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福山:民粹狂潮 迷你川普們正不斷壯大

精華簡文

福山:民粹狂潮 迷你川普們正不斷壯大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瀏覽數

4020

福山:民粹狂潮 迷你川普們正不斷壯大

天下雜誌651期
整理
  • 吳怡靜

二十多年前,美國知名政治學者福山曾提出「歷史終結論」,對自由民主充滿信心。但隨著世界局勢出現逆轉,他怎麼解讀近來的民粹狂潮?

今年初,《華盛頓郵報》選出了美國當前最重要的五位公共知識份子,其中一位是今年65歲的史丹佛大學政治學教授福山(Francis Fukuyama)。

「很難複製像《歷史的終結》這樣的巨作,」專欄作家德雷茲納評價。

當年福山宣稱,民主和市場經濟取得了勝利,將在全世界盛行。但20多年後,他有了修正,不再那麼樂觀,「我現在更加意識到,民主也可能倒退。」(延伸閱讀:為何從歷史終結,走向民主衰敗?

他尤其擔心,隨著民粹浪潮席捲許多西方民主國家,民粹領導人正在利用自己的民選正當性,破壞法治、國會、獨立媒體等,用來制衡他們的各種民主機制。

「還有更多民粹政黨蓄勢待發,」他指出,「許多迷你版川普正在東歐各地出現,而幾乎每個主要西歐國家都有一個民粹政黨不斷壯大。」

年初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劉氏全球議題研究中心」的一場演講上,福山分析了民粹狂潮的由來,及對全球自由秩序與民主的衝擊。以下是重點整理:

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全球秩序出現非常讓人不安的發展。

所謂的自由國際秩序,簡單來說,包括了兩大層面,一是經濟,也就是建立在自由貿易的國際經濟關係架構。另一個是政治,指的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美日或美韓同盟這類的安全架構。

念過貿易理論的人都知道,自由貿易對參與的每一方都有利,從1970年到2008年金融危機,全球經濟產出翻了4倍,創造出巨大財富。而且這段期間,民主國家的數量大幅增加,1970年全球約有35個選舉式民主政體,到2005年已增至115個,等於全世界近3分之2的國家都走向民主,這是很大的成就。

然而,這樣的趨勢正在逆轉。我的史丹佛同事、知名的民主理論學者戴蒙德提出了「民主衰退」(democratic recession)的警告:2005年以來,民主政權的數目開始下滑,而俄羅斯、中國等專制威權國家變得愈來愈強勢,不只對抗自由秩序,還大力鼓吹自己的統治模式。

但我認為,最近3、4年,一個更讓人擔心的趨勢,發生在民主國家的內部,也就是「民粹式民族主義」(populist nationalism)的興起。我們看到不少民粹政治人物,例如匈牙利的奧班、波蘭的卡臣斯基和土耳其的艾爾多安,這些人利用自己的民選正當性,去破壞民主體制的兩大支柱:乾淨不貪腐的「政府」,和用來制衡領導人的「法治」。

用民選正當性破壞民主機制

而更大的威脅,是這股民粹浪潮在蔓延到英國、美國等最成熟的民主國家後,對民主體制根基造成的嚴肅挑戰。

民粹是什麼?如何定義?我認為民粹政權有三個基本特徵:第一,經濟上,民粹政治人物喜歡提出人民喜歡(popular)、但無法持續的經濟政策,例如價格補貼,補助汽油或提供免費醫療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委內瑞拉的查維茲。

第二,在民粹領導人眼中,他們的人民往往不是全體人民,而是某個以種族、宗教等背景為區隔的特定群體。例如奧班宣稱,匈牙利的國民應以匈牙利裔人為主,問題是該國有很多人都不是匈牙利裔。

第三,民粹領導人通常都有高度個人化的領導風格,想跟自己的「人民」建立直接的、不受干預的關係,問題是,這種關係對民主很不好。

因為,民主不能只靠選舉或政治人物有多受歡迎,它必須建立在良好的機制,用制衡來約束政治人物、特別是行政部門領導人的權力。

但民粹者會說,你們選了我,我就代表你們,代表人民意志,這些機制(法院、立法機構、獨立媒體等)企圖阻止我,要破壞我達成你們願望的能力,所以,他們就是你們的敵人。這種唯我獨尊的民粹,對強調法治、公正不徇私的民主體制,非常危險。

