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黑手的女兒怎麼學接班?台灣最大「企二代」共學團誕生

精華簡文

黑手的女兒怎麼學接班?台灣最大「企二代」共學團誕生

G2歷屆會長、會員和友會會員上百人合照,把接班變熱鬧的上課、參訪活動,讓傳承接班多了新模式,也讓G2成了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接班團體。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10577

黑手的女兒怎麼學接班?台灣最大「企二代」共學團誕生

天下雜誌654期

二代都是含著金湯匙?其實,接班、傳承不如一般人想像得容易。傳承不只是上對下,也需要同儕的陪伴與支持。台灣精密機械聚落的二代企業家,組成了機械業二代會(G2),掀起一股共學、共好的團隊接班傳承新模式。

台中大肚山下,超過百位來自中台灣以及台南的二代企業接班人,擠滿了台中七期五星級酒店最大的會議廳,這是機械業二代會(G2)固定的季會。

成立九年來,從六個成員到現在140名會員,還跨界與台灣各地、中台灣不同產業二代會共同籌辦活動,以G2為核心帶起了台灣二代企業家共學接班的風潮,成了台灣最大、最活躍的二代接班組織。

同儕共學,不給爸媽管

跟台灣其他的二代會、二代團體不同,它們往往是上一代延伸成立青年會或二代會,例如三三會的青年會、台中磐石會、高雄港都會的二代會。

G2最特殊的是由二代自發性成立、自主性運做,不給爸媽管、不准爸媽偷看,最後卻能贏得上一代的肯定,爭相推薦二代申請加入來共學接班。

G2是如何做到的?對於台灣企業界正在做的傳承又有何啟發?

傳承需要的不只教導,更需要同儕的陪伴與支持,效果未必輸給上傳下的方式。

G2的主要成員來自台中大肚山60公里的範圍,聚集了一千多家精密機械業者、上萬家中下游供應商,年產值破兆元,被稱為台灣的黃金縱谷。第一代主要是黑手創業家,他們專精於技術、也提著皮箱走遍天下,是內外兼具的創業家。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中台灣黃金縱谷的第一代創業家,往往會要求第二代也要跟他們一樣文武雙全,一回來接班就要進工廠蹲在生產線旁摸技術、接著參與研發;又能夠走遍天下,跟國際客戶打交道、開疆闢土,內外壓力全加在二代身上。(延伸閱讀:腿毛被燒、苦到把肯德基當寶!這家企業這樣訓練接班人

只有二代才懂的孤獨

這樣的壓力讓二代飽受壓力,孤獨走在接班路上。G2創會會長、六星機械董事長特助黃呈豐說,外界以為二代是含著金湯匙出生,這些年來看過有人順利接班,但退出的人也不在少數,「二代的孤獨與寂寞,只有走過或正在走的人才知道,」黃呈豐說。(延伸閱讀:贏者不能全拿!接班人學會裝笨、吃虧,讓老醬油廠傳承百年

2009年,六個精密機械業二代在台北國際工具機展偶遇,他們互相交換資訊,也一吐接班的心路歷程,「找到懂共同語言,分享彼此孤獨感的人,希望一路共同成長與學習,我們回到台中後,決定成立精密機械二代會(G2),」黃呈豐說。

以互相扶持、學習成長為目標,G2成立宗旨就是一個以開放平台、共享經濟的概念,讓二代之間的資訊、知識、資源可以更快速、透明地交流及分享,也鼓勵彼此間合作及創新的機會。

但想要學習成長又共享資源,實際運作起來卻不是這麼容易。到了2014年,問題就來了。表面看起來G2經營很好、人數破百,但人數多了參與率卻降下來了,出現了完全不參與的殭屍會員、也有非接班人進到G2想來做生意、賣各種商品。

G2用管理企業的方式管理接班組織,分析出幾個原因:一是人數過多,會對會員產生壓力,會員間彼此認識的速度跟不上新會員加入的程度;二是活動性質有些重複,會員開始產生倦怠感。

G2的歷任會長群與幹部討論之後決定改革。

首先是限制新進會員的人數,並淘汰了部份會員,總共減少超過二十位。被淘汰者主要是身分不符合第二代或機械業;二是被長輩送來卻不積極參與的;三是幾乎不出席者。

G2成員有上課出席率的KPI,不認真、常翹課會被退學。

設定KPI,不認真就淘汰

回到初衷,G2是一起學習成長的團體,所以除了重組會員,也檢討G2運作模式,將組織細小化,進行分組並編列小組長,讓小組長帶領會員融入組織內,並增設會員KPI,例如出席率等。更特殊的是針對女性會員的改革。

