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讓人忍不住脫光的神奇魔力,也讓台灣「森林系」男子們被世界看見

精華簡文

讓人忍不住脫光的神奇魔力,也讓台灣「森林系」男子們被世界看見

「勤美學森大」位居苗栗一處淺山山谷裡,進入主建物的環形迴廊,低介入的人為工法,讓人與自然,各居適位。 圖片來源:周敏攝

瀏覽數

3649

讓人忍不住脫光的神奇魔力,也讓台灣「森林系」男子們被世界看見

天下雜誌656期

森林覆蓋台灣近六成面積,在「美學」幾乎被西方與日本定義的時代,ADA新銳建築師和世界頂級花藝師,與台灣山林合一,被世界看見。

什麼樣的魔力,可以讓原本不相識的三位男士一同前往峇里島考察時,迫不及待脫到僅剩一條內褲?

答案是,大自然的神奇魔力。

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建築師曾志偉與花藝師凌宗湧,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一層一層卸去衣裝、身分與羞澀,奔向一汪清澈無比的水池,回復本真。

何承育相信,每個人身上都有這樣的DNA——走入自然,與人連結,獲得力量與療癒。

大自然的神奇魔力不僅在峇里島,在台灣覆蓋面積高達五八%的森林裡,也處處存有。

位居苗栗一處兩百公尺高的淺山山谷裡,「勤美學森大」正由前身的香格里拉樂園脫胎換骨,悄然轉身。

森大開幕式時,舞者於巨石陣演出。勤美學提供

人與自然的四層關係

「森大」彷如運用自然魔法,先是讓人們接近自然,再一層層退下心防,回到本真,現在,他們更進一步,要將人們帶向淺山山林。

淺山,泛指八百公尺以下的低海拔自然環境,也是人類活動、開發頻仍的區域範圍,更是動植物繁茂,野花、百鳥與昆蟲等齊聚之地。

過去,樂園雖美好,但在三十年前開發時,手法卻粗暴。「地形地貌被破壞得相當嚴重,」何承育說。

勤美學接手後,前三年先與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台灣蕨類教父郭城孟等專家合作,從記錄當地生物物種蝴蝶、螢火蟲等,到調查淺山生態系的植物樣貌。

「勤美學森大」位居苗栗一處淺山山谷裡,歷經3年復育,變身一座隱世的美學教室。(周敏攝)

「我們正一區一區地復原,希望逐步整合農業、職人與森林三個議題,透過旅遊,呈現山林生活的一種形貌,」何承育表示。

他想進一步改變的,也是人與自然的關係。

人類與自然有四層關係,第一層,純粹欣賞;第二層,走入自然裡;第三層,在自然裡進行活動,例如露營;而森大著眼的是第四層,「人與自然結合在一起,達到天人合一。」

於是,何承育相繼與各領域專家會面、思想碰撞,他發現:不同的專業,迸發不同的想像,讓他看見不同的可能。(延伸閱讀:豪華露營 比在家更舒適

生態建築師曾志偉:眼睛簡單了,心更敏銳

建築師曾志偉。自然洋行提供

其中,森大的主建物邀請以自然生態建築見長的建築師曾志偉,將原先的水族館改裝為巨石陣空間,令人眼睛一亮。

曾志偉說,大自然裡沒有家具,巨石是課桌也是餐桌。

他將園區原有的大石齊聚,地上保留舊有的磨石子地,再灌入環氧樹脂,造成地面如水面光影,「行走其間,也像立於溪畔,讓人可以或坐或躺或臥,怡然自得。」

運用水族館舊址,將散落的大石聚為巨石陣,地上灌入環氧樹脂創造陰影與水波影,遊走其間,彷如行走溪畔。(周敏攝)

曾志偉曾於2014年,在台北外雙溪一處山林地,打造「少少—原始感覺實驗室」,運用網布與輕型鋼管構建的空間,讓人與自然共處,卻又以最小的阻隔,兼具美感與功能,隱世而不出世。他不聲不響,卻大大震撼了台灣建築界。同年,此一作品為他贏得第二屆ADA新銳建築獎。

