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樣的月光 不一樣的蘇芮 強悍而圓融

精華簡文

一樣的月光 不一樣的蘇芮 強悍而圓融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1282

一樣的月光 不一樣的蘇芮 強悍而圓融

Web Only

第29屆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上,特別貢獻獎將頒給有「黑色旋風」稱號的蘇芮。從《一樣的月光》、《是否》、《奉獻》、《親愛的小孩》到《酒矸倘賣嘸》、《花若離枝》,華語歌壇上大概再沒有第二個人,能像蘇芮這樣擁有如此鮮明的形象和充滿真實情感的激越唱腔。她的歌曲帶人們從繁華俗世回歸到音樂本質,觸動整個世代最內心深處的親情、愛情與友情。

66歲的蘇芮和我們走在台北大直河濱公園,這是她住家附近經常運動的地方,早上六點散步、慢跑,傍晚時分若有興緻,就在籃球場上複習一下三步上籃。「我以前可是打小亞東的(亞東女籃培訓隊),當過松山中學女籃隊長,如果沒跑去唱歌,可能就成了女籃國手!」

她頭戴棒球帽,身穿白T黑褲,腳踏慢跑鞋,運動讓她一直保有良好的肺活量,「我們以前經常和哈林(庾澄慶)打球,」蘇芮邊笑邊學哈林一邊運球一邊吼叫的表情。隱去了舞台光芒,私底下的她就像個鄰家阿姨,直爽而體貼,但那一口帶著滄桑迷人的說話嗓音,還是會提醒身旁的人,她是蘇芮。

今年是蘇芮出道第35年,1983年她的個人首張國語專輯《蘇芮專輯》(《搭錯車電影原聲大碟》),在華語歌壇投下改變流行音樂史的震撼彈。當時民歌運動已逐漸走入死胡同,而蘇芮憑著她出道前多年累積的西洋歌曲演唱經驗,以融合靈魂樂風的顛覆性唱腔,不但為樂壇引入衝擊和張力,也改變了當時許多人對國語流行音樂的觀感。

「蘇芮最重要的成就,其實在於她對傳統女聲唱法所掀起的革命性改變,在她之前的流行音樂女歌手,都是像齊豫、黃鶯鶯等輕柔唯美的唱腔,而蘇芮卻是直接的吶喊,從肺腑深處引爆的爆發力,使得她歌聲中所蘊藏的豐沛情感,能強烈地撼動人心。」樂評人林怡君在《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一書中形容。

真摯的吶喊,來自於蘇芮從小熱愛的靈魂藍調(soul blues)音樂。「我天生就是歌者吧,從小就愛聽黑人音樂、靈魂樂,受靈魂藍調的影響。麥可傑克森也是從soul blues開始,後來走到Funk(放克)。」蘇芮指出,對歌者而言,靈魂藍調就是唱出內心深處的吶喊,因為黑人有受到壓迫的歷史,因此靈魂藍調會唱得特別好。

她的第二張專輯《驀然回首》,受歡迎程度更勝於第一張,有超過百萬張銷量,讓當時所屬的飛蝶唱片站穩基礎、打下江山,有了和滾石唱片相抗衡的局勢。

「蘇芮是一個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和生活邏輯整合到音樂裡的人,」資深音樂製作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董事長李念和分析,為何蘇芮的歌如此打動人心,「她活躍的那個年代,有那麼多我們所謂的經典歌手,但為什麼卻是她的歌,被那麼多人翻唱?」那英、張惠妹、張學友、王菲、江蕙、孫燕姿、鄧紫棋等後輩歌手都翻唱過蘇芮作品。李念和認為,因為蘇芮唱歌,不是為了有作品而唱,而是為了唱出她當下的人生狀態,把生命要表達的生活態度,透過演唱呈現。