培養女性接班,對機械業非常重要,原因是台灣黃金縱谷第一代是黑手創業者,幾乎清一色都是男性;到了第二代開始出現了女性,但女性接班人卻很難融入G2。

黑手的世界可能沒有女性,但家族接班卻不分男女,無法讓女性留在G2,就代表精密機械產業的傳承缺了一塊。最難突破的是女性二代在一群愛聊技術、機械設備的男性之中,往往會格格不入。

G2也有女子兵團、女會長

中台灣機械業龍頭,台中精機董事長特助黃怡穎說,「起初每當收到活動通知時,都是帶著怕怯惶恐的心情報名參加,擔心自己不懂機械相關技術,會無法與其他男性會友們交流。」

黃怡穎也觀察到,常常有女性二代加入之後,往往會很難打入群體,影響到參與活動的意願,出席次數慢慢減少,甚至退出。

於是G2鼓勵女性擔任二代會的幹部,讓她們有更多機會參與活動。到了2016年度的G2會長、慶鴻電機副總經理王陳鵬,更決定成立G2女子兵團的群組,為女性會員們及男性會員的太太設立交流平台,由當年度會長夫人或女會長舉辦活動,聯絡女性會員朋友們間的感情。

積極鼓勵女性二代參與,終於到了2017年,G2誕生了第一位女性會長黃怡穎,女性會員中途離開的情況也減少了。

共學接班不能光看會員人數、活動次數,二代有沒有改變,上一代最清楚。本來G2辦活動,二代還會被父母親質疑,怎麼放著自家公司的事情不做,老跑到外面辦活動。

現在中台灣機械第一代爭相推薦二代加入G2,為什麼?

延續上一代的交情與人脈

台灣工具機界大老,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這樣定義G2:能增進彼此的認知及互補,大家還能相互觀摩學習,又能像大家庭一樣親子同遊、也能彼此交換市場情報,了解國際市場大環境的趨勢與演變,讓台灣精密機械業者從第一代、第二代,能不斷把交情與團隊關係延伸。(延伸閱讀:中台灣最大企業家族獨創的「馬拉松交叉接班法」成功嗎?

為什麼黃明和這麼肯定G2?因為女兒黃怡穎變了。

黃怡穎說,「以前常遇到一些場合,需要面對政府長官們或是在公開的場合演講,這些事情往往是由父親出面應對,自己以往十分抗拒這類的活動,但到了G2擔任活動長開始,就必須要上台主持、講話,開始學習面對最懼怕的挑戰,才發現體驗了跳脫舒適圈,挑戰自己的恐懼,成長會更快的道理。」(延伸閱讀:兩岸三地接班的「富二代」們

同時,「發現大家可以交流的東西不僅限於技術,還有很多管理或是生產等其他方面的話題,再加上大家同樣是二代又身處同一個產業,所以共同的話題及共同的經歷、甚至是心境上的感受特別雷同,」黃怡穎說。

G2除了是二代成長的平台外,也發揮了黃金縱谷最強的能力:聚落效應打團體戰。G2現任會長、海陸家赫總經理曾煥龍說,「近年來,在日本、德國、美國的工具機展覽,都會有G2的會員一起組團參展、介紹彼此的客戶、一起聯誼聚餐,G2不僅一起學接班,也一起打『群架』,發揮聚落效應。」

不能說的祕密是,G2一路走來近十年,也看到了許多二代因為受不了接班壓力而離開家族、退出G2,甚至父子反目成仇的案例也不少。能留在G2、願意加入G2,代表企業傳承仍在正常進行。

現在除了中台灣企業家爭相推薦二代加入G2,台灣其他產業、地區的二代會,也常跟G2合作辦活動。例如台中建築業的新世代二代會,台灣大里工業區廠商的二代卓越會、台南地區的二代會等。

G2掀起了接班共學、一起成長的風潮,也讓台灣正在進行的接班傳承潮,看到了另一個新方式:學接班不應侷限在家族、企業內的上傳下,也能自組接班團隊,自己管理、一起成長、一起接班,最後還能團結,一起合作打國際市場!(責任編輯:洪家寧)


機械業二代會小檔案

成立年份/2009年
會員組成/中台灣機械業二代
會員人數/140(男女比7比3)
現任會長/曾煥龍(海陸家赫總經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