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味覺得我們是華語音樂的龍頭?台灣就死定了!

精華簡文

一味覺得我們是華語音樂的龍頭?台灣就死定了!

慣觀察流行音樂如何在市井間流竄的陳品先,發現台灣正處在一個不誠懇的年代。 圖片來源:林明煌

瀏覽數

3960

一味覺得我們是華語音樂的龍頭?台灣就死定了!

Web Only
  • 張涵青

當台灣流行樂變成空殼,我們還在乎金曲獎嗎?

36歲的陳品先是位音樂製作人,近年只要是他經手的藝人,都常獲得或入圍金曲獎,像二本貓、嬉班子、PiA等。他認為他的藝人能得到肯定,是因為他看到了台灣流行樂的危機,從危機中找到切入點。

陳品先17歲開始玩樂團,27歲時憑藉著對音樂的熱情與才能,進入人人稱羨的遊戲公司擔任品牌聲音形象顧問,但他總感覺焦躁、無聊,有顆想離職的心,因為習慣觀察流行音樂如何在市井間流竄的他,發現台灣正處在一個不誠懇的年代。

「市面上很多音樂都是故作姿態,明明不是甜美特質的藝人硬要做成那樣。」他認為,台灣主流音樂一味模仿美日韓,而非真誠地向聽眾傳達藝人的真我。因此他離職,在30歲那年成立音樂製作公司,公司英文名稱就叫做Sincerely Music(三十而立),製作切入點就是從歌手的本質出發,讓音樂呈現它該有的真實樣貌。

然而近幾年,中國則在模仿中快速地滋養娛樂產業,開始發展自家的C-Pop;韓國偶像團體跑遍世界跳著刀群舞,用K-Pop入侵歐美、東南亞國家。台灣的流行音樂呢?正在加護病房裡奄奄一息。在整體大環境與經濟規模都不利於台灣的情況下,我們除了珍惜金曲獎的公正性,每年共襄盛舉一下,台灣流行樂還能做什麼呢?


以下為陳品先的專訪:

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是被政府放棄的,其他國家一直往前走,而我們的思維還停在2000年左右。這樣說好了,我們確實曾經是華語音樂的先驅,但是政府選擇放棄這個優勢,扶植電子業製造業,我沒有覺得這樣不對,這就是選擇的問題。

以韓國為例,政府除了推幾家大型音樂公司之外,花錢送人才出國學習,同時有全面性的補助跟規劃,包含貸款的利息補貼、住戶優惠、低價格進駐文創基地等等,這些事情現在在中國也看得到,但台灣沒有。

像我這樣的小型唱片公司,要去貸款,銀行都不是很友善,因為我們能抵押的東西也有限。因此我們只能做最基本的事,就是把音樂做好,而沒有能力去做顛覆性的事情,像是音樂季、或是向國外宣傳藝人。台灣政府每次補助樂團幾十萬,一年全部預算大概兩、三千萬,常常被民意代表或輿論說補助樂團沒有產值,是浪費錢,說實話跟電子業、製造業相比,音樂產業拿到的補助根本是九牛一毛。

人家想的是外銷,我們想的是回本

韓國一直在想的就是文化外銷,把K-Pop遍及到全世界,他用立體且多元角度去刺激市場,例如很厲害的MV、精緻的選秀節目、好看的演唱會等等。那台灣一直想的事情就是:「這可不可以回本?」,出發點都不是把音樂做好。

不重視音樂文化產業會造成什麼問題?就是我們愈來愈不在乎這塊土地原本的文化長什麼樣子,而我們沒有中心思想時,是非常危險的。

前陣子我帶著孩子去南投妖怪村玩,對小孩來說那裡是個很好玩的地方,服務也很不錯。但一個充滿日式文化、日本妖怪的遊樂園在南投的山裡,這件事你不覺得很詭異嗎?它是一個非常淺碟的商業模式,我看不到它想呈現什麼。早年我們還有九族文化村,至少有一點台灣原住民文化在裡面,發展到最後文化層面不見了,只剩遊樂園。

當他國文化強勢來襲,我們只能看著本土原有種被抹滅、被消失,只剩外來種。

音樂也是一樣的,簡單來說我們就是被「洗文化」。像現在流行唱片公司要發片前,會通知各大版權公司說要收歌,他舉的參考例子都是外國人,例如我想要曲風像英國Sam Smith,像韓團Twice、Wanna One一樣。而不是說我今天有個藝人、他是一位36歲的爸爸、出生哪裡、多高多重,去思考更精緻、更適合這位藝人的品牌特質。

台灣流行樂將來還能怎麼發展呢?也許小規模、有地方代表性的人物會起來吧。

其他地方做不到的類型,類似沖繩,好好地發展一個文化體系,讓它變得很獨特。

我們還有的優勢就是言論自由,我們什麼都可以講、什麼都可以唱。以嘻哈歌手為例,在台灣唱歌罵習近平,不會莫名其妙就被消失,甚至也許大家還會愛你。可是我們好像是挑軟柿子來唱,缺少一個真黑特的嘻哈歌手。當你夠炸到一個程度時,對岸的人翻牆都會來看,文化外銷的前提就會成立,當然你可能會爆紅,但一輩子進不去中國。

我建議大家應該要打開美感的接受度。我們的文化讓大家對「不一樣」的包容性很低,在台灣看到奇裝異服的大叔覺得很奇怪,但是在日本街頭看到又可以接受了,我不覺得這是個好現象。

我們應該要去尊重每個人都是很獨特的靈魂,當我們可以接受所有東西時,這就是我們在華人圈的最大優勢,因為所有的音樂或文化發展,都必須從生活中,各種自由的涵養裡去長出內容來,你才會有無限多的題材。

其實我的出發點都是出自於「可惜」。原因在於,如果我們的文化有辦法外銷,推出去它所帶來的經濟價值、產業動能甚至就業力,其實不輸給製造業或是相關的半導體產業。

台灣流行樂要改變是一件非常長遠的事情,五年、十年可能都看不出改變,但如果政府不帶頭做,只是一味覺得我們是華語音樂的龍頭,那就死定了,因為我們現在幾乎是滅頂狀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