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好山好水好難爬?台灣登山六大難關

精華簡文

好山好水好難爬?台灣登山六大難關

台灣山林有自然生態、有歷史人文,理應是吸引國內外旅客的好亮點,但真想親近高山卻重重卡關。(圖中為日籍攝影師熊谷俊之)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29973

好山好水好難爬?台灣登山六大難關

天下雜誌650期

「從台北出發到日本的登山口,可能比到台灣的還要快。」台灣擁有世界級的百岳,然而登山服務,卻連第三世界都不如?因此就算把外國人吸引來了,恐怕也會碰上沒山可爬的窘境。入山前的準備就煩死人,登山後的狼狽,也令人望之卻步。

「不可能50年都介紹小籠包吧!」日籍攝影師熊谷俊之點出了台灣觀光的貧瘠,「台灣山本身就很有特色,人家講日月潭一天有四季,但是水漾森林一小時就有四季,」爬過21座百岳的他,特別喜歡台灣的山林。

政府也看到了台灣高山之美,觀光局2017年就派出百岳應戰,拍攝以「親山」為主軸的國際宣傳片,觀光局長周永暉說,「歐美人士熱愛冒險、戶外活動,台灣可近性很高,可以很短時間從郊山、到步道,到想攀登的高山。」

彈丸台灣就有200座以上的三千公尺高山,而且沿路生態豐富,是台灣最有競爭力的觀光資源。(延伸閱讀:台灣高山有多美?麥覺明:致命吸引力,每次爬都像熱戀

雪山主峰攻頂。(圖片來源:麥覺明提供)

問題是,外國人就算來到台灣,真想要上高山一趟,恐怕困難重重。

難關1:申請不友善

首先是申請,光是要向哪個單位申請、申請什麼,台灣人都不見得搞得清楚。

需要申請的可能會有入園證、入山證、山屋申請。想爬玉山,找國家公園;想爬雪山,找國家公園;想去嘉明湖,抱歉喔,這要跟林務局申請山屋。

入山證則是向警政署申請,這是依國家安全法第五條,入山進入管制區需向警政機關辦理。登山會有國安問題?擺明是威權時代的遺毒,目前已經研擬廢除,但是廢除之後,新的登山報備機制是什麼?仍然不明。

申請還有期限,對本國人來說,多是一個月前才開放,太早太晚都不行。對外國人,稍有彈性,卻不一致。

例如玉山是前四個月開放申請,在週日至週四的非假日提供一定比例的保障名額,林務局管理的路段近來也跟進,但同屬國家公園管理,雪霸和太魯閣還未上線。

登山攝影師雪羊認為,「台灣登山申請過於複雜,英文介面對外國人不友善,資訊難以搜尋。」光把這些遊戲規則搞清楚,就讓人昏頭,對計劃旅程非常不便,最後還願意前來的,大概就是真愛了。

難關2:交通不便利

往返各登山口的交通,也是考驗。

除非開車,不然搭大眾交通工具不太容易解決,相較於日本「到任何地點一定找得到大眾運輸,班次也很準確,」登山資訊交流平台「登山補給站」站長蔡及文認為,「可能從台北出發到日本的登山口,比到台灣的還要快。」

難關3:山屋設施簡陋

「一早醒來,在非洲吉力馬扎羅山都可以有服務人員詢問,要喝咖啡還是茶?四人一房的山屋還有軟墊。為什麼在台灣,我們只能忍受被彼此打呼干擾的大通鋪,和被老鼠偷吃麵包的破舊山屋?」有許多海外登山經驗的吳小姐,對於台灣有美景卻沒服務,感到心痛,「為什麼全球第十二大經濟體的台灣,山屋的硬體及軟體會落得如此狼狽?」(延伸閱讀:攀上非洲第一高峰 吉力馬札羅山之夢

在吉力馬札羅山,每間山屋屋頂均裝有太陽能板(圖片來源:陳文熙攝影)。右圖:非洲的山屋比台灣山屋還好,4到6人一間,有軟墊可睡。

相較於國外山屋提供熱食小點,甚至有乾燥室可以讓登山客淋濕的衣物獲得乾爽,除了改建後的玉山「排雲山莊」、能高「天池山莊」較為舒適,台灣其餘山屋多半接近鐵皮搭建的工寮,求一個不會餐風露宿而已。

山屋不但品質不佳,數量也不夠。

受限於承載量,「山屋自己本國人都申請不到了,」野樵國際旅行社總經理楊志明直言。

想要改善山屋設施,存在各種阻礙。擴建或增建在現有的環評機制之下,幾乎不可能。台灣屬新生代地質,相對脆弱,加上有颱風、地震等考量,短期大概只能就現有山屋進行原地改建。

只是就算改建,例如雪山「三六九山莊」一直希望能加強食宿提供,有計劃改建,但卡在山區工程如何搬運?

