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辱罵外國人、歧視女性,總統直言反同 南韓為什麼那麼仇外?

精華簡文

辱罵外國人、歧視女性,總統直言反同 南韓為什麼那麼仇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6040

辱罵外國人、歧視女性,總統直言反同 南韓為什麼那麼仇外?

Web Only
編譯
  • 黃維德

50萬南韓人,連署要求拒絕所有的難民。印度學者與他的女性南韓同伴,遭南韓男性以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言語汙辱。總統文在寅,毫不猶豫地表示他反對同性戀。南韓這個繁榮而民主的國家,為什麼那麼仇外?

今年1月至5月,超過550名逃離內戰的葉門人,來到南韓的濟州島並申請政治庇護。超過50萬名南韓人,連署要求總統文在寅拒絕所有的難民。線上平台成為抨擊難民之地,首爾也出現了反難民示威。

南韓一向不喜外人,但少量葉門難民激起的憤怒,也展現了南韓的仇外情緒究竟有多深。南韓縱有民主和繁榮的經濟,仍舊十分缺乏同情和人道直覺,政府也得為這種自私心態負上大部分責任。

2016年時,合法居於南韓的外國人略超過200萬人。南韓總人口約為5,100萬,就算計入預估約21萬的非法移民,外國人也僅佔總人口約4%。

抵韓難民的數量幾乎可以忽視不計。人權觀察組織指出,1994年至今,南韓僅接受了2.5%的政治庇護尋求者(不計入脫北者)。

2017年,政治庇護尋求者佔南韓人口0.02%,德國(難民最常前往的國家之一)則為0.24%。

南韓對葉門難民的反應雖然震撼,卻也不令人意外。2009年,一位首爾的印度學者與他的女性南韓同伴,遭到一位南韓男性以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言語汙辱,這位學者也決定提告。

此事帶起了外國人敵視問題(特別是那些來自發展程度較低的國家、或是膚色較深的人)的激烈討論。至今,情況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更近期一些,在 2017年6月,一間位於首爾梨泰院的酒吧,拒絕一位印度顧客入內。有人聽到保鏢表示,「不接受印度人。這是規定,不接受哈薩克人、不接受巴基斯坦人、不接受蒙古人、不接受沙烏地阿拉伯人,也不接受埃及人。」

從南韓的教育系統來看,這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數十年來,教育系統一直教導孩童,南韓是個單一民族國家。宣揚種族純淨神話,是為了凝聚民族團結。

一直到2007年、聯合國敦促南韓停止宣揚這種種族歧視說法,學校的課程才有所改變。(延伸閱讀:讓人不敢生小孩的職場文化,韓國創下世界最低生育率

跨種族婚姻增加(特別是南韓男性與亞洲其他地區女性間的婚姻)之際,政府也開始推動「多文化」。但其定義為與南韓公民結婚的外國人,因此,對於其他想長居南韓的外國人來說,多文化並未有效提升南韓對他們的容忍。

葉門難民到來,亦剛巧遇上了仇恨氣氛惡化。厭女情緒崛起,部分原因為女性更強力地要求性別平等。強大的福音派遊說團體和它們的政治盟友,聲稱「我們也有可能成為穆斯林國家」,藉此散播恐伊斯蘭情緒。同樣的基督教聯盟,也一直在迫害南韓那初生的、從未獲得廣泛接受的LGBT社群。

文在寅政府應當站上道德制高點,終結這一切不合理,但實在沒有太多懷抱希望的理由。曾為人權律師的文在寅,在一年前的總統選舉電視辯論中,毫不猶豫地表示他反對同性戀,顯示他對少數族群缺乏同理心。

如果政府真心想要打擊偏見,早就會著手推動自2007年就一直卡在國會的反歧視法案,但目前完全沒有這類行動的跡象。

濟州島是個大多數國家觀光客都能免簽入境的地區。6月20日,總統發言人在回答葉門難民相關提問時表示,葉門已加進了需要簽證的國家名單。6月29日,法務部宣佈已加派更多人力,加快處理葉門人的政治庇護申請;這想必是為了加速遣返他們。法務部亦將推動修改難民法,以避免外國人利用難民系統達成經濟或居住目的。

並不是所有的南韓人都心懷偏見。6月20日的民調顯示,39%的南韓人支持接收葉門難民,反對者則佔49%。此外,也有一些宏亮的理性之聲。

南韓演員、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鄭雨盛,在公眾論壇中表示,「如果我們歧視其他的種族、國家和宗教,我們怎麼能要求我們的孩子愛這個世界?」

對於那些似乎缺乏同情心的南韓人,更好的問題或許是:一旦與北韓爆發戰爭,他們覺得其他國家該如何對待南韓難民?

資料來源: The New York Times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