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後來的劉若英,為什麼成了華語影史上最賣座的女導演?

精華簡文

【專訪】後來的劉若英,為什麼成了華語影史上最賣座的女導演?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瀏覽數

48777

【專訪】後來的劉若英,為什麼成了華語影史上最賣座的女導演?

Web Only

沒有車禍、癌症、第三者,沒有煽情的台詞和配樂,《後來的我們》為何大賣?幕後執導的劉若英,如何成為華語影史最賣座的女導演?

從去年底開始,斷斷續續看到劉若英執導電影《後來的我們》的消息,是部青春愛情片、劇本改編自她寫的一個短篇故事,由張一白擔任製片,女主角找了周冬雨、攝影找了李屏賓、剪接找了廖慶松、音效找了杜篤之,電影裡的歌曲由陳奕迅、五月天、田馥甄演唱。如此黃金陣容,這電影要成,應該不會很難吧?

後來發生了什麼大家也都知道了,電影在中國五一假期上映,四天就賣破9億人民幣(約41億台幣),最終票房達到13.5億人民幣(約61億台幣),超越2013年趙薇執導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7億人民幣票房、與2016年薛曉璐執導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7.86億人民幣票房。雖然上映首日發生退票風波爭議,但劉若英仍然不折不扣榮登華語影史上最賣座的女導演。

由於受到陸片限額的規定,《後來的我們》必須等待抽籤、無法同步在台灣上映,片方最後決定直接於6月22日在全球Netflix平台上線,因此劉若英回台宣傳,舉辦記者會與試映會。

《後來的我們》由井柏然(左)、周冬雨(右)主演。(甲上娛樂提供)

沒有北漂、也沒有春運經驗的台灣觀眾,會被《後來的我們》打動嗎?到底為什麼這部電影能賣破60億台幣?導演、編劇、攝影、剪輯、音效、配樂都是台灣人,這會是一部有著台灣情調的中國電影嗎?帶著巨大的好奇,《天下》記者參加了試片、也專訪了導演劉若英。

電影最後,飾演男主角父親的大陸演員田壯壯,緩緩讀著自己寫給女主角周冬雨的一封信,沒有煽情的台詞和配樂,但全場參與試片的觀眾,應該很難能忍住不落淚。田壯壯在信中對終究沒能成為自己媳婦的周冬雨說:「緣份這件事,能不負彼此就好,要不負此生,很難。」

劉若英說,愛情最難過的事情是「沒辦法」,雙方都努力過了,電影想呈現的是,沒有車禍、癌症、第三者,沒有外界的因素,但最後還是沒辦法繼續走下去。「我常常覺得男女之間分手,都不是因為這些因素,而是走到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又已經努力過了的遺憾。」

這場精彩的父親獨白戲,其實差一點就被剪掉,但劉若英堅持要放進電影中,因為她覺得每個人的人生與選擇,多多少少都會受到來自原生家庭的影響。電影裡男女主角想要衣錦還鄉,電影外劉若英對於父母親坐在台下看試片也仍會十分緊張。

「我是一個很沒有自信的人,所以常常那種看起來好像很輕鬆、很瀟灑的樣子,其實心跳都很快,很緊張,因為我在乎。」劉若英在接受專訪時說,以前也曾有導演說她就是因為不自信,所以會比別人更努力。從前拍戲時大家會說她很聰明,不用看劇本,好像看一眼就會背了,「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是因為我在家都背好了。如果碰到像周迅那種天才型演員,你跟她拍戲真的會被她氣死,所以只好先在家默默背好。背後其實有很多很多的努力,但我也相信很多人都是這樣。」

劉若英坦白說,自己的不自信可能也來自於原生家庭。「我的姐姐非常漂亮優秀,保送上大學;媽媽也很漂亮,我是家裡的醜小鴨,祖父啊家人啊都念書很好,所以就會覺得外表不如他們,內在才華也不如他們。」

想要向家人證明自己,成了她的動力之一。劉若英一直非常努力,即使25歲就因為張艾嘉執導的《少女小漁》拿下亞太影后,唱紅了《後來》、《成全》、《我們沒有在一起》等多首知名情歌,但她始終很在意自己的表現,讀書、寫作不斷,從幕後到幕前,又回到幕後當了電影導演。

如果要說為什麼《後來的我們》能如此賣座,大概就是真誠與細節。

擔任過《花樣年華》、《不能說的秘密》、《刺客聶隱娘》攝影師的李屏賓,形容劉若英在拍攝現場,總是站在攝影機與演員之間,「她喜歡自己先表演,來了解演員的可能性,」李屏賓說,劉若英經常看著現場演員的表演而動容哭泣,許多時候,身邊的工作人員也跟著她哭成一團,「在零下30幾度的夜色,她與工作人員一起站在冰河上,不進帳篷避寒,眼角的睫毛都結上了冰霜。」

劉若英現場工作照。(甲上娛樂提供)

對劉若英而言,所謂導演作品,就是把自己相信的事、相信的情感、相信的人與人之間的狀態,放在作品裡面。「我自己拍戲20幾年,每次拍,你會覺得劇組有一種氣,就是當所有人都那麼相信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成事。」美術組經常會說她有細節控,即使是攝影機看不見的地方,她也會去整理佈置。

「我覺得演員走進去,他不會知道鏡頭帶不帶得到,但我希望他看到的場景,是他很相信的場景,他也不用怕如果走過去會穿幫。如果打開抽屜,裡面的東西可以隨時拿出來,都是那個年代、那個角色會有的東西,那樣的舒服感,是我這整個團隊建立起來、也是彼此互信的基礎,」劉若英笑說,所有人都比她專業,連場記都不是第一次做場記,只有她是第一次做導演。

「她是想把所有人都照顧好的雙子座,總想要面面俱到,所以很適合當導演,」多次擔任導演侯孝賢、楊德昌剪接師的廖慶松,形容劉若英有控制狂,希望把所有細節都照顧到,但對人非常客氣。他觀察,中國大陸的劇組人員做事很勇敢,很願意直接嘗試,也非常認真,「如果我們花一倍努力,他們會花五倍,」市場與機會百家爭鳴,而劉若英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把劇組一起帶出了好成績。

劇中的每一把椅子、每一張床、每一個角落,劉若英一定會自己去走過一遍,「都是我自己走順了,才會請演員下來拍,可是我請他們下來,不會讓他們按照我的方式去走,我會先看看他們怎麼走。自己走過會知道那個感覺,你就會理解他們,以及他們可能的表演侷限在哪裡。」

甲上娛樂提供

這麼多年來,一直有人想說服劉若英導戲,給她不同的劇本,但她一路看著師父張艾嘉當導演,覺得實在辛苦,因此從未下定決心。後來是曾執導《匆匆那年》、《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的大陸導演張一白鍥而不捨,出現在她的每一場演唱會後,帶編劇跟她談,最終才定案。

擔任本片製片的張一白認為劉若英很會講段子、說笑話,每次聽她把人生困境、窘況和傷心事,有頭有尾地當段子講出來時,「我心裡就踏實了,覺得遇到了一個會講故事的導演。」

放下幕前的從容與熟悉,劉若英走出她的舒適圈,當了在零下30度要讓演員突破表演結霜的導演。她說這一遭感受到自己很大的努力,還有眾人很大的愛。她拿著記者送給她的書《人情:正是時候讀莊子》,指著上面的文案說:「『日久未必見真情,倒一定見人心』,我覺得拍一部電影就是,見人性、見人心、見人情最好的方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