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追遍76里垃圾車、辦公民小夜市!四個年輕人的非典型選戰

精華簡文

追遍76里垃圾車、辦公民小夜市!四個年輕人的非典型選戰

王浩宇雖以「我是中壢人」粉絲團竄起,享有知名度,但跑基層才發現「網路是虛幻的,街頭才是真實戰場。」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瀏覽數

11543

追遍76里垃圾車、辦公民小夜市!四個年輕人的非典型選戰

天下雜誌652期

縱使台灣選舉已成為一條用錢鋪出來的黃金路,有家族、背景才能踏入政治圈,仍有愈來愈多缺乏金脈、沒有人脈的年輕人,用自己的方式投石問路。從線上到線下、從網路到馬路,只不過科技再發達,面對面接觸和扎實的政策,仍是不變法則。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一年340天都在街頭跑

26歲,多數人還在鍵盤上抱怨22K,他已經靠著超過1萬6000人的支持,走入議會殿堂。

採訪這天,下午三點半。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現身時,還拿著便利商店買來的沙拉,「你等我吃完中餐,」囫圇吞棗全都塞進嘴巴,5分鐘不到解決一餐,看來跟任何忙於工作的年輕人沒兩樣。

在成為議員前,王浩宇在臉書上經營「我是中壢人」粉絲團將近4年。2014年披上綠黨彩帶,以不設競選看板、不懸掛旗幟、不用宣傳車參選,在桃園市中壢區獲得第二高票,成為六都最年輕的議員。

那一年,媒體鋪天蓋地描繪王浩宇因為經營「我是中壢人」粉絲團而建立知名度,他卻心知肚明,「我一開始也以為是這樣,但跑基層接觸民眾,才發現他們不知道我是誰。」

他很快了解到,網路是虛幻的,街頭才是真實戰場。

在王浩宇的服務處,牆上有一幅中壢地圖,布滿了紅色點點,那是四年前首次參選時站過的路口,一年365天,他站了340天,每一個紅點代表曾經接觸過的車流。

(吳宙棋攝)

在中壢的重要路口,當紅燈亮起,汽機車都停穩時,王浩宇會拿著喇叭、暢談90秒訴求,胸前背著「路鋪平,很難嗎?」的超大白板。

看來就像是1983年上映的電影《兒子的大玩偶》中的「看板人」,只不過一個是討生活,一個是拚前途。

不同於傳統的政治人物強調「握手」,王浩宇敢做、也很敢說真話。「議會報到第一天,有老議員跑來跟我說,因為我攪局,害他怕流失票源,選舉花了四千萬元,」王浩宇說,「我聽了也嚇到,原來選舉很花錢。」

用企業管理精神處理議案

從網路回到傳統場域,他打選戰同樣要花錢,只是比多數人少。「後來算清楚是180萬元,其中政治獻金83萬元,」王浩宇說,因為他每天帶著透明箱子在路口短講,路過的人覺得支持就拿出錢。

然而,當選後的王浩宇,負面新聞從沒少過。他有兩次被移送議會紀律委員會的紀錄,今年3月反軍改的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繆德生,在立法院攀爬摔落後離世,王浩宇在臉書寫下「800-1=799」(暗指八百壯士少一人),更是引來罵聲不斷,服務處也遭人潑漆。

雖然爭議性高,王浩宇在委託民調公司做的民調中,卻始終保持在前段班。

他分析自已的致勝關鍵是跑得很勤勞,「大家以為只要粉絲團就夠,其實我的在地服務很扎實,」王浩宇聘了8名助理,平均年齡不到30歲,每個月的服務案件兩千件,「我用企業管理的精神在做案子,全部建檔後用共享軟體讓助理自己分案。」

有在地人支持,也有人覺得他太會作秀。「很多議員認為他作秀,每天晚上去監工路平,就是為了放在網路上,」中原大學資管系助理教授金志聿說,但他是很厲害的網路品牌,將「王浩宇」和「我是中壢人」經營得有聲有色。

因為作風大膽,不怕挑戰爭議,以致罵他的人多、挺他的人也多,「在多席次選舉中,他一定會上,」金志聿分析。

在地團體則覺得他背棄了理想和理念,桃園在地聯盟一位要角直言,他太過傾向執政黨。

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傷不了他。今年身為綠黨召集人的王浩宇充當母雞,在桃竹推出連他共6位參選人。

「最近很多年輕人要掛綠黨黨旗選議員,我都勸退,」他說,年輕人如果沒有經濟基礎,出來選很辛苦,即使當選也扛不住經濟壓力,「他們對利益能把持得住嗎?」

今年正好滿30歲的他,能不能改變選舉文化,擴大綠黨的票源?年底就是檢驗理想的最好時機。

26歲許菡芸蹲點公園,和長輩聊砍樹、都更

(王建棟攝)

