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串起1900萬台灣人,LINE為什麼找陳立人當總舵手?

精華簡文

串起1900萬台灣人,LINE為什麼找陳立人當總舵手?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5235

串起1900萬台灣人,LINE為什麼找陳立人當總舵手?

Web Only
  • 蔡紀眉

他造型大膽,落腮鬍搭亮色眼鏡;他嗓音渾厚,在今年的台大畢業典禮當天,參與校友合唱團演出;他是老饕酒客,會親自下廚,燒一桌好菜宴請十多位部屬。為什麼懸缺近兩年的LINE台灣總經理職位,會找他來掌舵?

他,是LINE台灣總經理陳立人,去年11月加入LINE之前,LINE的這個位子已懸缺長達21個月。

周旋於200多位平均年齡僅31歲的LINE員工間,53歲的陳立人自嘲,他快要可以當員工的老爸,被問到年輕人難帶嗎?他連聲否認,「好帶難帶,都是主管自己的問題,領導人就是要想辦法把團隊帶起來。」

為了即時掌握市場動向,他要求客服團隊,每日回報LINE用戶留言。又為了形塑互動直接、決策明快的組織文化,他最高紀錄一周內開了40場跨部門會議,「遇到戰略上的折衝考量,大家說白了就好處理,也希望給合作夥伴看到這樣的氣氛,」陳立人說。

LINE在台灣有1900萬月活躍用戶,每天20次開啟率,對50歲以下智慧手機使用者的覆蓋率超過90%,被看好是台灣最有潛力發展成類似中國微信生態系的平台。

陳立人上任半年多來,台灣LINE一反過去相對低調的形象,對外變得更活潑、開放,密集推出新服務,加強宣傳力道。從電商、選舉專案、防災平台到電信服務,一步步實踐日本總部的願景,要打造LINE成為台灣人的「智慧生活」入口。(看更多:要當台灣支付寶 Line為什麼選一卡通、不選悠遊卡)

但另一方面,日本LINE總部也面臨著海外用戶數下滑,因跨足FinTech、人工智慧等新事業,導致獲利不如預期,連續兩季度陷入虧損等挑戰。在這個關鍵時刻找上陳立人擔任台灣總經理,LINE看中他哪些特質?從他過去的經歷,又如何能掌握LINE在台灣的發展策略?

電信業門外漢因緣際會遇伯樂

「人生中的每一件事會累積在一起,我自己覺得,之前所有的積累,其實都是有痕跡,都是有關聯的。」這句勵志老梗,在陳立人口中,顯得雲淡風輕。

他近30年職業生涯中,大半在電信業度過,而領他進門的伯樂,是已故的台泥集團董事長、前和信電訊董事長辜成允。兩人曾在第一支iPhone還沒問世的年代,引進日本NTT DOCOMO授權的行動商務服務i-mode,被視為台灣手機上網的先驅。

有趣的是,他最初輾轉向辜成允請益,本是想請他寫推薦信,準備到國外念書,「因為辜家很多華頓商學院(美國頂尖商學院)畢業,我想試試,結果聊得太高興了,辜董事長反過來問我,要不要加入和信。」

2004年和信被遠傳併購,陳立人也跟著到了遠傳,一路做到企業策略暨發展事業處副總經理,一待就是十個年頭。

提到對陳立人的印象,遠傳電信總經理李彬盡是美言,「遠傳早期所有的加值服務,幾乎都是他一手發展出來。碰到困難,他的策略調整速度非常快,會替公司用最精簡的資源,產生最大效果。」在李彬眼中,陳立人溫暖、EQ高、眼界廣,在他離開遠傳多年後,兩人仍保持朋友關係。

也因這層人脈,LINE在今年四月底,推出與遠傳共同打造的網路原生電信服務LINE Mobile,由遠傳提供電信網路資源,LINE負責行銷包裝、用戶觸達,所有服務皆可透過LINE 的官方帳號在線上完成。李彬認為,遠傳與LINE合作,可以擴展年輕客群,帶來新的用戶。

至於LINE跨入電信服務看中的效益,則是在1900萬用戶的基礎上,想方設法透過多元的加值應用,滿足生活大小需求,提高品牌黏著度,更重要的是,LINE Mobile能帶來新的變現。可以說近期LINE推出的各式新服務,皆不脫這個思維架構。

遠傳十年開創電信加值服務先河

遠東零售事業開發規劃總部協理張景雯,是陳立人在遠傳時的同事,兩人共事長達十年,從i-mode時期,到智慧手機上的各式非傳統電信業務,諸如線上音樂、電子書城、Android應用商店,甚至是概念萌芽階段的OTT、雲端等,「加值服務史上有的都做過了,他就是在電信業中做新創服務的代表,」張景雯觀察。

無可救藥的樂觀,是張景雯對昔日長官最深的感謝。張景雯說,「我們在提案上有很大的彈性」,雖然過程中失敗的計畫不計其數,但他的看法前瞻,擅於勾勒願景,特別會用白話文「轉譯」新科技趨勢,對上、對下都是很好的溝通橋樑。