民粹者三大特徵,川普都有

並非每個民粹者都有這三種特徵,例如,查維茲提出了很多民粹政策,但他並未把特定的族群視為唯一的合法人民。而川普總統完全符合以上三種特徵。

首先,他從競選時就鼓吹保護主義,這是短多長空的民粹政策。其次,他口中的美國人民,也不是全部美國人。雖然他試圖避免用太過歧視的語言,但他對歐巴馬出生地的質疑、對黑人球員和藝人的攻訐,大大鼓舞了很多高舉種族主義的支持者。

第三,川普絕對是一個唯我獨尊的領導人,他在接受共和黨提名時說過,「只有我了解你們和你們的問題,只有我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從媒體、國會、法院到情報機構,任何阻礙他遂行所願的機制,都成了他攻擊的對象。(延伸閱讀:川普將讓美國衰落得更快

眼前,還有更多民粹政黨蓄勢待發:在東歐,許多迷你版川普正在塞爾維亞、捷克等地出現;在西歐,幾乎每個主要國家都有一個民粹政黨不斷壯大。

問題來了,為什麼會在此刻興起這麼大的民粹浪潮?有三個原因。第一是經濟因素,自由貿易雖然有利於參與的每個國家,但並非每個國家的每個人都會受益,歐美的低技能勞工可能被開發中國家勞工所取代,造成西方中產階級變窮,這群人也成為民粹政黨的支持力量。

第二是政治因素,民主最常被人詬病的,就是說得多、做得少。國會整天爭吵,一事無成;面對各種利益團體,常得做出妥協。特別是美國,為了制衡,反而導致所謂的「否決政治」(veto-cracy),讓政府難以有效運作。這就給了強人崛起的機會。

第三是文化,我認為這是最不受重視,但卻最重要的因素。當經濟衰退時,往往也會出現文化上的衰退和仇恨情緒。

每個人都有自尊心,這是自信的基礎。當我們覺得自己的尊嚴被別人忽視時,必然感到非常憤怒。今天,美國很多勞動階級民眾就有這樣的感受,他們覺得自己就像隱形人,沒有被沿岸大城市菁英(包括兩黨政客、主流媒體、華府機構等)注意到。他們深陷困境,但卻沒有人在乎。

所以,儘管川普天天口出狂言,說了很多不得體的話,支持度卻不受影響,為什麼?因為在支持者眼裡,他就是有話老實說。他們會說,川普的確不該這麼說,但至少,他說的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不像其他政客為了政治正確,盡說些菁英式、不得罪人的話。

未來永遠都很難預測,我們絕對正處於民主衰退潮中,至於這波衰退會不會繼續惡化成民主大蕭條,那就很難說。在我看來,全球自由主義秩序的未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民粹主義的走向。畢竟,過去70年來,美國一直是全球秩序的總設計師和監管者。如果美國不再支持,那麼這個秩序就可能宣告瓦解。(延伸閱讀:法蘭西斯福山:自由主義還會繼續被挑戰

全球秩序將因川普連任生變

目前為止,面對川普民粹風暴,美國民主機制的制衡力量依然挺得住。不過,還是要看年底的期中選舉結果而定,如果共和黨勝利,而川普又在2020年連任的話,現況就可能會改變。

可能的後果之一,是美國將日益分裂,且持續從全球秩序、從各種國際協定中撤退,權力也將從西方向東方擴散──美國獨強的單極世界將加速走向多極,中國將有機可乘。他們從不講求美國這套自由價值,所以,中國主導的另類全球秩序,大概不會太美好。但話說回來,中國一直是自由國際秩序的獲益者,所以他們可能會維持一定程度的現狀。(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福山VS.朱雲漢:中美交鋒對全球政治有什麼影響?
第一個全民粹派政府來了,歐盟的義大利之亂還要多久?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