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最完備淡水魚圖鑑,竟出自一位維修技術員之手

精華簡文

台灣最完備淡水魚圖鑑,竟出自一位維修技術員之手

素人科學家周銘泰著有《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是目前市面上種數最多的淡水魚圖鑑。 圖片來源:周銘泰提供

瀏覽數

32911

台灣最完備淡水魚圖鑑,竟出自一位維修技術員之手

Web Only
  • 楊孟軒

周銘泰白天在印刷電路廠擔任維修技術員,但他主編的魚類圖鑑中,記錄19種首次在台灣發現的淡水魚、37種尚未有學術文獻記載的未描述種淡水魚,其中至少有9種在圖鑑出版後,已經被學者證實、發表成為新種。 

周銘泰從公司下班後,直接輕裝赴約受訪。他皮膚黝黑、穿著防風外套,看起來像個鄰家大叔,「我的故事比較平凡,會有點難寫啦,」他有點靦腆地說。

周銘泰所寫的《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是目前市面上種數最多的淡水魚圖鑑,超過300種魚類照片、對魚的形態特徵詳細描述,很難想像是出自一位業餘愛好者的手筆。

周銘泰與高瑞卿合著的《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記錄逾300種的淡水魚。(黃明堂攝)

家中水族箱的發現,成學者研究素材

2016年,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副教授廖德裕與台灣海洋科技研究中心博士劉名允,在國際期刊《Zoological Studies》上共同發表論文〈糙體銳齒鰕虎是愛吃魚鰭的魚(Smilosicyopus leprurus(Teleostei: Gobiidae) is a fin-eater) 〉,是台灣第一篇食鰭魚類研究論文,更是全世界首次在鰕虎科魚類身上發現食鰭行為。

論文最初的靈感,來自周銘泰位在台北市家中水族箱的一幕。

「我對魚敏感度很高,總會注意到一些學者沒看到的怪事,」周銘泰回憶,有次他在恆春半島採集到一種稀有的魚類糙體銳齒鰕虎(Smilosicyopus leprurus),因為眼睛下方有條黑線,看起來像在微笑,身形如黃瓜一般,又被稱為「微笑黃瓜鰕虎」。

會吃其他魚類魚鰭的糙體銳齒鰕虎,眼睛下方延伸至嘴部的黑線,是牠一大特徵。(周銘泰提供)

周銘泰將牠養在家裡水族箱,準備拍攝記錄時,卻目睹這種看似微笑的鰕虎,竟在啃咬其他魚的鰭,「牠什麼魚的魚鰭都咬,就是不會咬自己的同類。」

當時廖德裕還在瑞典讀書,在電話中聽到周銘泰所描述現象時,就猜想這可能是食鰭行為。回國後研究證實,糙體銳齒鰕虎確實會把魚鰭當作一部份食物來源,並推測食鰭行為可能是牠維護領地的手段。

抓魚功夫一流,專找別人找不到的魚

周銘泰不只觀察到食鰭行為,他更帶著廖德裕的學生,到恆春半島東岸採集研究需要的鰕虎樣本。廖德裕形容,「沒人的抓魚功夫比得上周銘泰,他一人幾乎就包辦實驗所需的10幾尾樣本。」

周銘泰能成功抓到魚,關鍵在於採集方式。廖德裕說,通常學術研究多用電魚,比較有效率,但碰到靜止水域、水潭,或躲在泥土石縫中的魚,效果都不佳。

而棲息在恆春半島的鰕虎,會躲藏在石礫中,電魚並不容易採集。因此,周銘泰使用寬1公尺,高約0.6公尺的手撈網,憑著經驗,總能找到別人找不到的魚。

周銘泰撰寫的圖鑑中,記錄19種首次在台灣發現的淡水魚。另外,還有37種尚未有學術文獻記載的未描述種淡水魚,其中至少有9種在圖鑑出版後,已經被學者證實、發表成為新種。

