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在深山逛展、吃農家菜!越後妻有如何用藝術找回偏鄉老人的笑容?

精華簡文

在深山逛展、吃農家菜!越後妻有如何用藝術找回偏鄉老人的笑容?

美籍俄裔藝術家卡巴科夫夫婦的作品 《棚田》:在山坡廢棄梯田上布置數件從播種到豐收各時段農耕活動的大型彩色剪影,在山坡下遠方架起的窗型鐵架掛上與農耕有關的風景詩句。從鐵架望向梯田,農田、剪影與詩句交疊在一起,就像大自然的立體繪本。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292

在深山逛展、吃農家菜!越後妻有如何用藝術找回偏鄉老人的笑容?

天下雜誌650期

辦活動拚觀光,如何才能免於曇花一現,為地方經濟注入活水?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透過藝術創作,為凋敝的農村注入新生命,讓失去自信的居民臉上再次出現笑容,可說是地方創生的最佳典範。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這是日本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名作家川端康成的著名小說《雪國》的故事開場。

故事發生地,在今天新潟縣南部的湯澤町,JR東日本的越後湯澤站所在,是日本著名的滑雪勝地。文中的隧道,就是上越線的清水隧道。

黃明堂攝

從湯澤町再往北、往西走,是面向日本海、3分之2是山區和河谷地的新潟縣境,日本著名的豪雪地帶,每年冬天雪季長達5到6個月。

時光靜止的雪中之國

不論是搭車還是乘電車,出了清水隧道,窗外的景色就如《雪國》中的描述一般,一片銀色大地。春夏兩季,印入眼簾的則是翠鬱的山林。

但這片川端康成筆下景色絕美的雪中之國,卻是全日本最沒落的農業地帶之一。人口嚴重外流、老化,農村凋敝、農地廢耕,是日本政府推動地方創生的重點地區之一。

黃明堂攝

出生新潟縣上越市的日本知名藝術策展大師北川富朗,20幾年前回到他的故鄉,選擇在新潟南部十日町市與津南町地區,舉辦「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三年展,希望透過藝術活動,吸引觀光人潮,振興沒落的農村社區。

20年後,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已經成為發掘在地特色、提振觀光、做到地方創生的代名詞。

北川就像大地的魔術師,藉著幾百件精彩的藝術作品,在灰色、沒有生氣的大地上,增添色彩,讓藝術家、志工、遊客在當地居民的生活中,增添樂趣,更讓爺爺奶奶們的臉上,重新出現笑容。

藝術散落在整片大地

藝術祭取名「越後妻有」,是因為新潟地區是日本戰國時代的「越後國」所在,戰國名將上杉謙信的統治地,十日町則是越後國的「妻有莊」。

這片總面積將近3個台北市大的土地,卻只有5萬多居民,超過9成是山區。日本最長河川信濃川,由南向北切穿,一塊塊梯田沿著河谷兩側河階台地向山坡上延伸,250幾座村落散布在廣大的山林當中。

由於遠離工商業中心,越後妻有保留了相當濃厚的日本傳統農村生活、文化與地理景觀。

黃明堂攝

要前往越後妻有,可從東京搭乘上越新幹線,在越後湯澤站換搭前往十日町市的普通電車,大約2個半到3個小時車程。

出了車站後,你會發覺,世界在這裡靜止了,是個想要問路都找不到路人甲的深山偏鄉。圍繞在你身邊的,只有山林、河谷、梯田與農村,以及對都市人來說,極為奢侈、芬多精爆表的清新空氣。

北川在2000年首次來到這裡舉辦藝術祭,他親自挑選、邀請日本與國際知名藝術家來到越後妻有,以當地文化、生活與自然環境為題材,創作形形色色的裝置藝術品,擺放在山林中、梯田邊與河階台地上各個角落。

遊客中心、餐廳、旅館、荒廢的老屋與學校,甚至洗手間,也由藝術家設計規劃,讓整片大地變成一座沒有牆、饒富趣味的戶外美術館,希望藉此吸引觀光人潮來到他的故鄉。

不過,北川的好意,對過著安靜生活的農村居民來說,就像突然出現一位東京來的藝術家,天馬行空地說要在自己土地上擺放一些看不懂的「物體」,因而遭到大部份居民反對,藝術祭差點辦不成。

「產土神之家」也是老屋再生的例子。(川瀨一繪 攝,大地藝術祭執委會提供)

