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連國安會都高度關切的臉書資料研究 亞洲據點落腳台灣

精華簡文

連國安會都高度關切的臉書資料研究 亞洲據點落腳台灣

史丹佛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帕斯里(右)成立Social Science One(SSO),在全球各地組成委員會,邀集學者針對臉書資料進行研究,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明仁負責主持亞洲委員會。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14399

連國安會都高度關切的臉書資料研究 亞洲據點落腳台灣

Web Only
  • 楊卓翰

臉書創辦人祖克伯,為了「干預選舉」的嫌疑,到美國國會作證、道歉。如今,問題的解方,未來可能來自台灣。

9月4日,美國、韓國、日本、澳洲、印度、香港的學者,齊聚台大社科院,參加一場學術會議。但這不只是一場單純的學術會議,國安會、陸委會都高度關切,派員出席。因為這場會議,可能解決大陸透過網軍影響台灣輿論的網路問題。

今年3月,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濫用臉書用戶的個資,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讓臉書成為眾矢之的。(延伸閱讀:搞臭臉書、涉干預美國大選與脫歐 它到底是間怎麼樣的公司?

不只在美國,聯合國報告指出,緬甸軍方透過臉書散播仇恨言論,對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清洗。(延伸閱讀:聯合國:種族滅絕羅興亞人 緬甸軍方領導人是戰犯該受審

斯里蘭卡、印度等地,也因為臉書上的不實資訊,引發暴力衝突。接下來,盧安達將在9月選舉、巴西10月、美國11月⋯⋯。

全世界都害怕,臉書這個無法被控制的社群媒體,成為「假新聞」與「兩極化(polarization)」意見的宣傳工具,扭曲了民主。

臉書雖然將言論自由發揮到極致,卻反過來危害了民主。但在假新聞、言論自由間要如何拿捏,有如難解複雜的演算法。(延伸閱讀:臉書淨利成長 市值卻蒸發4.4兆台幣 到底是怎麼了?

為了解決這個龐大的問題,臉書需要新方式。台灣,在其中扮演了要角。

臉書研究亞洲委員會設在台灣

這一切要從史丹佛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帕斯里(Nathaniel Persily)開始說起。

帕斯里本來是研究民主與網路的學者,他與哈佛大學的計量專家金恩(Gary King),共同研發了一套模型,讓私人企業的資料能夠安全地被學術界使用研究。

「劍橋分析事件後,臉書找上了我們,」帕斯里接受《天下》獨家專訪時說。面對全世界的責難,臉書防止假新聞和仇恨言論的措施,卻起不了作用,「因為臉書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沒有人知道。問題的答案,就在臉書手上那筆超級大資料裡。」

帕斯里也沒有答案,他需要全世界的幫忙。所以他與金恩組成了Social Science One(SSO),在亞洲、美洲、南美洲、非洲及歐洲組成委員會,邀請全球的學者一起研究。

但在亞洲,同時具備社會科學背景、又能處理大數據的學者,並不好找。

帕斯里在史丹佛,遇上了政大財政學系教授連賢明,知道他可以從健保數千萬筆的大數據中,分析健康經濟。在另一場研討會中,金恩則遇到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明仁。當時林明仁團隊提出2016美國總統選舉的研究報告,針對19億筆臉書資料進行分析,讓金恩對台灣的資料科學能力驚豔。金恩與帕斯里同時肯定台灣的資料科學研究能力。

「臉書的資料太大了,傳統的社會科學學者,不常接觸這麼大量的資料,」林明仁說。這個資料有多大?臉書第一筆釋出給SSO的資料,共有8PB(Petabyte),假設一般的筆電容量是1TB(Terabyte),就需要8,000台筆電才裝得下。

