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擁抱未知的黑天鵝,積極創造生命裡的大破大立──溫宗憲 英國新創 PolyAI 技術長

精華簡文

擁抱未知的黑天鵝,積極創造生命裡的大破大立──溫宗憲 英國新創 PolyAI 技術長

圖片來源:pixabay

瀏覽數

2896

擁抱未知的黑天鵝,積極創造生命裡的大破大立──溫宗憲 英國新創 PolyAI 技術長

天下部落格
  • 溫宗憲

從台灣、 劍橋、 Google Brain 、IPSoft Amelia到 PolyAI,電機背景的溫宗憲是如何成為英國新創 PolyAI 技術長的?在人生裡轉過了哪些彎?他是如何把握住每一次未知塑造了自己的大破大立呢?

2018 年8月6號,盛夏 - 這是我在英國生活邁入的第四個年頭。早上八點十分,一肩扛上裝載著我唯一生產工具 -- Mac -- 的後背包、聽著正在播放 Ben Horowitz 的 "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 的耳機,一如往常地穿梭於熙熙攘攘的倫敦人潮,來到白熊院 (White Bear Yard),這是PolyAI 成立以來的第二個辦公室。

"Hi man, how's your weekend?",我一邊對著剛進辦公室的法國同事 Alex 打招呼,一邊準備著這天早上團隊的咖啡。"Not bad, and you?",Alex 靦腆地笑著,邊回答。Alex 是 PolyAI 的第九號員工,雖不善辭令,但工程能力出色且做事可靠,不然也不會從在同時期被拒絕的二十多來個工程師之中脫穎而出。

"Ooooh. Mi hermano, que pasa!" ,這句話在普通人口中就是個一般的西班牙文問候語,但在我的塞爾維亞裔共同創辦人 Nikola 的口中聽來卻特別滑稽。 Nikola 是個聰明絕頂的人,奧林匹亞程式競賽亞軍,劍橋三一學院博士畢業,也是我劍橋博班的同學。詳讀各國歷史與政治的他,談吐風趣且極盡誇大之能事,也常保對各種文化社會的好奇心。其他團隊成員也是各有特色,諸如:來自巴斯克的愛國主義者、混有濃濃美國色彩的俄羅斯青年、從硬體工程師自學轉職到軟體架構師的克羅埃西亞哥、到曾任職微軟的以色列裔產品總監。這是我待過最多元、最有特色的團隊。除了茶餘飯後的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思辨、巴爾幹半島的歷史衝突與現況、或各式各樣的奇珍食物的討論之外,這個團隊的凝聚,就是向一個共同的目標努力:「讓人機對話技術能夠普及並落實到生活的應用中。」

尋找熱忱

其實仔細回想,我的起點並沒有與同儕有太多不同:同樣電機工程背景、同樣地被一個技術問題所吸引而深入鑽研,而後慢慢地一點一滴累積起自己對科技的嗅覺。雖然因為家裡經濟的關係,從大學起我就得開始接點家教賺生活費,但生活還不算太糟。當年最紅的電機領域,當數電子電路設計與電信工程為首,然而經過兩年的必修課程,我不僅沒有培養一絲興趣、反而是避之唯恐莫及。自那之後,我不斷地向外尋找另一種職涯的可能性,例如參與 YEF、加入新創團隊 StorySense、到管理學院修課、及跨足電腦科學領域。

我在管理學院與 YEF 找到了自己在商業方面的熱情。從創業構想、市場調查、產業分析、到執行一個企劃簡報,我發現每個環節都十分的引人入勝,也充滿了挑戰性。然而,我的工程師思維告訴我,這個階段走商,就像空有勾畫藍圖的筆墨,卻沒有構築與實踐的釘與鎚,終究只是紙上談兵。幸運地,我在電腦科學領域重拾了我對工程的熱情,更在機器學習以及自然語言處理上深入鑽研、培養了極深的科技嗅覺。

另一方面,加入 Edward Shen 的新創團隊 StorySense 對我的影響是巨大的,我深深受到新創公司對現有問題解法大喊 "Fxck you!" 那種破壞性激情的渲染、也深深體驗了公司在遇到營運瓶頸時的低迷;我學到了一個好的技術未必能產生一個好的產品、而一個好的產品也未必能受到市場的青睞。我同時也體會到了,當一個人在做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情的時候所散發出來的熱情,擁有難以抗拒的感染力。

最好的年代

2014年暑假,是我劍橋的第一年,深度學習開始被大量應用在自然語言處理,尤其是語意理解與機器翻譯。也正是那一年,Google 用 500M 美金的天價收購了一家純做深度學習技術的公司 Deepmind Technologies。可以說,這是繼 1990 年代後,又一個 AI 的盛夏,也是屬於 AI 科學家的又一個最好的年代。

頂著這個盛夏,劍橋的對話系統實驗室也一直在用新的技術不斷地重新定義人機對話這個學術領域:Mattew Henderson (ex-Goolger, 現職 PolyAI) 早在兩三年前就已經用遞迴式類神經網路 (RNNs) 實現端到端的對話狀態追蹤;Nikola Mrkšić (PolyAI 共同創辦人) 延續此方法,提出了單詞向量語言理解模型 (Word Vector Model),大大的強化多國語言的語言理解;Eddy (蘇培豪),另一位 PolyAI 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我在大學及研究所的同窗,利用了高斯隨機過程 (Gaussian Process) 模擬人對系統的回饋指標並使用強化學習 (Reinforcement Learning) 去學習系統決策;而我在遞迴式神經網路語言生成 (RNN language generation)及對話資料收集上的工作,也有幸獲得學術界及業界的賞識。單單計入這幾個 PolyAI 的核心成員,我們總共在頂尖國際機器學習及自然語言處理會議發表了近百篇論文,三、四年內累積引用數破千並收入了三個最佳論文獎。

劍橋的日子,讓我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學術成就,但我卻沒有因此而滿足。因為我知道,科學研究只是起點,而不是終點;有多少的科研,唯一的成就只不過成了錶了框的論文?

