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你敢不敢刪掉打發時間的應用程式?

精華簡文

你敢不敢刪掉打發時間的應用程式?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029

你敢不敢刪掉打發時間的應用程式?

天下雜誌出版
  • 瑪諾什.佐摩羅迪

什麼樣的商業模式,改變科技業的優先順序?矽谷裡都是想讓我們變笨、以便能控制我們一舉一動的壞蛋嗎?不是的。

我身為兩個小孩的媽媽、職業婦女,不斷抱怨事情太多、無法清楚思考,卻毫無自制力的玩著《兩點之間》─這是一款手機益智遊戲,很像《糖果傳奇》,但畫面更漂亮。

我對手機遊戲從不感興趣,為了研究之用,但我還是決定下載《兩點之間》,一方面可以排解無聊,另一方面研究人們,為什麼會對手機遊戲上癮。後來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不明智,這無非就像記者為了了解,毒犯如何染上毒癮,而親自嘗試海洛因一樣。

我得正視我的問題:《兩點之間》已經變成芒刺在背,像喝威士忌加蘇打上癮一樣。想玩的欲望讓我無瑕去閱讀、溝通、思考和放鬆。我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這樣─這個App 是如何成功把我吸入、緊緊抓住我。因為我知道我不是唯一有這個問題的人。

全球行動數據分析平台Flurry Analytics 指出,從2014年到2015 年,「全球的手機成癮者增加了59%。」其中,「一般使用者」增加25%,而「超級使用者」─每天用App 高達17 次到60 次,卻增加了34%。最嚇人的是一日打開應用程式60 次以上的「手機成癮者」人數,增加的速度遠高於平均。

「很難相信全球的手機成癮者,現在已經超過2 億8 千萬人。」該報告指出。就算你每天打開App 的次數不到60 次,但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特定的App,在無意中偷走使用者許多時間。很多聽眾告訴我,他們也有相同的症狀。

這些App 到底有什麼魔力,可以引發出這樣的強迫行為?為什麼我們無法在不安出現時,就立即刪除這些毫無意義的消遣?

新創科技最大獲利來源─你的時間

實際上,縱容我們至此的,源自App 的商業模式。數位經濟的興起,主要歸功於App 設計業者,他們非常擅於製造我們想要不斷使用的東西,甚至如果我們付出的是比金錢更貴重的東西:時間和注意力。

數位設計者葛登.克里許納曾任職於三星(Samsung)和薩波斯(Zappos)網路鞋店的創新實驗室,親自見證科技業優先順序的改變,從以往的「以優雅的方式解決人們的核心問題」,變成「故意讓你沉迷」。

科技業怎麼會變成這樣呢?矽谷裡都是想讓我們變笨、以便能控制我們一舉一動的壞蛋嗎?不是的。克里許納在他的書裡將問題抽絲剝繭、把罪過全推給大數據。

他寫道:「這些數據最不幸的地方,就是使企業失去理智的分析它們,畢竟,點擊數要比快樂容易衡量。」

臉書、Google 和其他網路大廠使用數據儀表板,以了解某個App 被打開多少次或者使用者平均在該App 停留多久,作為評估公司發展新方案的依據。

由於他們使用那些測量標準來定義成功,企業很自然會把資源,放在強化使用頻率上,而不是為客戶端帶來快樂或真正價值。

就這樣,數位設備的通知逼得我們不斷做出回應,而製作這些設備的設計商和開發商,又受到公司壓力,必須持續增進那些干擾,造成惡性循環。

比反式脂肪更可怕的3C 垃圾食物

在2016 年以前,崔斯坦.哈瑞斯(Tristan Harris)一直是Google 公司的設計倫理學家暨產品哲學家,他曾苦思科技是如何利用社會傾向,並影響我們的行為。他將發生於科技生態圈的事,與食品業的成長做比較。

後者因為人們對於鹽、糖和油脂的偏好,而大賺了數十億美元。「那是我們真正需要的三種原料,而且因為這些原料以前很稀有,我們已養成要珍惜它們的心態。」他說。

「如今我們的直覺互相抵觸,一方面知道那些東西很好,一方面卻又身處於濫用它們的環境。」

基本上,哈瑞斯把我們的App,比擬為巧克力棉花糖星冰樂:16 盎司的冰涼綿密甜食含有近500 大卡的熱量、20克的脂肪和67 克的糖,足以讓我們的祖先在大草原奔跑至少兩個星期。