「第282頁的龜紋鯔鰕虎就是未描述種,後來被學者發表成新種,」周銘泰說,早年出版的圖鑑就曾經記載過「龜紋鲻鰕虎」,但一直沒有學者正式研究命名。他從過去資料判斷,這種鰕虎喜歡生活在溪流兩旁、草叢掩蔽物中,果然在宜蘭河口被他找到一定的族群棲息。

被學者證實、發表成為新淡水魚種的黃斑鲻鰕虎。(周銘泰提供)

除了寫進圖鑑,他也將訊息告訴專門研究鰕虎、任職於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博物館的黃世彬博士。他們一起到棲地採集,而促成世界新魚種的發表。黃世彬等人研究後,確認是世界首見新種魚類,目前僅知分布在台灣,命名為黃斑鲻鰕虎(Mugilogobius flavomaculatus )。

和周銘泰相識多年,黃世彬不諱言,周銘泰的圖鑑增加大眾對台灣魚類的了解,也讓研究的文獻參考資料更豐富,對台灣魚類研究有貢獻,更稱他是「台灣淡水及河口魚類的記錄者與探索者。」

從小愛魚,長大拍魚,意外出版圖鑑

「我國中時字寫得很醜,老師叫我練字。我就拿零用錢去買魚類圖鑑、抄魚的名字。當時圖鑑不到100種魚,而且都是俗名,像苦花、石賓(魚賓),」談起小時候和淡水魚的回憶,周銘泰不禁露出笑容。 

釣魚是周銘泰從小到大最喜愛的休閒活動,國小時就跟著爸爸,到烏來山中的桶後溪釣魚,他忘不了第一次在石縫中,徒手抓起20幾公分大的台灣石賓(魚賓)。國中有了自己的釣桿,他假日總和同學坐火車到雙溪貢寮的河邊跑。連在海軍服役時,也待在船上釣魚。

出社會後,周銘泰仍熱衷釣魚,同時活躍於網路釣魚論壇。和網友討論、分享資訊過程中,他發現台灣淡水魚遠比想像中更豐富,有許多他不曾看過的魚、沒到過的棲地。

不僅如此,周銘泰也向前輩學習攝影,開始用相機記錄淡水魚的身影。他越拍越有興趣,逐漸累積100多種淡水魚照片,成為出版圖鑑的基礎。

2007年,周銘泰友人、農委會林產試驗所研究員高瑞卿,曾有出版圖鑑的經驗。他認為周銘泰拍攝的照片夠水準、可以嘗試出版。

「他說100多種魚就夠出圖鑑了,但我覺得要做就做最多,」周銘泰說。

當時,市面上已有不少本淡水魚圖鑑,大約記錄200多種淡水魚,周銘泰立下目標,要在經濟能力許可下找到更多種淡水魚,「高瑞卿說看到我像撿到寶,沒看過有人對淡水魚這麼投入。」之後高瑞卿也加入行列,協助聯絡出版社、規劃圖鑑結構。這個決定,開啟周銘泰跑遍全台、找魚的日子。

他甚至花掉所有例假日、特休,一年中有近3分之1的時間待在野外採集魚種。

為了寫圖鑑,周銘泰利用休假時間,深入台灣溪流、湖泊、河口區域,記錄淡水魚的樣貌。(周銘泰提供)

為了寫圖鑑,周銘泰也從單純釣魚,變成有目標地找尋魚種。他首先鎖定兩側洄游型的鰕虎科魚類,而恆春半島就是他發現的寶庫。

周銘泰解釋,恆春半島是黑潮的第一站,洄游魚類會在此隨著洋流回到溪流中,應該會有豐富的兩側洄游型魚類棲息。果然,他在恆春半島記錄到許多在台灣首次發現的魚,更採集到尚待研究的未描述魚種。

2007年,周銘泰第一次到恆春半島就有收穫。他把花了整整三天、採集到一袋的魚放進水族箱裡,馬上發現有隻沒看過的鰕虎。詢問黃世彬後,得到的答案竟是1994年在菲律賓發現的砂棲瓢眼鰕虎(Sicyopus auxilimentus)。這也是該種鰕虎第一次在台灣被發現,周銘泰更加確定,恆春半島還有許多寶藏等待挖掘。