除了廣為流傳的《酒矸倘賣嘸》、《親愛的小孩》,2006年蘇芮和潘瑋柏對唱《我想更懂你》,表達母子間的隔閡問題;2009年的《玉蘭花》是她為了紀念自己的母親而唱,歌曲所得全部捐給伊甸基金會。「蘇芮那些如此久遠的歌,到現在仍有歌手翻唱、出現在眾多音樂節目中,像一種延續性的聲音,有跨世代的縱深,」李念和指出,「好歌很多,但愈貼近感受和生活的狀態,『經典』才會出現。而所謂經典,就是依然會被新時代需要、重新演繹。」

包括李壽全、陳志遠、羅大佑、李子恆等知名音樂製作人,都曾是幕後打造蘇芮的推手,但問誰對她影響最大?「吳念真影響最大吧,《一樣的月光》,他把詞寫得如此之好,寫出了這幾十年來台灣的景況,」蘇芮指出,年輕時看到很多朋友移民去美國、加拿大、日本,後來又因為工作去了中國大陸、東南亞,「大陸有幾百萬的台商,我經常受到台商企業邀請去演唱,一定會唱這一首。」

一樣的月光 一樣的照著新店溪 一樣的冬天 一樣的下著冰冷的雨 一樣的塵埃 一樣的在風中堆積 一樣的笑容 一樣的淚水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我和你

這首藍調搖滾風格的經典歌曲,月光和新店溪就是家鄉的象徵,歌詞裡鏗鏘詢問「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蘇芮說,她經常會看到台商聽歌時眼中的淚水,她希望自己的歌能撫慰他們的心。

音樂與演唱,都只是工具,關鍵是要傳達的情感和故事。

很多人聽蘇芮唱《酒矸倘賣嘸》,會想像她是那個悲慘的小孩。「這其實是個誤會,不過我唱這首歌的時候,的確非常動情,心裡是想著我的父親唱的。」蘇芮小時候家境富裕,父親經營紡織事業,工廠裡有籃球場和釣魚池。蘇爸爸很愛唱歌,家裡七個兄弟姐妹會一起唱兒歌,家裡有一台很大型的收音機。

後來父親的紡織業轉型失敗,家道中落,父親戒掉煙酒,和母親後半輩子吃素。「酒矸倘賣嘸的意思是收空酒瓶,指非常窮困、無奈的生活,我進錄音室時,想到家裡九個人擠在小小的房間,可以感受到每一句歌詞所想表達的東西。」蘇芮說,當時錄音一氣呵成,可以感受到自己澎湃的情緒,是對父親唱的歌。後來父親曾在一場蘇芮的大型演唱會上聽她唱這首歌,「當時我的淚一直流,想到父親的一輩子、他這個人。」

唱歌這件事,對蘇芮而言,如果沒有把人生放進去,就不會深刻。

她有過兩段婚姻,但都以離婚收場,很愛自己的兒子,後來幾乎退隱歌壇,也是為了全心照顧兒子。蘇芮曾經因為兒子考上交大,從台北搬去新竹住一年。現在兒子長大成家,才回復到擁有比較多自己時間和精神的人生階段。

《親愛的小孩》是她給自己和兒子的歌。「我覺得這首歌沒有年齡的限制,每個人都是一個親愛的小孩,擁有童真、也會感到無助、找不到方向,」蘇芮說,這首歌一直陪伴她人生的高低潮,是一首不需要歌唱技巧的歌,只要真實流露情感就夠了。

今年,蘇芮重新回到音樂的狀態,除了親自挑選35周年黑膠唱片曲目,近期也錄了一首15歲在ZERO合唱團就愛唱的《Who’s loving you》,想與大家分享什麼是靈魂樂。她略帶得意地說,「和15歲唱時一樣的key,G key!」

雙子座AB型,蘇芮不喜歡受約束,享受沒有壓力的生活,求好心切,只做自己有把握的事,因此至今未在小巨蛋開唱,也不去中國大陸當歌唱節目的導師。

問她到底會不會再開個唱,她有點認真又有點開玩地說,「我等大巨蛋,那個時候我才會準備好,人的心要大,雖然年紀大了,但心還是要大!」

歌手站上舞台,就是要征服。而那些曾被蘇芮獨特嗓音和情感征服的心,終於在今年金曲獎上,又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和自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