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全台唯一!台東為何能登上「2018年十大新興旅遊城市」?

精華簡文

全台唯一!台東為何能登上「2018年十大新興旅遊城市」?

以「原住民、慢生活步調、大自然」等關鍵字打造的「鐵花村」,是當地人常去、觀光客愛去的聚落。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2749

全台唯一!台東為何能登上「2018年十大新興旅遊城市」?

天下雜誌650期

台東為何能力壓全台,登上「2018年十大新興旅遊城市」?民間團體與居民的努力,讓台東在八八風災後翻轉命運,外部力量如何不成為「資源掠奪者」,一起與在地共好共榮?

2009年,台東受八八風災重創。

台灣好基金會跟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兩大民間團體攜手進入台東,救災、重建、創生。台灣好從文化層面著手,挖掘鄉鎮特色、創造內容;公益平台則致力於資源整合、輔導在地產業,再加上縣政府,彼此有共識地再造台東。

旅遊電子商務公司Booking.com針對訂單年增率最高的地點,列出「2018年十大新興旅遊城市」,台東是台灣唯一上榜的城市。以未經破壞的自然山林、海洋景色,加上慢活步調的生活及豐富多元的文化,讓旅人為之著迷。

台東的美好再造,引來不少縣市鄉鎮的羨慕。事實上,翻轉台東命運的關鍵,除了外部力量協助,更重要的是在地居民的強烈意識,與扛起家鄉共榮共好的責任感。

翻轉一:給舊地點新生命

「10年前的劣勢,卻是現在的優勢,」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李應平指出,台東在過去幾十年沒發展、交通不便。但時代改變,這片淨土的純樸環境、生活步調,如今是得天獨厚的優勢,成為令人嚮往的慢城。打(延伸閱讀:打敗東京、大阪 日本二線城市和鄉間,為何成為海外遊客新歡?

鐵花村是台灣好來到東部的起點,這裡原是荒廢十多年的台東舊火車站。台東海草健康輕食館老闆陳進雄想起當時、皺著眉頭表示,「那裡是城市毒瘤、治安死角,非常亂,不只遊民,連流浪狗都成群結隊。不要說外地人,我們台東人都不敢走過去。」

音樂是鐵花村的根,每週三晚上的「唱作聚家」,讓歌聲不停歇。(劉國泰攝)

「覺得我們瘋了啊!」問起鐵花村的改造過程,李應平笑著說,當時原住民歌手正在流行樂壇崛起,從「如何更現代、更生活?」思考,歸納出「原住民、慢生活步調、大自然」等關鍵字,創造跟其他城市不同的體驗。

原住民擁有好歌喉,音樂成為鐵花村的根,打造了全台獨一無二的音樂聚落。包括張惠妹、王宏恩、紀曉君都曾在此演出。

在地文化是滋潤的養分,「慢市集」讓在地小農、手作品牌以單純的消費模式發聲。陳進雄說,「慢市集不是賣香腸、黑輪那種園遊會,而是融合在地、支持在地老店,現在很紅喔,大家都要拜託鐵花村讓我進去(擺攤)。」

李應平提到,必須特別感謝公益平台、有「觀光教父」之稱的嚴長壽,「他說交通不便,會讓旅人卻步,便主動協調當地計程車系統,讓叫車方便。再輔導民宿、餐廳,提高旅遊的亮點。」

翻轉二:當虛心學習的外人

台灣好跟公益平台兩大民間團體分進合擊,用不同方式,挖掘台東的美好。

外部團體對在地的想像,通常跟地方自我期待有落差,李應平表示,或許還會被認為是「掠奪資源者」。(延伸閱讀:錢、汚染、假房東 墾丁是這樣崩壞的

因此,溝通的語言、做事情的態度,格外重要。「我們絕對沒有當地人來得了解他們的家鄉,」秉持學習的心態,「大家先交朋友,彼此不強求。理解當地人想要什麼、對故鄉的想像,再看我們的專業能做到的程度,」李應平說。取得信任與認可後,才開始有具體討論。

台灣好執行長李應平,帶領團隊進駐台東、挖掘美好故事。(劉國泰攝)

