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誰說過動孩子只能一直「換學校」?

精華簡文

誰說過動孩子只能一直「換學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267

誰說過動孩子只能一直「換學校」?

獨立評論@天下
  • 曲智鑛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特質的孩子,在學校時常不遵守規定,對學習環境造成很大的影響。那天,老師跟這個孩子的媽媽說:「如果孩子沒辦法遵守學校規定,建議還是換一個適合孩子的學習環境!」

讓我納悶的是,到底什麼是「比較適合這個孩子」的學習環境?再者,老師委婉的勸導,是不是有違我們對特教法當中「零拒絕」概念的理解?

在我過去的輔導經驗中,有不少家長曾經接到校方這類的「善意」提醒。但這句話本身存在著幾個可以討論的問題:

第一,孩子是故意不遵守學校的規定嗎?是「做不到」還是「不去做」?

第二,到底什麼是「更適合」這類孩子的學習環境?

第三,如果現在融合教育的體制存在這樣的問題,那造成問題的根源是什麼?我們又有什麼可能解決的辦法?

問題一:孩子是「故意」的嗎?

研究指出,具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特質的人,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比一般人弱 。執行功能是由負責控制行為和思想的前額葉皮層指揮的,會去策劃和執行一連串的活動,讓人能按著計劃工作,達成目標。心理學家Peg Dawson和Richard Guare 將「執行功能」細分為以下11項執行技巧(Executive Skills)包括:

1.反應抑制(Response Inhibition):能先考慮清楚情況及後果再作行動。
2.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在執行任務時,能提取和聯繫儲存在記憶系統中相關的資訊。
3.情緒控制(Self-regulation of Affect):能管理情緒以便完成任務和達到目標。
4.持久專注(Sustained Attention):能保持專注而不受無關的事物干擾,或被疲累、厭倦的感覺影響。
5.任務展開(Task Initiation):能有效率及適時地開展工作,不會拖延。
6.規劃與優次排定(Planning/Prioritization):能分辨事情的輕重緩急,計劃達到目標的步驟和做事的先後次序。
7.組織(Organization):能建立和運用系統去管理工作和物件。
8.時間管理(Time Management):能預計和分配時間,以便在限期前完成任務。
9.堅持達標(Goal-directed Persistence):在遇到不理想的環境或誘惑時,能堅持向目標邁進。
10.靈活變通(Flexibility):在面對障礙、挫折和新訊息時,能修正計劃作應變。
11.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能從客觀的角度作自我檢討。

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特質的學生,在學習上常遇到很多困難。例如未能跟從指令、忘記抄寫聯絡簿、沒帶課堂所需物品、不能準時完成並繳交作業、較難控制情緒等。其實正是他們在執行功能上的缺損,讓他們未能自我計劃、組織適當的行為。

當學習內容較複雜,課業要求較高時,學生在學習上要應付的各項任務,都需要運用多種執行技巧,包括時間管理、組織、持久專注、工作記憶等。因此,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特質的學生往往較難把這些任務完成。

為幫助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特質的學生妥善計劃和管理事情,運用外在提示/工具協助他們完成工作、將要完成的工作細分步驟,以及直接教導他們相關技巧,能協助他們克服在學習上的困難。

有研究顯示,在個別指導的過程中,教導學生運用外在提示,如「每日清單」,能改善他們的學業表現。研究指出,透過個別指導,與孩子一同訂定目標、進行自我反思(reflection),對注意力缺陷過動特質的孩子有正面成效,不僅能改善他們時間管理、組織能力等各方面的技巧,在學業與日常行為表現、自信心與自我覺察能力上也都有顯著的提升。因為執行功能的缺陷,造成孩子在校適應上需要更多的協助,重點在於,這樣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時間、更多的機會。

問題二:到底什麼是更適合孩子的學習環境?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一定聽過「沒有好不好,只有適不適合」這句話。我想,會希望學生到「更適合的環境」去,老師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從上述關於執行功能的討論,對於「更適合」的定義應該相當明確了。這樣的孩子需要個別化的特殊教育輔導資源協助。因此,當老師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某種程度上也是對該校的輔導系統感到失望!

我相信,若孩子本身享有特殊教育資源的資格,更可能是我們公立學校的資源仍然不足,而非老師或學校系統不作為造成這樣的情況。

問題三:我們可以怎麼做?

如前面所問的,如果現在融合教育的體制存在這樣的問題,那造成問題的根源是什麼?我們又有什麼可能解決的辦法?

在家長方面:若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定要讓校方知道,自己是希望能幫助孩子改變的。家長需要先取得和班導師之間彼此相互信任的關係,主動讓老師知道家庭在放學之後的努力,已經做了什麼、還願意做什麼。注意力缺陷過動症特質孩子的家長常常背負「沒有好好管教孩子」的罪名,但當彼此相互理解後,就可以知道,家長不是沒有管沒有教,而可能是孩子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與機會練習。

在學校方面:如果現實上真的資源不足,有些孩子得不到適配的支持,那學校是不是應該要更主動積極去尋求外在資源協助?當家長主動提供這樣的資源給學校時,學校或老師也可以更抱持更開放的態度。

我曾遇過學校有所顧慮,不開放協助特殊生的外部人員進到學校裡,他們擔心的一個原因是校園安全,另外也要顧及其他孩子的隱私。這的確是教育工作可能的掙扎。在此,對於那些把孩子的成長放在最優先的老師與學校致上最高的敬意,我相信要敞開校門或教室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這些年來,我曾與各級學校建立良好的互信關係,讓一些孩子除了原有的特教資源協助,還能接受更多元的輔導。我也看過國外的公立學校與民間單位合作,在教師培訓、學生活動或專業成長方案上,成為公立學校的協力夥伴。我相信其實在特殊教育與輔導工作上也需要!

在政策方面:在學校中存在著教師助理員的制度,但過去這樣的人力多半用在協助自理能力較差、行動不便的中重度特殊需求孩子。我相信,外表活動正常但自我控制能力弱、有「隱性」障礙的孩子,也是有助理教師需求的!若能有效的讓助理員入班協助,相信有機會成為授課教師的好幫手。

(本文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