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歐洲二氧化碳短缺,可樂和啤酒快生產不出來了

精華簡文

歐洲二氧化碳短缺,可樂和啤酒快生產不出來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245

歐洲二氧化碳短缺,可樂和啤酒快生產不出來了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理論上,這個世界的二氧化碳實在太多。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訂出二氧化碳排放限制,以避免全球溫度比前工業化時期上升超過攝氏二度。但在實務上,歐洲的食品及飲料製造商則發現,它們找不到足夠的二氧化碳。這種似乎不太可能出現的短缺,未來可能還會更加惡化。

食品級二氧化碳是種重要的配料:它為碳酸飲料和啤酒帶來氣泡,讓動物在屠宰前陷入昏迷,也是密封包裝的填充氣體之一,有助延長保存期限。

因此,二氧化碳短缺大大影響了食品製造商的供應鏈。

海尼根和可口可樂被迫關閉部分歐洲工廠,英國酒吧連鎖商JD Wetherspoon沒有啤酒可賣,蘇格蘭最大的豬隻屠宰場被迫停止運作。6月29日,英國烘焙商Warburtons表示,這個問題已影響到烤麵餅,並將產量減半(受影響的烘焙屋目前已重新開張)。

世界盃造成食品和飲料需求上升,只是二氧化碳缺乏的部分原因。

貝倫貝格銀行的哈蒙德(Ned Hammond)表示,世界盃造成食品和飲料需求上升,以及歐洲北部氣候晴朗,只是一半的原因。

美國大部分的二氧化碳來自天然井,歐洲則有50%是生產氨的副產品,另外30%源自氫和生質酒精的生產過程。這些供給來源通常具有季節性,舉例來說,英國的5座製氨工廠中,有3座停止運作進行保養,主因為經濟因素;農民會在夏季減少肥料用量,為價格帶來壓力,製造氨所需的天然氣價格走高,也擠壓了毛利。

短缺,為什麼沒有因為漲價而增加產量?

以大多數物料而言,短缺會促使價格上揚,進而鼓勵增加產量。但Liberum銀行的柯林斯(Adam collins)指出,二氧化碳市場並不是如此運作。

首先,它沒有可以快速變動的現貨價格,因為大多數二氧化碳是透過長期合約銷售。其二,由於二氧化碳是氨等化學品的低廉副產品,單只是為了二氧化碳而去生產其他產品,並不划算;2016年,全球二氧化碳銷售總額僅約略超過20億美元,完全比不上總銷售額達490億美元的氨。其三,與二氧化碳的價格相較,其運送成本實在太高,將美國或亞洲的供給運往歐洲並不合算。

最大的幾間二氧化碳生產商希望,製氨工廠重啟、加上各廠自歐洲其他地區徵調存貨,可以儘快結束這一次短缺。

但二氧化碳的使用者並不是這麼確定;英國啤酒及酒吧協會的西蒙茲(Brigid Simmonds)表示,2015年也出現過短缺。夏季的短缺情況似乎愈來愈糟;歐洲二氧化碳需求的上升速度,是氨生產成長的數倍,因為氨生產已逐漸移往其他擁有低廉天然氣來源的地區。

短期而言,更有效地協調工廠停運確實有幫助,但毛利受到擠壓,代表未來的停運時間只會更多。

歐洲可以考慮其他二氧化碳來源;生質酒精的生產可以擴增,但這會需要補助。發電廠亦可捕捉其氣體排放,並分離二氧化碳與其他氣體;研究公司IHS Markit的高伯樂(Ralf Gubler)表示,以此生產二氧化碳,在價格上無法與現有來源競爭。

不過,碳稅可以讓這類碳捕捉和儲存,在商業上變得可行;如此政策有利環境,亦有機會避免食品和飲料產業再次面對這樣的夏季困境。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