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誰說台灣沒參加世足?從球衣到球鞋,都是MIT

精華簡文

誰說台灣沒參加世足?從球衣到球鞋,都是MIT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達志影像/路透社

瀏覽數

124410

誰說台灣沒參加世足?從球衣到球鞋,都是MIT

Web Only

世足賽不僅比足球,也是一場科技的競賽,為何英格蘭的球衣要用織襪機織出來?比賽專用球要刻上像被蟲啃過的花紋、還埋了晶片;運動鞋要軟、彈性,足球鞋卻反過來要硬,而且鞋模還要量身訂做,這背後的技術,竟然都是台灣之光!

4年一次,地球上最盛大的運動賽事世界盃足球賽,在俄羅斯登場。

每次世足賽,不只運動場上的32國球員競爭踢得激烈,也是世界各國的科技競賽、各大運動品牌的競賽,而台灣製造(MIT)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預估今年世足賽將賣出超過800萬件衣服、1000萬顆足球以及超過32億人次觀看,這些都是台灣的機會。台灣雖因無法入圍世足會內賽,而被戲稱為足球沙漠,但歷屆的世足賽從球衣、球鞋、護具到足球,都有MIT的產品。

例如,巴西、德國、瑞典、比利時、英格蘭、日本、埃及,國家隊球衣都出自台灣,分別是球衣上游的原料供應商遠東新、新光纖維;布料、染整到成衣則是富順纖維、綿春紡織和旭寬企業。

足球鞋則來自中台灣,有鞋廠寶成與豐泰。在南台灣,還有專為品牌開發足球鞋鞋楦的涂火龍。

愛迪達提供

看點1:德國、日本隊指定球衣 排1000cc的汗也沒問題

世足賽的每一場球賽,球員動輒10公里的跑動距離,要流1000cc的汗,球衣如果不排汗,那球員就會愈踢感覺身體愈重。為了幫助球員快速把汗排出,輕盈地在賽場上奔跑,台灣的紡織業從上中下游都動了起來。

從位在北台灣的紡織原料廠遠東新世紀與新光纖維,到中下游布料、成衣、染整的富順纖維、綿春紡織與旭寬企業,做出了巴西、德國、瑞典、比利時、英格蘭、日本、埃及球員身上所穿的球衣。

 

Harry Kane(@harryka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為什麼MIT的球衣好?第一是要吸濕排汗。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產品部主任黃博雄說,每場球賽踢下來,每個球員會流500到1000cc的汗。而且這些汗不是慢慢流出來,而是像下雨一樣「滴」在球衣上,如果球衣沒有吸濕排汗的功能,球員就會像穿著雨衣踢球一樣又濕又悶,而且會愈穿愈重。

MIT織的足球衣,像挖馬路要鑽洞、埋水溝,黃博雄說,好的吸濕排汗衣,纖維的結構與排列像是水溝一樣,能靠虹吸效應,快速把汗水往體外排;染整時也會加上吸排劑,增強排汗的效率。

織襪子用的「無縫」技術,運動時不再卡卡

在衣服的織法上,世足賽的球衣,也採用了「無縫」的新技術。

過去,運動衣是由一片一片裁片縫製而成,但布料接縫處會因為車縫線而突起。

每一場足球賽下來,球員長時間跑動,縫線與身體不斷摩擦,會造成「卡卡」的不適感,甚至破皮。

MIT的新無縫技術,則是仿效襪子的織法,透過圓筒型的織機,直接織出圓筒狀的衣服,因此能省下數道的車縫程序,減少皮膚與縫線的摩擦,球員就不會被衣服的卡卡感干擾、影響實力的發揮。

另外,以往球衣要在胸前或後背開出孔洞,增加衣服的排汗性,必須等到布料織好後,再用雷射開孔,因此會破壞衣服結構。但無縫技術可以在織布的同時,留下孔洞,就不需要額外加工。

圖片來源:世足賽官網

廢棄寶特瓶 也能變世足戰袍

台灣的機能衣不只功能性好,也是世足賽場上環保回收纖維的主要產地。

今年3月,新光纖維表示,俄羅斯世足一半的環保紗,都出自他們。

而世足賽也使用了另一家紡織原料大廠遠東新的回收紗。遠東新的回收紗產能,排名全球第二。自2006年起,遠東新的環保紗,已經連續4屆使用在世足賽上。

遠東新還有一個獨門絕活,開發出了以海洋廢棄寶特瓶再製而成的「海洋回收紗」,用在西班牙皇家馬德里、德國拜仁慕尼黑身上所穿的球衣。

去年,這項技術已經回收了1000公噸以上的海洋垃圾,製造出100萬雙海洋回收鞋。試著想像,世足賽上奔跑的運動員,是穿著你我喝剩的寶特瓶回收做的球衣。(延伸閱讀:全球首雙海洋垃圾鞋 只有台灣能做

圖片來源:Parley for the Oceans

看點2:球員踢球踢到腳變形?交給台南的科技鞋楦

世足賽的足球鞋跟台灣製造是否有關?為了探究台灣做足球鞋的科技實力,實地走訪台南安平工業區的涂火龍鞋楦,這家球鞋鞋楦廠,多年來提供Nike、豐泰、寶成,足球、籃球、高爾夫、網球等世界頂級競技選手,專用的球鞋鞋楦。