每週的台北市西園路和艋岬大道路口,有個景象特別引人注目。

一個年輕女孩拿著一幅旗幟,站在斑馬線中間,面對等紅燈的車潮,跟路人、機車揮手,微笑說早安。「沒事,我是許菡芸」,旗幟上簡單寫著。

許菡芸是台北市中正萬華區社民黨議員參選人,年僅26歲,台大社會系跟政治系雙主修,家族三代沒人從政,卻決定參選。

許菡芸認為,年輕世代沒有發聲的機會,都是有資源、有曝光的人才有話語權,唯有進到體制看見權力如何運作,才是第一步。「我媽知道我要參選,三天不跟我說話,」她露出酒窩淺淺地笑。

只發得起名片,靠捷運跑行程

年紀輕、社民黨、沒知名度,相較同區有黨內大老跟資源加持的其他參選人,起跑點差一大截。

靠著她和一位兼職人力,許菡芸拿著薪水支撐初步選舉花費。沒有競選辦公室,沒有花俏的競選小物跟看板,連面紙都太貴,只能發名片,搭大眾交通工具跑行程。

中正萬華並不是容易拿下的地區,光是民進黨初選就鬧得沸沸揚揚。國、民兩黨議員參選人的看板,佔據各大路口的建築外牆。「我們不掛看板,因為沒資源,但想讓大家看見,沒資源也做得到,」語畢,許菡芸和伙伴繼續走到對向斑馬線上道早安。

兩人背後的高樓外牆,剛好放著國民黨參選人巨大的看板,斜前方也有民進黨參選人設立的看板,十字路口中央的她顯得渺小。

早上7點到9點,車流跟人流最多,許菡芸參考台北市政府資料,檢視流量與車流方向,分析面對哪個方向才有最多在地人。

2小時內,她們來回走超過200次。只因為「每批人都不一樣」,她珍惜被看見的每個機會。

從小就活在網路世界的許菡芸,想像的政治大多停留在網路論戰與政策,直到選舉才發現,組織動員是來自地方的人脈網絡。從政策時事分析轉成深入社區,難度不只百倍。

建立700人清單,記下每筆需求

沒有人脈網絡,只好自己建立。她鑽進附近巷弄發名片,走進店家寒暄。2個月跑4、50公里,只要拜訪過的人,她會記錄聯絡方式跟需求,清單超過700人。

每週末,許菡芸到中正或萬華的公園,跟老人家聊天、合照,甚至洗照片送給長輩。

透過駐足聊天,小至樹被砍,大到都更和台北市長的討論,都建立緊密的連結,「如果只是發文宣品,很難被記得,我希望他們因為被感動,願意相信我,」許菡芸說。

線上經營除了把長輩故事放到粉專,她也加入在地社團,看在地人關心的議題。「新政治不應該站在舊政治對立面,傳統政治看來有利益糾葛,但有時候就單純是人情;新政治是在人情之上談理想政策,」許菡芸說,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最重要。

對她而言,科技也許是更新穎的選擇,卻不能失去有人情味的日常。

林智鴻到基層談理念,追遍76里垃圾車

(林智鴻競選辦公室提供)

「請多多支持林智鴻!」高雄市鳳山區議員參選人林智鴻走下自家車,跨上由咖啡車改裝的腳踏車「小瑞」,沿途穿梭大街小巷,邊騎邊拿麥克風跟民眾打招呼,隨機停在任何路口,直接街頭演講談政策理念。

35歲的林智鴻雖是參選新人,但擔任過謝長廷秘書、立委趙天麟助理,又在高雄市府擔任新聞局主秘,政治圈資歷超過15年。

身為選舉幕後戰將,他的優勢是結合傳統選戰和新科技。

「勤走基層是最基本的,新科技的使用是讓走基層可以呈現出來,」林智鴻認為新一代競選訴求主打公共議題,而非個人人脈,不一定得突破傳統選舉策略的框架,反而可用科技凸顯。

瞄準選民,臉書、IG議題不同

譬如林智鴻在民進黨初選前,跑遍鳳山76個里,追過全鳳山的垃圾車,「很像在寫論文做田野調查,」還就讀中山大學博士班的他笑說。而這樣的過程,就可以用臉書直播,把他的努力檯面化。

要追求更大的曝光度,林智鴻針對鳳山區不同區域、族群、年齡的選民,客製化議題和政策,也開發各式各樣創新的競選小物,從痠痛貼布、面膜、牙籤包和扇子,主打實用,而非宣傳。

