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輔助死亡,應是病人的權利

精華簡文

輔助死亡,應是病人的權利

曾經,我們只能祈禱。那現在呢?(GettyImages提供) 圖片來源:Getty

瀏覽數

908

輔助死亡,應是病人的權利

天下雜誌655期
  • 經濟學人

過去我們把生死交給上蒼,而後交給了現代進步的醫療,現在,身為病人,能不能有多一點的自主權,優雅地離開?

我們曾經將它交給上帝。某人生了重病,我們點起蠟燭,祈禱他不要失去性命。某個人即將死亡,我們點起蠟燭,祈禱他沒有痛苦地離世。

接著,現代醫學與優秀藥物到來。我們得以將它交給醫生;他們施加正確的藥物、拯救性命,並延長眾人的壽命。就連死亡都可以交給他們;若某個人已無法救治且承受太多苦痛,他們會施加一點疼痛緩解藥物,然後再多一點,讓病人優雅地離開。

但有時,醫生並不會這麼做,家庭成員也得待在病床一旁數日數週,看著機器和藥物維持病人的生命、看著病人身陷不太有尊嚴的處境。

這也促使西方國家的態度出現改變。

身為病人,我們不會只是將一切交給醫療人員,我們會在覺得已經夠了的時候告訴他們。如果我們處於無法親自開口的狀態,我們也有生前預囑,讓我們愛的人根據預囑,告訴醫生我們的想法。

現在,一旦你正式告知醫療人員加快死亡,情況就會開始變得複雜。各項事務得依循法律來進行,而法律並不允許病患要求醫生協助他,就算是在最自由的西方國家也不行。

確實有少數例外,例如瑞士、比荷盧聯盟、美國的七個州與加拿大。

最終,重點在於:每個國家都有著它理當擁有的輔助死亡法律,或是說,擁有符合其文化及傳統的輔助死亡法律。

死亡權組織在世界各地出現,強調死亡權的重要性。在今日的快速老化社會之中,大多數公民皆支持輔助死亡。然而,德國等部份民主國家,並沒有將這些法律自由化,而是讓法律更加嚴格,甚至是懲罰輔助死亡的推廣。

決定自身的死亡方式和死亡之日,就是不符合這些國家的文化,即便許多公民並不反對它或完全支持它。

接下來幾年裡,唯一的選擇恐怕仍舊是前往瑞士。

或許,我們也可以再次開始祈禱──祈禱立法人員終於可以跨出文化傳統,認真看待病人的需求,即使他們無法成為明日的選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