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另類台灣之光!花蓮港口部落的編織包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都說讚

精華簡文

另類台灣之光!花蓮港口部落的編織包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都說讚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22383

另類台灣之光!花蓮港口部落的編織包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都說讚

Web Only

這是一個在地創生、走上國際的故事。逐漸消失在日常風景的原住民傳統編織法,在花蓮港口部落藝術家、工業設計團隊的攜手努力下,編織機的梭子再度於部落啟動,成立Kamaro’an,以部落工藝設計為起點,帶動部落產業發展。年輕人不僅願意返鄉,還對傳統產生興趣、有了認同與驕傲。這不只是在地創生,更是傳承記憶與技藝的故事。

葉形宛如傘骨的輪傘草,伴隨著水田生長。過去,它是花蓮港口部落阿美族婦女編織草蓆的材料,但因經濟價值不高,加上農田休耕,逐漸消失在日常的風景,輪傘草編織的技法也慢慢被部落所遺忘。

八年級的林筱雯(Nacu Dongi),是港口部落的阿美族人,她說,「小時候曾看過部落的阿嬤編(草蓆),在部落,每個人的家裡都會鋪草蓆在外面,」後來卻愈來愈少見,「我曾在同學家看到他們把編織機丟掉,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用不到啊,現在買塑膠的、現成的,比較快。」

幾年前,港口部落族人舒米如妮(Sumi Dongi)嘗試復育海稻米,同時也復育了輪傘草,她試圖找回傳統草蓆記憶與技藝。

港口部落的媳婦、同為阿美族原住民的林易蓉(Tipus Hafay)回到花蓮,想替家鄉做些什麼。正好,跟隨台科大設計系副教授董芳武團隊,進駐港口部落的學生張雲帆和劉立祥,他們發現東部有很多產業發展的計畫,可惜「計畫結束、發展就斷掉,」希望能延續發展。於是,攜手對接部落藝術與台灣設計,讓Kamaro’an(阿美語,嘎瑪魯岸,住下來吧之意)的理想化為現實。

Kamaro’an位於華山文創園區的門市。(吳宙棋攝)

生活化設計 使用自然材質

輪傘草是與水田共生的濕地植物,生命力旺盛,林易蓉說,「都市人拿來做景觀植栽,對原住民來說,就地取材,用來做些生活上所需的用品,像草蓆、坐墊、餐墊等。」初期,觀光人潮走進部落,有些原住民會以兜售,「但不可能靠這項工藝維生,只是賺點零用錢。」

早期為了突顯原住民文化,部落設計品出現不少「你以為的原住民圖騰、符碼。」但Kamaro’an團隊認為,所謂設計,「不該憑空創造,而是當地文化慢慢長出來,將自己土地的工藝,轉化成實用。」

在這樣的理念下,不刻意強調原住民元素,「用自然材質、純粹的做法,呈現生活的感覺。」

傳統的輪傘草蓆蛻變成「浪草燈」工藝品,點子來自舒米如妮。劉立祥笑著說,某次討論中,「我們試著扭轉草蓆,把原本的平面變成立體結構,」他拿起一盞燈示範,「其實跟草蓆是一樣的材料與織法,只是呈現方法不同。浪草燈的造型像海浪波濤,帶有韻律感,每個角度看起來都不同。」而這樣的創作過程,「需要共識跟認同」。

浪草燈。(Kamaro’an提供)

躍上國際 進駐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2015年,Kamaro’an在台灣設計師週初登場。隨後,他們積極到巴黎、米蘭、日本等地參展,爭取被看見的機會。2017年,於巴黎家具家飾展獲得「亞洲新銳設計師獎(Rising Asian Talents)」,鼓舞著他們持續前進。

把飯店空間當成台灣設計平台的Home Hotel,行銷經理陸念新認同Kamaro’an的努力。他說,在過去輪傘草的經濟價值較低,做成草蓆的售價也低,但如今搖身成為兼具質感與實用性的設計品,不僅幫助部落,更讓台灣設計被看見。在Home Hotel也可見浪草燈的蹤跡。

浪草燈的設計雖然在國際間履獲好評,但是並不好賣。因此,在「實際」的商業考量下,嘗試用阿美族籐編跟皮革編織法設計包包,「一個女生可能有十個包包,但卻不會買一盞燈,」劉立祥說。

在巴黎參展時,遇到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的產品經理,「當時請我們把編織三角包寄到博物館,看能否通過策展人評選。沒多久收到MoMA的訂單確認。」張雲帆開心地表示,「能進入這麼指標的博物館 ,對我們來說真的很有意義。」

今年2月至今,已賣出800多個編織三角包,每個售價165美元,MoMA對此的評價是「a great early success」。目前在美國、法國、義大利、德國等地的選物店,也都可見台灣設計。

相較國外訂單的踴躍,張雲帆指出,「台灣市場很小,而且出發點不同。」外國人挑產品是先看設計,「他們不一定懂台灣的文化或原住民,但他們知道這是傳統工藝、帶著現代量產的精緻。大部分台灣人卻因為這是原住民產品、在地文化,才容易被強調。」

向下扎根 培養年輕工藝師

部落裡的人跟著都市化的腳步,不小心讓編織草蓆的傳統技法出現斷層。這幾年,編織又成為顯學,幸好部落裡的耆老仍保存著此項技藝,林筱雯與Ngodo Fangis等幾位同年齡階級(阿美族的社會制度)的族人,開始回到部落學習。

(吳宙棋攝)

港口部落的長輩曾說,「被社會淘汰的人才會回到部落」;另一方面又期待「年輕人回來」。林易蓉指出,Kamaro’an希望將工作與部落文化結合在一起,現在培養好幾位年輕工藝師。他們因個人因素離開部落,這幾年慢慢回到家鄉。

林筱雯一邊熟練地編織,一邊說,「剛開始我媽媽不了解我們在幹嘛,叫我去鄉公所工作。但現在有新聞報導我們,我媽看了以後說,哇,我的小孩有出息呢!」當編織機的梭子在部落再度來回穿動,眼神燦如星的她說,「很多姊姊、大人們很羨慕我,因為他們都不會。」(責任編輯:吳凱琳)

【Kamaro’an小檔案】 

工作室:973花蓮縣吉安鄉吉祥三街9號(需預約)
太平洋的風選品店:1914華山文創園區紅磚西六棟(營業時間11:00 - 19:00,週末至21:00)
電話:0955-939181
http://www.kamaroan.com

【延伸閱讀】

台灣職人巧手 LV裝箱收藏
在米蘭家具展,看見台灣的那道光
香奈兒、賓士,都找他設計辦公室,優騰設計如何搶進上海灘?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