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次集滿台灣特有種,讓國際鳥友癡迷的50里路

精華簡文

一次集滿台灣特有種,讓國際鳥友癡迷的50里路

圖片來源:林務局

瀏覽數

14448

一次集滿台灣特有種,讓國際鳥友癡迷的50里路

天下雜誌650期

鮮豔的羽色、骨碌碌的雙眼、迷人的啼叫聲線,或在枝頭跳躍、或在天際飛過;這些畫面,總讓鳥癡們不遠千里追逐、守候。台灣鳥類特有種的密度,號稱亞洲第一,加上一條堪稱五星級的林道,輕鬆上山下海「追星」,難怪成了聞名世界的賞鳥天堂。

台灣,是亞洲著名的「交會的所在」。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東亞與東南亞在這裡交集分界;也位於世界九大候鳥遷徙線之一,東亞澳洲候鳥遷徙線的正中間。

對國際賞鳥人而言,這意味著台灣是賞鳥天堂。

根據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網站 ,台灣共有379種鳥類,全球排95名,這數字並不起眼。

但厲害的是,其中27種,全世界只有台灣看得到,也就是所謂的「台灣特有種」,形同是老天爺賜給台灣的天然特產。

面積是台灣兩百多倍大的中國,只有67種特有種鳥類。

鄰近的日本,面積是台灣的逾10倍,卻僅有20種。而面積是台灣3倍大的韓國,竟連一種都沒有。

若論單位面積的特有鳥種密度,台灣可能是亞洲第一。

然而,多數台灣人都不知道這點。帝雉、藍腹鷴、黃山雀、火冠戴菊鳥、栗背林鴝、金翼白眉、白喉笑鶇、紫嘯鶇等27種,都是台灣特有種鳥類。

除了印在千元大鈔的「國鳥」帝雉,這些好似出自奇幻小說的名字,大部份台灣人終其一生可能聞所未聞。

超強鳥導,擊出賞鳥大滿貫

每年總有絡繹不絕的外國賞鳥人,像追星一樣,不遠千里來台灣看這些珍稀的台灣特有種。因應而生的,是一群十多人的台灣「賞鳥嚮導」,可以帶著慕名而來的外國賞鳥人,在短短幾天之內,看遍所有台灣特有種。

例如,師大生物系碩士、專攻鳥類生態的洪貫捷,是台灣少數科班出身,且擁有嚮導執照的合法鳥導。

6月初,他帶了一個來台灣開會的瑞典學者,兩人在短短3天之內,看遍烏頭翁之外的所有26種台灣特有種(因為台灣西部沒有烏頭翁,而東部常見),形同大滿貫。「百中無一的天時地利人和,」洪貫捷興奮地在臉書這樣寫著。

這種一對一的個人鳥導,收費行情是每天400到500美元(約1萬1千至1萬5千台幣)不等。

僅利用顧客開會的空檔,就能看這麼多種鳥。洪貫捷的祕密武器,便是中台灣一條50公里長的山路──大雪山林道,這條從平地,一路緩升到2600公尺的蜿蜒山路,鳥類資源之豐富,堪稱為台灣的「特有種一條街」。

大雪山林道15K吊橋 林道15K有一處「大雪山吊橋」橫跨橫流溪之上,是周邊居民早期進出的要道。河床常見河烏與鉛色水鶇。(王建棟攝)

行程是這樣安排的。

這位瑞典學者先利用開會空檔,自己在陽明山看了台灣藍鵲、台灣竹雞。翌日早上7點半,洪貫捷帶他從台中高鐵站出發,1小時後就到谷關看赤腹山雀,然後殺到大雪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待一個下午、一個早上,就幾乎掃光台灣西部所有特有種,除了紋翼畫眉、深山竹雞。

台灣藍鵲,又稱長尾山娘,飛行時飄逸的長尾是最大特徵。為北部山區、尤其是陽明山常見鳥種。藍鵲個性兇悍,築巢育雛時,常攻擊經過的路人,與其美麗外型不大相襯。 (林務局提供)

在農委會保育名錄,列為「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鳥類的竹鳥、頸部有一大撮明顯白毛的白喉笑鶇,以及喜棲息於茂密的樹林底層、可近距離聞其鳴聲的小翼鶇,這些辨識難度極高的鳥種,都是找一次就找到。