MIT運動鞋在世界的影響力有多大?台灣製鞋同業公會總幹事賴奇見說,品牌大廠負責提出球鞋的新概念,但從鞋材、紗線、化學材料等的創新研發,「八成都來自台灣,」從整雙鞋、鞋底,甚至連鞋楦也是。

鞋楦是什麼?涂火龍鞋楦公司負責人涂大松說,鞋楦是鞋子的地基,鞋廠拿到鞋楦後,再套上鞋面、黏上鞋底,就是一雙完整的球鞋,「一雙鞋做出來好不好看、好不好穿,都要看鞋楦做得好不好。」

涂火龍鞋楦負責人涂大松說,鞋子的材質不斷變化,要把鞋楦做好,就要時常到上游鞋廠吸收新知識,再回自己的廠裡微調鞋楦,符合新設計的要求。(吳宙棋攝)

從台南起家的涂火龍,是傳承四代的企業,日治時代就已經在做鞋楦。

但當時的鞋楦和現在已經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的鞋楦是靠手工,一塊木頭、一塊木頭用手工研磨;現在的做法,則是直接靠3D軟體,告訴機台如何精準地研磨出專屬於頂級運動員的鞋楦。

涂大松拿出一雙幾乎比正常人腳大上1.5倍的巨大塑膠腳模。這是經過3D掃描後、從美國傳過來,NBA球員腳的模型。透過這樣的腳模,涂火龍才能做出專屬於頂級運動員的鞋楦。

為什麼頂級球員的鞋子要客製化鞋楦?涂大松說,要成為世界第一的頂尖選手,第一是興趣,第二是毅力,「很多人練到腳都變形了,」因此鞋子要量身訂做。

涂火龍鞋楦專案開發涂旭東說,鞋子的大小差個零點幾公分,球員踩踏的感覺與位置就會改變,小則引起失誤,大則造成骨折,因此鞋楦的開發很重要。

要做這樣的專屬鞋楦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會接到巨星的抱怨信。

曾經有NBA球星,原本預期可以灌籃,但卻嫌鞋子小了0.5公分,讓他無法完成動作,因而請經紀人寫信給鞋廠抱怨,最後這封信轉交到了台南的涂火龍鞋廠手上。

吳宙棋攝

高強度的足球 要配踢不爛的鞋

足球鞋的製造和一般運動鞋又有什麼不同?

足球運動員要長跑,因此鞋要輕,鞋面也要夠強韌,承受腳撞擊足球的力道。同時,鞋型也要貼腳,球員控球才會靈敏。

圖片來源:世足賽官網

賴奇見說,為了符合這樣的特性,足球鞋面多半使用人造皮,也有頂級球鞋使用袋鼠皮,才能耐得住高強度的足球運動,「如果穿傳統布鞋踢球,沒兩下就會破掉。」

但隨著編織技術與材料科技的發展,Nike與愛迪達也把布鞋技術用到足球場上。

師大運動競技系特聘教授相子元說,兩大運動品牌陸續把以前用在慢跑鞋上的編織鞋面,用在籃球與足球等高強度運動上。

賴奇見說,足球鞋另一個特點是鞋底的做法設計,與一般運動鞋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是跑在柔軟的草皮上,因此足球鞋不需要柔軟的鞋底保護腳,而是用硬中帶軟的塑膠鞋底,透過塑膠射出的方式,完成鞋底與鞋釘的製造。

看點3:比賽用球藏晶片 縫製技術來自新店

為了讓足球飛得更穩,球面的「咬花」與球面縫製技術都是關鍵。

近看此次的比賽用球「Telstar 18」(電視之星18),球面並不是光滑平整,而是有一顆一顆的方狀小顆粒,這是足球能飛得穩的祕密。

這些足球表面上的小顆粒,是足球的「咬花」,功能是幫助足球在飛行時,可以平穩地咬住周遭的空氣。

咬花設計得好不好、做得好不好,對比賽有很大的影響。

8年前的南非世界盃,因為當時的比賽用球「普天同慶」表面設計得過於光滑,有不少選手批評,足球踢起來像是「蝴蝶球」一樣忽東忽西,因此才會有現在的方形咬花設計。

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官方指定用球Telstar 18,以愛迪達於1970年墨西哥世足賽所設計的首款比賽用球Telstar為原型全面改款升級。(愛迪達提供)

機器人黏貼內襯 讓球更接近真圓

Telstar 18的表面,也看不到任何的車縫線。

過去,足球表面是由一塊塊的球皮以縫線縫製而成,但是車縫線會吸水,增加球體的重量,進而影響球員踢球的球感與表現。

因此,多屆世足賽足球的催生者──新店的龍偉實業多年前改變足球的製法,以膠水貼合的方式,靠機器人把球皮貼在圓形的足球內襯上。

改由機器人貼合,第一是節省人力,第二也是把球做得更接近真圓。

愛迪達提供

智慧足球植晶片 能與球迷互動

這一屆的世足賽足球,還有個創新,首度在正式比賽用球上裝了無線網路晶片。

過去,足球也曾被植入晶片,用來計算球的飛行速度與弧度等數據,但這一次植入的晶片,則是著重在球迷與足球的連結。

設計Telstar 18晶片,Blue Bite軟體公司產品總監Rachel Furst說,連接上手機,這顆球能提供擁有者專屬的球賽影片以及賽事的最新動態。(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數位專輯:奧運戰神都用MIT
2018世足賽 誰最賺?賺多少?
在美國大秀台灣鞋王新技術 Nike葫蘆裡賣什麼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