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九份失去靈魂?改變的時刻到了

精華簡文

九份失去靈魂?改變的時刻到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597

九份失去靈魂?改變的時刻到了

天下雜誌650期
  • 一青妙

全台都買得到的紀念品、都吃得到的食物、商店街水洩不通……,為何九份觀光愈來愈令人失望?台日混血作家、基隆顏家後代一青妙撰文提醒,「要改變,就趁現在。」

「妙桑,帶我逛逛九份吧。」「真想跟一青小姐去九份玩。」

每次遇到有人對我這麼說,都會令我心頭一沉,因為我對如今的九份並沒有特別眷戀,不足以勝任別人的地陪。

名氣響亮卻令人失望

九份這座小鎮位在台灣新北市瑞芳區的山間地帶,距離中央都會的台北車站約莫一小時車程。舉凡關於台灣的旅遊手冊,多半會刊登九份主要街道上連綿的紅燈籠,以及有著陡峭石階的九份街景照片。

人們普遍相信九份是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神隱少女》的取景地(據悉事實並非如此)。在日本人之間,九份有著不動如山的響亮名氣,說是象徵台灣的觀光景點也不為過。

然而,我卻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喜歡現在的九份。

每次帶朋友或日本親戚去九份,總是令人飽嘗失望。

「沒有」、「趕快」、「不知道」、「不行」

耳裡聽見的盡是商店街店員殺氣騰騰的聲音,沒有一絲一毫的人情味存在。大概是因為這裡不需要費心宣傳,觀光巴士就會一輛輛載來大批顧客所致吧。整條九份老街,都充斥著肅殺般的氣氛。

觀光客的眼光其實是很挑的。到處都看得到的紀念品,其他城市也吃得到的食物,喧嘩的店員爭先恐後地搶客人。實際走訪九份之後大失所望而覺得「去過一次就夠」的人,恐怕不在少數。

我一直覺得,這些總有一天會得到反噬的。

我的家族(編按:作者為基隆顏家後代)受九份庇蔭,曾一度茁壯為台灣的五大財閥之一,隨著九份的壯大,顏家亦同樣茁壯起來。九份有一座石碑,讚頌我曾祖父顏雲年的一生功業,此外還有一所由我祖父顏欽賢捐款建成的「欽賢國中」。

對我來說,九份一如我的故鄉,而我也對九份有著特殊的眷戀。正因為如此,九份的未來令我憂慮。

相傳九份的地名,源自於這裡本來僅有九戶人家,向貨商訂貨總訂「九份」,因而得名。九份成為熱門觀光景點的契機始自三十多年前,台灣電影大師侯孝賢選擇在九份拍攝電影《悲情城市》。《悲情城市》是首部以228事件為題的電影,在國際間博得好評。於是,原本沉靜的小鎮九份,就此踏出躋身觀光景點的第一步。

九份是台灣代表性的觀光景點,然而相關資源的整合卻嚴重不足,大多數觀光客只能擠在商店街。

曾因採金礦而繁華一時

九份也曾有過興旺的過往。時代剛進入日本統治期間,日本明治時代的關西財經鉅子藤田傳三郎看中沉眠於九份地底的黃金,創立了「藤田合名會社」,開始挖掘九份的金礦。後來,我的曾祖父顏雲年接收了藤田組在九份地區的大半採礦權,創立「台陽礦業株式會社」,挖掘黃金,並以黃金致富。

1917年是九份黃金產量的巔峰,以東亞第一金礦山之名盛極一時,淘金熱吸引數萬民眾遷來九份,學校、電影院、商店、酒樓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繁榮興盛的光景,甚至被譽為「小香港」。

採金礦業在進入一九七○年代後關閉,璀璨的霓虹燈徐徐消逝,九份重回空閑寧靜的小鎮。

小時候父親曾帶我去過九份。山腹處設有辦公室,礦車上堆著石塊與砂石之類的東西,一旁還停著挖土機。即便量不多,那時仍在開採石炭。我想要父親的那頂工地用安全帽,拿來戴著卻又發現帽子過大,讓我看不到前面而嚇哭。

周遭完全沒有任何賣紀念品的商店。九份向來多雨,民宅屋頂與牆壁黑壓壓地塗著防漏水的柏油,在日光映照下黑得發亮,看起來有些寂寥,在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夕陽與黎明的迷人風貌

如今正值九份的第二春,然而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其實這裡原本是座「金礦山」呢。

九份是台灣代表性的觀光景點,但相關資源的整備卻又落後了好幾哩路,完全不夠。其中交通問題尤其嚴重,通往九份的山路狹窄,只要大型巴士會車,就會立即堵塞交通。停車場數量也不夠,每逢假日,出借私有地充當停車格的人總是層出不窮。

這裡沒有大型住宿設施,但從斜陽西下至入夜時分的景色可說是九份的一絕。橙紅色的夕陽餘暉灑落群山,一旁的大海緩緩透出黃金色的光芒,就像欣賞一幅美好的繪畫作品,能帶給人心靈平靜。