以前聽到「財團」、「基金會」,都害怕是「披著羊皮的狼,又要來騙台東的純樸,」陳進雄指出,「台東要走自己的路,他們找他們的利益,我們要我們的文化。」

過去台東沒就業市場、缺乏工作機會,老人也不希望年輕人回來。

陳進雄說,「我們非常感激嚴長壽跟台灣好,他們把不好變成好的、體質更強健。沒有破壞也沒過度保護,讓東部自由放逐,不是圈養。」台灣好來到台東,「沒有蓋出一棟新建築,而是用老房子改成聚落。鐵花村像傳統市場,有濃厚的人情味,我現在一天沒去走走,都覺得怪怪的。」

翻轉三:在地自覺、自決

「從事社區營造25年,我沒遇過像池上這麼有主見、高意識的在地人,」李應平指出。

她強調,在地創生需要地方自覺加上外部力量,如果融合不好,外部力量一離開,會立刻潰散,「重點不是放進藝術家的作品就好,如果跟在地連結不深,沒有根,也無法引起共鳴。」

池上多力米董事長梁正賢表示,當地超過九成的人口務農種稻,「有冠軍米團隊,但我們想要藝文,卻力有未逮。」

台灣好的專長,正好是池上希望豐富的元素,把握「貴人來了」的機會,他主動邀集當地10個社團各出10萬、共100萬元,交由台灣好辦活動。

池上書局第三代老闆娘曹菊苹回憶,當時因緣際會接觸到徐璐(台灣好基金前任執行長),「她問我們:『做什麼對你們比較好?』我們發現池上人跟台灣好的價值觀接近:『不要突然湧進很多人,不要一次性的觀光,而是旅客與居民都能共享的活動。』」

以中央山脈為背景,金黃稻穗當舞台,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成為觀光亮點。(台灣好提供)

以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為例,李應平說,這其實是池上人的點子,「這麼漂亮的農田,如果有場音樂會,多好?」辦音樂會不難,難的是「這175公頃的農田,分別屬於600多位農夫或地主。演出時,要所有稻子一樣高。不僅需要精密科學,也要大家願意配合。」

2009年第一次「秋收稻穗藝術節」,台灣好邀鋼琴家陳冠宇在稻浪中演奏,照片登上美國《時代雜誌》網站。第五年,雲門舞集在池上演出《稻禾》,以中央山脈為背景,金黃稻穗當舞台,登上《紐約時報》頭版。(延伸閱讀:在深山逛展、吃農家菜!越後妻有如何用藝術找回偏鄉老人的笑容?

李應平表示,「當地人產生對故鄉的自信與認同感,向心力出來了!」

翻轉四:堅持做自己

小鎮人口外流這麼久,要先有環境,產生對家鄉的驕傲,就會主動扛起責任。李應平分享,接著要傳承know-how,3年前,台灣好鼓勵池上成立「匯集凝聚力的在地組織,有了引擎,才能滾動。」

今天,返鄉人變多,也有不少外地人來池上定居、做生意。曹菊苹認為,「很好啊,有人開店,裝潢工人就有生意、在地人有工作。只要尊重原本的方式,池上是很開闊的。」

但過多商業進駐,可能讓觀光市場產生質變,「發展觀光,不能把根破壞,在地人要有矯正回來的力量,」梁正賢說。(延伸閱讀:台灣為什麼被「玩壞了」?

他舉例,「金城武樹」帶動腳踏車步道生意,有外地人租下水稻田改成腳踏車租借站,「我們不是反商。腳踏車出租的確帶來商機,你可以拿建地去賺錢,但不要毀掉稻田啊。」透過公部門力量、彼此協商,終讓租借站退出稻田。這是在地居民的自覺。

余水知歡民宿(圖中房舍區)位於台東長濱真柄部落,在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輔導下,成為「原住民返鄉就業計劃」的要角。(劉國泰攝)

每個鄉鎮都有自己的風貌特色與生活故事,台東選擇的不是設置工業區、開度假村。而是做自己,讓旅人放下速度與競爭,跟著台東人過過台東的日子,體會生活的滋味。(延伸閱讀:來去日本鄉下住一晚!農家爺爺奶奶,也能是觀光救星

「只有在地的力量興起,才是永續,」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執行長蔡慈懿指出。

由嚴長壽主導的公益平台,將台東長濱真柄部落的余水知歡民宿,改造成「原住民返鄉就業計劃」的舞台,希望幫助部落青年回到家鄉圓夢,成為主角。

「不少退休人員也來花東養老,開民宿、分享自己的生活經驗;而年輕人來台東,懂得串聯資源,向農夫買食材開餐廳、販售伴手禮,也有人開居酒屋,」 蔡慈懿指出,台東生活愈來愈熱鬧多元。