在十日町地方報《裏有新聞》服務25年、第一屆就參與藝術祭採訪工作的記者恩田昌美解釋,「因為大家根本不知道現代藝術是什麼,覺得很有距離感。」

為了說服當地居民,北川花了4、5時間,舉行超過2000場說明會,挨家挨戶溝通,才讓藝術祭順利在2000年舉辦。

說服居民後,最重要的還是藝術祭活動本身,要能夠真正幫助到生活在當地的居民,藝術祭才會有意義、才能繼續辦下去。

挑選作品,首重有趣、接地氣

北川認為最重要的,是藝術作品要讓當地人感到「有趣」,和這塊土地上的生活緊密連結。

「藝術作品要能夠展現那個地方的特質,大家才會因為作品在那裡而感動,」北川強調,「藝術創作與土地的連結,是這個藝術祭最重要的支柱。」

草間彌生的大型花卉雕塑作品「花開妻有」。(黃明堂攝)

從藝術祭001號作品、美籍俄裔藝術家卡巴科夫夫婦(Ilya & Emilia Kabakov)創作的《棚田》,到今天累積的400多件作品,北川都是以「有趣」、「接地氣」,作為挑選作品的標準。

「來這裡創作最不一樣的地方,是要思考當地人的生活,如何和藝術品結合在一起,」今年自己報名參展、來自滋賀縣的年輕藝術家井上唯說。

除了藝術品,藝術祭也提供到訪遊客體驗日本傳統農村生活的絕佳空間。

北川相當堅持,不要把所有作品都集中在交通便利、容易抵達的地點,而是讓幾百件作品散布在近3個台北市大的山林、農村、河階台地中,目的是讓遊客享受尋找藝術作品過程中的樂趣。

租車自駕是遊覽藝術祭的最佳方式,漫遊在越後妻有崎嶇蜿蜒的山路上,掠過身旁的景色,時而茂密的森林、時而湍急的河谷、時而青翠的梯田、時而古樸的傳統木造農舍,每個轉角都是驚喜、都是一幅療癒身心靈、讓人流連忘返的風景畫。

藝術作為媒介,拉近藝術家、居民、遊客的距離

「邊找路、邊看作品,是種樂趣,甚至迷路也很有趣,」北川說,「空間與環境的體驗,才是參觀藝術祭最有趣的部份。」

除了藝術作品與自然環境之外,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最與眾不同的特色,是創造了一個藝術家、志工、當地居民與遊客之間,緊密互動的場域。

日本知名雕塑家鞍掛純一在「脫皮之家」內創作,用雕刻刀在所有木造表面刻出美麗的花紋。(黃明堂攝)

畢業自東京藝術大學的台灣藝術家林舜龍,自2000年就開始參加藝術祭,創作地點選在越後妻有最南端,一座只有40幾位村民的津南町穴山村。

2015年第6屆,林舜龍選擇在穴山村通往村南飯山線鐵道車站,穿越梯田與樹林的小徑上創作。

正巧,當地政府計劃在田邊小徑鋪上水泥,方便農機具進出,等於破壞了林舜龍原本的計劃。但他靈機一動,索性在水泥路上進行創作。

和當地政府與村民溝通後,林舜龍邀請村中6位孩童,在水泥剛鋪上未乾時,請志工帶著小朋友在水泥上來回走動,讓整條小徑留下可愛的小腳印。

水泥乾後,林舜龍在每個腳印上刷夜光漆,每到夜晚,小腳印會發出淡淡的綠光,就像是為村民指出一條回家的路。

台灣藝術家林舜龍邀請當地孩童一起創作,在梯田邊小徑鋪上水泥,在未乾時,讓小朋友在水泥上來回走動,讓整條小徑留下可愛小腳印。居民參與創作,是藝術祭重要精神之一。(林舜龍提供)

這不但是藝術家和村民們共同創作的藝術品,也使村民的生活環境變得更有趣,讓鮮少有機會接觸外國人的偏鄉居民,認識外國文化。藝術家、小朋友和村民,都樂在其中。

「藝術其實只是個媒介,這是越後妻有藝術祭最有趣的地方,」林舜龍說,「在這裡的藝術創作,會讓人與人之間有更深刻的認識。」

《裏有新聞》的恩田昌美認為,透過每一屆藝術祭,居民和藝術家的互動,拉近了彼此距離,是大家慢慢接受藝術祭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所有互動空間中,廢校與老屋重生,最能反映藝術祭的地方創生精神。

廢校與老屋重生 負擔變資源

在十日町市與津南町這樣的偏鄉,學校是居民聯繫感情、凝聚共識的聚會所,經常有各種活動,是社區生活的重心。

在戰後20世紀中葉,這裡幾乎每村都有小學,但隨著人口流失,現在只剩7、8所。一間間學校熄燈,對當地居民的心理打擊非常大。看著左鄰右舍窗戶,夜晚不再有燈光,他們對自己家鄉與生活的信心,也一點一滴流失。

於是,藝術祭開始舉辦後,利用廢棄校園與農舍進行藝術創作,賦予它們新生命,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任務。