籠罩在漆黑夜色中的老街點亮盞盞紅色提燈,整個氣氛彷彿還聽得見往昔金礦之城榮華時的歌聲與歡笑聲。低頭俯瞰漁港,漁船的燈火在水面上漂浮擺盪,看起來心神舒暢。而黎明時的九份襯著朝露,又是另一幅夢幻而寂靜的風景。

然而,曾幾何時「半日觀光」卻成為九份的標準行程,無法讓觀光客體驗夜晚的九份魅力。九份的另一種風貌,必須在此過夜才看得到。但絕大多數人都在水洩不通的商店街死命行走,最後耗盡力氣返回台北,真的非常可惜。

就像這樣,不同於外國人對九份的喜愛,我的台灣朋友們對這裡卻總是興趣缺缺,甚至有不少人表示「九份到底哪裡好玩?」或是「九份什麼都沒有」、「只有帶日本朋友觀光時會去」。

金瓜石保留了原味魅力

另一方面,同樣曾是盛極一時的金礦山,九份隔壁的「金瓜石」卻是完全不同的狀況。金瓜石有「黃金博物園區」,遊客能實際走入一小段坑道,或是親身體驗淘金,深刻認識金瓜石曾為金山。

日本統治時代的建築物與神社,還有整座街區都完整保存了下來,令人遙想過往風光,有助於認識歷史。金瓜石也有商店,但不像九份那樣吵雜。這裡還有曾是冶煉廠的十三層遺址,金瓜石有著只能在當地體驗的獨特魅力。

單論名氣恐怕比不上九份,但金瓜石身為觀光地的價值高出許多。當熱潮退去後,九份很有可能會被人們遺忘得一乾二淨。

借鏡日本金山、銀山

到底該如何讓九份成為更迷人的觀光景點呢?方法之一,就是活用它身為「產業遺產」的價值。九份身為產業遺產卻完全沒有好好善用這一份魅力,這正是問題之所在。

這陣子我走訪了日本的佐渡金山與島根的石見銀山參觀。佐渡金山幾乎可說是礦山的主題樂園,遊客可以走入地底,四處參觀佔地廣大的炭坑遺跡。

石見銀山則不愧為世界遺產,原封不動地保留著礦山往日的模樣。江戶時代的武家建築與代官所遺跡,還有因銀山致富的富商宅邸等林立各處,其中還有翻修古老民宅而成的民宿與餐廳。兩地都有解說當地歷史的觀光導遊常駐,成為相當耐人細看的觀光景點,有相當多值得九份借鑑之處。

最重要的或許是該由居住在九份的「人」來帶頭推廣。只要當地居民對自己居住的地方有愛且引以為傲,這份對鄉土的愛便會孕育出對這塊土地的認同,使家鄉之美自然而然地廣傳開來。

許多九份居民都在此地生根已久,然而,這些居民與依賴觀光產業維生的民眾,彼此之間的連結至今仍嫌薄弱,或許也互有不合之處,在這點上我們顏家也難辭其咎。九份至今仍有大半土地歸顏家所有,與九份有深厚淵源。

很久之前,政府當局曾提出一項提案,要在九份架設纜車,讓人們能一邊眺望山麓與老街的風光,並以更便捷的方式抵達九份,但最後因為各種條件難以整合,終究未能成真。除此之外,也曾有過來自其他企業的九份開發提案,但就我所知的範圍內,顏家未曾在攸關九份未來的事上,扮演過領頭羊的角色。

打造名符其實的九份夢

不過事情也並不全然如此悲觀,九份人之中並不乏心懷大志的民眾存在。許多藝術家愛上九份的風景與氣息而遷居至此。這些搬來的居民在經營茶藝館與民宿的同時,也對今日九份的模樣感到質疑,正努力打拚,試圖孕育出屬於九份的獨特文化。

整頓能收容足夠旅客的住宿設施;打造九份身為台灣金礦山,繁榮於日治時期的品牌價值;解決停車空間問題;建設能傳授九份歷史的九份博物館。

我覺得,九份要改變就在現在。

該如何把九份打造為更迷人的觀光景點,各種點子源源不斷地湧出。

在九份的黃金與石炭開採走到終點後,顏家沒能順利轉換事業軌道,顏家企業已經悄然走下舞台。然而,九份的歷史正是顏家的歷史。若顏家不替九份出聲出力,還有誰能辦得到呢。今後,顏家會在九份的發展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不才小輩我,也希望能試著從顏家內部發聲喊話。

我想要好好努力,和那些對現今九份抱持危機感的台灣人攜手合作,讓想帶朋友走訪的「我的九份」,有一天美夢成真。(責任編輯:洪家寧)

【延伸閱讀】

錢、汚染、假房東 墾丁是這樣崩壞的
觀光雪崩?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
把廢墟變天堂 民力再造新台東
抓住外國散客 台灣不再「被路過」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37週年特刊《美麗台灣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