高山運補一直是台灣棘手的難題。紐西蘭、日本山屋的補給、廢棄物清除,主要都是依賴直升機,但是台灣目前沒有客運直升機,幾乎就只能靠人力運送,難以提供更大量的物資,電力要怎麼拉上山也是問題。

難關4:服務跟不上

硬體設施不行,軟體服務也跟不上。

相較於尼泊爾山區沿路的茶屋、或者日本歡樂提供啤酒泡麵的山小屋,台灣要從避難式山屋轉向服務型山屋,長路迢迢。這樣的情況下,很難談推廣登山旅遊,或者吸引外國觀光客。

台灣高山的食宿設備相對簡陋,鐵皮屋式避難山屋,不要談餐飲服務,光是好好休息睡覺,都很艱辛。(陳竫詒攝)

雪霸國家管理處長鍾銘山就坦言,「民國八十幾年就有外國踩線團,但來了之後,發現我們山區食宿服務,不利團體式活動的推廣,時機不夠成熟,現在就是零星式的(海外登山客)。」

目前最多外籍人士申請的玉山和雪山,一年分別才3000多和將近2000人,對比每年破千萬的來台旅客,來台灣登山的比例實在是少之又少。

承載數量難以擴大,我們可以走深度觀光、拚質量嗎?

以馬來西亞神山為例,同樣以床位作為承載管制,登山者必須預訂山屋,六間總計每日約可容納一四○人左右,同時強制規定雇用嚮導,保障當地人的工作機會;兩天一夜食宿加上入園費、嚮導費、攻頂證明加一加,台幣一萬跑不掉。玉山排雲山莊一晚住宿480元,加餐費,兩千元有找。

楊志明觀察,「你看韓國人來台的登山方式,他不申請住宿,因為排雲山莊很難申請,多是申請單攻玉山,從登山口出發,到排雲山莊就買了一鍋飯,自己帶泡菜,吃完飯就登頂下來,請問台灣業者賺什麼?」

難關5:政府山頭林立

問題是,台灣山域主管機關就跟台灣的山頭一樣多,光是一個登山事務就牽涉到觀光局,林務局、國家公園管理處,還有辦理入山證的警政署,體育署負責山域嚮導資格檢定,連管轄武陵農場、福壽山農場的退輔會都有關係。

登山又是具有一定風險的活動,因為氣候等等不可控因素,難免會有事故發生,上山的搜救,就需要各縣市消防局、甚至出動空勤總隊協助。

雖然有全國性的網絡會議,「有針對登山分級規範,或是解說牌幟,或步道分級,做概略性的規範,但還是隸屬不同部會,」林務局森林育樂組組長張弘毅說明。

多頭馬車加上難免出事的風險,各主管機關多半只能在自己的山頭各行其是,並且多以限制方式,規範入山活動。

「政府像媽媽一樣,」眺躍鳥負責人劉尼克妙喻,媽媽怕你出事,就叫你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許多路段因為颱風、地震毀損停止開放,一封就封了好幾年。

例如雪山西稜,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後,一封11年,三年後遇到颱風又封閉,直到2017年才再度開放;另外,還有像玉山固定2月以「靜山」為名不開放,嘉明湖已經連續四年,冬季期間封山3個月,七除八扣,目前台灣能夠爬的百岳,大概只有70、80座。

難關6:民眾教育不足

法規是一個問題,民眾的登山教育也是問題。

路邊還是隨處可見垃圾、遍布「小白花」般的衛生紙;沒做好準備,以為自己好棒棒逞強上山的登山客,也所在多有,浪費國家資源出動搜救。

「台灣不懂爬山的酸民太多,我如果是主管機關,都不知道要怎麼開放給你們去,你們出事就叫我國賠,誰敢開放?」楊志明指出現在登山管理的矛盾。

一味防堵禁止,只是讓人們離山愈來愈遠。

「你雪季老是封山不讓我上山,我怎麼做雪訓?」面對質疑,雪霸國家公園今年雪季開始新的嘗試,過去像是教官一樣嚴格審查登山客的裝備,轉變成「形式審查」,由山友自行做好登山計劃、風險評估。

民眾反應良好,甚至有意想不到的回饋,登山團體互相鼓勵自律,不要因為開放而疏忽,「公部門其實可以採更開放的態度跟民眾合作,」鍾銘山表示。

台灣空有世界級的景觀,多樣化的生態,只是,我們有準備好敞開雙手,擁抱更多的人們走向山林了嗎?

我們的高山峻美奇絕,想靠這片「祖產」發展觀光,登山政策和觀光產業如何深刻地連結?需要政府部門更多的整合,也需要民眾對這片山林土地,有更多的認識。(責任編輯:洪家寧)

【延伸閱讀】
觀光雪崩?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
把廢墟變天堂 民力再造新台東
不追求CP值!讓最美的人來帶路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37週年特刊《美麗台灣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