這位顧客不是一般人,是看過世界各國3500多種鳥(全世界共1萬1千種鳥)的世界級鳥友。「有時候找鳥比我還快,」洪貫捷說。

在國際生態旅遊界,台灣另有聲名遠播的兩大明星候鳥:瀕臨絕種、每年上千隻來台度冬的黑面琵鷺;以及夏天來台灣繁殖下一代的華盛頓公約二級保育類──八色鳥。

這位內行的瑞典鳥友,自然不會錯過這款美麗的「夏季限定名物」。

洪貫捷先駕車帶他下山,從豐原出發1小時便可抵達雲林的湖本村。這裡是八色鳥在台灣的主要繁殖地。

為了夏日絡繹不絕的外國遊客,湖本村已有專業八色鳥嚮導,對周邊山區八色鳥的築巢位置瞭若指掌,3000元代價便可帶外賓一飽眼福。

第3天行程,兩人一早到溪頭,這是紋翼畫眉最穩定的出沒處,果然如願看到,讓洪貫捷鬆一口氣。

接下來,西部可見的26個台灣特有種,就剩下深山竹雞。

這也是公認最難看到的特有種之一。除了數量稀少之外,深山竹雞個性害羞謹慎,常在中高海拔樹叢隱密處行動,只聞其聲不見其影。

洪貫捷決定再回去一趟大雪山。終於,在大雪山林道23公里處的賞鳥木造平台處,完成了任務。

「如果沒有大雪山,我們鳥導不曉得能不能做得下去?」他有感而發。

大雪山,讓台灣變賞鳥天堂

大雪山林道於1958年通車,到今年剛好60年。

相較於阿里山、八仙山、太平山,這日據時代3大林場,大雪山林業公司相對年輕,在韓戰時期靠著美援成立。當時政府雄心萬丈地導入美國技術,要打造遠東地區最大的現代化木材工廠,以賺取外匯。

伐木工人手持的,是轟轟作響的美式動力鏈鋸;林道上奔馳的,是美國通用原裝進口的18輪鮮黃色大卡車,將30公尺長的巨大紅檜、扁柏直接載下山。

結果在美式技術水土不服,加上一連串官商勾結的醜聞下,大雪山林業短短15年就結束營運,走入歷史。

這條台灣唯一專為大卡車奔馳、迴轉開闢的寬敞五米林道,40多年後的今天,暫停在沿路路肩的車子,車主許多是身穿草綠衣的鳥友。

林務局也轉型保育、觀光,已連續8年在春季舉辦大雪山國際賞鳥大賽,是台灣鳥界盛事。負責大雪山區域的林務局鞍馬山工作站主任吳貞純表示,現在還會在林道沿線栽種誘鳥樹種,包括山桐子、玉山假沙梨、山櫻花等,以豐富鳥況。

黃腹琉璃公鳥,站在結實累累的山桐子樹梢,這是大雪山冬季常見景象。(吳理查提供)

大雪山林道全線均可賞鳥。洪貫捷帶顧客看鳥的方式,是開車從東勢起點緩慢上山,沿途開著車窗、豎起耳朵,聽見鎖定目標的叫聲,便路邊停車開始搜尋。

有時還會播放同類鳥叫聲,以吸引躲在樹林深處的害羞鳥種,好奇地出來露面瞧瞧。

全程都不需要離開主要道路,不必進入陡峭費力、視野狹窄的步道。「我們的賣點,就是賞鳥都在路邊,」洪貫捷一本正經地說。

這話聽在基本教義派保育人士耳裡,可能有點不大舒服。

但對來台灣賞鳥的主力客層──歐美商務人士、退休銀髮族而言,可是一大福音。

他們若在非洲、印尼婆羅洲賞鳥,要吃一大堆瘧疾、恙蟲病的預防藥物;走在潮濕泥淖的步道,則是一不小心就是滿腿吸血水蛭。

但在台灣,尤其是大雪山林道,完全不用受這些苦。

「台灣的自然很好,交通也方便,加上沒有傳染疾病,這是很吸引遊客的地方,」英國籍鳥導吳理查(Richard Foster)說。中文流利的他,已在台灣定居25年,是台灣最受歡迎的鳥導,英國團都指名要他。

英國籍鳥導吳理查(左),爬過63座台灣百岳,對台灣自然、賞鳥環境極為推崇。他認為政府太不懂得如何在國際上行銷台灣,因此大力幫忙,去年曾到全球最大的鳥類博覽會去推廣台灣賞鳥。(王建棟攝)

