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曾因技職身分自卑,但現在教育部也要聽他的

精華簡文

曾因技職身分自卑,但現在教育部也要聽他的

技職3.0網站獨立記者黃偉翔,要改變台灣社會對技職教育的看法。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瀏覽數

36251

曾因技職身分自卑,但現在教育部也要聽他的

天下雜誌652期

高中、大學都是技職體系的黃偉翔,曾因技職身分自卑,也曾對技職教育長久不受重視而憤怒。現在,他成為獨立記者、創立非營利組織,堅定踏上這條路,就是為了要把社會對技職的歧視,給連根拔起。

「如果我放棄,會有下一個黃偉翔嗎?」「技職3.0」網站創辦人黃偉翔的語氣沒有桀傲不馴或自滿,更像是義無反顧的年輕人,在極盡疲憊時,對自己的反覆叩問。

4年前,黃偉翔放棄台大碩士,創辦技職3.0網站,沒有收入,只有寫不完的報導和閉門羹。

每當想放棄,黃偉翔就想起當年流汗操作機台、卻自卑的自己,以及他在補習班看到的,那群奮力往上爬的技職學生。

「就像好不容易抓住改變的線,只好不斷告訴自己,再撐兩年就可以,」彷彿繼續撐下去,就可以改變整個世代對技職的看法。

黃偉翔的確做到了。除了進入體制,成為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他的報導甚至促成「兵役法」修正案三讀,讓技職國手免除兵役。教育部官員沒有人不看他的報導,連教育部次長林騰蛟也常聽他的建議。

反背的書包 象徵社會對技職的壓力

但他曾經厭惡技職身分。在分數決定階級的時代,考上海山高工的他,自覺矮高中一截,習慣把書包反著背,甚至拿起立可白,將高工塗改成「高中」。

「誰會沒事自卑呢?」反背的書包與立可白,是社會對分數的著迷與偏執的期待,狠狠地壓在每個高職生跟老師的肩上。

周遭的人們輪廓都一樣,目標也一樣,黃偉翔一樣發奮考台科大、台大機械所。但台大也讓他看到社會有更多元的價值。一堂新聞編輯課,他才恍然大悟,媒體扮演的角色,也許可以翻轉技職印象。

吳宙棋攝

將憤怒化為真正的改變

與其說翻轉,選擇當獨立記者更像是抵抗,要撫平對技職被忽視的不甘心。從一開始對世界怒吼「大家對技職不公平」,到現在黃偉翔知道,這種咆哮於事無補。

更多時候,他知道如何把咆哮轉為吟唱。當法規、政策都在討論高等教育,黃偉翔努力把技職帶入公共討論,於是他擔任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在資源分配的場域裡,選擇實質討論技職政策。

「他知道該怎麼做,對技職學生才是最好的,」林騰蛟觀察。

「對政策有明確論述,比你憤怒更有效,」黃偉翔說,他希望每個決策者做決定前,都會想到黃偉翔會在這裡盯著他們。

但一個人埋頭苦幹,無法有太多改變。去年在阿布達比的國際技職奧運賽,在容納幾百人的國際記者室裡,沒有台灣記者,黃偉翔才頓時驚醒,「如果社會不關注,不管你寫得再多都沒用。」

忙到只能喝珍奶補充能量,要證明技能可以幫助社會

當台灣只把技能當成賺錢工具,當其他國家號召國手技術去幫落後的城市設計下水道,台灣為什麼不行?

所以黃偉翔成立非營利組織「Skills for U」,用技能策展結合社會議題。今年召集技職國手,跟新北市以及四所高職合作,融入高職實習課程,改造位於金山的大鵬國小,讓平面設計、花藝、油漆裝潢、傢俱木工、配管暖氣、工業控制、汽車板金、造園景觀國手跨域合作,打造貨櫃屋為展演舞台,要讓社會看到,技能可以解決問題。

但這不是簡單的事,和高職、新北市政府的三方合作,各種細節繁瑣。為了理想,黃偉翔從早到半夜都在忙技職有關的事情,而全糖珍奶跟巧克力是他的能量來源,「沒辦法,太累了,」他邊吃邊說。

「他是超級工作狂,一般人很難撐下去,」Skills for U共同創辦人黃于真不可置信。

黃偉翔(左)帶著國際技能競賽平面設計國手黃于貞(右)一起創業,想讓社會更認識技職。(邱劍英攝)

「如果我放棄,會有下一個黃偉翔嗎?」

變成工作狂,也想向媽媽證明,自己做的事有價值。

出身單親家庭,媽媽最大的盼望就是孩子找到好工作,當想像中應該去台積電拿高薪的兒子,當了獨立記者,連填飽肚子都筋疲力盡,這都讓黃偉翔不敢直視媽媽的眼睛。

以前他一回家就躲進房間,因為媽媽會殷切地問,「什麼時候找工作?」終於有一天,媽媽問的不再是「什麼時候找工作」,而是「你下個月可以給我5000塊嗎?」

這讓黃偉翔感動很久,這意味著,媽媽認同他想做的事,看到他的努力。「但我還是很叛逆,」談到這裡,黃偉翔雖然笑著,卻微仰起頭,壓抑情緒。

「如果我放棄,會有下一個黃偉翔嗎?」也許知道不會,他才選擇不當乖兒子,拚了命也要把社會對技職的歧視,給連根拔起。(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敢突圍、跨領域、跨地域!18位新世代領袖 打造台灣新價值
看海賊王長大的世代 接管世界ing
德國技職教育和台灣差在哪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