而事實上,過去看似電信業中非主流的加值業務,時至今日,也都發展成耀眼新星。

有遠見,則是之初創投(AppWorks)創辦人林之晨對陳立人的評價。早在2012 年,AppWorks 第一支基金啟動募資,當時大家還看不太懂新創圈在做些什麼,很多企業在觀望,但陳立人已開始和AppWorks談商務合作,「他算是早了兩、三年,看到新創社群之於遠傳生態系的價值,」林之晨說。(看更多:用Line就能打開你家的門 台灣新創靠這個關鍵技術攻進日本)

陳立人對新創的熱情,也體現在LINE近來推出的小型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到線下)試驗上。

像是LINE與台北捷運合作,在35個人流量大的捷運站點內佈建LINE Beacon(藍芽發射裝置),LINE用戶入站後,只要開啟手機藍芽和GPS定位,就可以收到沿線商家的優惠訊息,或是玩起站內限定的踩點遊戲。

這樣時髦的O2O應用,在日本已行之有年,但台灣仍在起步階段。因此LINE也與台灣大車隊合作,半試驗性質地在500輛計程車內安裝Beacon,企圖要在用戶移動的零碎時間中,開發出新的定位行銷活動。

「當我們想把用戶跟商戶的連結,拉得更近一點時,beacon就是一個很好的工具,另外包括LINE@、LINE Pay等,都在我們的O2O戰略中扮演重要角色。」陳立人解釋,如果把大家熟悉的LINE官方帳號比喻為空軍轟炸,這些小型的O2O工具就像是地面部隊,可以精準到對個人發送訊息,也能採集關鍵數據。

工業設計背景對細節極度敏感

說到人生經歷自有其意義,陳立人對新事物的開放態度,來自他在加入電信業前,在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待了九年,也曾在實踐大學、亞東技術學院擔任設計教職。

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院長丑宛茹回憶,大約在2000年前後,陳立人以工業設計協會秘書長身分,陸續邀了國際間一批重要的設計師來台演講,多由陳立人親自現場口譯,開拓台灣設計領域的國際視野,加上他學生時代念得是台大機械系,並非純設計科班出身,「有創意但務實,重邏輯思考,比較貼近真實社會。」

而這段背景,也讓陳立人雖位居專業經理人要職,卻對人機介面、使用者體驗有近乎產品設計師的敏感,瑣碎到一個App畫面、服務選單分層,都會嚴謹要求,雖然他自嘲「我很囉嗦的」,但張景雯更直言,「他有強迫症」,對細節的執著已成DNA一部分。

像是他每月在LINE購物消費多次,連手機都在上面買,雖說是「入境隨俗」,跟著同事瘋LINE Point集點,但他更從中把關購物體驗。周末晚上,他會跟太太一起看LINE TV追偶像劇,像是近期熱播的《前男友不是人》、《我的男孩》,他都如數家珍,但每當從片尾曲唱完的那一刻起,各部門主管卻總是繃緊神經,因為從TV廣告數量到版位呈現,都可能成為突擊檢討目標。

把中國網路企業的狼性帶回台灣

加入LINE前,陳立人在北京待了四年,是三星中國互聯網應用與服務中心副總裁,同樣負責三星硬體產品在中國的應用服務開發,包括手機、平板、智慧電視和穿戴式裝置等。

問他最終決定回到台灣,接下LINE的棒子,最大的動力是什麼?

「在中國,我看到很多網路公司中的年輕人,近乎焦慮地讓自己快速成長,接受新挑戰,也勇於挑戰別人。我也被虧過溫良恭儉讓,因為這是他們眼中的台灣人。但我希望把這樣對工作的態度,帶回台灣,帶領LINE團隊成為高活性的組織,」陳立人不假思索。

他說,「在我來看,這不是市場大小的問題,回頭看過去,所有新事物都是從很小的地方開始,但第一個開發出的團隊,絕不會去限制自己,才能創造出改變世界的東西,實在沒有理由覺得台灣只能做什麼。」

今年初,陳立人為台灣LINE各部門設下年度目標,不論是業務收入或內容流量,皆要達到雙位數成長。其中,他特別看好購物和遊戲。

不過,LINE在國際擴張不順利,四大主要市場中,除了日本的用戶數緩慢成長,在台灣、泰國和印尼的整體用戶已連續四季度衰退,加上獲利不如預期,來自總部的變現壓力勢必與日俱增,陳立人只能跟時間賽跑。

LINE去年底投資一卡通,雙方合作的電子支付服務,預計今年夏天上線。「這個夏天好像來的特別早,」陳立人維持一貫樂觀,他強調,一旦小額電子支付服務上線,包括搭公車、朋友間轉帳、外食用餐等,都可望透過LINE Pay付款。

而在金融領域,LINE屢屢被傳出要在台灣發展純網銀,由前中信金研發長、現任Line Biz Plus北亞金融董事劉奕成主導的Line Finance計畫,備受市場期待。

總歸來說,陳立人的海外歷練、工業設計背景,以及前後為遠傳、三星打造加值服務生態系,尋找應用合作夥伴,不斷從無到有的過程,在在讓他成為掌舵台灣LINE的不二人選。

雖然LINE總部給各地市場不小的自由度,支持做在地化嘗試,台灣也有為數不小的開發團隊,但凡是生活化的東西,最講究的就是接地氣,LINE如何展現台灣市場的特殊性,在最初始的通訊功能之外,延伸出同具代表性的美麗應用,正加速考驗著陳立人和他的年輕團隊。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