同樣的手法,他再度使用在森大主建築外層的環形長廊,作用在半阻隔,讓人免於蚊蟲叮擾;半透光性的網布,可以植栽、養鳥,為未來的多功能性預埋伏筆。(延伸閱讀:【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送給全人類,71件來自全球建築師的禮物

他以最小的人為介入,讓山林中的建物,成為人與自然的中介空間,整體又統一以單一色系低彩度為主,凸顯了光線、風等大自然元素,「當眼睛觸及的一切都變得簡單,心靜了,其他感官會變得敏銳,就會更凝聚感受自然的一舉一動,」曾志偉說。

不遠處另一座圓形南瓜棚劇場,採同樣低介入手法搭建,是另一亮點。在曾志偉擔任導師的開幕式裡,他邀請日本藝術家荒井康人在南瓜棚下展演三昧琴,「蟲鳴、鳥叫、溪流、棕葉搖曳的颯颯聲,逐步與演奏的頌缽音,和鳴共振……」最是令人深刻感受人與自然合一的難忘體現。

藝術家荒井康人,於南瓜棚圓形劇場演出,蟲鳴、草動與頌缽音合而為一。 勤美學提供

東方花藝師凌宗湧:用自有材料,才會被世界看見

儘管多數人熟知的凌宗湧,來自於他在台北創辦的CN Flower(西恩花藝),但他同時也是與馬雲合作多年的花藝師、周杰倫的婚禮花藝設計師,而且與杭州頂級度假村富春山居的合作,至今已經十五年。

最新的一個身分,則是擔任森大九月課程「野森林研究室」的院長導師,將帶領學員就地取材,統合花藝與森林的氣味,進一步探索,熟悉的青草茶的下一個可能等。(延伸閱讀:一次集滿台灣特有種,讓國際鳥友癡迷的50里路

在甫出版的《花藝之旅—尋訪世界頂級花藝師》書中,凌宗湧是唯一一位與另外八位世界頂級花藝師並列的東方人。

他為富春山居打造的花藝,既不屬於歐美流派,也不走日系風格,反而專心一致,以大地自然為師,終究建立起自己的「新的東方花藝」,躋身頂級之列。

「在這麼多頂尖花藝師裡,我如果不是朝著運用東方自有的材料,做出空間的花藝風格,就不會在世界被人看見,」凌宗湧說。

頂級花藝師凌宗湧將帶領學員透過自然採集與手作,實驗台灣植物在嗅覺、味覺與視覺的嶄新可能。(邱劍英攝)

2017年,他在台北信義區打造的快閃「野花店」,只看不賣,全以台灣山林的野花野草裝置,獲得許多關注。中央懸掛的大件作品,以多彩又可食的台灣藜為主角,展現他對台灣在地材料的自信。

能走得這麼遠,在花藝領域裡做到獨特,憑藉的不只是他對美的實踐與技藝,也源自他自身對當代美學與在地美學的思索。

台灣青草茶價差歐洲花草茶十倍

多年前,他分別在汐止、九份築起自己的山居生活,先後在台灣各地與國外發起「跟著花開去旅行」活動。(延伸閱讀:出去玩 !台灣山林的冬日誘惑

愈親近大自然,愈了解在地後,凌宗湧更想將花藝更加推進一步。

「台灣的花卉種類不多,但植物品種多,」他說,他預計在這片淺山地貌上採集,將嗅覺與味覺,以及他擅長的視覺,三者重疊,重新翻新在氣味與味覺的感官感受。

其中,他提出,我們對於青草茶的認知,能不能透過自然採集與手作,翻轉它的地位?

台灣街頭巷弄裡的青草茶,是人人熟悉的味道,但對比歐洲進口的花草茶,價差達十倍,他試圖在這個熟悉的味道裡創新、實驗。(延伸閱讀:「茶人」何健 教你喝出大自然的湖光山色

他有感而發,「在以西方為依歸的美學觀裡,我們不該一直當一位追隨者,當你找不到任何與己身、與土地、與自然的相關資料時,就是你該建立自己資料庫的時候了。」

以自然為師,何承育、曾志偉與凌宗湧,一同攜手面向淺山,希望凝聚眾人,共同編寫一堂關於台灣在飲食、生活、建築與藝術的當代美學課。(責任編輯:曹凱婷)

勤美學提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