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新秩序】德國學者史崔克:一帶一路已經改變歐洲

精華簡文

【世界新秩序】德國學者史崔克:一帶一路已經改變歐洲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社會研究院榮譽院長Wolfgang Streeck。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5721

【世界新秩序】德國學者史崔克:一帶一路已經改變歐洲

Web Only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會面,牽動二戰後,長達60年的亞洲權力平衡。中國大陸雖不在幕前,但在幕後如何操盤,受人關注。美國為首的自由主義秩序,如何面對崛起的中國。《天下雜誌》專訪來台灣參與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學術研討會,三位來自新加坡、美國、德國的國際重量級思想家,從歷史、經濟、哲學的角度,探索與你我切身相關,中美角力下的全球新遊戲規則。

71歲的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社會研究院(Max Planck Institute)榮譽院長史崔克(Wolfgang Streeck)第一次來台灣。

他40多年的研究生涯,主要的關懷是資本主義與國家政治經濟學的關係。從歐洲觀點出發,他善於往後退一步,看大架構的變遷,而非限於細節爭辯。

他認為,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政策,是在蘇聯解體、美國衰微,與中國崛起的趨勢之下,必然的發展。因為中國已經成為以資本主義邏輯運作的大國,必然有向外擴張的需求,但是否會在歐陸與既有勢力產生衝突,還很難說。

他在專訪中多次強調,「我不是先知,不會告訴大家該怎麼做。我的責任是描述世界的趨勢。我不憑空想像,只本著事實說話。」

2014年,他一篇題為「資本主義將如何終結?」的長文,引起知識界討論。文章指出資本主義作為一種統合世界的秩序,已走到盡頭。但下一個秩序會長什麼樣?什麼時候會出現?由誰引領?更重要的是,秩序崩壞下,台灣該如何自處?「我的專業是描述,不是預測,」他強調。

以下為史崔克的專訪紀要:

人類歷史上有些大趨勢,你只能眼看著它發生而無法阻止。例如,二十世紀下半的蘇聯解體,中國崛起,以及美國衰微。

我認為資本主義作為統合社會的秩序,正在分崩離析。為什麼資本主義會走到盡頭?全世界很多國家跟企業都負債,嚴重到無力回天。例如美國家庭負債,已經超過了全中國的GDP。此外,資本主義必須要有統一貨幣,美國霸權正在式微,不知道美元是否能繼續擔負這個責任。

另外,在資本主義歷史上,從未有過兩個霸權能夠同時和平共存,共享世界的財富,他們終歸難免一戰。

再來,很多國家現在的政局都很慘,因為全球化讓許多國家內部不平等與對立更嚴重,衝突愈來愈多,政治走向極端或陷入癱瘓,或是兩者都有。歐盟的崩解正在我們眼前發生,沒人知道怎麼辦。

所以像川普這樣領袖的出現並非偶然,不能把他看成意外,這是戰後全球秩序崩解的症狀之一。

我們在觀察的時候,有兩點要注意:第一,變化是一點一滴發生的,有時候我們要退後一步才能看到大勢。第二,轉型的結果往往會是意料之外,而非如所謂專家所預測。但下一個秩序會是什麼?我不是先知,只是提出診斷的社會學家。

現在讓人擔心的是,我看不到下一股統合的力量,將世界帶向穩定秩序。大家都應該覺得憂心,尤其對台灣來說,因為你們就夾在中國和美國兩股勢力之間。

至於台灣可以怎麼做?我不知道,我不是台灣總理或國防部長,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歐洲窮國仰中國鼻息

要怎麼理解中國的一帶一路?這要放在蘇聯解體以及美國衰落的大架構下來看。

從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資本主義一定要跟有力的大國結合在一起,他們才有大筆金錢、有能力可以往邊陲地區擴張。

現在世界兩個強權:中國與美國,同時要向外擴張。因為維持資本主義成長是很昂貴的,一定得要獲利才能成長。

中國已經變成一個資本主義的強權, 所以開始侵入到美國以往佔據的邊陲地區。但最大的問題是,地球的空間是有限的,所以他們一定會彼此遭遇。

在歐洲,比較窮困的國家最積極響應一帶一路,他們變成仰中國鼻息,讓中國可以影響國內政治。舉例來說,在西巴爾幹半島,塞爾維亞正在興建一條到匈牙利布達佩斯的高速鐵路,這是由中國出資的,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現在也是中國所有,可以想像美國一定很緊張。

我想做一個對比。二十世紀初,德國出資興建了巴格達鐵路,連接土耳其伊斯坦堡到伊拉克的巴格達。看在英國人眼中,就是德國人把手伸到英國人的地盤上。有人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與這條鐵路引發的衝突很有關。我覺得布達佩斯鐵路和巴格達鐵路,是完全可以類比的。

中國現在用金錢在分化歐盟內部,但他們很有策略、很聰明,不會一下做太多、太快。但他們一旦去了歐洲,就不會離開,在非洲也是這樣。中國安靜的做事,他們看資源在哪就去哪。

歐盟內部有什麼問題呢?

歐盟現在一直在壓制各國內部民主。以義大利為例,大選後歐盟執委會和德國都在運作,希望義大利一定要留在歐元區,不然會出大事。歐盟希望這些國家重新選舉,選到他們滿意為止。歐盟最主要支持者德國與法國,背後是歐洲金融系統錯綜複雜的系統。最符合他們利益的,就是穩定,尤其是德國,因為德國是出口導向經濟體,歐元讓德國維持高度購買力,所以德國絕對不會放棄歐元。

從美國利益出發,他們也希望看到南歐國家穩固地被綁在歐盟架構底下,就可以繼續掌握地中海,所以歐盟與德國借錢給希臘還債,結果卻讓希臘債務愈來愈高,陷入撙節,變成惡性循環,結果往往是讓這些國家更有誘因向中國靠攏。

長期來說,中國一定會在歐洲插旗,但他們不會太躁進。這是六千年的文明,等十年不算什麼。1970年代,當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訪問北京時,據說他問了周恩來對法國大革命有什麼看法,他的回答是「我認為要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他們不急。

面對一帶一路,很多歐洲國家還沒想好如何面對。窮困的巴爾幹半島國家,希望能找到一個強大帝國,成為它的邊陲。

至於一帶一路的發展是否會引發中美衝突?

這是無法回答的問題。我不認為中國會太急躁,也不會使用武力,不然美國軍力就會介入。美國在地中海也有第七艦隊,可以隨時介入以色列、敘利亞以及到歐洲,美國一定會希望留在那。

如果我是中國的話,我會一點一滴慢慢前進。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國的吉利汽車,在沒人注意之下,已取得賓士母公司戴姆勒10%股權。未來這樣的例子會愈來愈多。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