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4度創業失敗做對一件事,屏東阿伯翻身成亞洲檸檬汁大王

精華簡文

4度創業失敗做對一件事,屏東阿伯翻身成亞洲檸檬汁大王

永大食品生技總經理蔡耀輝,被合作夥伴形容「就是誠實的人」。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11622

4度創業失敗做對一件事,屏東阿伯翻身成亞洲檸檬汁大王

Web Only
  • 羊敏丹

永大食品蔡耀輝讓產於屏東的檸檬賣到東南亞、中國大陸,最遠賣了4000多公里;光是去年收購的檸檬,堆起來就有8000多棟101高。成功的關鍵,是讓夏天盛產的檸檬變成了全年穩定數量、穩定品質供應的冷凍原汁。如今這個年營收5億多的檸檬汁王國,新對手竟然是雞屎肥料。

清晨陽光一照進屏東內埔工業區,一車車檸檬開始排隊,陸續運進嶄新的工廠裡,每一車檸檬按農民身分、種植農法分類登記,建立溯源追蹤機制,接著倒上輸送帶,經歷分類、清洗、農藥快篩等重重關卡,檢驗合格後才萃榨成汁,接著快速冷凍保存。

去年收購8000棟101高的檸檬,營收5億

這是全台灣最大的檸檬汁工廠永大食品。光是去年,全台灣最大的檸檬產地屏東產出的檸檬,每三顆就有一顆賣給永大,全年榨了兩千噸的檸檬原汁。以一顆檸檬全長7公分、重量為100克計算,去年永大收購的檸檬堆起來有8250棟101大樓高,繞行台灣三圈半,營業額逾五億台幣。

這些檸檬汁,近一點賣給台灣本島的手搖杯飲料或餐飲品牌;遠一些的,渡過台灣海峽,前往廈門、北京,最遠跑了四千多公里到新疆,變成全中國大陸4500家速食店裡配著炸雞喝的健康飲品;或者越過南海到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隨著台灣手搖杯飲料征戰世界。這個冷凍檸檬原汁王國的掌舵者,就是永大食品公司的總經理蔡耀輝。(延伸閱讀:超商香蕉的全球化戰爭

打造檸檬汁王國之前,蔡耀輝做過的事情很多,從南亞塑膠公司的工人,創業當蒸餾水代理商、開早餐店、生鮮超市,到濃縮果汁業務,最後都以失敗告終,創業路途並不順遂,還背了幾百萬的負債。直至一則夏季檸檬價格崩盤的新聞出現,他想到前次創業留下的超市冷凍庫,計劃這樣一筆生意:夏天檸檬盛產時收果榨汁冷凍,再於檸檬產量少、價格高的冬季賣出原汁,利用季節價差創造競爭優勢。

這就是所謂的逆季節操作,但說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

長達18年的累積,5次創業終於翻身

第一個挑戰是市場對鮮榨天然果汁接受度仍不足。2000年,全台手搖茶飲杯仍習慣於使用濃縮果汁時,永大食品的檸檬原汁比濃縮果汁價格高了數倍,市場的接受度並不高,蔡耀輝只能挨店詢問慢慢銷售。到了2011年台灣爆發塑化劑風暴,人心惶惶裡,蔡耀輝的檸檬原汁,強調百分之百無添加,成了眾多餐飲業者的首選。第五次創業,蔡耀輝熬了11年才真正翻身。(延伸閱讀:波士頓最火紅的生技創業家 來自台灣!

接著,打開國際市場必須通過繁瑣的認證。跟永大食品合作、將台灣檸檬原汁銷往大陸的雲林縣前農業處長、金色大地總經理呂政璋談到蔡耀輝,「就是誠實的人。」呂政璋說,為了把檸檬汁賣到國際市場,永大接受了各種要求與檢驗,包括藥物殘留、設備清潔等測試,永大前前後後的檢測資料疊起來快要比一個人高。沒有任何僥倖,蔡耀輝讓台灣檸檬汁走到國際舞台,就是靠這一張張的檢驗報告、證書與溯源履歷。

所以每一顆檸檬須先經過四套清洗流程、兩種農藥殘留快篩才能被榨汁。尤其為了落實源頭管理,永大更是幫檸檬建立「身分標章」,註明每一顆檸檬的進場時間、契作農夫與種植農法,讓每一杯檸檬飲都能被溯源。(延伸閱讀:一輩子只做過兩個工作 他如何從小秘書變電動車齒輪大王?

