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用不自由的手段自由化,沙國王儲改革能否成功?

精華簡文

用不自由的手段自由化,沙國王儲改革能否成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665

用不自由的手段自由化,沙國王儲改革能否成功?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穆罕默德.賓.沙爾曼(Muhammad bin Salman)累積了其他沙烏地王室成員完全比不上的權力。他控制了經濟、軍隊、國家衛隊和情報單位,但在這個過程中,他也侵蝕了政府的每一根支柱。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賓.沙爾曼一連串的改革,如同孤注一擲的賭徒,他收回封邑,激怒沙烏地王室的其他王子;他與瓦哈比派神職人員分道揚鑣,否定了他們執掌公共道德規範的權力;他拉高商人的成本、強迫部分商人交出部分財富,讓商人大感不滿;他還取消了部分食利系統,而這套系統的目的就是收買民眾的忠誠。

或許,穆罕默德王儲用如此快速的腳步推動社會改革,是為了讓對手來不及應對。

但這也會讓政府顯得飄忽不定;財政精簡推出又取消,人事任命宣佈又收回,引發反彈也並不令人意外。

政變或許只是謠言,但也突顯了國內的氣氛。

許多人還記得,1975年費瑟國王在家族爭端之際遭到暗殺,而爭端的起因即為電視到來。神職人員目前靜默無聲,讓部分官員認為最嚴重的危險已經過去,但其他人則緊張無比;一位前官員表示,「我支持改變,但改變的速度讓我害怕。宗教人士目前並沒有出聲,他們是會繼續靜默,還是會暴力回應?」

一位沙烏地商人表示,王室統治者對瓦哈比教派的立場出現大轉彎,曝露了他們的偽善;他認為,社會自由化將在每個家庭引發爭辯,肅貪措施反覆無常,縱有推動私部門之說,沙烏地阿拉伯仍舊是個「家族企業」

目前,王儲是透過國王的權威行事,掌有政府的強制力量。在此之外,他將自己塑造為女性和年輕人的鬥士,對抗腐敗的舊有精英階級。(看更多:一手孤立卡達 沙國王子成功奪嫡)

但在沒有政黨或真正諮商的情況下,要將民眾支持轉化為政治力量並非易事,而且民眾的支持也有可能易變又無常。

一位波斯灣國家的部長表示,「他有許多敵人,一旦他們認為他實力不足,他們必定會出手。」他對西方的建議則是:「支持沙烏地阿拉伯、支持沙烏地阿拉伯、支持沙烏地阿拉伯。」他表示,王儲創造了出乎意料的、改變伊斯蘭論述的機會,「如果那可以變得更和緩,我們全都會受益。」部分外交人員認為,現年82歲的沙爾曼國王可能會退位,以確保他的兒子可以繼位。

老問題:為何阿拉伯文明會落入如此慘況?

從許多方面來看,沙烏地阿拉伯和其他波斯灣國家,都是在嘗試處理那個老問題:為何阿拉伯文明會落入如此慘況?阿拉伯人也提出了兩個相互矛盾的答案:「因為我們脫離了前人的正道」或是「因為我們沒能擁抱西式的現代化」。

數十年來,沙烏地領導者擁抱前一個答案,強加宗教性、試圖重回伊斯蘭的古代榮光。石油讓這套模式看似可行,讓沙烏地人可以同時擁有優質生活和虔誠的信仰(不喜歡宗教性的人,總是可以前往其他國家)。

然而,單靠石油再也不夠。伊斯蘭可以提供一切解答這個說法,也步入了死胡同,無論是嚴苛但順從的沙烏地薩拉菲主義、穆斯林兄弟會的政治伊斯蘭,還是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那殘忍的聖戰主義,全都是如此。

過去的沙烏地領導者,或許是從宮殿向外望去,讚嘆這個國家的成就。反之,穆罕默德王儲似乎注意到這個國家的落後幅度:以色列民眾更富有、知道如何戰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民眾活得更好、更有樂趣,西方也不再是過去那樣的保護者。

前述的沙烏地商人問道,「沙烏地阿拉伯為世界做出了什麼貢獻?麥加和麥地那?那是出自真主之手。我們完全沒有貢獻;沒有石油,我們甚至連水都不會有。」

用不自由的手段自由化?

因此,穆罕默德王儲開始追尋某種形式的現代化,雖然那有些奇怪又顛倒。多元化和自由化是由王宮主導,就連單純的娛樂也需要中央計畫;社會自由程度增加,也伴隨著更嚴重的政治打壓。流亡至美國的沙籍專欄作家卡修吉(Jamal Khashoggi)表示,「穆罕默德.賓.沙爾曼做了許多我一直在爭取的事:女性賦權、對抗激進主義、肅清貪腐。這是非常好的消息,但為什麼要威嚇民眾?為何要逮捕民眾?那是納瑟(Gamal Abdel Nasser)這類阿拉伯獨裁者採行的模式。」

因此,穆罕默德王儲是在重演阿拉伯世界的悲劇之一──用不自由的手段自由化。他可能是在依循馬基維利的建言,亦即對君王而言,受人恐懼比受人愛戴更安全。然而,這句格言有個非常重要的附言:「君王在引喚恐懼之時,應當如此為之:若無法贏得愛戴,就要避免憎恨。」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危險男人 沙烏地新王儲沙爾曼
為什麼世界應該支持32歲沙國王儲改革?
沙烏地阿拉伯女性不能做的9件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