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破除成功學的迷信 

精華簡文

破除成功學的迷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31

破除成功學的迷信 

遠流
  • 萬維鋼

「羅輯思維」人氣超高專欄作家萬維鋼帶你破除一般人對「成功」的迷信,告訴你為什麼改變世界的,不一定是優等生?成功者有特別的基因嗎?

二○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出版的英文新書,中文書名我暫時翻譯成《破除成功學的迷信:為什麼你所知道的關於成功的大多數事情都是錯的,以及其背後令人驚奇的科學》(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 The Surprising Science Behind Why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Success Is (Mostly) Wrong),作者是部落客兼專欄作家埃里克.巴克爾(Eric Barker)。

這本書的英文標題也是巴克爾部落格的名字,直譯過來就是「吠錯了樹」。這是一個很有畫面感的標題,說一隻狗追一個人,人跑進樹林上樹了,狗找著一棵樹就站在前面叫,但是它不知道那個人並不在那棵樹上。對應到中文,差不多就是「緣木求魚」的意思。

也就是說,現在人們追求所謂的「成功」、各種雞湯段子裡的「成功學」,可能都是緣木求魚。關於「成功」的迷信說法太多了,巴克爾這本書就是要用科學研究的結果破除迷信,撥亂反正。

為什麼優等生不能改變世界?

你注意到沒有,媒體經常討論一個問題:為什麼大學入學考試的狀元們後來都沒成為特別厲害的人物呢?為什麼有些特別厲害的企業家之類的人物當年的學習成績並不特別突出?是因為讀書無用嗎?是因為考試教育把學生都教傻了嗎?還是僅僅是統計學上的偶然?

真正的原因是,「好學生」和「厲害人物」之間有一個很深的矛盾。

好學生和極端學生

美國的高中教育比較注重全面發展,沒有這麼鄭重其事的「大學入學考試」制度,但美國高中也有優等生。有一項研究,考察了八十一個在高中表現特別優異、能被邀請在畢業典禮上做報告的好學生,長期追蹤他們的發展。

這些人基本上就相當於中國的大學入學考試狀元。而且和大學入學考試狀元一樣,他們上了好大學,也找到了好工作。九○%的人後來都成了醫生、律師之類的專業人士,四○%的人在自己的職業領域中算是一流人才。

但是,人才歸人才,這些人當中並沒有改變世界的人物,也沒有負責運轉世界的,更沒有真正影響世界的。說白了,他們都是高級的打工者。他們和中國的大學入學考試狀元差不多,也許高中畢業那一刻,就是人生的巔峰時刻。

所以,「好學生沒有大出息」的現象並不限於中國,美國也一樣。事實上有人統計,美國百萬富翁高中時的GPA(平均成績)只有二.九(滿分四.○),也就是中等生的水準。

如果說中國的教育不能培養超一流人物,那麼美國也是如此。這個規律就是,在學校裡表現特別好的,後來通常並不是真正的高手;高手當年在學校的表現通常不是最好的。這是什麼原理呢?巴克爾分析有兩個原因:

第一,在學校的表現不能反映真實能力。在決定一個人學習成績的因素中,智商只占一小部分,更多的是自律、勤奮和遵守規則。老師要求做什麼就做什麼,規定的任務全部完成,考試的科目全部達標,這就是標準的好學生。但是你想想,高手,會是這樣的學生嗎?

第二,學校喜歡的是全面發展,而高手是靠熱情,也就是我們常說由「passion」驅動的。你不可能對所有事物都充滿熱情!如果你特別喜歡數學,你肯定不想花時間去背什麼歷史的考試要點。

所以,真正厲害的人物是特別聰明、充滿熱情的人,在上學時其實都是比較難受的。有時候,你得對抗體制,簡直每天都在鬥爭。「人才」其實有兩種。一種是「好學生」,樂於遵守各項規則,善於取悅老師,是體制的受益者;還有一種是「極端學生」,特別反感規則。而學校獎勵的是遵守規則的人。巴克爾說,什麼是規則?規則就是「去極端化」。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隨主流挺好,極端的人不容易混好。可是特別厲害的人,恰恰也是極端的人。