臉書上班族比較多,在意道路安全就講路平計劃;IG則寫自己家庭的小故事,說自己也抽不到公托,討論高雄市公托。

針對年輕家庭,林智鴻就推實體「移動樂園」,讓全家大小一起玩,訴求親子議題。

相較傳統選戰都在報紙、電視刊登廣告,林智鴻觀察,用網路宣傳政策效益反而更高,資源應該花在刀口上,強調個人形象與特色,訴求議題,才是當代選舉主流。

倫敦碩士牛煦庭,在龜山辦公民小夜市短講

牛煦庭(右)透過空拍,實際看見每個社區的不同需求。(王建棟攝)

「大家好,我是牛煦庭,待會進行的是公民小夜市,」初夏夜晚,桃園龜山山福宮前,傳出一陣低沉的嗓音,向周圍的社區播送活動消息。

台上是桃園市龜山區議員參選人,27歲的牛煦庭,年初因抗議國民黨初選制度不公,脫黨參選,當時引發許多討論。

牛煦庭從車上搬出一大箱冰棒,再換上襯衫、戴上耳麥,難掩緊張神色。時間一到,紅色塑膠椅已坐滿拿著爆米花、冰棒的人潮,像極小時候在廟口看懷舊電影。

結合舞台功能的小貨車,平常白天是「龜山之聲」,在街頭巷弄穿梭,介紹反毒、登革熱等生活議題。

夜晚,貨車打開就是小舞台,半小時的短講,有五支空拍影片,聚焦社區在乎的停車位、公園和學區等問題。

兩年前,頂著政大外交系、倫敦政經學院國際政治經濟碩士的光環,牛煦庭回到台灣年輕人口中的「鬼島」,剛回國就有許多幕僚空缺等著他。

他卻選擇了龜山。他批評台灣是病態的民主,只奠基在人際關係之上,議員角色里長化,把修路燈、跑紅白帖取代監督政府的功能。

扭轉議員里長化,不跑紅白帖

從里長開始選,等於依循舊政治的路徑與包袱,無法改變。

「好政治要好的人才,台灣政治出現斷層,有理想抱負的人因為門檻太高,不得其門而入,沒有話語權,」牛煦庭翹起腳,說得頭頭是道。

滿懷抱負的年輕人,想改變地方政治鞏固地盤與關係的陋習,是不變的劇本。

所以他不跑送車、紅白帖、共餐活動。線下經營透過公民小夜市跟拜會里長、學校,網路社群則透過空拍影片說故事。

空拍其實並不輕鬆。牛煦庭常和朋友扛著空拍機和腳架,跟地方文史工作者一起討論,一路爬到大棟山四○五高地採集素材、俯瞰桃園,取材三、四次後再剪輯,並將影片放到臉書帶出討論。

「別看空拍影片好像很美,實際到社區現場,會發現資源匱乏,變成買票重地,所以我要從這裡開始打入,」他指向遠方密集的集合住宅。

利用空拍,看見社區不同需求

透過實地取材,牛煦庭知道每個社區的需求,他所搭設的看板,都是針對社區客製化。

少了黨內資源,沒有大老的拉抬與宣傳,這一仗並不容易。

這場選戰,他預計花四百萬元,是地方選舉的一半。「我就是把以後買房子的錢先拿出來墊,」他跟家裡借錢也募款,將支出細項公開在臉書專頁上,直接挑戰地方政治被詬病的利益問題。

「我最不喜歡人家說年輕人下次再來選,你當我家有錢啊?我出來選就是要贏!只有你是議員的時候才有人聽你講話,不然你喊破頭,都不會有人理你。」採訪最後,談起打選戰時外界的流言蜚語,他特別激動。

跳脫鞏固地盤與人際關係的奇襲打法,最後能否成功,牛煦庭形容自己像諾曼第登陸。

「如果成功,等於打下灘頭堡,讓以後年輕人都能繼續進攻,」光是想像可能的改變,他笑得特別燦爛。

(責任編輯:吳廷勻)

《用錢買的台式民主》完整調查報導

一場選舉開銷燒掉7座小巨蛋!用錢買的台式民主
今年政治家族 參選人達28%,什麼原因讓政二代滿街跑?
【數據看天下】 不只子女,孫姪輩都來了!盤點六都政治家族參選人
打選戰1500萬起 跳、四年收入僅500多萬,議員怎麼「賺」回來?
曾被威脅用「社會事」解決, 一個29歲鎮長與最殘酷的金權考驗
直擊「一縣兩制 」亂象!民選鄉鎮長不甩縣長,官派會比較好?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52期《用錢買的台式民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