾:明確說出偏見很重要

天下雜誌656期
整理
  • 吳怡靜

假消息、撕裂社會的言論滿天飛,人們愈來愈害怕科技巨頭帶來的影響,推特CEO多西認為,唯一可以化解這種恐懼的,就是開誠布公。

再過不到兩個月,美國期中選舉就要來臨。有了2016年的教訓,網路成為今年備受關注的一大戰場。今年,科技巨頭和社群媒體會採取什麼措施,阻止外國勢力散布分裂性言論,干預大選?

九月初,一場罕見的科技業聽證會在美國國會召開,臉書、推特和Google三家矽谷巨頭受邀作證,接受議員「拷問」。

「這是一場(對抗假消息的)軍備競賽,意味著我們要更加提高警覺,」臉書營運長桑德柏格說。(延伸閱讀:連國安會都高度關切的臉書資料研究 亞洲據點落腳台灣

「推特在十二年前創立時,沒有料到這些問題會發生,」另位親自出席的高管、推特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坦承疏失,「這些問題在現實世界造成了負面後果,我們將負起完全責任。」

面對社媒淪為分裂、操縱人群的工具,四十一歲的多西縱然有心改革,但打掉重練談何容易,「我們要做的改變,將不會是快速或簡單的。」

聽證會上,戴著鼻環、留著大鬍子的多西不忘為自家產品打廣告,把開場白寫成十六條推文,現場邊講邊發,成了聽證會用推文致詞的第一人。以下是他的發言與接受媒體專訪的重點整理:

很感謝有這個機會,代表推特向美國人民做出說明。我期待與各位展開對話,談談推特正在做些什麼,以協助保護美國與世界各地選舉的公正性。(延伸閱讀:黃哲斌:對抗假新聞 這樣就不會被騙

我是個不多話的人,而且生性害羞,但我意識到,在此刻發聲非常重要。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我想公開念出我自己在思考問題時,寫下的一些內容,而我也會把這些內容同步發推文。

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們對於推特扮演的角色,有什麼看法。我們相信,許多人都把推特當成一種「數位公共廣場」,他們從世界各地來到這個廣場,看看發生了什麼,並且針對所看到的內容進行討論。

社群不再是健康的公共廣場

就像在任何公共場所,在推特上,你會發現深具啟發性的想法,你也會發現謊言和欺騙。這裡會有想要幫助他人和帶來團結的人,也會有想要傷害別人和製造分裂的人。實體和數位公共空間的區別,就在於後者更容易使用,傳播速度也更快。

推特能夠幫助人們更容易、更快速地進行簡單、自由和開放的交流,讓我們非常引以為傲。我們相信,透過接觸各式各樣的觀點和想法,人們可以加快學習,而這將有助於讓我們的國家、讓整個世界感覺變小一點。

然而,讓我們無法自豪的是,這種自由開放的交流,竟然被某些人當成了武器(weaponized),用來干擾、分裂人民和國家。我們發現自己毫無防備,也沒有能力因應這麼巨大的問題。(延伸閱讀:川普亂發推特、推銷軍武,哥大教授:別指望現在的美國了!

各種濫用、騷擾、酸民大軍、人為操控的機器人假帳號、假訊息攻勢,以及製造分裂的「過濾氣泡」(filter bubbles,指網站利用演算法,根據你的瀏覽紀錄和網路行為,提供你可能想看的內容)……這不是一個健康的公共廣場。更糟糕的是,還有少數心存不軌的人刻意操弄推特平台,藉以獲得龐大影響力。

我們的利益,和美國人民以及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利益都是一致的。如果找不到辦法來解決眼前遇到的問題,我們不只會失去業務,還會繼續威脅到當初推特創立時,所獲得的待遇和自由。

(圖片來源:Pixabay)

推特在十二年前創立時,我們並沒有預期這些問題會發生。我們承認這些問題在現實世界造成了負面後果,我們將負起完全責任,解決問題。但我們無法單獨做到,這就是為什麼今天這場對話如此重要,以及我為什麼要來這裡作證。(延伸閱讀:後悔做出臉書 前高層:社群媒體正在撕裂社會