「但是,台灣因為科技發達、社會及健保的資料齊全,大部分的學者都有處理大數據的經驗,台灣就成為不二之選,」主持亞洲委員會的林明仁說。

SSO的亞洲委員會共有8席,台灣學者就有3席,分別是林明仁、連賢明和台大經濟系的副教授江淳芳。雖然臉書的資料中心最後沒有選在台灣,但是台灣卻有機會深入臉書的大腦。

台灣因為科技發達,社會及健保的資料齊全,大部分的學者都有處理大數據的經驗,因此成了SSO亞洲委員會的據點。(吳宙棋攝)

威脅民主,臉書也不知道怎麼辦

在劍橋分析事件後,臉書就封鎖了資料取得權。SSO成為取得臉書資料的唯一窗口,為了取信於世界,就不能受臉書控制。「SSO在於完全獨立於臉書,」帕里斯強調,他們以透明公開的方式,從7個獨立基金會募到90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

為了公平,SSO共有來自各地85名委員,層層審核全世界的研究申請。研究者也只能取得資料的使用權,而不是「下載」資料回去,避免劍橋分析的事情重演。經過同儕審核核准後,研究團隊就能得到5萬美元的研究經費。

「這是一個企業、學者與非政府組織合作的創舉,」林明仁說,「不同於一般的產學合作,我們沒有拿臉書的一毛錢。我們確保一個好的管道與溝通機制。讓用戶的隱私權受到保護,又能獨立研究。」

帕斯里則認為,透過完善的機制檢視臉書資料,人類才能首次理解網路如何造成民主危機。

假新聞不是民主的最大威脅

帕斯里的第一個發現,就是大家認為民主的最大威脅是假新聞,但其實不是。研究發現,假新聞只占所有臉書內容不到千分之四。而且,會相信「教宗幫川普背書」這種假消息的人,本來就會投給川普,對選舉不會有太大影響。

「真正的問題,在於兩極化言論。它可能是事實,但因為講述的角度非常偏激,更容易影響一個人的看法,」帕斯里說,許多中間選民,可能就是受到這樣的言論而投給川普。

「謊言並不在有人捏造了事實,而是用不正確的方式解讀事實。這種「謊言」,散播的力量更大,因為你需要邏輯能力去破解,」帕斯里說。

帕斯里,這位在美國政治界頗有名氣的政治學者也提醒,除了臉書,推特、WhatsApp,這類的社群媒體同樣對人類社會產生具大的影響。(延伸閱讀:4大科技、社群巨擘 為什麼同時封殺一個人?

帕斯里甚至認為,網路與民主問題的解方,可能就在演算法裡。

用演算法解救民主?

「我們必須認知到,演算法已經比法律更重要了,」帕斯里說,他創出一套「8個D」的因應法。

首先對於恐怖組織網站,可以刪除(deletion);對於非事實錯誤資訊,可以降階(demotion)、延遲(delay),減少它出現的機會;同時讓演算法更清楚透明(disclosure);對於青少年可能誤入其途的資訊同時給與恐嚇(deterrence);減少數位文盲(增進digital literacy),更有意識的避免誤導內容。

最重要的是,是運用充足的資訊去淡化(dilution)、或是轉移(distraction)使用者的誤導性內容。例如在一個極端意見旁邊,同時出現各種不同來源的新聞,平衡觀點;或是當使用者在尋找自殺訊息時,給予正面資訊,轉移他的注意力。

「所以我不認為言論自由會摧毀民主。現在的問題,在於演算法沒有給予足夠的平衡資訊,去破除使用者自己的資訊偏誤(information bias),」帕斯里說。

最後帕斯里也提醒,社群媒體也必須要小心,不應該讓演算法限制言論自由。「要不然一下子,你就會變成中國政府了。」這當中的拿捏,正需要SSO進一步研究。

強大的中國「網軍」就在對岸,「委員會落腳台灣,很有意義,」林明仁說。被問到是否會把握機會,對來自中國網軍的民主干擾進行研究,林明仁笑而不答,「這是一場貓捉老鼠的戰爭,總不能先露了底牌吧!」(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