兩大國寶鳥,吸引大砲坐鎮

當然,大雪山能在最近十年聲名鵲起,讓攝影愛好者、外國鳥友趨之若鶩,可不僅是道路寬敞、看鳥方便這麼簡單。

它最大的優點,是台灣兩大國寶鳥──同屬雉科的帝雉(學名黑長尾雉)與藍腹鷴,在這裡被目擊的機率很高。

羽色美麗、體型龐大的雉科,在歐美人眼裡,是亞洲鳥的代表,中國就有11種之多。

帝雉與藍腹鷴存在台灣,也被視為冰河時期,台灣與中國大陸曾經相連的生物證據。連結斷絕之後,古代的雉雞便留在台灣獨立演化,變成特有種。

因此,藍腹鷴與中國名鳥、作為清朝五品官袍圖騰的白鷴,便是外表神似的近親,只是羽色一藍一白。

藍腹鷴的學名Lophura swin-hoii,亦即「史溫侯鷴」。因為第一任英國打狗(今高雄)領事史溫侯,是業餘生物學家,他將大批藍腹鷴標本、活體運回英國命名、繁殖,歐洲上流社會甚至一度流行起養藍腹鷴。

藍腹鷴,其棲息環境較帝雉海拔低,生存環境遭破壞較嚴重,過去甚至比帝雉更難在野外觀察到。(林務局提供)

現在,這個羽色鮮豔的稀有大鳥,在台灣最常出現的地點,就是大雪山林道23公里處的賞鳥平台周邊。

難怪平日清晨,總是有一堆攝影鳥友架著俗稱「大砲」的望遠鏡頭,嚴陣以待。

而「迷霧中的王者」帝雉,最常出現的地點,則在林道46公里處,以及50公里、海拔2600多公尺的天池一帶。這裡冬季常飄雪。

帝雉正式名稱為「黑長尾雉」,常在晨昏或起霧時,在林道邊緣覓食。(林務局提供)

其中,天池附近的道路,近來有一公三母不定時出現。《天下》記者前往時,便幸運撞見一隻母鳥在步道邊緣覓食。

天池池水終年不枯,冬季有時結冰,是周邊野生動物飲水去處。近來宗教團體常到這裡作法、放生,讓林務局大為頭痛。(王建棟攝)

走出山,到濕地尋黑面琵鷺

台灣擁有東亞海拔最高的中央山脈,棲息的高山鳥種也是一大特色。

栗背林鴝公鳥,是常見中高海拔山鳥,響亮的叫聲「匹、匹、匹」極易分辨。(吳理查提供)

例如,天池棲息的一群台灣朱雀,過去被視為是分布在喜馬拉雅山區的酒紅朱雀的亞種。但近年透過最新分子生物學研究,確認是獨立的特有種。

過去被認為是酒紅朱雀的亞種,研究發現兩種歧異度大於之前認知,遂正名為台灣朱雀。(林務局提供)

類似這樣的例子,鷦鷯、岩鷯儘管是特有亞種,但若想看到與牠們長相類似的親戚,一樣得到萬里之外的喜馬拉雅山區。因此外國鳥友對牠們的興趣,不輸給那27種特有種。

另外,台灣山鳥資源雖然豐富,但若僅僅待在山上,便太浪費台灣真正的優勢:多數地方可在兩小時內上山下海。

野生山羌「勇士」 常在小雪山資訊站旁邊林道出沒,較一般同類大膽,可讓攝影遊客靠近3、4公尺,因此被取名「勇士」。 (陳良榕攝)

當鳥友放下望遠鏡,回味帝雉優雅的藍紫色身影,一個小時之後,他就從近3千公尺的高山回到平地。

如果是10月到4月之間,只要1個小時,就可以到嘉義鰲鼓看瀕臨絕種的黑面琵鷺。

而坐上高鐵,4個小時,就可到墾丁附近的滿州鄉。每年10月,這裡有全世界數量最多,上萬隻灰面鷲、赤腹鷹集結出海的場面。

也許,在以色列有更壯觀的猛禽遷徙,婆羅洲的山鳥數量更多、更美麗。

但要在短短幾天之內,輕鬆上山下海,看遍珍稀鳥種,全世界可能只有台灣做得到。 

 

【更多深遊】
西台灣冬季水鳥之旅:嘉義洲南鹽場因為水深淺適宜,每年9月到翌年4月,吸引大批鷸鴴科水鳥前來棲息覓食。鰲鼓濕地森林園區可見瀕臨絕種的黑面琵鷺。
中高海拔山鳥之旅:阿里山風景區海拔2100公尺,是中高海拔山鳥熱門點;沿著台18線則可抵達2610公尺的塔塔加遊客中心,常有帝雉出沒。

(責任編輯:吳廷勻)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天下雜誌37週年特刊《美麗台灣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