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30年首度演出「壞女人」,魏海敏:其實我心裡也很害怕……

精華簡文

30年首度演出「壞女人」,魏海敏:其實我心裡也很害怕……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076

30年首度演出「壞女人」,魏海敏:其實我心裡也很害怕……

Web Only

「魏海敏 她和她們」特展,完整呈現戲曲大師魏海敏半世紀人生,揭露她突破演出的心路歷程、「一人千面」的藝術堅持,屢創戲劇新典範。觀看大師人生,即是閱讀一部台灣京戲發展50年的簡史。

傳統戲劇裡,以「出將」、「入相」,分別代表演員進入舞台上、下場之別,魏海敏在她首次個人生涯特展展場裡如是挪用,只是這回是讓給了觀眾。

正在台灣戲曲中心台灣音樂館展出的「魏海敏 她和她們」特展,標示魏海敏個人與京戲的半生緣,也紀錄了京戲在台灣發展50年的簡史。

她的人生與戲密不可分。從十歲學戲,12歲登台至今,已經演出200多部作品。

在她的個人生涯中,最為歷險最為大膽的一次嘗試創新,始於1986年與吳興國、林秀偉共同參與新編京劇《慾望城國》。

在跨度30多年回看魏海敏首度演出壞女人,吳興國說,「嘗試新戲正好幫助魏海敏體會進入另一個角色內心。」

吳興國、林秀偉與魏海敏當年以《慾望城國》顛覆戲劇界的傳奇獲得極為兩極的評價,一方奉之為戲劇創新的典範,另一方視它為對傳統京戲的反叛。

2006年《慾望城國》劇照。(郭政彰攝)

吳興國談起當時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尋找怎麼突破自己的行當,自己的表演專業,在這上面我們是非常痛苦的,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正在做一件叛逆的工作。

而魏海敏碰見的難題,是在角色性格詮釋上,她做不到真正的「壞女人」,在傳統京戲裡,青衣從不曾演出反派。

「其實我心裡也很害怕,在舞台上不是那個魏海敏了,觀眾是不就不愛我了,」她眉頭一縮。

後來她弄懂了是東西方兩種文化的質異,在她內心裡衝突。東方傳統戲劇重教化,多著墨彰顯女性的三從四德;而西方戲劇多著重個人主義,講述人性與哲學性思考。

搞懂後,她與林秀偉一起研究如何演壞女人,從手勢、裙擺與袖口的細部動作重新研究設計,將人物性格渲染得更立體。

「魏海敏 她和她們」特展展現大師半世紀的京劇人生。(王建棟攝)

《慾望城國》後來成為橫跨英國皇家劇院與法國亞維儂藝術節的經典戲碼,獲得舉世重要媒體好評,英國《衛報》更指出,這是東西方文化最佳交融的一次展現。

「那就像打開一個開關,」魏海敏說。

戲如人生,一生只做一件事

《慾望城國》成為她人生的分水嶺。

接下來的《樓蘭女》,及至後來應著名劇場導演勞勃威爾遜(Robert Wilson)邀請演出的獨角戲《歐蘭朵》,以及《王熙鳳大鬧寧國府》,與改編自張愛玲小說《金鎖記》裡的曹七巧,都更加拓寬她的藝術表演層面。

長期合作的劇作家、台灣大學戲劇所教授王安祈觀察,從《王熙鳳》開始,魏海敏的表演已經展現完全不同的演技,再到《金鎖記》,她的表演已經拉高到一種境界。

2008年《樓蘭女》劇照。(郭政彰攝)

今年7月,她再次演出《金鎖記》的曹七巧,愈是對角色深入研究,她愈發能以更寬容的角度看待人性,「人沒有高低,只有受到環境逼迫,才會使得人性扭曲 ,」 她說。

說著說著,她唱起為《金鎖記》編的《十二月小曲》,講述曹七巧的華麗與蒼涼,聲音清亮圓潤而飽滿,充塞在整個展間裡迴盪,令人感到震懾。

牆上一幅幅有著她半生京戲生涯中,所曾扮演的劇作人物照片裡,有濃妝莊重如貴妃、有淡妝悲戚如曹七巧,也有似人似魔的樓蘭女,這些全由魏海敏一人扮演,她做到了梅派對演員「一人千面」的要求。

展場特地闢出一處「後台」,演員的梳化間,魏海敏從家裡搬來許多她個人的「私房行頭」作為展覽物件與角色行當。

不演出時,她看書看電影,為的還是戲;她看待每一齣戲就像人,一樣都有生命,那些她熟悉不過的角色,她覺得「每一位都像是我的好朋友。」

她謙稱自己是個普通人,透過演員身份得以重新塑造、扮演不同女性,「是值得感恩的,」她說,因為一人只有一生可以活,「但我活了好多人的一生。」

出口的「入相」布簾正在眼前,觀眾暫時出場了,但始終在舞台上的魏海敏,仍然在那裡。(責任編輯:賴品潔)

魏海敏 她和她們特展

時間:6/30(六)-7/29(日) 10:00~18:00 (每日開放,免費參觀)
地址:台灣戲曲中心 台灣音樂館B1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