「我在恆春發現很多還沒研究出來的新東西,觀念因此改變,覺得台灣的淡水魚,不只論文、書籍寫的數量而已,還有更多種,」周銘泰在探索鰕虎科魚類上,特別有收穫,這種花紋多變、體色豐富的小型魚類,帶給他很大的成就感。

摯友過世、家人不認同,硬著頭皮完成圖鑑

家住台北市的周銘泰,為此來回恆春超過50趟,而且每次都是當天往返,盡快將魚帶回家中的水族設備,提高存活率。

寫圖鑑的前期,周銘泰假日幾乎都泡在野外找魚,但家人並不支持,「家人不喜歡我往外跑,也質疑我的目的。但我講不聽,也無法阻止,因為淡水魚就是我的興趣。」

為了出這本圖鑑,周銘泰花在裝備、相機及車票油錢,加起來超過100萬元,而出圖鑑獲得的版稅只有15萬元,但周銘泰並不在意,「因為樣樣都用錢衡量,就得不到東西了。」

周銘泰耗時4年,跑遍全台灣找尋淡水魚的棲地,親自採集了280多種魚,再搭配資料照片,大約掌握300多種淡水及河口魚類資訊。然而,就在資料將蒐集完成時,高瑞卿卻在一次野外調查溺水過世。周銘泰得知消息時,久久無法相信。

最初,熱愛大自然高瑞卿對淡水魚充滿好奇,經友人介紹認識周銘泰,開啟合作的契機。在他的邀請與鼓勵下,原本沒有出版念頭的周銘泰,才願意跨出第一步、立下目標出版種數最多的圖鑑,現在這段緣份卻無法延續到圖鑑完成。「我想起我們在南機場夜市邊吃海鮮、討論圖鑑架構,出版魚類圖鑑一直是高瑞卿的心願,」周銘泰回憶。

因此,周銘泰決定硬著頭皮,也要將這本圖鑑完成。2011年,周銘泰邊在醫院照顧中風的母親,邊將手中的初稿寄給出版社,完成高瑞卿的心願,「我告訴自己,若再出第二本書,一樣會把高瑞卿列為作者。 是他的邀請、鼓勵,我才有這本圖鑑和成就。」

種數最多的圖鑑,卻被質疑:魚是買來的

晨星出版社編輯許裕苗,當時負責替周銘泰處理出版業務。他說《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是目前市面上收錄種數最多的淡水魚圖鑑,售出約5000本,是相當平穩的表現。

許裕苗形容,周銘泰對淡水魚題材很有興趣,熱誠完全不輸給學術研究人員。一般學術研究產出的報告,民眾讀起來較吃力,這些圖鑑有助於民眾了解台灣生態和物種。

周銘泰的圖鑑中收錄的魚類資料,種類之多,居同類圖鑑之冠。但也引來批評,有同好質疑他的圖鑑亂寫、魚是水族館買來的,台灣根本沒這麼多種魚。

「也有人說我不是學術人員,為什麼要淌這份混水?」周銘泰說。

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教授蕭仁傑則肯定周銘泰的圖鑑裡的價值。他認為,這些新紀錄種對於魚類研究進展有幫助,學界都應該重視並驗證。

對周銘泰而言,圖鑑可能引起的學術競爭,是無心之過。他單純認為,台灣淡水魚種類的豐富程度,是超過書本上所記載的,仍有許多未被發現,才會不停探索。

像周銘泰這樣的素人科學家,沒有升等與研究壓力,反而能更自由地耕耘熱愛的領域,發現科學家未注意到的現象、蒐集資料,替科學研究盡一份心力。

每當有新發現,周銘泰總是不吝分享,「我的想法很簡單,希望把我的興趣渲染給別人,用簡單的方式讓民眾了解更多台灣的淡水魚。」

(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