酒吧同盟

在去年的夏天,正當我準備要出發去夢寐以求的矽谷巨人實習前,Nikola、Eddy 與我相約在劍橋的攝政王子酒吧,三杯啤酒、三張板凳,討論著我們的"偉大"計畫。正因為 AI 的研究發展如日中天,各大網路巨擘的 AI 實驗室如 Google Brain、Deepmind及 Facebook AI Lab 幾乎成為所有在這個領域頂尖學者的歸宿。當然,我也不例外。我同樣嚮往著加入 Google Brain 的研發團隊,做一些更具挑戰性的尖端研究。

"Yo, Shawn" Nikola 對著我說,"We have to do something interesting together",我看著他堅定的眼神中閃著光芒。我回頭看看 Eddy,他道來:"If you guys are doing this, I'm in." 很明顯地,我們討論的,正是要不要把畢生所學拿來開公司,這樣的一個嚴肅的話題。我提出了很多個 concern,諸如:AI 資本市場是投機炒作啦、經濟循環可能重現金融風暴啦、三個菜鳥沒有經驗怎麼做大事業啦、不如趁著 AI 盛夏進大公司蹲個幾年啦…等等的。Nikola 打斷了我,一如他一慣的作風

"Shawn, you know those are bullshit!"

是啊!They are!我才突然領悟到,原來我開始沈浸在劍橋過去這幾年科研所成就的名氣中,而因此害怕新的改變,新的機會!

自己身上背的包袱,往往是阻礙自己前進的主要原因。

"You are right!" 我豁然開朗地回道,並吸了一口啤酒。儘管如此,我最終還是決定賣了一個關子。我必須先到 Google,到矽谷,才能徹底摸清楚,到底什麼東西在我心中要更重一些。

大破大立

我一直覺得 "大破大立" 這個成語十分有意思,也十分契合科學研究與新創公司的精神。凡事如果一昧守舊,不敢 "大破",那更別提能夠有 "大立" 的空間與契機。很多新創的 "Fxck you!" 精神也是來自於對現狀不滿的 "大破"。

在 Google 的三個月,是我最後自己動手深入做科學研究的一段時間。我雖然很喜歡那段時光,但我更享受我現在的生活 - 因為,研究終究是孤獨的,追求的是自己的成就及在學術圈的名聲,期望著自己激盪起的小小漣漪能終究化為大浪。

我在實習的第四週就與 Nikola 與 Eddy 通了電話,開始申請英國的新創加速器 Entreprenuer First 並開始籌備 PolyAI 的創立。當我拒絕了 Google HR 幫我申辦 O1 VISA 的詢問,好讓我可以畢業後繼續留下來正職的時候,我的心情還是有一點複雜的 - 畢竟 Google Brain 對我來說是我打從六年學術生涯開始以來,心中嚮往的最高殿堂。

然而,這個我人生上的另一個大破,造就了我們現在在 PolyAI 的大立。在我們正式註冊公司的前一個月,透過幾位業界資深人士幫忙的我們很快就鎖定了種子基金;很快的,我們也藉由在劍橋的網絡招募了第一批夥伴;在幾個月內,我們搭建了技術的核心並開發了第一個用於智慧電視的語音互動 demo、並持續 on board 幾個知名的企業成為我們產品的初始客群。這些都已經超越了我們創業之初的想像。

擁抱隨機的黑天鵝

一直到現在,我非常深刻的體會到,人生在世,真的是瞎子摸象,你永遠不知道未來的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這些不確定的隨機事件,在 "黑天鵝效應" 這本書中被稱為黑天鵝事件。而這些少見的黑天鵝,往往才是決定一個人人生走向的關鍵決定因素。

每個人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

我也不例外:我現在做的已經不是我當初選的電機專業;我選修機器學習的當下根本無法預測它在現在會這麼的火紅;研究的成功讓我以為這會是我未來的工作;拼了千辛萬苦進了 Google 後為了創業還是沒能留得下來;當年換完所有存款來英國念書的那個窮小子現在也在倫敦能夠自給自足 ...

隨機的黑天鵝是難以完全掌控的,但卻可以藉由擁抱這種隨機性,讓自己面對這種未知的態度更為健康。大破大立,正是這種健康態度在關鍵時刻時的體現 - 因為當你了解了沒有一件事情是長長久久的時候,安於現況的慣性也就會隨之降低,而當適當的黑天鵝出現的時候,你才能夠打破既有的常規,開創屬於自己嶄新的一頁。


【作者簡介】

溫宗憲,英國新創 PolyAI 技術長,劍橋大學工程博士,Google Brain 實習生,IPSoft Amelia 研發顧問。投入語音科技與對話系統研究近八年。劍橋畢業後便投入創辦 PolyAI,致力於讓人類與機器的溝通變得更直覺簡單。曾於2010年參加時代基金會YEF計畫。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