營運方式將出現結構巨變

最近,我們在戰術性解決方案上,獲得了很大進展,例如,辨識出多種試圖用人為方式擴大信息的操控手法;讓廣告客戶和廣告投放方式更加透明化;阻止可疑的登入和帳號建立等。

這些努力已經取得了積極成果:因違規被我們刪除的帳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二○○%以上,同時,我們的系統每週都辨識出八百萬到一千萬個可疑帳號,而且每天都阻止超過五十萬個帳號登入推特。

我們已經從二○一六年美國大選以及最近其他國家的選舉中,學到如何幫助保護選舉的公平性。更好的工具、更強而有力的政策、新的伙伴關係,都已經到位。我們打算進一步了解這些措施的效果,以便繼續改善。

但我們都必須把思考的格局放大,甚至放大到幾十年後的未來。我們必須自問,「推特會激勵人們去做(或不做)些什麼,原因何在?」這個問題的答案,將使推特(和所有社群媒體)的運作方式,產生結構性大轉變。需要做出的改變,將不會是快速或簡單的。

今天,我們向美國人民和情報委員會承諾,推特將做出這個大改變,並且要公開進行。我們希望有所貢獻,希望打造一個健康的公共廣場,而不是爭搶要做唯一的公共廣場。因為我們知道,這是讓我們的業務蓬勃發展的唯一方法,這麼做才能幫助我們所有人抵禦各種新威脅。(延伸閱讀:社群媒體傷害自由民主?

最後,當我思索推特在做的這些事時,我想到了我在聖路易老家的父母,他倆一個是民主黨,另一個是共和黨。對他們來說,推特一直是歡樂、學習以及與外界連結的來源。他們為我感到驕傲,為推特感到驕傲,並為使這一切成為可能的關鍵感到驕傲。

而這個關鍵就是,我出生在一個由人民建立、為人民謀福利的國家。在這裡,我可以努力工作,實現超越個人的夢想。我很珍惜這一點,並會竭盡全力保護這個夢想免於受傷害。

我們不像他們認為的那麼強大

(關於科技巨頭的影響力日益膨脹):我們經常自問,如何才能贏得人們的信任?

事實上,「贏得信任」是推特很重要的經營理念,因為我們意識到,愈來愈多人害怕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擔心我們有權決定他們每天的生活方式、甚至思惟方式,覺得這是不對的,對他們不公平。

我覺得,我們並不像他們認為的那麼強大,但我確實理解這種感受,理解我們的行為可能引起的恐懼。化解這種恐懼的唯一方法,就是更加坦誠、直接地向人們解釋我們如何做出決策,為什麼這麼做。

(Photo by ROBIN WORRALL on Unsplash

(關於川普指控推特暗中「審查」保守派言論):他們指涉的影子禁令(shadow-banning)其實定義非常廣泛,獲得較多人接受的一種是,為了避免過度放大特定的訊息,網站會暗地封鎖某些人的發文。(延伸閱讀:做出臉書不敢做的事,WhatsApp為何把社群分享這件事變難了?

我認為,這些質疑背後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究竟有沒有根據政治意識形態或觀點而行事?沒有,就這麼簡單。推特不會依據政治觀點來檢視你的內容,我們看的是你的行為。

我們必須經常向外界表明,推特的運作不會加入自己的偏見——儘管我完全承認,我們是比較左傾的。

明確說出自己的偏見很重要,而且應該勇於與人分享,以便讓別人了解我們。但是,在行為、政策、執行和工具的使用上,我們必須拿掉所有的偏見。

外界對我們有誤解,這也是為什麼追求透明化、將個人看法開誠布公這麼重要。我承認自己在這方面做得還不夠,沒有清楚交代我想在推特、在這個世界追求的個人目標是什麼。許多人看到的是一家無臉的、缺乏個性的公司,他們認為推特沒有人味,只看產出,這些都是我們要檢討的,而我要負責。(責任編輯:曹凱婷)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