那麼極端的人都在哪兒呢?是你想極端就能極端嗎?不是。你恐怕得有極端的基因才行。

蒲公英和蘭花

有個基因叫DRD4,一般人都有,但有些人的DRD4基因變異了,變成了DRD4-7R。帶有這個「7R」變異的人,小時候的表現為兒童過動症。

你可能認為這是不好的變異,因為它會讓人難以集中注意力、不聽話、不遵守規則。但現在的科學家不是這麼看問題,他們認為基因沒有好壞,像7R變異只是一個「增強器」。

帶有DRD4-7R基因的孩子的確有過動症,但他們也有別的孩子不具備的優點:才三歲,他們就能主動和其他孩子分享好東西,這顯然是社交能力更強的表現。

所以基因好不好,還得看環境怎麼配合。7R變異者如果在一個冷漠甚至虐待的環境中長大,他就會表現出過動、對抗的特徵;可如果他成長在一個溫暖的家庭環境中,他就會成為很好的連接者和組織者。

基因變異通常是非常溫和的,不會帶來顯著的變化,人和人之間的差別不太大。巴克爾打了個比方,大多數人就好像是蒲公英,對環境的要求不高,在哪裡都能生存。

可是有些基因變異,像這個DRD4-7R就是比較顯著的。有這種變異的人會表現出和別人非常不一樣。他們就好像蘭花,對環境的要求很高。若環境不行的話,他們的生存能力遠遠不如蒲公英。但如果環境正好合適,他們能取得極端的成功。

極端的成功並不適合所有人,需要基因和環境的配合。成功的反義詞不是失敗,而是平庸。失敗其實是成功的近義詞,兩者都意謂著要走極端。

堅持,堅持,再堅持

透過上面所述,你看出來沒有,所謂的「成功」並不是一個謀定而後動、理性計算堅定執行的過程,其中可能會有無奈的選擇,有偶然的運氣成分。成功者可能不是最理性和最現實的人,反而可能是特別極端的人。下面我們要說的也有點這個意思:成功者可能是不太理性、甚至是自己欺騙了自己的人。

有句話說「堅持就是勝利」,現在就說說「堅持」。「堅持就是勝利」這句話沒有毛病,很多成功者恰恰就是在關鍵時刻沒有放棄,堅持下來了。

比如前面說過,美國百萬富翁的平均GPA只有二.九,學習成績不怎麼樣。但是統計也發現,百萬富翁們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自詡特別能堅持,做事有始有終,別人都誇他們可靠。還有人發現,即使你做的是藝術這種創造性工作也需要堅持,遇到挫折不放棄,把失敗當成學習的機會,一路堅持做下來,才能獲得成功。

在這種長期的挑戰中,真正區別能堅持和不能堅持的不是體力和意志力,而是你是樂觀還是悲觀。

心理學家馬汀.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提出,面對生活的打擊,人會產生「三個P」的情緒:自責(personalization)、永久化(permanence)和普遍化(pervasiveness),認為自己就是不行,這個困難實在太大、根本過不去,這件事只能就此作罷。

但是,樂觀的人並不是這樣的。不管遭受多大挫折,樂觀的人總是在告訴自己:

•困難都是暫時的,只不過偶爾發生,沒關係,不影響大局。

•這次的失敗只不過是因為某個特殊的原因。

•這不是我的錯誤……不是我不行,只不過今天我的運氣不好而已。

我們想想這三點。這種所謂樂觀的態度也不科學啊!說得好聽點,這叫樂觀;說得不好聽,不就是自欺欺人?人很難從自己的失敗中汲取教訓,而現在這些樂觀者的態度,的確不是汲取教訓、提高自我的態度。

但正是這樣的態度,才能讓他們堅持下來。而且對於賣保險來說,「樂觀」這個素質就夠了,什麼外向、會說話都不重要。統計發現,能在樂觀素質上排到前一○%的人,總共賣出了八八%的銷售額。

樂觀的人能堅持下來,靠的不是對自己和世界的理性認識,而是靠自欺欺人,哄著自己留下來。

本文摘自遠流《高手思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