磨合一:傾聽在地,建立互信

只是,部落起初的困擾是缺少機會,但隨著外界移民帶來新的商業模式與工作,傳統文化與經濟發展如何和平共處,成為另一道課題。

即使是為了幫助部落而設的余水知歡,也遇到相同狀況。

余水知歡第三代民宿管家莊巧雲(Wohay)指出,「對部落而言,開民宿、辦活動都擾亂了原本的生活,」很多人、包括返鄉的部落青年,一來到部落,「都大聲疾呼要改革傳統,卻沒有聽從老人的智慧、不尊重原本的生活。」

真柄(阿美族語,Make-rahay,意指乾旱)部落只要遇到雨水不足,一年一收的梯田便無法灌溉,影響生活。「山泉水是飲用水,更要灌溉土地。」

民宿想設置泳池當住宿賣點。但部落認為,一個泳池的用水量是蓄水池的兩、三倍,這樣用水不環保也無法永續。部落耆老說,「你們好奇怪,那邊(指向太平洋)有那麼大的游泳池不去用,幹嘛躲在這裡玩水?」

余水知歡是公益平台為原住民打造返鄉就業的舞台,第三代民宿管家莊巧雲(左一)除了學習,也傳承給更多部落青年。(劉國泰攝)

彼此磨合快兩年,余水知歡將泳池填平。「你以為民宿沒泳池,客人就不來嗎?」事實證明泳池不一定是商機,莊巧雲笑說,「還可能是潛在危險呢,你看這裡這麼暗,晚上看不清楚掉下去怎麼辦?」

蔡慈懿說,到任何一處,困難的部份是彼此建立信任,最好的方式是靜下來傾聽,試著以當地角度思考,理解當地的文化價值,並透過鼓勵,帶來自信。

磨合二:當引導者,不當給予者

「我們是引導者,」蔡慈懿說,公益平台扮演「給予釣竿,教導釣魚及趕魚群」的角色,「不是告訴他們怎麼做,而是讓他們發現這樣比較好、理解原因。因為,他們是真正在跑道上賽跑的人。」

經營民宿,除了整理房務,也引導財務、訂房、行銷等行政細節,如此才能將經營管理的know-how沿用,進而影響部落。

蔡慈懿舉例,為了導入「財報」觀念,至少花了快兩年時間。曾在飯店工作的莊巧雲苦笑,「這跟都市學的都不一樣。」現在,她會編財報,也理解怎麼從數字掌握營運訊息與變化。

公益平台要求民宿將10%的利潤,用以回饋部落。余水知歡協助改善水源地的過濾設備、維修青年聚會所等。

「台東的泥土會黏人,不管人在哪裡,我的心還是回到部落,」說起小時候在梯田玩耍、摘芭樂的回憶,莊巧雲臉上漾滿笑容,但是,「不管你在外面多優秀、能力多強,回到部落,一定要歸零。」

助部落找到回家的路

「嚴長壽剛來台東時,大家還以為他是做車子的呢,誤認為他是嚴凱泰,」莊巧雲開玩笑地說,「過去我們都叫漢人『白浪』(台語「歹人」,意指壞人),被騙太多次了。」但公益平台的所做所為,帶動也感動了部落。

「以前這裡是廢墟,現在是別墅。外面的人知道真柄有很好的民宿、很棒的年輕人,替部落帶來很好的形象,」莊巧雲說,像余水知歡的第一代管家莊志忠與太太,也在長濱擁有屬於自己的民宿。

曾在台東工作10多年的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觀察,在地創生的困難不見得是資源,而是缺乏平台,讓外界可以進入。每個鄉鎮有不同的條件,公益平台在台東長濱做了很好的示範,提出觀點、深耕在地,讓更多部落青年得以返鄉。

嚴長壽曾說過,台灣教育打造一條讓青年離開家鄉的路,他希望能讓花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在部落,大部份的人念到國中畢業,無論想繼續升學或就業,只能去都市。」

但如今,部落的人願意、也能夠回家了。莊巧雲驕傲地說,海邊就是「太平洋百貨」,走進超市、打開冰箱,哇!有龍蝦、生魚片;山上還有免費的「星光三越」,一點都不輸給台北!(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線上深遊】台灣最有深度的十種旅行
宮崎駿動畫的復刻場景,靠它才看得到
台北人最熟悉也最陌生的地景,是它?
看見MIT的好,在這裡連一個杯子都很「有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37週年特刊《美麗台灣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