老實農場 永大食品生技總經理蔡耀輝的大哥(劉國泰攝)工研院李士畦(左)與永大食品生技總經理蔡耀輝的大哥(右)在老實農場。(劉國泰攝)

要讓國際信賴台灣檸檬汁,蔡耀輝開始走向有機,使用價差機制鼓勵農友有機、無毒栽種,2015年更是親自租地成立老實農場,採有機栽種,當作示範田。光是今年,永大已經輔導了近三十位農友改做無毒栽種,願意用比慣行農法高一倍以上的價格收購鮮果,但賣出的檸檬汁卻是同樣價格,等於犧牲永大自己的利潤鼓勵農民。

把冬夏產量差異大的檸檬,變成全年都能穩定供應的檸檬原汁,看起來很簡單,背後卻是長達十八年的累積。

檸檬果皮做成肥料,卻賣輸雞屎

但蔡耀輝還不滿意。原來檸檬的果汁含量只佔整顆果實的三分之一,這也就意味著兩千噸的原汁,留下四千多噸的果皮廢棄物。光是清運,就要近兩百萬的費用。他腦筋轉得快,一開始找屏科大合作,開發清潔劑、抑菌劑與檸檬籽油等產品,更砸了好幾百萬做發酵槽,將果皮發酵作堆肥,加入黑糖,結果發酵兩三個月做好肥料,竟然還賣不出去。(延伸閱讀:郭台銘也投資,亞洲最大植物工廠在桃園

原來台灣的檸檬農民習慣買雞屎肥,到養雞場清運幾乎免費,何必花錢跟蔡耀輝買檸檬果皮發酵而成的堆肥。但坊間的雞屎肥多是沒有發酵過的生雞糞,在施作過程中反而會讓植物根部灼傷,也容易帶來各種蚊蠅、蟲害,最後可能讓農民使用更多的農藥。

為了堅持有機、無毒栽種,蔡耀輝沒有放棄檸檬皮做肥料與循環經濟的夢想。去年夏天工研院找上門,雙方一拍即合,永大利用工研院的生物堆肥技術,將原本耗時兩三個月發酵的肥料變成是一天可以轉化,紓解了永大最心急的念頭,也降低了檸檬皮變肥料的成本。對於工研院來說,能夠產生數千噸的檸檬皮,除了永大找不到第二家,有投資廢棄物再利用的經濟規模。

永大食品生技,與工研院合作開發商品。(劉國泰攝)永大食品生技,與工研院合作開發商品。(劉國泰攝)

於是檸檬皮廢渣成了鹼性的生物炭,摻和生物堆肥所製成的生物製劑,施行田間,不僅可以改善傳統堆肥造成的土壤酸化問題,也能夠驅避星天牛等有害蟲類,是天然的農藥和殺蟲劑。協助永大進行果皮廢棄物利用的工研院中分院代理副執行長李士畦解釋,這就是一種生態式的土壤改良,「更是讓廢料變成肥料,回到同一片土地上的循環經濟。」(延伸閱讀:星巴克、Nike都是他客戶 黃謙智要讓回收垃圾變很潮

循環經濟想得美,卻可能「負向循環」

產品已經研發好,堆肥的設備也在動工中,後續的通路卻仍然是個問題。興建設備、大量投料大量產出的一筆固定的成本,但目前的市場接受度不高,反映在價格上,就是檸檬果皮製成的肥料與生物製劑比傳統產品貴一倍以上,反而讓農友更加卻步,產品就銷得更慢。「這是個負向循環,」蔡耀輝直截了當點出問題,因為只有量多價格才能壓下來。

吃過敗陣給雞屎肥的虧,他更為踏實,率先將自家老實農場當作試驗基地,施灑果皮廢渣製成的生物製劑;也強調價差機制,輔導農友以檸檬果皮製成的產品取代傳統農藥與施肥,轉行有機或無毒耕種,讓檸檬收購價格更高。

檸檬渣再利用。(劉國泰攝)檸檬渣再利用、回到土地,是循環經濟的體現。(劉國泰攝)

同時,負責研發的工研院則規劃與農委會談合作。李士畦說,只要現有的生物肥料、生物製劑符合農委會訂定標準,就能夠上架,被更多農友或農業公司看到,增加銷售通路。蔡耀輝也將眼光看向國外,為了增加曝光度,現在國際參展重點不再以檸檬汁為主力,而是將檸檬果皮製成的產品推上第一線。(延伸閱讀:鳳梨聲聲跌?他靠桌上巡田,打進中國最大水果供應鏈

循環經濟喊得震天價響的現在,蔡耀輝,這位台灣檸檬王,為自家的檸檬果皮找新出路,也嘗試在四千噸的果皮廢料裡慢慢堆起一處洞天。這個夢做得大,結果尚未可知。但回想十八年前,他默默投入檸檬原汁生產、挨店銷售,誰又能想到,他的堅持走了十八年,竟變成了一個冷凍檸檬原汁王國,讓盛產於夏季的屏東檸檬,到了寒冷的冬天,也能保量、保質銷售,也讓屏東農民不需要再擔心檸檬產銷失衡價格崩跌。(責任編輯:曹凱婷)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