隱身在松之山溫泉區偏僻的深山中、有100多年歷史的三省屋小學,熄燈近20年後,在2006年整修翻新,成為一座兼具住宿、餐飲、辦活動功能的大型藝術作品。

在三省屋能夠品嘗到地方媽媽用在地山菜野味所烹煮的家常菜。(黃明堂攝)

遊客來到這裡,不僅可以欣賞藝術作品、體驗寧靜的農村山居生活,還有機會品嘗當地媽媽們採用在地山菜野味烹調的美味料理。

三省屋所在的小谷村,原本有80幾戶人家,如今只剩20幾戶,但因學校「重新開張」,村子又開始有了人氣,夜晚的校舍再次亮了起來。

三省屋外觀。(黃明堂攝)

「以前不會有外地人來這個村子,現在會遇到年輕人來問路、聊天,覺得很開心,自己也感覺變年輕了,」今年73的三省屋廚房負責人相澤俊子笑瞇瞇地說。她自己和兒子都畢業自這間小學,現在只要志工帶客人來,左鄰右舍婆婆媽媽都會拿一大堆家裡種的菜,煮給大家吃,「讓這裡的老人家變得比較有元氣了!」

擔任十日町市長已10年、參與過3屆藝術祭籌辦的關口芳史對《天下》記者強調,「市民一定要一起做,藝術祭才會有意義。」

關口解釋,和藝術家一起創作、帶遊客導覽、準備料理,才能讓市民發揮自己的才能,生活才會和過去不同,「要讓市民開心、爺爺奶奶臉上有笑容,才是最重要的事。」

藝術祭現在總共管理13間活化、再利用的廢校,經過藝術家的巧思,有的變美術館、有的變旅舍、餐廳,還有的變成新的聚會所。

繪本與樹木果實美術館:日本知名繪本藝術家田島征三在翻新的廢棄小學,根據他的繪本故事所描繪這間學校最後三位學生的故事,創作許多裝置藝術品。(黃明堂攝)

北川在他的《北川富朗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三年展的十種創新思維》一書中寫道,將荒廢農舍、學校活化再利用,是把地方的「負擔」變「資源」,連帶讓周邊地區的價值提升,社區的歷史記憶也得以傳承。「藝術創作本來就是為了突顯地方特色與資源而誕生的,」北川強調。

就這樣,藝術祭已舉辦6屆,持續15年,今年7月將舉辦第7屆,邁入第18個年頭。

從數字上,可清楚看到藝術祭的成績:2000年第1屆時,吸引了16萬遊客,門票收入約1000萬台幣;2015年第6屆,已增加到50萬人,帶進5000萬台幣門票收入,為新潟縣創造了約12億台幣的消費,是第1屆將近2倍。(見下表)

如果沒談生活,活動就只是粉塵、不是培養土

經濟效益之外,更重要的是讓這片幾乎已經沉睡、失去色彩的大地,再次活了過來,透過與外界緊密的互動,居民找回對自己家鄉的信心。

關口市長說,過去居民會覺得住在鄉下不好,隨著遊客愈來愈多,透過外地人的稱讚,改變了想法,現在會開始對家鄉感到驕傲。

「看到遊客拿著相機拚命拍我們覺得稀鬆平常的東西,才讓我們知道,以前都沒有注意到家鄉的美好,」4年前從工作了近30年的三井住友銀行退休,賣掉東京的房子,搬回十日町老家、加入藝術祭志工隊的德井雅司說,「透過遊客的讚美,我們才重新對自己的生活和土地有了自信心。」

與北川熟識多年的台灣友人、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秘書長丘如華認為,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是場「全球化思考下的在地行動」。

北川不是只以藝術角度思考,而是以農業、觀光、人性關懷多個角度切入地域發展問題,進而號召更多力量共同來面對許多懸而未決的社會問題。

「這個藝術祭背後的精神,才是最值得台灣學習的,」丘如華強調。

「藝術祭其實並不是萬靈丹,但提供了一種可能性,是一種心靈建設,不是工程建設,」多次參加藝術祭的台灣藝術家林舜龍形容,「重要的是,如果沒有談生活,做得不夠深刻,活動就只是粉塵,不會是培養土。」(責任編輯:黃韵庭)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三年展
(Echigo-Tsumari Art Triennale)
舉辦日期:2018年7月29日到9月17日(第一屆舉辦於2000年)
地點:新潟縣十日町市、津南町
面積:760平方公里(近3個台北市大,98%是農地、山林)
當地人口:5.5萬人


【延伸閱讀】
打敗東京、大阪 日本二線城市和鄉間,為何成為海外遊客新歡?
專訪日本藝術祭大師北川富朗:把每條路、每根草,都變成展覽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怎麼玩?超實用攻略告訴你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37週年特刊《美麗台灣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