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新秩序】哈佛漢學大師柯偉林:中美對立,對台灣永遠是壞消息

精華簡文

【世界新秩序】哈佛漢學大師柯偉林:中美對立,對台灣永遠是壞消息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26

【世界新秩序】哈佛漢學大師柯偉林:中美對立,對台灣永遠是壞消息

Web Only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會面,牽動二戰後,長達60年的亞洲權力平衡。中國大陸雖不在幕前,但在幕後如何操盤,受人關注。美國為首的自由主義秩序,如何面對崛起的中國。《天下雜誌》專訪來台灣參與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學術研討會,三位來自新加坡、美國、德國的國際重量級思想家,從歷史、經濟、哲學的角度,探索與你我切身相關,中美角力下的全球新遊戲規則。

柯偉林(William Kirby),哈佛大學歷史系與哈佛商學院講座教授、哈佛大學中國基金主席,曾擔任美國中國史研究重鎮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主任一職 ,是美國中國專家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師承美國的中國史研究開山祖師費正清,專治中國現代史。

他早期以研究現代中國的經濟商業史與對外關係史為主,近年他的研究重心轉移到當代中國商業發展,與哈佛商學院合作從事包括台積電、萬象、海航、利豐在內的大中華區企業個案研究,已經累積超過50個企業個案,橫跨國有企業、民營企業、新創企業、農企業與金融業。柯偉林擁有美國文理學界最高學術榮譽的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頭銜。

柯偉林在他最近的一本著作《強國不強:中國國力與經濟成長的極限》中認為,儘管中國經濟與商業發展已達到舉世矚目的成就,但距離領導世界還一段距離,未來發展的前景將取決於中國的政治制度是否能有效管理一個日趨複雜的國家、經濟與社會。

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柯偉林直言,當前的中美貿易衝突是一個不專業、忽略中美經貿關係與國際經濟運作現實的美國川普政府所造成的。但他也認為,如果中國自己早一點主動解決一些長久存在於中美經貿關係中的問題,今天也就不會被川普政府拿來大做文章。

中國在許多國際組織上,已成為正面的參與者。但身為東亞最大的強權,卻常常很忙、很挑釁,糾結於小事,導致外交表現不算成功。


柯偉林同時提醒台灣,一個對立的中美關係會給台灣帶來極大的壓力,一個友善的中美關係才是對台灣有利的。以下是專訪摘要:

我不認為,今日中美貿易戰與1980年代美國與日本的貿易衝突有什麼關係。川普不是個讀歷史的人,純粹是川普自己的世界觀,認為出口方是贏家、進口方是輸家。不過,日本與中國,甚至台灣的解決方案,倒是很相像。都是送一個採購團到美國,展示給國會議員看,有決心增加採購。僅管大家還是只會真正需要的東西,但可以幫美國的政治人物減輕壓力。

日本車在美設廠,中國可能仿效

1980年代出於政治壓力,日本車廠到美國設廠。雖然當時在美組裝比較貴,但日產在田納西、肯塔基州等工會比較不強勢的地方,大量投資,大多不是核心事業,而是新產品。當時也掀起了各州對日引資的競爭。

我個人歡迎中國向日本當年一樣,到美國投資。哈佛商學院曾經做過一個教案,大陸最大的汽車零組件廠,由人民公社轉型的家族企業杭州萬象。他2000年初期開始在美投資汽車零組件廠,現在有30家子公司,之前在美國收購了一家有專利技術,但破產的新能源汽車廠FISKER與鋰電池廠。目前萬象在美國有兩萬員工,只有10個外派的中國高管。現在他已在洛杉磯生產油電混合車。

萬象創辦人魯冠球過世時,芝加哥甚至也會為他舉辦了追思活動,包括芝加哥市長、伊利諾州長都親自出席。這是中美經濟關係應該要走的方向,中國向美國採購最好的科技,而美國企業如果有能力與一個領域第一的中國私企做生意,那就能跟全球所有人做生意。

大陸私企投資美國多半是為了分散,是件好事。先前,大陸國企高調到美國投資的那些,因為政府要銀行不再支持,撤退的很快,甚至比日本80年代買洛克斐勒大樓時撤得還快。

中美摩擦將持續

中美貿易目前比較大的問題是,川普政權不是太成熟,美國常常把中國想成一個只有北京。但其實中國很複雜有不同的利益,也有各種可能性。但除了貿易,中美還多了意識形態與地緣政治的衝突,摩擦應該無可避免。

為了應付川普的要求,中國開始進行開放。在我看來,中國政府做得太慢了,在川普竄起前,這些事早該做了。

習近平的第一個五年,外商在中國限制增加了很多,環境變得很不好。國進民退,習近平只是嘴巴說鼓勵私企,實際上根本不是如此,對外資非常不友善。外資憂心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問題。不只歐美,我相信台積電也不會把最先進的製程放在中國,因為擔心商業機密會被偷啊。

就像經濟政策一樣,在外交上,中國的外交政策也不完全成功。

中國在許多國際組織,不論是聯合國或其他,的確已積極參與,成為正面力量。 譬如:在北韓禁運、氣候變遷的議題上。但一年多前的中日的獨島歸屬,造成兩國緊張。說真的,我還比較同意馬總統的看法,獨島應該屬於台灣。因為清朝時,獨島是屬於宜蘭縣的。

強權不應該糾結於小事

關鍵是,我認為,美日兩個大國強權不應該糾結在小事情上,這只是一個例子,解釋了中國為何在過去十年與日本、台灣、越南、菲律賓關係緊張。去年,中國大陸甚至同時與南北韓關係緊張,這還真不容易呢。

中國最大的的風險就是計算過頭(over  caculation)與錯誤計算(mis-caculation中國必須用比較長遠的眼光來思考區域問題,譬如要想韓國統一,美國撤軍後的中韓關係。但中國太忙了表現出來很好鬥(truculent),所以在區域關係上不是很成功

中美關係的未來,目前還不明朗。

川普總統似乎相信個人關係遠遠比其他關係更重要,所以他跟習近平碰面時相處得很好。當然,這也不是問題,反正他們兩位很擅長互相吹捧啦。但中美關係長期如此是不夠的,中美間必須建立一個機制。譬如:美國財長鮑爾森一年兩次的美中經濟策略與戰略對話,這是一個重要的制度化機制。

我也建議台灣,再觀察一下中美關係未來的發展,因為川普政策每天變來變去。

川普是第一個美國總統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話,我不認為,這是很糟糕。但比較好的方式,應該是先跟大陸打個電話,以避免大陸將此視為被冒犯。我認為,這不會讓台灣比較安全,只會讓台灣更不安全。

我始終認為,對台灣最好的局面就是同時維持與北京、華盛頓良好的關係,能夠彼此探索合作的可能性。中美關係的對立(antagonism)永遠對台灣是壞消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