我們天生渴望糖和脂肪,不計錢包和腰線付出多少代價。同樣的,我們也渴望新資訊。隨時了解最新狀況,無論是遠離草原上的獅群,還是了解你老闆如何回應推特上的公開批評,都可以幫助我們生存下去。

「那是值得擁有的偏好。」他說。「問題是,在注意力經濟中,每位參與者包括每項服務、每個App、每個網址等,都努力找出最佳、最頻繁的方式來利用這項偏好。」

如今這項偏好並非遠離野獸,而是搜集IG 上的愛心。關於科技觸發最明顯的例子,是設計出簡訊App 與即時通訊軟體。哈瑞斯說:「當我們發簡訊給別人,不管對方是否在忙,我們一定會干擾到他們。若不想錯過任何訊息,就得馬上確認是誰傳來的,儘管那只是超級市場發來的特賣通知。」

快速、有效率,是現代生活基本步調,簡訊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誕生的。不過,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資訊學教授葛洛莉亞.馬克(Gloria Mark)指出,持續接收簡訊,將對我們注意力的持續干擾,並為此付出嚴重的代價。

她解釋:「大約十年前,我們發現平均每3 分鐘,人們的注意力就會在線上和離線活動之間切換。」更驚人的是:「如今我們檢視最新數據,發現當人們掛在網路上時,轉移注意力的頻率縮短為45 秒。」

這不光是生產力或專心的問題,馬克的實驗室發現,人們轉移注意力越頻繁、壓力程度就越高。她說,這一點尤其令人擔心,因為現代職場充滿干擾。她認為最受影響的勞工群是「資訊勞工」,因為這群人「雖然努力想要做單一(專心的)工作,但如果上司寄來電子郵件,或是他們感到社交壓力,需要隨時查看電子郵件,他們就得常常回信,工作因而被打斷。」

誰是最常干擾你的人?你自己

然而,不能把所有過錯都推給同事、小孩或朋友。你猜誰是最常干擾你的人?你自己。馬克的實驗室為這種情況,命名為「自我干擾模式」(pattern of selfinterruption)。

「把自己當成旁觀者,看著人們正在打文件,然後,他們毫無來由地放下工作,去查看電子郵件或臉書。這種自我干擾,最常發生於人們受外部來源打斷的時候,」馬克說。「所以我們發現,外部干擾若在某個時間點程度最大,隨後即使外部干擾程度下降,約一小時後,人們也會開始自我干擾。」

換句話說,如果你忙了一整個早上、處理一大堆電子郵件,又有很多人到你辦公桌前找你,之後你很可能就會開始干擾自己。而且干擾生生不息、無處不在。

針對馬克描述的狀態,哈瑞斯稱之為「內在汙染」。就連哈瑞斯這種隨時都在思考這些問題的人,都不能對數位誘惑免疫。我和他談話之前,他就坦承,自己已查看電子郵件和新聞動態「20 次」。這說明了,沒有任何人的腦幹是免疫的。

是你使用科技產品,或是被使用?

身處Tinder 盛行的時代─這個在2016 年大舉成功的約會App 龍頭只重視14 億滑個人檔案次數的創舉,至於是否找到靈魂伴侶則不重要─我一點都不樂觀。

儘管我們對App 癡迷到忘記了它們最初的目的,哈瑞斯仍認為,科技進化無異於其他許多產業,包括食物的廉價、零熱量,以及銀行業的掠奪性貸款等。「我不想這麼說,但如果你屈服於這世界的預設模式,它們就會占你便宜。」他說。「每一件事都需要提高警覺。」

我們期待的世界中,應用程式的成功與否,應該要看它是否達成使用者的最初目標。你是否放鬆、覺得和遠方的朋友聯繫無礙、找到裝潢你家廚房的新方式?哈瑞斯指出,網站和App 成功與否的衡量標準,應該以這個問題的答案為中心:「人們想要的東西,得到了沒?」

這聽起來很棒,不貸款上大學、居家無廢棄物,以及其他許多社會展望也都很棒,但都很難實現。以近期來看,哈瑞斯說,「最重要的是承認,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爭。一邊是想要與百萬年不變、負責規範注意力的前額葉皮質,好好相處的人類;敵對的一方則是螢幕另一邊、負責每天打散你的注意力、讓你隨時掛在網路的數千名工程師。」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越無聊,越開竅》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